2016 是黑天鵝不斷出現驚嚇世人的一年。目前為止最大的一隻黑天鵝可能還是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吧。在此,我想用這篇文章,談談川普當選背後的原因之一:對美國主流政治過度強調政治正確的反動,以及這個背景底下,筆者所在的矽谷,又是怎麼樣看待這件事情。

想先聲明兩點:
筆者支不支持川普並不是本文的重點。筆者只想分析選戰大環境中的某一個側面。
筆者完全支持對各族群、各性別平等對待,但反對矯枉過正、無線上綱、小題大作、本末倒置等等。

繼續閱讀全文 … »

在每天有限的時間裡,我們需要取得新知識的管道,希望可以收集到最新的新聞,還可以開拓新視野。我們需要可以透過這樣一個管道,有機會認識到更多的組織、團體、及個人。想在自己每天熟悉的領域裡,還能再接觸跟學習到新的領域,是非常不容易的。因為我們的精力是有限的,而要接觸新的領域,需要花更多力氣。

過去我們非常依賴文字的閱讀,要看每天新聞日報,要看週刊月刊等期刊雜誌。像我個人隨著年紀越來越大工作與家庭之間繁忙奔跑,每一天還想有時間去吸收新的觀念,更是非常的不容易。在偶然的機會下,開始接觸音頻節目,終於找到了上下班時刻,通勤過程時可以吸收新資訊的管道。希望透過我的分享,能為大家提供另外學習新事物的管道。

繼續閱讀全文 … »

入行近十四年,隨著年紀漸長,越來越了解興趣所在。期間雖然曾經歷其他類型工作,最終還是覺得研發最為合身。那麼,如何工作得順利快樂,並維持生活平衡、保障財務安全,就成為必須認真思考的題目。一天天生活的日常,很容易就會忽略當今世界變化之快,遠勝過往人類歷史。今日還成立的假設,十年後不知剩下多少。

筆者這一代不知幸或不幸,見證了人類史上又一個重要的大躍進。小時候用單色 CRT 螢幕、然後 16 色(跳過了 CGA)、256 色 VGA 640×480 是高解析度,用過一套中文系統叫零壹後來換成倚天,到高中時連網際網路都尚未普及,遊戲都是單機,上網用的是文字界面、升級成 Windows 3.1 到一直當機的 Windows 95,還要裝 Trumpet Winsock 才能上網。自此以後,一切都加速運轉。剛升高中時還在用 BB.Call,到小海豚手機、到 iPhone 發表到 Android (Android Open Handset Alliance 成立至今也還不到十年) 到如今人手一隻,核心數比筆電還多。機器學習、雲端,到現在語音助理成為日常,Amazon Prime Air 無人機送貨、Amazon Go 全自動商店、自動駕駛汽車成為現實…變化不但多,而且越變越快。不但難以預期明日,甚至了解今日,都在漸漸變得困難。

若從大環境看,首先要思考的,就是到告老還鄉為止,所在地是否仍有研發職務存在,以及數量多少、待遇、所需技能。如同 Mr. Saturday 今年稍早在臉書提到,這波科技革命,將大量減少工作機會,研發工作當然也在其中。將自動寫程式的程式實用化,已是必然。軟體吞吃世界的過程中,對軟體工程師首先會有顯著的需求增長,但隨著科技進展,終將也會進入淘汰範圍。若將數量顯著減少估計在二十年內發生,已經相當寬鬆,這表示以六十歲退休計算,目前四十歲以下的研發人員,都在曝險範圍內。

再縮小一點看,台灣在當前全球化潮流中,明顯不在領先集團。原先電子硬體產業榮景在規模經濟競爭下漸趨弱勢,新的強項尚未出現,而參與區域貿易協定又因國際地位問題而困難重重。猶記台商爭相前往大陸撈金的年代,其他產業筆者不熟,但軟體業大陸可是確定沒有的。現在的 BAT,百度、阿里巴巴、騰訊,都還不存在。而到如今,短短十數年,一樣頗有差距,只是角色已經反過來了。

