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r 'Mr. xDay'

上個月,自由世界中擁有最多用戶(10億)的社群網路公司– Facebook 上個月將它定期舉辦的開發者大賽  Facebook Developer World HACK 2012,增加了一站巡迴– 台灣.台北站。引用自由時報的文章: 來自台灣的XDite(鄭伊廷)與Zhusee Zhang所組成團隊,開發了「paperclip.io」臉書應用程式,拿下最大獎—世界駭客大賞(Grand Prize of World Hack),成為另一亮眼台灣之光。 根據臉書官方資訊,這活動的全名其實叫做– Facebook Developer World HACK 2012,注意到了嗎?是 HACK,而不是 HACK”ER”。嚴格來說,後者才是駭客,前者可以廣義指得是”駭客精神”(詳情參閱 Mr. Jamie 的文章 Hack, Everything!) 所以,Facebook Developer World HACK 其實並不是什麼”駭客”的”破解”活動,而是一種根據駭客精神在做開發的競賽活動。 總之,xDay 對這個活動很有興趣。雖然我並不是開發者,但真的很想知道電影裡頭一邊喝 Shot 一邊寫程式的 Facebook 駭客精神…(如下圖)在真實世界了長什麼樣子(笑)。 此外,也對 Facebook 用了駭客精神,讓中華民國的國旗大大方方地出現在全球參賽者雲集的徵集網站上,感到十分有興趣 …

Read Full Post »

好幾天了,一直想寫點什麼關於 Draw Something 背後的觀察。拖拖拖,一直拖到人家都用兩億美金賣掉了,我的高見卻還沒生出來。 其實已有一些人寫過… 從 3/12 開始出現了神話般數字「5週2000萬次下載」的報導,然後 3/13 Inside部落格立刻趕上熱潮發了篇網址和標題都 Draw Something 的文章, 3/19號的開始有文章分析為什麼爆紅(但總覺沒搔到癢處),以及3/20號開始傳出 Zynga 有意收購 Draw Something!– 這個神話般的社群繪圖遊戲軟體, 然後沒過三天 (台灣時間)3/22 Zynga 兩億美金收購的消息正式公開,接著,就是大家開始瘋狂追逐,瘋狂分析。 收購案確定之後的隔天, 3/23 ,開始有人找出是誰讓 Draw Something 活下來了,然後台灣這邊開始有人發現原來 Draw Something 的開發公司 –前身是Iminlikewithyou 的 OMGPOP 其實是著名的 Incubator 創投機構 Y-Combinator 的投資團隊之一。慢慢的,也開始有人出來破除神話(3/24 Inside 的文章:從Draw Something看隔夜爆紅大成功的創業迷思),我們才發覺,原來跟 Rovio 做 Angry Birds 一樣,當年 Rovio 替別人代工了50幾款遊戲,才出了一款自己的優秀孩子– Angry Birds;而 OMGPOP 其實也是熬了六年,做了35 款不紅不綠的遊戲之後,一直到了第 36款遊戲這 Draw Something ,才大紅大紫,正式為人所知,而且在幾乎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之內,從軟體爆紅,到兩億美金脫手。 好了,以上是一個整理。大家有沒有注意到,我很刻意地把文章的時間順序都抓出來,讓讀者體會一下這種所謂的爆紅應用所創造的新聞熱潮,這 Draw Something […]

Read Full Post »

有幸在12/16拿到第一批的 iPhone4S,開始了我與Siri的初相識。在這一個多禮拜當中,和Siri的互動,讓我大大地開啟了對人機互動的新認知,也深深地感覺到又一扇通往下一個電腦時代的門,再度被打開。 Siri 是什麼?Siri 是 Apple公司在新推出的 iPhone4S上預載的人工智慧助理,只需要用一般日常的對話(目前僅支援英文、德文和法文)就能讓她(是的,Siri 是女生)代替你做好很多很多事。這被國外媒體譽為 “購買iPhone4S最強大理由”的軟體,到底是能拿來做什麼什麼事呢?請繼續看下去。 剛和Siri接觸的第一天,我有些彆扭,英文不大好,但又想體驗看看 Siri的神奇力量,先打了個招呼, “Hello” 然後,Siri 就對我 “Hi了個Back” Siri says hi back. 從這個簡單的回應裡頭,已經可以看出這小小的 Siri 麥克風,和 Google Android 或者是任何一個語音辨識系統有著極大的差異。通常,語音辨識是”辨識”妳說 Hello,它便跟著打出 Hello 來,其中,無涉情緒,沒有雜訊,也無牽涉任何模糊或精確的 “道理判斷”,但在Siri給我的這個回應裡,她做了件一般電腦不會做的事:浪費時間,沒有效率。 聽起來很糟,但在長期的使用下來,正是這份浪費時間的關鍵,建立起了我們和Siri的情感!

