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續著上一篇”要看十年“,來談談我認為為什麼有些團隊會陷入短期陷阱的盲點裡。

跟看的數據 (metric) 很有關係 。

舉一個例,最近東森新聞以近乎直播的方式,播出我是歌手的總決賽。縱然播出後新聞界一片嘩然,但是當下取得的收視率達到 5%,而其他的新聞台只有 0.5% 的收視率,差距將近十倍。

如果只看瞬間收視率作為經營績效標準的話,東森新聞的策略無疑是成功的。但是如果我們有機會能夠衡量其他的指標,譬如 “看完節目隔天同一時間還會鎖定東森新聞台的觀眾比率”、”每個觀眾每天觀看東森新聞台的時間”、”看完我是歌手片段之後就立即轉台的比率”,那麼轉播的作法有所助益嗎?

當然,作事業作投資,不能只看長期,投資界的名言是”長期我們都死了”。但是只看一個指標,卻容易落入衝短線的陷阱。舉一個例,前幾年每當新聞出現 “某網站推出正妹票選”,用膝蓋反射都知道是哪一家。正妹固然在一段時間內吸睛,但那家網站可有經營得長久呢?

網路業跟其他傳統產業不一樣的是,用戶走過必定留下足跡,而精明的團隊已經開發出各式的指標(用 Google Analytics 至少也可以看到這些),上面說的三項,大概就是 return rate, time spent, bounce rate 等。如果一個網站只關注 pv ,就像一個電視台只關心瞬間收視率,容易做出衝短線的決定。

其實,作什麼事情,背後的原理都是共通的。矽谷的網路業是有方法論的,而做對事情的第一步就是找到對的指標。當 Amazon 的 Jeff Bezos 說他們目標是長程,意思不是他們完全不管短程的盈虧,而是他們看重的是其他更長程的指標,當長程目標對了,短期的損失就可以獲得彌補。

這大概也是我對 網路人,不要再講 PV、下載數之類的垃圾指標 的解讀。不是說這些指標不重要,而是不要只把一個指標奉為圭臬。

如果台灣新聞業(還有廣告主)繼續把收視率奉為唯一的指標,而不思怎麼去推動數位化,更精確的計算用戶的收視習慣的話,那麼大家就繼續淺碟下去吧。

要看十年

還記得以前還在學校唸書的時候,總是羨慕班上的第一名,看到他們參加校外比賽口才便給連連獲獎,剛畢業就進入大公司任職拿著優渥的薪水,總覺得要學他們這樣才算”成功”。

現在回頭看,當時的心態實在有點單純得好笑。如果因為眼紅他人而強迫自己進入沒那麼有興趣的行業,就算一開始前三年拿到同儕間相對優渥的薪水,但是五年以後呢?十年以後呢?

前幾天在朋友的聚會上,有人聊起以前某個很常聽到的名字,沒想到說著說著竟然動怒了。

那是以前一個在台灣網路界很常聽到的名字。他和其他幾人創辦的這家公司,曾經在台灣獨領風騷了好一陣子,後來另一個很大的公司開價併購,價碼傳出還轟動了好一陣子(雖然也是有人覺得低估了)。真的是風光一時。

幾年之後呢?

現在這個網站,雖然還在,可從網站首頁看來,跟垃圾網站已經沒有什麼差別,當初的第二名,轉眼早已取而代之成為第一。當然,十年之中人來來去去,創辦人在大公司裡管理了幾年以後也閃人了,這筆爛帳到底要算在誰頭上,也已經很難追究。但是,從該網站多年的作風看來,明顯一直缺乏長期而完整的規劃,創辦人難辭其咎。

創業當然有風險,誰成功誰失敗都不一定。可是心中有沒有 user 有沒有長期規劃,還是只顧著賺短期的錢,卻是明擺著的。時間就像浪,那些短暫的泡沫,最後都會被捲走,所以,要看十年。

一家英國倫敦基金公司 Derwent Capital Markets 在去年五月的時候,推出了世界第一支基於 twitter 上公眾情緒來進行投資的對沖基金,並且承諾每年 15 ~ 20% 的高報酬率。相較於最近台灣的投信還在聯合公司派炒股票被抓包,人家顯然進步得多 (無誤)。雖然這一支對沖基金僅僅一個月後就清算不做了,(月報酬率有 1.86%,以對沖基金來說算不錯了),我們在這個特別的基金當中,卻明顯看到了 big data 帶來的威力以及我們對未來的想像。實際上,美國一位教授 Johan Bollen 就因為發現 Twitter 對於股市的預測效用,竟然因此在上個月獲得了一項專利。Twitter 自然也知道自己的平台有這樣的預測和分析作用,所以也推出了 Twindex 這項即時分析政治情勢和總統大選的服務。

Big data,海量資料,無疑是過去一段時間,全世界最火紅的話題之一,我們最近在其他地方也一再見證了它的威力:

Google 趨勢預測奧斯卡,六大獎命中四項

Google 一直以來都在透過搜尋關鍵字分析全世界的趨勢,也是一個 big data 應用的經典範例。一般人對於 big data 和以前聽過的 OLAP (Online Analytical Processing)、data warehousing 的差別可能所知不多,同樣是資料分析的技術,到底海量資料的特別之處在哪裡?

