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r 'Mr. Valentine’s Day'

2016 是黑天鵝不斷出現驚嚇世人的一年。目前為止最大的一隻黑天鵝可能還是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吧。在此,我想用這篇文章,談談川普當選背後的原因之一:對美國主流政治過度強調政治正確的反動,以及這個背景底下,筆者所在的矽谷,又是怎麼樣看待這件事情。 想先聲明兩點: 筆者支不支持川普並不是本文的重點。筆者只想分析選戰大環境中的某一個側面。 筆者完全支持對各族群、各性別平等對待,但反對矯枉過正、無線上綱、小題大作、本末倒置等等。

Read Full Post »

城市與志向

  一向滿喜歡看 Paul Graham 先生的 essays。在 Paul 的眾多傑作之中,因為筆者本人浪跡天涯 (土生土長台灣人但是在大學畢業之後共住過台灣以外四國五城市) 的關係,對 Cities and Ambition 一文有特別深刻的感觸。本文算是對 Cities and Ambition 一文 (以下簡稱 CAA) 的個人加註。沒有看過 CAA 一文的讀者,建議可以先略讀一下這篇很 inspiring 的文章。跳過不看也沒關係,筆者在之後幾段會總結該文的重點。另一個特別想寫 CAA 的原因是,該文所著墨較多的幾個城市 — 美國劍橋市、美國舊金山灣區 (在本文中時與矽谷一詞互用)、法國巴黎,筆者剛好都有居住的經驗。   CAA 一文的主旨有幾點:首先,儘管人類已經進入了數位時代,physically 住在哪裡卻仍然是讓人意外的很重要。因為城市的「頻寬」很大,她能夠用種種細微的方式來 motivate 你的志向。第二,一個城市通常會集中傳達某種特定的訊息:例如 (對 Paul 來說) 紐約的訊息也許是,你必須變得更有錢;華盛頓 DC 的訊息也許是,你必須變得更有權力。最後,Paul 本人對於目前世界上何處是 intellectual capital 這個議題很有興趣,他比較了幾個地方,然後他的結論是美國劍橋市是當今世上的 intellectual capital,因為該地方主要訊息是,你必須變得更聰明 (you should be smarter). 矽谷有點意外的不被 Paul 認為作 intellectual […]

Read Full Post »

 (Image Credit: PhD Comics) 應不應該念 PhD? 這個題目已經被不少人寫過了,但筆者希望也來討論一下這個題目,試著提供一些比較不一樣的觀點。再度回到產業界之後,發現到在美國業界 PhD dropout 還不少,但他們通常不會去寫這個題目。對 PhD 畢業後從事教職的人來說,他們直接站在招募博士生的第一線,這跟他們的工作習習相關。而對 PhD dropout 來說,他們就沒有太強的 incentive 去寫這個題目。我們都知道人是 bias 的,非常 bias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一下這本書),念完 PhD 的人就會說 PhD 好棒棒,沒念過或沒念完的人就會說不值那個時間跟金錢。因為前者寫這個題目的人比較多,所以就讓我站在後者的立場,提供一下平衡的觀點吧。 幾點提醒,這篇主要講的是我個人比較熟悉的領域,也就是 computer science (CS),台灣大部分是稱作資訊工程吧。我並沒有把 CS 放進 title 裡面,因為底下提的幾點應該原則上對於其他領域的 PhD 也適用。最後,我的觀察除了基於自身的經驗,也基於直接聽聞或間接轉述,甚至也基於網路上我讀到而且認為可信的來源。所以不管是正面或負面的描述,都不直接連結到我個人的 advisor,同儕,etc。 前言講完,接下來進入主題。常常在 ptt 留學板或海外工作板上看到一個問題:「我應不應該念 PhD?」通常這個問題都會被板友回覆類似於「這個問題要問施主你自己」這樣的答案。沒錯,這個問題的確要問施主你自己。但我覺得動機最重要,你為什麼覺得 PhD 「可能」會對你有幫助?或者你為什麼覺得自己「可能」會 enjoy 這個過程?如果你的動機是基於底下這幾個常見的迷思,我奉勸你*不應該*念 PhD。以下我假設的對象是一個 CS 的大學部學生,正在考慮畢業之後是要進入 PhD program 或是進入相關企業 (自己創的也算)。所以簡單講,主要是比較學界與業界。我們不討論 CS 大學部畢業之後進入演藝圈,環遊世界或是出家之類的狀況。

Read Full Post »

台灣教育雜談

最近台灣教育與產業問題成為熱門議題, 筆者還算幸運,拿全額獎學金在國外待過一陣子,今天就來談談台灣與海外的教育的一些比較,以及一些我個人對教育的感想。我不是教育專家,本文許多觀點純粹是個人觀察,但希望這樣的文章還是能夠提供給各位一些想法。

Read Full Post »

(Photo Courtesy: Scott Adams) 常說人類已經從有形物質商品經濟的時代,進入了無形服務、知識為主的知識經濟時代。當然在這個時代有形商品還是很重要,但服務與知識將扮演日益重要的角色,不只在「純」知識服務的創造上,也在有形商品的加值上。好比消費一隻手機,並不單純只是硬體與原物料的加工,其上的軟體與附加價值或許也會是你決定購買的重要因素。今天 Mr. Valentine’s Day 想就知識經濟時代的最重要原物料 — 人的心智運作及其生產力,閒聊一下。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Mr. Valentine’s Day Photo Courtesy: eWeek europe 最近因為因緣際會,看了好些與創新理論相關的書籍。其中創新理論權威、哈佛大學商學院教授克里斯汀生所著《創新者的解答》一書,我個人認為頗有意思,尤其對於開放系統與封閉系統孰優孰劣的辯證,對於 iOS 與 Android 的勝負或許有點參考價值,在此與各位讀者分享與討論,以下一部分是受到克氏理論的啟發,另一部分則是我個人的詮釋。 近來 iOS 與 Android 兩大 smart phone 平台之爭,頗受注目。有人認為,iOS 有統一的界面與互動設計,因此帶來較佳的使用者體驗,最終必將勝出無疑;相反的,也有不少人(搞不好比前者更多一點)認為 Android 的開放系統,有助於帶來更豐富的 content 與 app,是所謂得道多助,必定能打敗 iOS,一統 smart phone 江山。 兩種說法當然都有道理,封閉系統有封閉系統的優點,開放系統有開放系統的優點。有人說,封閉系統就像獨裁政體,短期間之內很有效率,但最終將不敵正義的開放系統(正義的民主陣營?)。這樣的講法,乍聽之下很容易讓人接受,但眼前就有一個很大的反例 — 正義的 Linux 何時才要打敗邪惡的 Window$ 呢?哪有打了這麼久,正義的一方不但沒贏還被打趴在地上的道理呢?舖梗舖這麼久除非編劇是富奸?(附帶一提,以目前而言 Linux 與 Window$ 的市佔率分別為 0.93% 與 90.81% 左右)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Mr. Valentine’s Day 《The Rise of the Creative Class》這本書主要在提出一個新的 term: Creative Class,而與傳統的 Working Class、Service Class 有所區別。為什麼要特別新造一個 term 呢?實在是因為今日社會「創意、創造」的經濟價值,已經占據了全世界產業鏈最上游也最重要的位置。除了工作屬性的定義之外,這群能夠從事創意活動的人,又無獨有偶的具有某些特性以及傾向,也因而使得整個社會與文化產生了質的變化。因此作者將這群人從籠統的所謂白領階級更進一步的分割出來,作一個總體的觀察與分析,並冠上了這個好像還滿炫的新名詞:Creative Class。

Read Full Post »

頁次 1 of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