若整體經濟情況不佳,導致收入偏低,以台灣當前社福狀況,沒錢是既不安全,也快樂不起來的。若再考慮平均壽命逐年延長,六十歲退休後很可能需面對三十年以上退休生活,財務如何支持也是課題。傳統養兒防老觀念往後已不再適用,因下一代很可能要面臨自身財務壓力,負責任的作法,是追求退休後財務上完全獨立。

在這波大潮衝擊下,貧富鴻溝將進一步擴大。若不幸沒有生為天才,也沒有富裕家庭或嫁娶對象,平凡人如筆者,便會直接面臨以上挑戰。幾個看來可能的策略,是這樣的:

1. 注意可取代研發職位的技術發展。例如 *aaS、人工智慧/機器學習,既然不是取代就是被取代,不如往取代別人那邊前進。再退一步說,如同 Kevin Slavin 在 2011 年的 TED 演說:How algorithms shape our world,世界將漸漸遵循各種演算法而運作,在這樣的變局中,「記得」這一切從何出發、了解背後的基礎原理,或許是重要的。科幻(其實也是科普)巨擘 Isaac Asimov 在經典的基地系列中預見這樣的未來:巨大、高科技的事物自行默默運作了無數年,提供重要功能,但漸漸趨於腐朽。而享受這些結果的人類,卻已遺忘當初是如何建造。

2. 戰略上,留在很可能被破壞式創新影響的公司,不如加入會破壞別人的公司。居安思危,留意產業發展,思考身處位置可能會被如何破壞。如果發現威脅者,試圖加入它,或說服自己的公司投資/買下它,或設法讓自己的公司也成為破壞者。同樣的思考,留在很可能會被拋下的台灣,也許不如秉持海洋精神,前往更有機會的國家工作。我們很難改變大局,但可以設法讓自己站在對的位置。

3. 增強個人能力。新技術不斷出現,理論卻相對少更動。類神經網路在 1943 年就已被提出,Donald Knuth 1962 年就開始寫 The Art of Computer Programming,同一年 Edsger W. Dijkstra 也開始寫下現在已成經典的手稿 EWDs。時間有限而學海無涯,培養學習的品味,投資在好的根基,會有助於快速理解新技術,也有助於更好的使用他們。EWD 在這件事上就寫得很好:

…Since breaking out of bad habits, rather than acquiring new ones, is the toughest part of learning,…
EWD1036

4. 成為資產階級:一旦財務自由,做不做研發也跟著自由,無償寫 opensource 回饋社會都沒問題。以資產累積資產仍是硬道理,但怎麼達成,各有巧妙不同,且大多數筆者都不熟悉,在此只好不論。可能方案之一是創業,然而若創業失敗很可能造成財務衝擊。更嚴重的是,時間一去不回,隨著年齡增加,對創業風險承擔能力會越來越低。所以這點,雖然確定有用,卻只能說努力再努力,不知如何達成。

即便順利在之後數十年變局中保持還過得去的景況,仍有其他問題要煩惱。例如川普前陣子當選後,有感而發囈語式地在個人部落格寫了篇,認為隨著貧富差距增加,以及「無條件基本收入」這樣類似「不勞而獲」的觀念難以推展,佔多數的貧窮者很可能會以從投票到暴力革命的各種方法對富人報仇。若僥倖沒落入貧窮,又不想被報復,加裝更厚的鐵門大概不會是好方法,因為總有富人會裝上更重更厚的。個人能力當然有限,但人們會為了自私的原因發聲,希望社會(朝向人們自以為的正向)改善,只要他們相信那個改善,最終對自己有利的話。身為平凡小蝦米,既然沒信心也不想要在亂世中生存,那就只能設法讓那個亂世不要發生。