繼續閱讀全文 … »

去年的十月,TIEA (台灣網路暨電子商務產業發展協會) 成立,是台灣網路史上的一個里程碑。最近詹宏志說:「台灣網路產業失落了 15 年」。曾經在 Google 工作過,我認為,台灣的網路產業往後來看,也還是落後了這些世界最強的網路企業 15 年以上的光景,也就是說,如果我們現在開始把每一件事情做對,15 年後,我們有機會與先進國家的網路產業平起平坐,我們的產、官、學界,都有太多的東西需要追趕,而台灣政府,在這之中扮演了最重要的角色。到底我們該怎麼做,才能追回失落的那些年?

繼續閱讀全文 … »

Posted by Mr. Saturday (Sega Cheng)

圖片來源:RADVISION Blogs

以前在 Google 工作的時候,我最喜歡的一項制度就是「在家工作」,打卡這一件事情對我來說從來不曾存在過。很多親朋好友聽到我可以「在家工作」時,露出的都是狐疑的表情,我想他們心裡的 OS 應該都是:「這樣子公司真的可以運作嗎?」。其實,我認為在所有非工業時代的管理方式之中,這是尊重員工最好的一項制度,所以開始帶領 iKala 這家公司後,我想盡辦法要把這個制度帶進來。台灣對於「責任制」、「22K」的討論和辯論從來沒有停止過,但是卻鮮少人聚焦在討論「在家工作」這一項奇妙的管理措施。我認為,一家公司是否真正實施腦力密集的管理方式,很大程度上可以從雇主對於「在家工作」這件事情的看法來衡量。

繼續閱讀全文 … »

Posted By Mr. Saturday

丈量世界是一本非常特別的小說,本書作者 Daniel Kehlmann 所採用的手法有相當獨特的創意,書中的兩位主角分別為高斯 (Carl Friedrich Gauss) 和洪堡 (Alexander von Humbolt), 前者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數學天才,後者則是當時最負盛名的探險家,前者足不出戶,靠著思考窮究大自然的數學定理,年僅 24 歲便完成數論的巨著 Disquisitiones Arithmeticae;後者則是足跡踏遍全世界,靠著儀器的測量和自然觀測探索地球,駁倒水成論。本書作者藉由兩者對於世界迥異的看法和相遇,以及對於兩人一生成就的穿鑿附會,編織出一部特別的小說,書中以兩者同時間的冒險和探索,交互地敘述兩者的故事和成就,並且讓兩者在分離的兩個生活之中,不經意地意識到了對方的存在,巧妙地把兩人連結在一起。最後兩人相遇,首次面對面地在迥異的思想上有了交換的機會,但高斯無與倫比的自負和自閉、卻又讓這次的巨星會面顯得短暫而令人扼腕。但是兩人的思想,卻也的確在短暫的相遇及無形之中,傳達給了對方。本書取名丈量世界,希望以兩位大師對於世界不同的探索方式出發,展現出思想衝突時所蹦出的火花,但此書更像是兩位偉人傳記,丈量世界並不是最恰當的一個書名。

繼續閱讀全文 … »

Yahoo Year End Party, 2013

最近網路上先後出現了兩篇靠著自己努力,到了矽谷工作的熱血奮鬥努力成功的故事。這兩篇文章都寫得非常好,也讓我想回顧一下過去五年我的心路歷程,並回應當中的一些內容。

初入職場的新鮮人

我還記得剛開始寫這個部落格的時候,我剛從一年四個多月的軍中退伍,找到我第一份工作。做了沒多久,我接到當初面試時另一家大型外商的 offer,因為對方薪水比較優渥,所以我不到三個月就離職,從網頁工程師轉職成需要到處跑客戶,幫人維修機器大型主機的 Unix 系統維護工程師。我還記得報到的第二天,一個很資深的前輩帶我出去吃飯,問我是什麼學校畢業的,然後丟了一句:”像你們這樣 XX 學校畢業的,我賭你撐不到兩年。”

繼續閱讀全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