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r '網路組織/科技公司'

利用網站、媒體全民公審的方式,沒有檢察官查證、沒有法律規範,得到的是真正的正義還是更大的混亂?當資訊的傳播變成彈指之間的易事,錯誤的、有心操弄的訊息也會不斷出現傳播,是否會造成更大的問題?當大家一面倒譴責規範、威權的時代,每個人是否真的思考過全面無規則帶來的顛覆與其中必須付出的代價?

Read Full Post »

Marissa Mayer 與起死回生的雅虎

距離上一次寫 blog,原來已經是好幾個月之前了(遠目)。 一些私底下認識我的朋友可能知道,其實在 2012 年之後我就逐漸減少寫作的頻率,最重要的原因是因為轉換公司:我從雅虎台灣,調到雅虎美國工作。也因為在產業工作的關係,許多過往的個人觀察,開始會受到一些內部觀點的影響,更不想看到自己的個人言論被貼上公司標籤,就不太方便再繼續發表在這個部落格上。又或者,我應該寫一個大大的利益衝突警示在部落格上 不過,今天我要大膽地來提一個話題,就是在 Marissa Mayer 上任 Yahoo CEO 已經超過兩年的現在,回頭看過去兩年的 Yahoo,到底有什麼樣的變化。 兩年半以前的大混亂 我還記得在梅姐上任以前,當我剛到雅虎美國就職的時候,整個內部正深陷內部政治跟裁員風暴。短短的一年內, CEO 竟然多達五任。不只外界質疑,公司內部的員工也陷入群龍無首、不知要往何處去的困境。當中最令人「難忘」的就是 Scott Thompson 上任後隨即推行的大裁員政策。我們當中的許多人,或許可以認同裁員是必要的,但是當中近似隨機裁員的方式根本讓人無所適從。前一個月還被 CEO 稱讚的團隊,隔月竟然就被裁員,簡直是匪夷所思。 這時雅虎陷入嚴重的內憂外患,簡單來說有: 1. 人心渙散,沒有人認真做事,來公司第一件事就是看 linkedIn 上面的新職缺(當時連我這個初到美國的人,每天都收到 20-30 封獵人頭的信,同事更多)。許多大頭如Douglas Crockford (JSON 格式之父)的離職,更讓員工士氣大傷。 2. 產品部門沒有人在作事。以往會議室一間難求,但當時卻是整棟樓的會議室都空無一人,走進去就可以,有的人乾脆在裡面進行別家公司的面試。少數想認真做事的人,會發現許多合作的團隊都告訴你:我們被裁了,請自己想辦法生出你要的功能。 3. 業績雖然沒有直線滑落,但所有的指標都在下降,外界評論也認為雅虎會下落得非常快。中間有些 CEO 認為雅虎應該轉型成類似電視台這樣的媒體,而不要再花時間跟 Goolge、Facebook 競爭,更讓人心惶惶。 Marissa Mayer 做了什麼? Marissa 來了以後,很快的替雅虎開了診斷。 她認為,雅虎有三個主要的問題,一是士氣,二是產品,三是公司業績。雖然股東們最在意的是公司業績,但要救業績,得先救產品。要救產品,得先救士氣。所以,最重要的,其實是士氣。而非常幸運的是,這裡面最好救的,就是士氣。 所以她第一週,立刻宣布了免費午餐,每週的員工集會(FYI),接下來更有免費 iPhone 與 Jawbone Up 手環。在 FYI 上面聽見的問題她都會立刻給予真實的回應,精彩處往往讓大家拍手叫好。另外還有一件事,就是全面清查公司在申請綠卡遇到困難的人,並立刻啟動申請。後者非常重要,因為有很多雅虎外籍員工之所以還沒離開,就是因為卡在綠卡申請。眾所周知的是矽谷公司的成功有很大一部分是外籍員工的貢獻,而如果公司裁員的狀況持續 下去,這些綠卡申請都會遇到額外的政府審查,員工反而會更想離開。Marissa […]

Read Full Post »

我在 2006 年時開始為 Google 工作,2012 年決定離開時 (離開的原因寫在這邊),Google 已從數千人的公司,擴張到超過 30,000 人的規模。Google 的管理模式總是令人好奇,究竟是什麼樣的方式,才能打造出如此強大的一家公司?最近創新、創業在台灣被談得很多,Google 過去十幾年的成功秘訣,也逐漸被抽絲剝繭地揭露出來。當時作為 Google 第一線的軟體工程師,現在自己又領導 30 多人的新創團隊,最近 Google 董事長 Eric Schmidt 又出版了一本新書「Google 模式」、揭露 Google 的大小事,讓我有機會回頭去驗證 Google 的一些管理方式。

