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r '專欄'

不落於文字的智慧

不落於文字的智慧,是活在當下的智慧,是實踐的智慧。脫離了情境的知識,就如同風乾的標本一般; 你可以拍下當下的風景,但是你拍不下當下的微風。智慧是別人無法從你身上取走的東西,是你無法給予別人的東西,它是如此的獨特,卻又無所不在,只要你用心實踐。

Read Full Post »

只是台灣的音樂版權向來混亂,又有詞曲著作權又有錄音著作權又有重製權一堆有的沒的,許多歌曲光是要找齊所有著作權人就讓人頭疼的要死,更別提如果當中只要有一個單位存心來找你碴,你就得沒輒了。雖然我前幾篇文章念過 KKBox 上面的歌沒有對岸那麼齊,但我也知道 KKBox 其實是花了很多時間心力去喬這個事才成。

Read Full Post »

Google 這種自家產品 A 綁 B 以拉抬 B 聲勢的做法,其實大家也見怪不怪了,微軟的 Windows 跟 IE 就是最佳夥伴。雖然說有違反托拉斯的嫌疑(似乎也真快要被 FTC 調查了),也跟他們過去的一貫作風不同(以往只會在左邊側欄多加一個選項,現在是直接出現在搜尋結果了),不過只要搜尋功能好用,大家接受度高,什麼反不反托拉斯的誰還在意啊。但是…

Read Full Post »

不知道大家﹝特別是大學生﹞有沒有參加過一些心理學或是經濟學的研究所辦的實驗?很多時他們會請你到一個課室,在他們設定的環境下,請你答一些問題,做一些決定,或是玩一個遊戲之類,還會問你一些你的資料,最後完成整個實驗後你便可以得到一些金錢回報。 這種實驗方法在心理學的研究十分常見,而經濟學上應用這種方法也有不短的歷史,可是在普及度跟心理學相比還差很遠,在聖彼德堡悖論一文中提及的Kahneman是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他便是其中一個很有名的利用實驗研究經濟學及金融學問題的心理學家。而實驗經濟學在這數十年間發展很快,不單不斷借鑒 ﹝嗯,其實是抄﹞ 心理學家的實驗方法,也研究出各種實驗設計理論,以及發展出一些調整至更適合經濟學學科的實驗設計。 我今日要談談的是,一個在進行這些實驗時很重要的規則,就是「研究者不能欺騙實驗對象」。

Read Full Post »

農產品期貨

在大家都在高呼佔領華爾街的一年,寫這種文章總是吃力不討好,可是MMDays不是一個寫討好文章的地方﹝無誤﹞,所以還是寫了。 有關金融市場的文章是想寫很久了,這次主要是因為看到有位佔領華爾街的支持者說要廢除股票市場,嚇了一跳,所以便選了這個題目。我個人相信那人只是99%中的1%,實際上很多人要爭取的都是改善金融制度規管之類的議題。但不論如何,很多電視劇電影也不斷告訴我們金融市場就是充斥著一大堆不事生產但又賺很多錢的人。我就希望由商品期貨的由來,解釋一下金融工具的作用,也說說為什麼這些人其實不是「不事生產」。金融市場由很多部份組成,可以寫股票,寫期貨,也可以寫樓市寫銀行寫保險,選期貨來寫是因為比較容易寫。找天如果有人說要廢除銀行制度時﹝應該不會發生吧﹞,我才寫一篇有關銀行的。XD 先說說商品期貨的由來,廣義來說,期貨交易就是我不單是要交易一件貨品,我還要把日期也包含在交易內。例如你在網站買了一部蘋果四代,網站說要一個月之後才給你,那就是一件「期貨」,因為你不是在買一部手機,你是在買「一個月後的一部手機」,有「期」,也有「貨」。 為了方便溝通,有些名稱要先說明一下,首先,理論上「現在」也可以算是一個日期,所以所有貨品都可以是「期貨」。不過,大家通常只會把將來付運的貨稱為期貨。而你在水果舖買可以立刻付款立刻收貨的四袋蘋果,應稱為「現貨」。第二,現代的期貨﹝futures﹞通常指在期貨交易所買賣的規範化合約,好像上述那些由買賣雙方定下合約交易手機的「期貨」,嚴格來說應稱為遠期合約﹝forward contracts﹞,在期貨交易所出現之前,商人早已經有遠期合約的交易了,大家可以當遠期合約是現代期貨的前身好了。下面的故事,都會由「遠期合約」說起。

