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r '專欄'

農產品期貨

在大家都在高呼佔領華爾街的一年,寫這種文章總是吃力不討好,可是MMDays不是一個寫討好文章的地方﹝無誤﹞,所以還是寫了。 有關金融市場的文章是想寫很久了,這次主要是因為看到有位佔領華爾街的支持者說要廢除股票市場,嚇了一跳,所以便選了這個題目。我個人相信那人只是99%中的1%,實際上很多人要爭取的都是改善金融制度規管之類的議題。但不論如何,很多電視劇電影也不斷告訴我們金融市場就是充斥著一大堆不事生產但又賺很多錢的人。我就希望由商品期貨的由來,解釋一下金融工具的作用,也說說為什麼這些人其實不是「不事生產」。金融市場由很多部份組成,可以寫股票,寫期貨,也可以寫樓市寫銀行寫保險,選期貨來寫是因為比較容易寫。找天如果有人說要廢除銀行制度時﹝應該不會發生吧﹞,我才寫一篇有關銀行的。XD 先說說商品期貨的由來,廣義來說,期貨交易就是我不單是要交易一件貨品,我還要把日期也包含在交易內。例如你在網站買了一部蘋果四代,網站說要一個月之後才給你,那就是一件「期貨」,因為你不是在買一部手機,你是在買「一個月後的一部手機」,有「期」,也有「貨」。 為了方便溝通,有些名稱要先說明一下,首先,理論上「現在」也可以算是一個日期,所以所有貨品都可以是「期貨」。不過,大家通常只會把將來付運的貨稱為期貨。而你在水果舖買可以立刻付款立刻收貨的四袋蘋果,應稱為「現貨」。第二,現代的期貨﹝futures﹞通常指在期貨交易所買賣的規範化合約,好像上述那些由買賣雙方定下合約交易手機的「期貨」,嚴格來說應稱為遠期合約﹝forward contracts﹞,在期貨交易所出現之前,商人早已經有遠期合約的交易了,大家可以當遠期合約是現代期貨的前身好了。下面的故事,都會由「遠期合約」說起。

Read Full Post »

郵差們現在心中應該都在咒罵該死的 eMail (cc via [email protected]) 有注意外電報導的人,應該有看到現在美國新聞都在討論郵局面臨嚴重虧損的危機,由於寄信的人越來越少,且郵局又沒有拿納稅人的錢來補助(可能過往都是賺錢生意從來沒虧損過),結果現在虧損越來越多,不得不採取幾項緊縮措施: 快捷郵件(priority mail)的送件時效由 1-3 天改為 2-3 天,回到1970年以前的水準 全美超過 3700 家郵局關門(大概是一半) 郵局都關門當然郵差也會失業,大概要裁 12 萬人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Mr. Tuesday 穿插回憶和幻視,混搭過往與未來,鮑伊和他的編劇、攝影以及A.R.拉赫曼的配樂再次示範了電影作為一種聲影交錯的藝術,那將情緒繫上感官的翅膀飛翔的快活。這是我2011年目前最愛的電影之一。 「There’s no force on earth more powerful than the will to live.」 我超喜歡這句話。我還記得去年十月、在《127小時(127 Hours)》的預告裡讀見它;我也記得在那預告裡,是丹尼鮑伊(Danny Boyle)最拿手的鮮豔色彩、鮮活的生命力和鮮亮動感的節奏。不過今年初,在看完這部電影後,若我沒猜錯的話、你一定也自問了這個問題吧:如果有一天,換成是我被困在一座僅容旋身的荒郊野外的岩谷裡,右手被大石頭壓住了無法「抽身」,身上只有些微的水和食物沒有任何通訊工具(廢話!)而且心知肚明沒人知道我去哪了、更沒有任何人會經過這裡。這樣一來,我可以存活超過五天嗎? 我自己的答案,很明顯地是「不可能。」就連要撐過三天都是問題了。不論是在體能條件上、求生知識面或是情緒意志力,《127小時》都讓我超級慚愧於自己的虛弱,彷彿一朵乾癟癟的花生長在溫室裡。就更不用說最後關頭、還要能痛下決心幫自己「斬手」了!天啊我竟孱弱至此,根本失去了在大自然求生的能力,這怎麼對得起上天賦予我的這副身軀、和它應該擁有的可能性? 還好,這些都是後話了。這是個讓人驚醒的故事,關於智識和體魄,每個人都該從中學到一點什麼;但在觀賞的過程裡,《127小時》帶來的是一如預期蹦跳的節奏、美妙的生命體驗、滿滿的愛和信心,及「活著真好」的紮紮實實的證明。這不只因為艾倫羅斯頓(Aron Ralston)最後活下來了——他撐了超過五天並且在最後自折手骨、自斷右臂地逃出,在徒步跋涉了四個小時後終於幸遇路人而獲救——還因為丹尼鮑伊把這拍成了一部極好看、又帶著深深信念感染力的電影。穿插回憶和幻視,混搭過往與未來,鮑伊和他的編劇、攝影以及A.R.拉赫曼(A.R. Rahman)的配樂再次示範了電影作為一種聲影交錯的藝術,那將情緒繫上感官的翅膀飛翔的快活。他把這故事講到最精純、最充滿能量:為什麼要活著?為什麼珍惜?為什麼望向未來?為什麼該用力地愛和被愛?……這是2011年目前我最愛的電影之一。

