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r '專欄'

Mr. Monday (UIUI) (資訊揭露:作者為 iKala & LiveHouse 產品設計總監, PhD 研究受教於陳炳宇教授) 昇陽共同創辦人兼矽谷投資人維諾德.柯斯拉(Vinod Khosla)曾經說過:「你打造的團隊, 就是你打造的公司」。而實際上, 工作上的團隊就如同你的第二個家庭一樣, 對於參與其中的人來說是影響非常深遠的。對於不同的產業, 所需要打造的文化或許不是很一樣, 這邊分享的特別是屬於網路軟體文化、知識工作者的文化、創新/創業團隊的文化, 也是我一些個人實踐上的感想。 相較於業界的完全實用導向, 我有一段不短的時間是在從事著學術研究。在 Robin 老師的指導下, 從零開始, 建立了一支在台灣算是頂尖的 HCI (Human Computer Interaction)研發團隊。這個團隊不僅每年都在 HCI 的頂尖國際會議上面都有研究發表, 還努力致力於將研發與市場接軌, 因此也獲得了不少創業競賽的獎項以及國際頂尖會議的展示(Demo), 當然國際媒體的報導也是少不了的。 在 Sega 的邀請下, 我也一同參與了 iKala 的產品設計部門以及產品開發團隊的建立, 以及整個公司組織文化的調整。雖然團隊的建立不到兩年, 但是成果是相當顯著的,不僅包括了實質會員的大幅成長, 也包括了許多實質合作上面的成長, 當然也包括了許多大大小小的獎, 這些在許多媒體報導上面都是有目共睹。最近 iKala 也終於要拓張到海外了, 因此也開始擴大招募人才的名額, 因此, 最近我也特別深入思考什麼樣子的人才, 才真正適合 iKala 這樣子獨特的團隊。 最近在朋友當中, 最常詢問到的問題當然就在於這橫跨學術以及業界的經驗, 對於這兩個看似截然不同的領域, 是否有其共同或是相異之處?而回答這個問題, […]

Read Full Post »

在 Facebook 上,你的朋友有幾個? 還記得三年前,我的 facebook 好友只有 170 個,現在已經膨脹到了 350 個。這是正常的速度嗎?我不知道,但捫心自問,這當中有多人是每天下班以後我還想見到聊天的人?恐怕還不到 30 個。 最近報導,美國的年輕族群不喜歡 facebook ,理由是上面人太多 social drama 也多。從某一方面來說他們是一群口嫌體正直的人(七成多的人都在上面),從另一方面來說這也的確是某種徵兆?

Read Full Post »

一家英國倫敦基金公司 Derwent Capital Markets 在去年五月的時候,推出了世界第一支基於 twitter 上公眾情緒來進行投資的對沖基金,並且承諾每年 15 ~ 20% 的高報酬率。相較於最近台灣的投信還在聯合公司派炒股票被抓包,人家顯然進步得多 (無誤)。雖然這一支對沖基金僅僅一個月後就清算不做了,(月報酬率有 1.86%,以對沖基金來說算不錯了),我們在這個特別的基金當中,卻明顯看到了 big data 帶來的威力以及我們對未來的想像。實際上,美國一位教授 Johan Bollen 就因為發現 Twitter 對於股市的預測效用,竟然因此在上個月獲得了一項專利。Twitter 自然也知道自己的平台有這樣的預測和分析作用,所以也推出了 Twindex 這項即時分析政治情勢和總統大選的服務。 Big data,海量資料,無疑是過去一段時間,全世界最火紅的話題之一,我們最近在其他地方也一再見證了它的威力: Google 趨勢預測奧斯卡,六大獎命中四項 Google 一直以來都在透過搜尋關鍵字分析全世界的趨勢,也是一個 big data 應用的經典範例。一般人對於 big data 和以前聽過的 OLAP (Online Analytical Processing)、data warehousing 的差別可能所知不多,同樣是資料分析的技術,到底海量資料的特別之處在哪裡?

Read Full Post »

去年的十月,TIEA (台灣網路暨電子商務產業發展協會) 成立,是台灣網路史上的一個里程碑。最近詹宏志說:「台灣網路產業失落了 15 年」。曾經在 Google 工作過,我認為,台灣的網路產業往後來看,也還是落後了這些世界最強的網路企業 15 年以上的光景,也就是說,如果我們現在開始把每一件事情做對,15 年後,我們有機會與先進國家的網路產業平起平坐,我們的產、官、學界,都有太多的東西需要追趕,而台灣政府,在這之中扮演了最重要的角色。這篇文章提出了對於產、官、學界的建言,希望我們真的能追回失落的那些年。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Mr. Saturday (Sega Cheng) 圖片來源:RADVISION Blogs 以前在 Google 工作的時候,我最喜歡的一項制度就是「在家工作」,打卡這一件事情對我來說從來不曾存在過。很多親朋好友聽到我可以「在家工作」時,露出的都是狐疑的表情,我想他們心裡的 OS 應該都是:「這樣子公司真的可以運作嗎?」。其實,我認為在所有非工業時代的管理方式之中,這是尊重員工最好的一項制度,所以開始帶領 iKala 這家公司後,我想盡辦法要把這個制度帶進來。台灣對於「責任制」、「22K」的討論和辯論從來沒有停止過,但是卻鮮少人聚焦在討論「在家工作」這一項奇妙的管理措施。我認為,一家公司是否真正實施腦力密集的管理方式,很大程度上可以從雇主對於「在家工作」這件事情的看法來衡量。

Read Full Post »

Yahoo Year End Party, 2013 最近網路上先後出現了兩篇靠著自己努力,到了矽谷工作的熱血奮鬥努力成功的故事。這兩篇文章都寫得非常好,也讓我想回顧一下過去五年我的心路歷程,並回應當中的一些內容。 初入職場的新鮮人 我還記得剛開始寫這個部落格的時候,我剛從一年四個多月的軍中退伍,找到我第一份工作。做了沒多久,我接到當初面試時另一家大型外商的 offer,因為對方薪水比較優渥,所以我不到三個月就離職,從網頁工程師轉職成需要到處跑客戶,幫人維修機器大型主機的 Unix 系統維護工程師。我還記得報到的第二天,一個很資深的前輩帶我出去吃飯,問我是什麼學校畢業的,然後丟了一句:”像你們這樣 XX 學校畢業的,我賭你撐不到兩年。”

Read Full Post »

你有沒有注意過裝了 facebook 的讚按鈕之後, 到底為你的網站帶來多少流量?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