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r '專欄'

意念的力量

給自己一定的時間與空間,能全然的靜下心來一個人獨處,做一些靜坐,冥想,或是練練太極、氣功或是瑜珈都可以。 另外其實持續的有氧運動也十分有用,有助於專注與放鬆,更讓人能進去那訓練意念的狀態中。

Read Full Post »

這點實在讓我傻眼,說到矽谷的福利,真的是三天三夜都聊不完,尤其是生產與醫療福利(譬如Netflix的產假是第一年無限,Apple提供凍卵…etc),怎麼會是希望讓員工不眠不休呢?說到薪水更是導致灣區房價年年上漲的元兇啊。到底這結論是怎麼得來的?

Read Full Post »

By Mr. Tuesday 記得有一種說法是,每個人的心臟其實都是歪斜的。長成心形的馬鈴薯其實是一種異常,卻成了安妮.華達在《艾格妮撿風景》之後的藝術印記。就像地球平均傾斜 23.3 度,一切關於生命的奇蹟才得以存在;或傳統的光學鏡頭是因為有瑕疵,才有了各自的氣味和性格。在《艾格妮撿風景》的一開場,面對那些在現代農田裡的「拾穗者」(gleaner)——撿拾機器收成後被遺留在田裡的馬鈴薯的人,華達阿姨也說了:機器的失誤,反而帶來了快樂。 《艾格妮撿風景》是一張天馬行空的思緒之網。從傳統農作的拾穗者出發,說明「撿拾不被種植者需要的作物」是從 1554 年就合法的一項法國傳統,接著把撿拾的意象擴增到漁業、水果業,甚至城市裡撿拾過期食物的人。他們和《大佛普拉斯》的肚財、釋迦也許階級相近,卻有著很不一樣的心境。其中一個自稱是「巴黎街區王者」的撿拾者,十多年來只吃垃圾桶裡的食物,說自己從來沒生過病:「我會這麼做是因為看不下去!那些垃圾和原油,把海鳥都害死了!」——(此時華達真的剪入讓人鼻酸的海鷗溺油畫面)——「我只在乎那些鳥,才不管那些(自私又浪費的)人類!」 於是不只撿食物,還有撿拾廢棄傢俱、衣物、或各種無用小零件回去拼裝成藝術作品的人,他們各有脾氣,也大概都有一些人生困境。但是他們不可憐,每一個都抬頭挺胸,這些東西在他們眼裡不是「剩餘」的,是「滿溢出來」的。懂得珍視它們的自己,眼光是更清醒的。 這一切在被形容為「世紀無敵可愛」的安妮.華達的影像拼接中,看似隨性其實支線細密地,以一種帶大家上路的輕快左一個停站、右一片風景,彷彿一個圓睜大眼的小小孩,好奇地注視這每一個「異人」。再加上這片拍攝於千禧年前後,那正是可以手持的、小型數位攝影機問世的年代,華達在片子一開頭,就興沖沖跟大家展示她的新玩具,她終於不再受到場景的限制,可以直接帶著 DV 上路,或右手拍左手,或在高速公路上用掌圈圈住一輛一輛貨櫃車,把它們握進拳心,「捕捉」它們。 而我們就像在看一個孩子玩影像,用她獨特的興奮語氣還有節奏——甚至是自己配唱的饒舌歌——串起一趟私密的探索。上述「捕捉」的動作,遙指法文原題「Les Glaneurs et la Glaneuse」的後半、那個單數的「拾穗女」,也就是她自己。這是一部她用攝影機,在旅途中撿拾各種風景的紀錄片,那樣的好奇、敏銳以及珍惜,又讓我第 N 次在心裡面覆誦: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不美麗的事物,只有不美麗的眼睛—— 幾乎所有人看完這部片,都會記得華達阿姨剪進了她在無意中、因為攝影機忘記關而拍下的「鏡頭蓋跳舞」的畫面。這樣的靈光,連同那些對古物的著迷和被遺落的風景,在我這個(太晚拜見新浪潮教母的)觀眾看來,卻是無比熟悉。那當然讓我聯想到《乘著光影旅行》裡,賓哥對著那片「以為沒人在看,就偷偷一直跳舞」的葉子拍攝了許久許久,不可置信的興奮。這樣的從生命裡/生活中微小的、無用的時刻發掘值得被記下的小小風景的心意,是我已經信仰好多年,圍繞著搭建一整片藝術花園的核心。於是《艾格妮撿風景》一如《乘著光影旅行》,對我而言真正迷人的都是看見一種「眼光」,一種觀看世界的方式。那讓我心嚮往之。 紀錄片最後,她前往奧塞美術館找到那幅 Edmond Hédouin 的作品〈Glaneuses à Chambaudoin〉,畫裡幾位婦女在暴雨來臨之際,扛起拾好的作物準備躲避,那一刻,在華達的攝影機面前,一陣風吹來,叫這幅快要 150 歲的真跡飄動起來,一如那陣在《夏天的滋味》裡吹動賓哥鏡頭背後那棵大樹的風。她說/他說:這是老天為我(們)準備好的。 《艾格妮撿風景》讓我發現我太晚認識安妮.華達,我甚至在事後做功課才發現,去年此時我在拉拉鍊的文章裡提過的《柳媚花嬌》、《秋水伊人》導演賈克.德米是她的丈夫。兩年後續拍的《艾格妮撿風景:兩年後》最後,華達因為女兒的提醒,才想起自己早在紀念亡夫的《南特的賈克》(Jacquot de Nantes)片中,就曾拍過灰髮的意象,「原來全世界都發現了,只有我自己不知道。」那一刻她安靜了下來,瞬間讓鏡頭前的世界,變成真正是一個人的小宇宙。 而唯有自己一人走著,沒有喧囂和塵光干擾,才能放心撿拾星辰。只是,我們仍然想要安靜地、心懷滿足地,跟隨著她,撿拾那些滿溢出來的靈光。 — 《艾格妮撿風景》(Les glaneurs et la glaneuse / The Gleaners and I, 2000) 《艾格妮撿風景:兩年後》(Les Glaneurs et la glaneuse… deux ans après / The […]

