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r '專欄'

大凡一個好構想、一個好創新,進到了台灣總會經歷三大階段:「歪掉、臭掉、與爛掉」。「歪掉」是說這個好構想一進到台灣,就被大部分人錯誤地解讀,原本的想法被扭曲;「臭掉」是說這個已經歪掉的構想開始被污名化,大家開始對這個構想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充滿疑慮;最後一個「爛掉」的階段,大家開始唾棄這個構想,最後覺得這個構想只是一個浪費社會資源的錯誤決策,或者只是一個漂亮的口號。「雲端運算」現在在台灣的情勢,在我看來,已經開始進入「臭掉」的階段。

Read Full Post »

當美國已經想到以「軟體」結合「公德心」來改善自己的社會和國家時,台灣剛好兩個都比較缺乏。所以我認為台灣要迎頭趕上這波「用軟體和網路改變政府」的熱潮,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台灣的軟體產業不發達,軟體從業人員的薪資比起硬體廠商的薪資差了不少,能夠發揮的舞台也很有限,這也連帶造成這些軟體從業人員得先考慮找到工作、填飽肚子,而不是先考慮參與 Code for America 這種富有理想性的行動計畫,很遺憾,馬斯洛的需求理論在這裡同樣適用。

Read Full Post »

許多離開工作的人,對於自己的前公司沒一句好話,不是工時長、就是老闆賤,長期下來造成他們心中對於工作型態的刻板印象,認為工作就是這個樣子。

Read Full Post »

不落於文字的智慧

不落於文字的智慧,是活在當下的智慧,是實踐的智慧。脫離了情境的知識,就如同風乾的標本一般; 你可以拍下當下的風景,但是你拍不下當下的微風。智慧是別人無法從你身上取走的東西,是你無法給予別人的東西,它是如此的獨特,卻又無所不在,只要你用心實踐。

Read Full Post »

只是台灣的音樂版權向來混亂,又有詞曲著作權又有錄音著作權又有重製權一堆有的沒的,許多歌曲光是要找齊所有著作權人就讓人頭疼的要死,更別提如果當中只要有一個單位存心來找你碴,你就得沒輒了。雖然我前幾篇文章念過 KKBox 上面的歌沒有對岸那麼齊,但我也知道 KKBox 其實是花了很多時間心力去喬這個事才成。

Read Full Post »

Google 這種自家產品 A 綁 B 以拉抬 B 聲勢的做法,其實大家也見怪不怪了,微軟的 Windows 跟 IE 就是最佳夥伴。雖然說有違反托拉斯的嫌疑(似乎也真快要被 FTC 調查了),也跟他們過去的一貫作風不同(以往只會在左邊側欄多加一個選項,現在是直接出現在搜尋結果了),不過只要搜尋功能好用,大家接受度高,什麼反不反托拉斯的誰還在意啊。但是…

Read Full Post »

不知道大家﹝特別是大學生﹞有沒有參加過一些心理學或是經濟學的研究所辦的實驗?很多時他們會請你到一個課室,在他們設定的環境下,請你答一些問題,做一些決定,或是玩一個遊戲之類,還會問你一些你的資料,最後完成整個實驗後你便可以得到一些金錢回報。 這種實驗方法在心理學的研究十分常見,而經濟學上應用這種方法也有不短的歷史,可是在普及度跟心理學相比還差很遠,在聖彼德堡悖論一文中提及的Kahneman是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他便是其中一個很有名的利用實驗研究經濟學及金融學問題的心理學家。而實驗經濟學在這數十年間發展很快,不單不斷借鑒 ﹝嗯,其實是抄﹞ 心理學家的實驗方法,也研究出各種實驗設計理論,以及發展出一些調整至更適合經濟學學科的實驗設計。 我今日要談談的是,一個在進行這些實驗時很重要的規則,就是「研究者不能欺騙實驗對象」。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