所以,若要增加安穩寫程式到老的可能性,還必須關注公共議題,諸如設法減低貧富差距、確保階級流動、防止全球暖化(以免台灣淹掉大部分就很難工作了)等等。寫這些當然是扯遠了,但筆者想表達的是,從個人小事也可以想到大事,而自私不見得表示獨善其身。在這樣家庭重擔、經濟挑戰、大夥利字當頭往前衝鋒的年紀,也可抬頭看看四週,想想人生的優先權,甚至社會責任這種事。

2016美劇推薦

在台灣戲劇圈一片缺錢缺人缺製作的哀號聲中,美劇卻迎向黃金十年的發展。美劇不因為網路媒體興起而自限自毀,反而在新媒體的加入下,出現更多有特色的劇本與製作,讓劇迷們大嘆時間不夠用。2016年,除了原有的 CBS、ABC、HBO 等電視台外,還有 Netflix、Hulu 與網路大老 Amazon 等自製戲劇。以下就選幾部我個人相當推薦的影集供大家參考。


1. Westworld 西部世界


Westworld 是HBO 自製影集,由 Jonathan Nolan 擔任製作與編劇。喜歡另一部影集 Person of Interest 疑犯追蹤的劇迷,不應該錯過這部科幻大片。劇情描述在人工智慧與機器人已經幾可亂真的未來,一個類似電腦RPG世界的真實樂園,讓遊客可以"真正"親身體驗角色扮演的娛樂。遊客進入西部世界,可以尋寶破案、殺人越貨、縱情於聲色犬馬,由機器人扮演的各種角色保證讓人賓至如歸。
只是當 AI 發展到先進的階段,是不是可以透過自主學習,產生自我意識,開始脫離編排好的劇本,脫稿演出?
有別於許多機器人大戰人類的作品, Westworld 更著重於意識的探討,或許機器人的意識也就是人類所說的靈魂,當機器人也有靈魂的時候,是不是還可以當作單純的物品來看待?搭配製作人一向擅長的拍攝手法,在製造懸疑與刻意剪接的呈現下,使得 Westworld 引起廣泛討論,在 IMDB 上也拿下 9.2 的高分。
目前 Westworld 第一季十集已經全部播畢,建議可以在年終長假的時候好好研究一番。

2. Goliath 律政巨人

網路商城 Amazon 也跨足影音內容產業,推出的 Goliath 律政巨人也是頗受好評的作品。這部影集描述一個落魄律師如何接下一樁看似毫無希望的企業案件,運用有限的資源與手段,努力爭取正義。
喜歡律師劇的戲迷可以考慮這一部,目前第一季八集已經全部可以觀賞,不喜歡一集一集等待的人,正可以一次看個過癮。自從 Netflix 採用全部拍攝完成再播出作法後,顛覆了以往邊拍攝邊播出的方式。這個做法的好處是讓影集變成長電影的感覺,利用比電影長的時間,好好鋪敘一個故事,又不像影集一星期一星期的段落截斷。

3. This is Us 這就是我們

這部影集是 2016 秋季新進影集中,收視最高的。劇情非常平淡卻深刻,在其他標新立異的影集中,不啻是一部清流。劇情描述一個家庭的過去與現在,平凡的父母與兄妹三人,如何面對生活的各種挑戰。雖然是一部很簡單的家庭劇,卻在劇本與拍攝上花了很多心思。也許預算遠不及特效充斥的科幻影集,也沒有懸疑、血腥、裸露等鏡頭,但卻在敘事的細緻情感上,走出獨特的風格。
千萬不要用台灣鄉土家庭劇來想像這部家庭劇,雖然原始的設定跟XX世家之類的很像,但是劇本的用心程度差別很多。每一集都有其情感的主題,目的不是要推動快速的劇情進展,而是細細描繪成員與延伸親友的情感互動。喜歡輕鬆小品的人不妨看看這部,應該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

