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r 'Mr. Holiday'

許多讀者大概已經觀察到,當初宣傳為 Google phone 的 Android,似乎不再只是”phone”而已了?它經常會跟另外一個關鍵字連在一起,那就是 netbook ,小筆電。

Read Full Post »

最近幾位朋友開始領失業救濟金,正好利用這時間來學習、休息。前幾天碰巧又看到言論說救濟金會讓人不想回到職場,所以不該有。或許偏見使然,我總覺得台灣島上三不五時會出現不可思議的愚蠢,長時工作、努力工作、經常工作,大概就是最嚴重的爛觀念之一。

Read Full Post »

本篇目的在儘量不觸及技術細節的情況下簡介 Android 架構,並探討其設計的特殊處,以及在版權上的意義。主要資料來源為 Anatomy & Physiology of an Android,有興趣深入研究的讀者可參考。

Read Full Post »

Android 淺探(一)

MMDays 通常不寫技術文,不過我想從技術角度出發,來探討 Android 做了些什麼,讓人能做什麼,並且儘量採用非本科也能瞭解的語言。筆者並非 Android 開發者,故疏漏可能難免,還請指正。

Read Full Post »

FOSDEM 的全名是 Free and Open Source Software Developers’ European Meeting,姑且譯作「開源碼開發者歐洲會議」。這是歐洲最大的開源碼年會。由於工作關係,公司願意派人參加。第一次加入西方的此類會議,對我算是頗為新奇的經驗。 今年 FOSDEM 是在比利時布魯塞爾舉行。當地英文不是主要語言,而是以法語、荷語為主。一出機場,英文就看不見了,只在旅館等屬於觀光客的地方才有。好在大眾運輸系統標示相當清楚,就算是文盲,憑著拼字以及圖示猜測,還是正確地火車轉捷運抵達旅館。年會歷時一個週末,從周五晚上開始,到周日下午結束。周五晚開場的活動是 Beer event,「啤酒聚會」,在 Delirium Café 舉行,20歐元的費用就隨你喝到爽。比利時啤酒天下第一,吧台光是新鮮的加壓啤酒大概就有20多種,景象頗為壯觀,啤酒們口味濃淡各自不同,不過酒精濃度都比普通的高些,一般在 7% 甚至到 15% 左右。經過親身試驗,忙著聊天的結果只嘗試了五六種,全都很好喝。在這暖身活動就見到不少人物,除了之前幾位合作的舊識之外,也看到一些名人,總之就是些大鬍子、光頭,不是很胖就是很瘦,諸如此類。不過由於 FOSDEM 已經屬於比較商業的活動,許多人都是公司付錢來參加,據同事說,氣味比較不像之前他去過的 CCC 那麼嬉皮,大部分人看起來都正常多了。

Read Full Post »

Trend Micro 就是趨勢科技,PC-cillin 的作者。他們握有一個軟體專利,簡言之就是在 proxy 中加入防毒能力,例如 SMTP (e-mail) 跟 FTP (傳檔案)。之前趨勢已經成功的用此專利對付了 Symantec 與 McAfee,現在原本的合作廠商 Barracuda 將此技術中防毒引擎換成 ClamAV 而脫離 Trend,並藉以降低售價,這就造成了對此軟體專利的侵害。趨勢科技因此對 Barracuda 提出告訴。 而 Barracuda 也很聰明,他們把這次 Trend Micro 的提告解釋成對 open source 的攻擊。這就造成了軒然大波。事實上,如果不是換成 ClamAV,而是換成其他封閉版權的防毒引擎,也一樣會造成侵害。FOSS 社群(包括我) 從來就反對 software patent,再加上這次提告等於不准廠商使用 ClamAV,這下可徹底的激怒了社群。 總之,目前各大組織都對 Trend Micro 發起全面的抵制。請看 http://www.gnu.org/, http://www.fsf.org/ 還有這裡。

Read Full Post »

溝通、溝通、溝通

相信許多人都有跟外國人合作的經驗。有些是公司對公司,有些是公司內不同部門,也有些更極端的例子,就是在每天的工作環境中跟外國人直接合作。合作的程度越高、越細,溝通的問題就會變得更加明顯。 台灣RD個性不喜歡自我宣傳,做了事情就平鋪直敘擺著,等著有人自己去看。尤其不喜指責,往往事情真相,只會在同事間私下閒聊才知,而非公開討論。彼此都是台灣人時,問題比較小,因為文化相同,會特別注意。觀者有慧眼、夠內行,對效益如何、做多做少,多半就有個底。不過對方是外國人時,沒講經常等於沒做,沒聽到就是不知道,事情經常就比較麻煩。 比如這陣子,老外大老闆(以下稱W先生)老是把人抓去review,也會檢查這段時間內工程師寫的程式碼。有位程度相當不錯的同事在接受review時,W下命令檢查他寫了多少行程式。這當然是件超級蠢的事情,尤其他平時對每人工作細節了解有限,似乎應該了解這些程式碼「做了什麼」比較有用。結果是這位同事心情相當不好,但也只是很委婉的表達,我很確定W根本不知道他有意見。 這當然很可能是誤會,也很可能是W真的就那麼草包。但是,在沒有明確表達的情況下,工程師得到了錯誤的評價,直接影響到自身職涯,W對情況也仍然不了解,問題完全沒有解決,所有人都輸。同樣一個W先生曾經在讀過我對一位外國人的回信之後,認為我過於間接、委婉,而寫了這樣一段話給我: Remember you are talking to typical ignorant Westerners here. Unless they hear crystal clear that you think they delivered shit, they will still believe you must be the happiest man alive to be able to work with them. 「請記得你是在對典型的西方白痴講話。除非你很明確的告訴他,他做的是屁,不然他會認為,你覺得能跟他合作是世界上最棒的事情。」 同樣的話完全可以適用大部份外國人,包括W先生自己。如果對於這些傢伙有什麼意見,把話直接丟到他們臉上就是了。他們就是這樣受的教育,鼓勵表達意見。只要把握客觀、不情緒化的原則,直接了當的對話就是最好的。

Read Full Post »

頁次 3 of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