Read Full Post »

先前寫了幾篇和「創」有關的文章,有一篇當時曾引起一陣不小的討論,篇名裡有「創」,但其實切入點是”抄”。今天要談的這篇,其實也是「創」,但是創造性的改變,而不是創造本身。 「WeReport 調查報導公眾委製平台」上線了,以一個長期關注傳播議題和社會公義的閱聽眾而言,看到這個網站,我非常感動,而且驚訝。一個被傳播學者講到爛,傳播科系學生討論課裡討論到搖頭然後就下課了的議題和現象,竟然有機會在這個數位時代下,被一個僅拿170萬為主要資金做起來的網站給改變。

Read Full Post »

聞Inside「美工、碼農與文創產業的雜感」,從裡面又聞T.Design的「[觀察]從第30屆新一代設計展海報看文創產業」,xDay 百感交集。 說實話,T.Design的文章,算是事件爆發至今比較完整的批判論述,但我總覺得沒有騷到癢處,也沒踢到要害。 在這裡,我想長話短說(和上一篇相比),說說我對「第30屆新一代設計展的海報被識破是模仿(或說是抄襲)Lomography Spinner 360°的圖案」這件事情的看法。 關於創,或文創,我寫過這篇文章,沒什麼人推, 使得T.Design在引用張大春先生的狗屁文創時,並沒有提到它,我在裡面,其實是反對張大春的文創狗屁論的。過去事,表過不提。 我決定針對創、以及文創,或者更一般而言的”創意”再寫一次我的看法。 這次的抄襲事件,不知怎的,我老覺得有哪裡怪怪, 就像511的王老師末日當時給我的感覺一樣。 這次的新一代抄襲事件,給我帶來的感受,和王老師的末日預言,以及其所造成臺灣人類圈裡超乎尋常的騷動所帶給我的奇怪感受相類似。 王老師錯了嗎?媒體錯了嗎?貨櫃屋錯了嗎? 有位設計界的奇人(團體),說出了我心中想說,卻又說不出來的話語: iPad都出到第2代了,人類應對謠言的智慧卻還停留在中世紀。倘若真有個以人為對象的世界末日,雖不中,亦不遠矣。 – by Manual. B 是的,王老師錯了,貨櫃屋也錯了, 但是無論是深信不疑的人,還是瞎起鬨的人,也都該負上一些責任。 回到這次的新一代抄襲事件, 看著新聞,看著部落格評析,我的心中,無論如何揮之不去的, 是那王老師般的怪怪感覺, 可是,大家說得好像又都沒錯。 但我們不怪台創,不怪設計,那又該要怪誰呢?

Read Full Post »

因為事關災難救助,MMDays 在此不多談,只是先儘快將 Google 在第一時間於網路上發佈的互助尋人工具 “Person Finder: 2011 Japan Earthquake” 放上。請大家也盡快幫忙散布這個這個工具! Person Finder: 2011 Japan Earthquake 聽說誰的消息(左邊綠色的按鈕),或是要找尋誰(右邊藍色的按鈕),都可以透過這個工具來找人/或協助他人來找人。(Update: 目前已有中文版) 自己有部落格的,可以在文章裡面內嵌這段程式碼,來協助擴散這個工具: <iframe src=”http://japan.person-finder.appspot.com/?small=yes&lang=en” width=400 height=300 frameborder=0 style=”border: dashed 2px #77c”></iframe> MMDays在此真心期盼所有有親人在日本、有朋友在日本,甚至家園故土就在日本的網友們,可以儘快獲得想要的資訊,並祝一切平安。

Read Full Post »

創【說文解字】傷也。本作刅,或作創。 創,在一開始,是指刀傷的意思,後才有作為始造,首創之意。並非學中文的,其實不太了解究竟這個「創」字義背後真正的變化過程和原因為何,不過,從現代人的角度來猜想,許多創新或創造,也的確要從下第一刀,劃開封套做開端,從另一個觀點來看,說不定咱中國人老祖先,早就體悟到了創新要從破壞、流血以及劃下那第一刀開始。 今天,xDay在這裡,就是要講幾個和 創 有關的主題。 首先,第一個創,是指這xDay在MMDays裡的第一篇文章: 我是個喜歡一語雙關,或一語多關的人,所以當我想到這標題的時候,很是喜歡。雖然一個字的文章標題極少見;又雖然很可能被誤會為是在為昨天上映的某電影做行銷,但我還是不願去管。所以,這便成了 xDay, 這個MMDays的新成員的第一篇文章標題,也很可能是MMDays第一篇亦是唯一的「單字文」。 先來說說,xDay 是什麼? 當Mr. Monday來邀我加入的時候,我先是受寵若驚了一下(這是當然要,畢竟MMDays可是我天天閱讀、篇篇細看的好格之一),而我的第二個閃過去的想法就是:哇噢, 可得要取一個很酷的Day名才行。 回想起來,那其實是一年前的事,當時我實在想不出個好Day名;其實也是忙到沒時間想和寫文章,所以就回絕了Mr. Monday的好意,當時我說,等我想到一個好的暱稱,一定馬上加入。 之後,發生了某Day的道歉事件,我認為,該是時候為這個部落格貢獻一點心力,然後想個好名字來認真加入了,然後我想到了一個自己覺得很棒的–Weekday, 並且打了電話給Mr. Monday做了一個註冊的動作。在我跟少數朋友披露這件事的同時,我很迅速的收到了他們的嘲笑:什麼Weekday,我看是Weak Day吧。這很明顯地和我的本意不合,我本來是想用Weekday(平常日)來暗示MMDays除了放假日之外的每一天,都是在我的勢力範圍之內的。 然而,向Mr. Monday註冊的動作已經做了,又不好回收,結果,我便開始陷入了想個好的Mr.什麼Day的困境。實際上,在這Day的困境之前,我甚至一度陷入了Mr.的困境。

Read Full Post »

頁次 2 of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