4. Bull 律政狂牛

別以為這又是一部以律師為主角的影集。法庭戲一直是美劇必備的劇種,也許是因為社會氛圍所致。與律師法庭相關的劇集,從以律師為主角,到現在連結合大數據分析公司為主角的都有了。這部影集的主角 Dr. Bull 不是律師,而是數據分析師,利用大數據分析,讓律師在挑選、掌握陪審團員時,獲得更多優勢。以前陪審團的決定,往往讓最有經驗的律師,也沒有把握。但有了數據分析,可以了解個別陪審員的偏好傾向,因而可以讓律師掌握致勝先機。
這部戲搭上最近最流行的數據分析話題,在這一波新劇集中,獲得不錯的收視率。雖然我覺得看多幾集後,有點落入窠臼,重複性有點高。不過因為亮眼的收視,已經獲得電視台續訂本季更多集數與下一季的合約。

5. Lethal Weapon 致命武器

本季有幾部影集是改編自電影。除了 Leathal Weapon、還有 Frequency ,而 Westworld 也是源自電影。
喜歡警探辦案的觀眾可以選擇這部劇情簡潔不拖泥帶水,有電影風格的影集。Roger 與 Martin 兩個警探搭檔,在犯罪率居高不下的洛杉磯,一起打擊犯罪,並面對生活中大小挑戰。
對於這類單元劇型的影集,基本上我個人喜歡劇情緊湊合理,主角能讓人喜愛,至於主線劇情的進展速度,反而不是我介意的部分。我知道有些人會認為主線劇情的進度是第一要素,但是我卻覺得這種影集看的是主角間的互動,所以我不介意多看警探辦幾個案子。
這部影集我覺得蠻流暢,也保有電影的風格,推薦給喜歡警探動作片的觀眾。

美劇因為觀眾族群眾多,因此題材更多元有趣,每一季都有許多新鮮的影集加入。只是收視率也很現實,表現不好的影集往往被腰斬,常常連故事都沒交代完,就匆匆下場。推薦的幾部都是本季收視率不錯,獲得電視台續約的,讓大家在歲末連假可以放鬆一下。

人為什麼那麼難以改變?

新的一年又要來臨,最常見的話題就是新年新計畫。 以我自己過往多年的經驗,常常就是雷聲大雨點小,計畫很大但結果很小,後來年歲漸長,開始決定不再定新年新計畫,如果想到什麼,就立刻訂計畫馬上執行,沒必要再等什麼良辰吉時了。 但也因為那麼多年的血淚經驗與觀察,讓我持續性地再思考一個問題,為什麼大多數的人,包括我自己,很難堅持地去行動去達成目標呢? 尤其是那種一定可以達到的,例如每周運動二次,每天早睡早起,而這個問題會再慢慢地更推導到另一個更大的問題,就是「為什麼人那麼難以改變?」

Change is Hard (Image Source)


無意識下的選擇

這個問題,讓我想到一個大學時期的一門哲學課,課裡的老師說的一個「醉漢與老牛的故事」。 那麼多年我還是印象十分深刻,故事的大意是:

「從前有一個人養了一隻老牛,他天天帶著老牛去耕田,然後再騎著老牛回家。 有一天,這個人在外喝醉了酒,但是最終,老牛還是拉著牛車, 載著他回到了家。 」 重點的問題是:「到底醉漢拉著這頭牛回到了家?還是醉漢根本不省人事,是識途老牛載著他回到了家呢?」

這個故事在比喻我們的人生,時間一直在流,而我們是否真正地清醒在過我們的人生,我們看似坐在牛車上,握著主導方向的權利,但是我們是否清醒地下每一個決定? 還是是一個看不見的潛意識老牛,在引領每一個選擇,而最終我們又是走在同一條路,說著同樣的話,吃著同樣的東西,回到同一個終點呢?