Read Full Post »

郵差們現在心中應該都在咒罵該死的 eMail (cc via [email protected]) 有注意外電報導的人,應該有看到現在美國新聞都在討論郵局面臨嚴重虧損的危機,由於寄信的人越來越少,且郵局又沒有拿納稅人的錢來補助(可能過往都是賺錢生意從來沒虧損過),結果現在虧損越來越多,不得不採取幾項緊縮措施: 快捷郵件(priority mail)的送件時效由 1-3 天改為 2-3 天,回到1970年以前的水準 全美超過 3700 家郵局關門(大概是一半) 郵局都關門當然郵差也會失業,大概要裁 12 萬人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Mr. Tuesday 穿插回憶和幻視,混搭過往與未來,鮑伊和他的編劇、攝影以及A.R.拉赫曼的配樂再次示範了電影作為一種聲影交錯的藝術,那將情緒繫上感官的翅膀飛翔的快活。這是我2011年目前最愛的電影之一。 「There’s no force on earth more powerful than the will to live.」 我超喜歡這句話。我還記得去年十月、在《127小時(127 Hours)》的預告裡讀見它;我也記得在那預告裡,是丹尼鮑伊(Danny Boyle)最拿手的鮮豔色彩、鮮活的生命力和鮮亮動感的節奏。不過今年初,在看完這部電影後,若我沒猜錯的話、你一定也自問了這個問題吧:如果有一天,換成是我被困在一座僅容旋身的荒郊野外的岩谷裡,右手被大石頭壓住了無法「抽身」,身上只有些微的水和食物沒有任何通訊工具(廢話!)而且心知肚明沒人知道我去哪了、更沒有任何人會經過這裡。這樣一來,我可以存活超過五天嗎? 我自己的答案,很明顯地是「不可能。」就連要撐過三天都是問題了。不論是在體能條件上、求生知識面或是情緒意志力,《127小時》都讓我超級慚愧於自己的虛弱,彷彿一朵乾癟癟的花生長在溫室裡。就更不用說最後關頭、還要能痛下決心幫自己「斬手」了!天啊我竟孱弱至此,根本失去了在大自然求生的能力,這怎麼對得起上天賦予我的這副身軀、和它應該擁有的可能性? 還好,這些都是後話了。這是個讓人驚醒的故事,關於智識和體魄,每個人都該從中學到一點什麼;但在觀賞的過程裡,《127小時》帶來的是一如預期蹦跳的節奏、美妙的生命體驗、滿滿的愛和信心,及「活著真好」的紮紮實實的證明。這不只因為艾倫羅斯頓(Aron Ralston)最後活下來了——他撐了超過五天並且在最後自折手骨、自斷右臂地逃出,在徒步跋涉了四個小時後終於幸遇路人而獲救——還因為丹尼鮑伊把這拍成了一部極好看、又帶著深深信念感染力的電影。穿插回憶和幻視,混搭過往與未來,鮑伊和他的編劇、攝影以及A.R.拉赫曼(A.R. Rahman)的配樂再次示範了電影作為一種聲影交錯的藝術,那將情緒繫上感官的翅膀飛翔的快活。他把這故事講到最精純、最充滿能量:為什麼要活著?為什麼珍惜?為什麼望向未來?為什麼該用力地愛和被愛?……這是2011年目前我最愛的電影之一。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