Read Full Post »

最近,有一個不起眼的抗議活動在矽谷發生:一小群抗議者在乘車處阻擋了 Google Bus,不讓 Google 的員工搭上公司免費提供的通勤車去上班。 這件事情發生在矽谷的 Berkeley 附近 BART station 乘車處,但是很快就被平息,根據 Berkeley 警局發言人的說詞: 「我們在早上 8:18 接到 Google 維安人員的電話,我們抵達現場的時候,BART 的警員也到了,當時約有 10 位抗議者,BART 警方要求他們離開車道並且解散,然後他們就一哄而散了。後來我們也沒有接到任何進一步的報案電話。」 這件小小的抗議事件由當地的小獨立媒體 Indybay、及網路上著名的科技媒體 Ars Technica 披露,並沒有引起太多主流媒體的關注。不過在同樣的一則報導裡面,Ars Technica 也指出,這個抗議活動最為恐怖的地方在於:抗議份子現在不只是針對某個議題,而是直接針對科技公司的單一工程師。 這個事件中的主角,是 Google 的工程師 Anthony Levandowski,他是「Google 無人車計畫」中的一位主要工程師,Anthony 每天搭著 Google 無人車上班,並把這個舉動當做專案中的實驗。這群抗議者在阻擋 Google Bus 之前,其實是先在 Anthony 的家門口集結抗議,並且在當地社區發送傳單,指控 Anthony 的種種行為、與軍方來往的設計公司合作在當地蓋建築物等等,都是想要打造一個「數位資本家的烏托邦」(cyber-capitalist utopia)。 這些抗議者的傳單上,生動描繪了 Anthony 這個人: 準備行動時、我們看到 Levandowski 走出他的前門。他戴著谷歌眼鏡 (Google Glass),手上抱著他的孩子,另一手握著他的平板電腦。他帶著寶寶走下階梯,視線穿過 Google […]

Read Full Post »

是 google 與 facebook 對新的典範轉移的恐懼。 Snapchat founder:Evan Spiegal (via Flickr) 遽聞,Snapchat 已經拒絕了來自 Facebook 的 30 億美金併購案,而新一輪的競爭者是 Google,出價 40 億美金。此外,想要入股的還有騰訊。 Latest rumor/gossip on @Snapchat. After Facebook offered $3B Google offered $4B but @evanspiegel said no! Nice way to drive up valuation. — Om Malik (@om) November 14, 2013 騰訊的意圖暫且不論。就 Facebook 與 Google 來說,我看到有人留言表示不解為什麼這兩家會瘋狂的競逐 Snapchat 這個概念說穿了十分簡單的東西。簡單的說,他們在害怕 mobile […]

Read Full Post »

在 Facebook 上,你的朋友有幾個? 還記得三年前,我的 facebook 好友只有 170 個,現在已經膨脹到了 350 個。這是正常的速度嗎?我不知道,但捫心自問,這當中有多人是每天下班以後我還想見到聊天的人?恐怕還不到 30 個。 最近報導,美國的年輕族群不喜歡 facebook ,理由是上面人太多 social drama 也多。從某一方面來說他們是一群口嫌體正直的人(七成多的人都在上面),從另一方面來說這也的確是某種徵兆?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Mr. Saturday (Sega Cheng) 圖片來源:RADVISION Blogs 以前在 Google 工作的時候,我最喜歡的一項制度就是「在家工作」,打卡這一件事情對我來說從來不曾存在過。很多親朋好友聽到我可以「在家工作」時,露出的都是狐疑的表情,我想他們心裡的 OS 應該都是:「這樣子公司真的可以運作嗎?」。其實,我認為在所有非工業時代的管理方式之中,這是尊重員工最好的一項制度,所以開始帶領 iKala 這家公司後,我想盡辦法要把這個制度帶進來。台灣對於「責任制」、「22K」的討論和辯論從來沒有停止過,但是卻鮮少人聚焦在討論「在家工作」這一項奇妙的管理措施。我認為,一家公司是否真正實施腦力密集的管理方式,很大程度上可以從雇主對於「在家工作」這件事情的看法來衡量。

Read Full Post »

頁次 1 of 4712345678910...203040...最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