當年的我,聽到了這個故事十分震憾,所以決定做一些簡單的實驗,例如當遇到每一個選擇點的時候,我會故意選擇走另一條未曾走過或是不熟悉的路,做一件沒做過的事情,選一個我最不想要或是最抗拒的選擇。 有時候一些選擇感覺十分蠢,十分的不舒服,但是也有一些不同的選擇讓我十分驚喜,或是發生的一些小改變,變成了一個種子,慢慢造成了蝴蝶效應,在多年後造成極大的影響與結果。這些大大小小不一樣的選擇,讓我體驗到之前從未看見的風景,所以自此以後,我對於探索、改變與選擇,更加深了興趣與信念,相信好的改變所帶來的深度與風景。

多年的工作經驗,待人處事與課程進修,讓我慢慢總結出原來要做出這些改變,需要一個很重要且難得的力量,叫「自我覺察」。 自此後我慢慢更有系統性地去找而方法,去面對與挑戰所遇到的糾結與雜念,原來性格的形狀與強大的潛意識。

冰山理論 (Image Source)

 

為什麼「自我覺察」有效?

這幾年有一個概念在管理與業界都十分火紅,叫「教練」。不論在傳統的運動比賽領域,或是大企業的高階經理人,都會聘請教練。我們十分清楚,頂尖運動員的教練,肯定打不贏他的運動員,但是運動員卻一定需要教練的協助,讓其更上一層樓,其中有一個重點就是,為他找到盲點,進而給予訓練建議,不論是生理上的 (動作技巧等) 或是心理上的 (恐懼、抗拒或習慣)都極其重要。 教練能貼身觀察與協助找到盲點,進而激勵目標發揮更大的潛能力。

回到自我覺察,簡而言之,就是當自己的教練,找自己的盲點。 持續保持一個初心開放的態度,保持專注與好奇心,持續觀察自己,覺察自己每一時每一刻,更清醒地體驗每一個感受,觀察每一個選擇。 對自我覺察有趣的,我強烈推薦看 Peaceful Warrior (中譯: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 這部電影,十分深刻在描述整個自我鍛練的過程,我已經看了三次以上,每一次看完都有新的想法跟觸發。

很多時候,我無法達標,就是那個看不見的力量在讓我們持續做無意識的選擇,而自我覺察能有效地改善這件事,讓我們持續去探索自己,尋找那個最原始的問題根源,那個結。很多時候我們花費了很多力氣與努力在不對的地方,所以無法持續,但是找到那個毛線頭的所在,就能對症下藥,有意識地選擇另一條不同但更有效的路上。
舉一些我自己親身還有一些教練經驗所觀察到的經驗例子,與大家分享一下,自我覺察帶來了一些什麼發現。

最常見的例子,就是「生氣」。 不論是我自己,或是觀察周遭的朋友,很多時候的生氣與吵架,都只是意氣之爭,明明有共同的目標要前進,但是雙方自動化的反應,卻讓目標愈來愈遠。若在情緒來的時候能有效地覺察,先將讓自己先停下來,重新體驗原來我現在很生氣,重新思考我的目標是什麼,我該怎麼回應,通常我們會做出不一樣的回應,然後也就可能會造成不一樣的結果。

第二個常見的例子是對目標的行動,不論是小到每周運動二次,或是大到創立一家公司,常常對要達成的目標,有很多的糾結、拖延、抗拒或是沒有作為。 而不好的結果只是讓我們累積挫折感與自責,而有時候用這種負面能量去驅策自己前進,我的經驗是短期或許有效,但長期來說不是一件好的作法,也可能不持久。 但若允許自己開放,去察覺自己的時候,可能會一層層的剝開迷團,慢慢接近問題的核心,常見的可能是只是針對特定人事物的恐懼,或是不熟悉造成的抗拒,例如不想要上台公開說話,或是怕被別人批評,或是很在意別人的想法等,也有可能是在某一些地方不願意付出代價,更說白一點,那些代價比我想要的目標與計畫來的重要許多。 有時候立目標本身會讓我們自我感覺良好,但卻自動忽略了需要付出的代價,自我覺察可以讓這件事更為清晰 我的經驗是,當目標的價值跟代價看清楚了,有時候很坦然地去面對與接受自己不願意付出這個代價來達成這個目標,也是一個很重要的能力。 否則只是持續的糾結與困擾,只是浪費力氣與時間。

