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r '專欄'

Posted byMr. Tuesday 如果魏德聖只是想拍個讓主角悲壯、讓觀眾悲憤的故事,大可避開種種挑戰道德觀的鏡頭,直接認同抗暴的一方。但他沒有。對他而言,賭上讓更多人不理解的危險、說出一個文明的「真實」,是更重要的。 「可憐的日本人呀……和我們一起到祖靈的家,去當永遠的朋友吧!」說這話的是個好年輕的孩子。 那天晚上,我在電腦前面坐到很晚很晚,像一顆煮不開的蚌殼,悶悶地想著上面那句話。它給我的衝擊太大了。電影已經看完了,我卻只驚覺自己對那段歷史、那個文化的認識這麼少,少得不只缺乏細節,更對核心的生命觀一無所悉。而正是這無所悉,造就了不理解,不理解帶來主觀的解讀、跋扈的介入,於是衝突,才這麼發生的。 但在此,我還是想先回到這問句:你去看了嗎?去看《賽德克巴萊:太陽旗》了沒?如果答案是「還沒」,就先別往下讀了吧!因為我想把結論說在最前面:這部電影,請你一定要去看,一定要進戲院去看。不是為了「支持國片」這麼輕揚的理由,也不只是為了每個人都該瞭解那段史實、面對那則過去,而是一定要去見證、去體會—— 體會什麼?體會在大銀幕上、在環繞音響中間,在黑漆漆的戲院裡和數百上千個人一起,看一部真正追上了世界級質感的台灣電影,是什麼感覺。去體會一個時代,體會一片山林,體會一場悲劇的艱難;如果可以的話,更試著體會那對異文化的「不理解」,讓那價值衝突在體內打轉流竄一番。是的,《賽德克巴萊》還可以更好,它在技術面拍出了一部商業大片的規模,但在劇情面更像「述史」而少了點細緻的說書味;然在它的核心,是個想「還原歷史現場、重建行動邏輯」的企圖,這讓我非常地尊敬。而其外顯在銀幕上的各種「場面」,更無愧於這麼多年的期待。所以我願意為之疾呼。

Read Full Post »

身為美國(應該也是全球)最知名的網路科技部落格舉辦的 startup 盛會,TechCrunch Disrupt 仍有許多可觀之處,著實讓我開了不少眼界。

Read Full Post »

我玩了幾回,不得不說 Turntable 的定位很有趣也很聰明。它強調的不是 “個人音樂收藏”,而是”和一群人聽音樂的感覺”。這的確是目前眾多音樂服務裡面缺少的… 是的,social 的元素。不禁想起,Mark Zuckerberg 說過,社交(social)不是一個你要加上去的功能,而是一個你要重新思考你產品設計的基本概念。turntable.fm 的確是個很好的例子。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Mr. Tuesday 唉。你知道這一天終會到來,你只是沒料到當它發生的時候,你的心疼原來還大過失落。畢竟你——呃好吧其實是我,最近幾年已經注意到了:《瓦力(Wall-E)》那懾人的神采在它飛上太空後就失去了大半;《天外奇蹟(Up)》由一本冒險書串起首尾的心碎和釋然,但中段的「旅程」只能算精采並不出色;《玩具總動員三(Toy Story 3)》最後的意境高又成熟,但除此之外,如果少了我們對那些玩具的老交情,還能稱得上多少驚喜呢? 我真的注意到了,只是一直都不願意承認:皮克斯工作室(Pixar Studios)最近幾年,似乎無法再畫出像《海底總動員(Finding Nemo)》、《超人特攻隊(The Incredibles)》和《料理鼠王(Ratatouille)》那樣光芒萬丈的作品了。在創意的大潮頂乘風破浪、挑讓人意想不到的切入點和怪異題材,再在那兩個小時裡把故事的格局層層上翻,這是皮克斯帶給我們多少次的美麗回憶。但總有一天,當它的故事少了那純粹發亮的核心,則就算風趣依舊、迷人依舊、細緻豐富依舊,太優秀的履歷和觀眾心中最高等級的期待,仍足以壓垮他們自己。 而《Cars 2》,就是這天才終於跌跤的一步。

Read Full Post »

送給新鮮人的 7 項建議

Posted By Mr. Monday 又過了一年,又是一個新學年的開始,每年到了這個時候,總是不禁回想起自己剛踏入大學時的情景。好不容易脫離了聯考的壓力,卻還是帶著聯考的慣性進了大學。當然,如果讓時光倒流,我想每一個人都一定會對自己有更好的安排,但是那或許也意味著一種超齡且不適當的安排。有些事情,總是得要經過那麼一段青澀苦悶的時期,也才能蛻變成長。但是,或許也不是每件事情都得一定要這麼苦悶,或是得要花這麼長的時間來蛻變;畢竟,如果人生的思考境界可以很快地進入下一個階段,那麼很多事情也是可以海闊天空。這邊就容許 Mr. Monday 跟大家分享一些陳腔濫調吧!

Read Full Post »

今早消息,Steve Jobs 卸下 Apple CEO 職位了。雖然時有耳聞他的狀況不佳,大家也都有心理準備,但聽到時心頭仍不免一陣遺憾。每逢此類大事,科技圈大概又有人要說”一個時代的結束”之類的話。然而事實是,在科技圈裡像他這樣的傳奇人物的確少有。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Mr. Tuesday 雖然已經一年過去了,此刻再度聽見那旋律,仍然傷痕像水墨般暈開,一直地一直地停不下來。千代子呀,妳已經見到他了嗎? 去年的8月24日,日本動畫導演今敏病逝在武藏野的家中,得年才四十七歲。看到這消息是第二天早上,在公司晨會的時候我點開網路,映入眼簾卻是如此讓人不解的新聞。「他不是在製作《夢的機械》嗎?」「雖然確實很久沒消息了,但應該正在某處奔跑著吧?」我記得那當下,腦袋裡只有茫然。 後世的人談起今敏,大概會以這樣一句話作結吧:2003年,今敏的《千年女優》曾和宮崎駿的《神隱少女》同獲日本文化廳的「動畫大賞」。出身自漫畫家、動畫設定助手的今敏,生涯總共只來得及創作四部電影,卻早早奠定了大師的地位。他的作品不只有眩目的技巧、幽微的氣蘊,不只在視覺上打造夢途,更用針尖般的筆觸戳痛人心。這麼類比或許有點聳動,但《神隱少女》該是宮崎駿最成熟的作品了吧?然當年製作《千年女優》的今敏,這才只是他的第二部長片而已。 那之後,一年過去了。當初那「怎麼就這樣拋下我們?」的不諒解,也漸漸化作曾經,他是我們「曾經」擁有的一位作者,那是我們曾有的對一道創作生命無限的期待。奇怪的是,我明明沒見過他本人,甚至連他上電視受訪的樣子都沒看過,那卻是過去這二十多年來、在自己的親人之外最讓我有感觸的「死亡經驗」。在他的作品裡,我曾找到那麼深的互懂、那樣濃的共情,那是我自認非常私密的,沒有多少人能體會的對藝術的震顫。而這樣一位作者卻離我遠去了。如今我才願意承認:正因為是真正偉大的藝術,才能讓不同人感受到不一樣的東西,而且都堅信自己的體驗是獨一無二的、是精準相投的吧。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