Read Full Post »

我們可以想像一下, 每個人每一天都有個有限度可以花用的「精力池」,每天生活大小事上的決定,都會耗用「精力池」裡面的能量。

Read Full Post »

歷時兩個多禮拜的 MMDays Showtime 2016 終於在昨天劃上了完美的句點。也感謝參與的眾多寫手,包括:Mr. Monday, Mr. Tuesday, Mr. March, Mr. D-Day, Mr. Friday, Mr. Saturday, Mr. Sunda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Mr. Holiday, Mr. DueDay, Mr. Valentine’s Day, Mr. Halloween Day, Mr. Fool’s Day, Mr. Eve, Mr. Retro Day 以及 Mr. xDay

Read Full Post »

改變的鑰匙 – 自我覺察

若是你也有新年新希望的困擾,或是想要的目標遲遲沒有進展,或是想要改變現狀,發揮自己的潛力,或是更認識你自己,你的限制、你的潛力與熱情,我自己的經驗是「自我覺察」是一個很棒的能力與工具,可以讓這些困擾與問題,獲得很驚人的成效。

Read Full Post »

去年年中的時候有一則新聞,就是 HOMEBREW 的作者到 GOOGLE 面試被刷下來,相信大家都還記憶猶新。關於這則新聞的討論,不外乎在於 GOOGLE (或其他類似公司)面試流程的僵化、過份強調演算法而刷掉了真正在業界有所貢獻的資深工程師。這些討論,都有其站得住腳的地方,不過我今天要談的,倒是想要談談我的心得:這些大公司為什麼明知道會有這些缺陷,但還是用這種方式在篩選人才。 去年年中的時候,剛好我也在考慮換工作,因此也面試了一些公司。首先就是我一開始有個迷思,就是我已經工作好一段時間了,面試的主考官應該可以從我的一些應對當中看出我的能力,所以我應該不用回頭去準備那些topcoder/leetcode/acm的考題…吧? 說起來我就是因為抱持著這樣的心態,去面試踢到鐵板,然後才乖乖回來寫leetcode的(淚)。依靠著過去幾年工作的經驗,要通過電話那幾關不是太難的事,但沒準備的話,80%是過不了面試那關。譬如 Airbnb,他們面試有一關是上機考,就挑一題 leetcode 上難度為高的題目,看你能不能在指定時間內寫完。說實話,這個….事前沒練習,幾乎是不會過的 一開始我也不是很平衡,覺得這些題目並沒能真正代表我的程度,畢竟它們並不是工作中常見的題目。然而我轉念一想:那如果你是公司,你會怎麼篩選人呢? 我發現,實情就是:還真的沒更好的辦法。 這些演算法題目,只要你有一定資質以上,多練習題目之後一定可以掌握的。如果你對於自己這麼有自信,那麼為什麼不乾脆花上一兩個月,重新練習題目練習手感,在面試的時候展現出來呢?如果你真的這麼、這麼重視這個工作的話,那麼為什麼你不準備呢?如果你覺得你對這公司的嚮往不值得你花時間準備,那為什麼這公司要錄取你呢? 總之呢,在經歷一連串的打擊後,我才下定決心說,好吧,這裡的遊戲規則就是要乖乖練題目,要練到中等難度甚至是高等難度的題目都能夠one pass解決,把所有重要的algorithm, system design重看過兩遍,基本題型都練習個一兩次,再去面試有興趣的公司。 想通了這一點,再去準備…接著一個月後,我就開始收到offer了。

Read Full Post »

頁次 1 of 8012345678910...203040...最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