第三個最常見的察覺,就是過度在意別人的眼光。其實有時候只是以為自己沒做好,或是方法不對,或是不夠認真,所以目標沒達成,但是真正探索到底,很常時候會發現是自己不是怕失敗,而且怕別人發現自己失敗。這是一個很有趣的覺察,因為理論上我們的目標是成功,失敗不一定是結果,可以只是過程,但是我們可能只糾結著這些過程。 這個糾結,可以總結最後很紅的一句話「所有的煩惱都從自於人際關係」。若對這個議題有興趣,十分建議可以看一下最近很紅的一本書,叫「被討厭的勇氣」,是在講有關「阿德勒」提出的心理學。

最後總結一句某一本書看到的,我覺得十分精準也令人省。

「我控制著我所覺察的一切……而我所覺察不到的則控制著我」

給自己定期的沉澱時間 (Image Source)

提昇自我覺察力

一直以來我也在摸索著如何提昇覺察力,在此我也分享一些我覺得還蠻有效的方法。


定期的沉澱時間

給自己一個定期的時間與空間來沉澱。 任何的形式都十分有幫忙,不論是每天靜坐一段時間,或是睡前總結十分鐘,或是泡澡。有一個技巧就是允許在這時間與空間中, 讓自己放空,什麼都不做,什麼都不想,讓思緒、事件還有情緒自然的湧現,別急著思考與憑斷,允許這些想法跟體驗自然流動,最後再來總結與歸納,有時候會驚訝地發現自己平常沒覺察到的事情。

有意識的停下來 然後觀察 再重新選擇

在日常生活上,常常會有些時刻是你馬上做出自然反應的,尤其是對熟悉或親近的人,像是夫妻吵架等等。任何一個可疑的事件或時間點,像情緒有極大的波動,或是決擇的事件等,就是一個極佳的時刻,先刻意讓自己停下來,重新體驗你的感覺,重新思考你想要的目標,也重新再觀察你的周遭,再做出選擇。 你會驚訝地之前很多言語動作,都是自然反應。如同醉漢一般,掌握著主導權的感覺原來只是幻覺。


持續記錄與反思

就算有時候覺察到一些盲點,有時候身體的機制也會刻意讓他忽略或是忘掉。所以這時候必須要仰賴著文字的記錄去補足生理記憶的限制。例如天天十分鐘的總結與反思,所覺察到的心得,不用多,可能只是一句話,一個想法把他記錄下來,定期反覆地去看過去的所有總結與反思的記錄。

總結

若是你也有新年新希望的困擾,或是想要的目標遲遲沒有進展,或是想要改變現狀,發揮自己的潛力,或是更認識你自己,你的限制、你的潛力與熱情,我自己的經驗是「自我覺察」是一個很棒的能力與工具,可以讓這些困擾與問題,獲得很驚人的成效。

我想用 Peaceful Warrior 最後的三句話作為最後的總結。 這三句對我而言就是當頭棒喝,值得時時刻刻深思與練習的。

Where are you?
Here!
What time is it?
Now!
What are you?
This moment !