Read Full Post »

說也奇怪,最近這一年來智慧型手機市場最波濤洶湧的話題,竟然不是智慧型手機在功能上的進步,而是專利權官司。這些鬧劇還沒有結束的意思。TechCrunch 昨天刊出了一篇 Apple Made A Deal With The Devil (No, Worse: A Patent Troll) ,揭發了更多內幕:Apple 才剛把一批專利讓渡給一家叫 Digitude 的公司,而這家名不見經傳的公司… 顯然是個專利蟑螂,而Digitude 才剛用這批專利控告了 RIM、HTC、LG、Motorola、Samsung、Sony、Amazon 和 Nokia。

Read Full Post »

乍看之下這像是個有點跳 tone 的作文命題:Siri 跟 Google !? 但既然 Eric Schmidt 都自己跳出來這樣說了( 在Google 反托拉斯案的聽證會上說的, 國外報導連結 )當然大家就不會等閒視之。 Eric Schmidt 說的話是: Google has many strong competitors and we sometimes fail to anticipate the competitive threat posed by new methods of accessing information Google 有許多強勁的競爭對手,有時候連我們都沒想到一些新科技在日後都變成我們的強敵。 Even in the few weeks since the hearing, Apple has launched an entirely new approach […]

Read Full Post »

最近遇到一個有趣的問題,看似簡單但真的跳下去做卻發現不容易,特別寫文一篇記錄一下。 這個東西叫做:行動版網頁。 你的網址是? 這也是自從智慧型手機與平板電腦開始流行以後常遇到的問題:太多的網站不是為行動裝置設計,所以需要使用者不斷放大縮小才能順利觀看。 一般直覺的解法:那就另外作個行動版網頁,把手機過來的流量導到這個版本去。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Mr. Tuesday 在過去這一個月裡,我總想像自己會在文章的末尾寫下「身為一個台灣人,我以《賽德克巴萊》為榮!」但在這當下,我真正想問的是:該往哪去,才能重回他們失去的家園?要盼多久,才能聽見那快凋零的語言?要等到哪一天,才能重新記起他們曾有的驕傲? 來吧!這次讓我從《風之谷》說起。在原作漫畫裡有個轉折,是人類在戰爭中投入了生化兵器,結果引起腐海的大暴走,世界各地的王蟲於是紛紛向戰場奔來,準備以身體化作森林、平息腐海的怒氣。娜烏西卡著急不已,但她隨即發現:王蟲們的眼睛一顆顆都湛藍如鏡,這意謂著祂們內心是平靜的。她有點懂了,繼而感動,甚至打算陪祂們赴死…… 但王蟲阻止她了。祂們讓她明白,每個人都有不同的使命,為天道而死是從容也是解脫,但為了看清終局而活下去,是更痛更困難的、卻也是必須的。王蟲犧牲自己以求大地的圓滿輪迴,而娜烏西卡應該回去帶領人類,一個已近黃昏的種族。 在整整等了三週後,我終於看完了《賽德克巴萊:彩虹橋》。不同於《太陽旗》當初的困惑,這次的我理解順暢,被打動的情緒也夠深刻;拜過去這二十多天裡、全台灣觀眾共同的用功所賜,我們好不容易理清的目光,在這碧山秀水、如雲的英魄間,得以流成清晰的價值觀。我也驚喜地發現在故事最後,終究藏了一道「就算艱苦,仍要試著活下去」的信念,和我的時代真正合流了。求死為的是尊嚴,求生則是為了要把故事說下去。當熟悉的片尾曲再響起,這次我終於能靜下心、無旁騖地沈醉其中了。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