我是 StraaS.ioLivehouse.in 的 CEO,一些同事鼓勵我把這封公司內部的信件流出貼在 FB 上,這是我自己發明的 pre-offer letter,用來寄給一些我們想要招募進來、但還不太確定是否能融入團隊的人,這個 pre-offer letter 描述了我們是怎麼樣的公司、以及我自己的世界觀和經營哲學。想想這樣的方式,也許可以幫助業界的朋友們減少招募的 mismatch、就一字不改分享出來了。我們一直在徵才,即將擴大團隊,懂人工智慧是大加分,有興趣歡迎來看職缺 https://goo.gl/zSy0OQ。’

——————- pre-offer letter分隔線 ——————-

我們明年的目標是業績成長 400% (也就是變今年的 5 倍),而我們希望借重您的長才來為我們打下明年衝刺的基礎。

但在確認您有興趣接下這樣的挑戰之前,我想先讓您進一步了解我們團隊如何運作,以及我們對您融入團隊的期望:

我們是一家非常特別的公司,也因此許多新人都會覺得有一些不適應的地方。

我們應用大量的數位工具來進行日常的工作,例如:Gmail, Google Docs, Google Drive, Google Calendar, Slack 等等,我們是這些工具的重度使用者,幾乎一整天都黏在這些工具上面。

因此我們的溝通非常快速,在沒有面對面即時溝通的時候,我們隨時利用 slack 來快速交換回報訊息、進行討論、做出決策。決策會非常快速地發生在口頭溝通、email、以及 slack 裡面。同樣的,當市場發生變化的時候,我們不會拖延做出任何決策的時間,通常幾個人討論之後就會立刻調整方向,這可能是發生在幾個小時之內的事情。

我們非常在意內外部溝通的順暢和即時性,我們是一個扁平的組織,從上到下每個人都非常 hands-on,以我自己為例:我沒有秘書,我會自己製作所有對內對外的投影片、與候選人面試、自己撰寫社群貼文做行銷、自己在 FB 投放行銷預算分析成果、自己寫會議記錄、參與各式產業會議、以及親自與內外部所有想跟我直接聯絡的人聯繫,我有空會去看同事做的投影片,要是覺得說故事的方式不對、排版不對、看起來不美觀,我常常會自己動手去改,或是把相關的人馬上抓來把方向調整對。

我不是一個 micro-management 的人,實際上我大部分的時間不在辦公室,大部分的時間也完全不管員工,我也不在乎員工是不是待在辦公室(但如果我發現遠距溝通損害到團隊生產力,我就會干涉要求大家面對面溝通)。直接 report 給我的人除了不定期來找我 1:1 之外,基本上我都是等他們即時把事情回報給我,或是我即時把事情回報給他們。所以我的工作方式是希望 report 給我的人主動回報,如果我主動去問或是 review 事情,通常表示我等得有點不耐煩。

這間公司沒有任何懲罰人的條款和制度,只有一些獎勵和激勵的機制,但是一旦發現某位團隊成員遲遲無法融入,我們會直接選擇誠懇溝通、好聚好散,因為我們希望維持這間公司高速運轉,nothing personal。在產品和業務上我也是一樣的哲學,一旦發現成長性有限、或是拖慢團隊速度,我會不猶豫割捨一些東西,有時甚至會因為這些決定讓一些同事覺得無法接受和抗拒、對我產生疑慮,但重大決策我都會深思熟慮和廣納意見,我不是一個莽撞的人,但我很有勇氣做大的決定。

我是一個平等主義者,所以我非常厭惡辦公室政治,我也因此盡力把組織維持在扁平化和高度自動化的狀態,有一天當我們持續擴張團隊時,勢必會出現更多的階層,但我會秉持這樣的哲學持續往前進。我對每一個跟我近身工作的人投注很大的個人情感,會希望有一天我們成功時這些人每一個都站在我的身邊,但我的決策最終還是會以公司的前景最大化為原則,甚至我覺得如果我能找到一個比我更適合當這家公司 CEO 的人,那我就應該把位子讓出來。

我珍惜員工的忠誠,對於那些願意一起長期打拼的夥伴懷著最深的感謝,也真心渴望有一天能用巨大的實質回報回饋給他們;但我不會天真地認為每個人都會跟我走到最後,這個快速流動的時代並不是這樣運作,每個人都會因為環境的變遷、個人的考量而做出選擇,我希望每個人離開之前都在這邊留下了重要的事情、也帶走一些他們從這邊學習到的重要思想去推廣,這是我想打造的產業良性循環。

我的話很少,大部分的時間在觀察和傾聽,且我有不斷去剖析事物本質的習慣,我把這個習慣帶到公司經營和人際互動,所以如果員工跟我報喜不報憂,想要掩蓋令人堪憂的事實,我很快就會發現不對勁的地方在哪裡,我也因此對人的敏感度很高,能夠察覺很細微的訊號。所以我既不樂觀也不悲觀,絕大部分的時候是以務實的角度在看待每一件事情,好消息來時我會沾沾自喜一小段時間,壞消息來的時候我會做好最壞的打算和準備、但不會消沈,就只是 move on。

最後,我的思考方式有點異於常人,我在看公司的成長時,不是以每年流量或業績成長 50% 這種目標去思考,而是以每年 5 倍、10 倍成長的目標去思考自己該做些什麼,所以我們公司幾乎每年都在產生「質變」(追求 20% 成長這種目標不會使一家公司產生質變),這也是滿多人無法適應的地方。但我希望員工都能接受我這種思考方式,我也會不斷灌輸這種觀念給所有人,激勵每個人追求質變。

大概就是這樣,如果您覺得這樣的工作環境是您很想挑戰的,請讓我知道。:-)

Sega Cheng,為 StraaS.ioLivehouse.in 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曾任 Google 軟體工程師。

去年年中的時候有一則新聞,就是 HOMEBREW 的作者到 GOOGLE 面試被刷下來,相信大家都還記憶猶新。關於這則新聞的討論,不外乎在於 GOOGLE (或其他類似公司)面試流程的僵化、過份強調演算法而刷掉了真正在業界有所貢獻的資深工程師。這些討論,都有其站得住腳的地方,不過我今天要談的,倒是想要談談我的心得:這些大公司為什麼明知道會有這些缺陷,但還是用這種方式在篩選人才。

去年年中的時候,剛好我也在考慮換工作,因此也面試了一些公司。首先就是我一開始有個迷思,就是我已經工作好一段時間了,面試的主考官應該可以從我的一些應對當中看出我的能力,所以我應該不用回頭去準備那些topcoder/leetcode/acm的考題…吧?

說起來我就是因為抱持著這樣的心態,去面試踢到鐵板,然後才乖乖回來寫leetcode的(淚)。依靠著過去幾年工作的經驗,要通過電話那幾關不是太難的事,但沒準備的話,80%是過不了面試那關。譬如 Airbnb,他們面試有一關是上機考,就挑一題 leetcode 上難度為高的題目,看你能不能在指定時間內寫完。說實話,這個….事前沒練習,幾乎是不會過的

一開始我也不是很平衡,覺得這些題目並沒能真正代表我的程度,畢竟它們並不是工作中常見的題目。然而我轉念一想:那如果你是公司,你會怎麼篩選人呢?

我發現,實情就是:還真的沒更好的辦法。

這些演算法題目,只要你有一定資質以上,多練習題目之後一定可以掌握的。如果你對於自己這麼有自信,那麼為什麼不乾脆花上一兩個月,重新練習題目練習手感,在面試的時候展現出來呢?如果你真的這麼、這麼重視這個工作的話,那麼為什麼你不準備呢?如果你覺得你對這公司的嚮往不值得你花時間準備,那為什麼這公司要錄取你呢?

總之呢,在經歷一連串的打擊後,我才下定決心說,好吧,這裡的遊戲規則就是要乖乖練題目,要練到中等難度甚至是高等難度的題目都能夠one pass解決,把所有重要的algorithm, system design重看過兩遍,基本題型都練習個一兩次,再去面試有興趣的公司。

想通了這一點,再去準備…接著一個月後,我就開始收到offer了。

頁次 2 of 26412345678910...203040...最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