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r 'Mr. Holiday'

如何寫程式到老?

入行近十四年,隨著年紀漸長,越來越了解興趣所在。期間雖然曾經歷其他類型工作,最終還是覺得研發最為合身。那麼,如何工作得順利快樂,並維持生活平衡、保障財務安全,就成為必須認真思考的題目。一天天生活的日常,很容易就會忽略當今世界變化之快,遠勝過往人類歷史。今日還成立的假設,十年後不知剩下多少。 筆者這一代不知幸或不幸,見證了人類史上又一個重要的大躍進。小時候用單色 CRT 螢幕、然後 16 色(跳過了 CGA)、256 色 VGA 640×480 是高解析度,用過一套中文系統叫零壹後來換成倚天,到高中時連網際網路都尚未普及,遊戲都是單機,上網用的是文字界面、升級成 Windows 3.1 到一直當機的 Windows 95,還要裝 Trumpet Winsock 才能上網。自此以後,一切都加速運轉。剛升高中時還在用 BB.Call,到小海豚手機、到 iPhone 發表到 Android (Android Open Handset Alliance 成立至今也還不到十年) 到如今人手一隻,核心數比筆電還多。機器學習、雲端,到現在語音助理成為日常,Amazon Prime Air 無人機送貨、Amazon Go 全自動商店、自動駕駛汽車成為現實…變化不但多,而且越變越快。不但難以預期明日,甚至了解今日,都在漸漸變得困難。 若從大環境看,首先要思考的,就是到告老還鄉為止,所在地是否仍有研發職務存在,以及數量多少、待遇、所需技能。如同 Mr. Saturday 今年稍早在臉書提到,這波科技革命,將大量減少工作機會,研發工作當然也在其中。將自動寫程式的程式實用化,已是必然。軟體吞吃世界的過程中,對軟體工程師首先會有顯著的需求增長,但隨著科技進展,終將也會進入淘汰範圍。若將數量顯著減少估計在二十年內發生,已經相當寬鬆,這表示以六十歲退休計算,目前四十歲以下的研發人員,都在曝險範圍內。 再縮小一點看,台灣在當前全球化潮流中,明顯不在領先集團。原先電子硬體產業榮景在規模經濟競爭下漸趨弱勢,新的強項尚未出現,而參與區域貿易協定又因國際地位問題而困難重重。猶記台商爭相前往大陸撈金的年代,其他產業筆者不熟,但軟體業大陸可是確定沒有的。現在的 BAT,百度、阿里巴巴、騰訊,都還不存在。而到如今,短短十數年,一樣頗有差距,只是角色已經反過來了。 若整體經濟情況不佳,導致收入偏低,以台灣當前社福狀況,沒錢是既不安全,也快樂不起來的。若再考慮平均壽命逐年延長,六十歲退休後很可能需面對三十年以上退休生活,財務如何支持也是課題。傳統養兒防老觀念往後已不再適用,因下一代很可能要面臨自身財務壓力,負責任的作法,是追求退休後財務上完全獨立。 在這波大潮衝擊下,貧富鴻溝將進一步擴大。若不幸沒有生為天才,也沒有富裕家庭或嫁娶對象,平凡人如筆者,便會直接面臨以上挑戰。幾個看來可能的策略,是這樣的: 1. 注意可取代研發職位的技術發展。例如 *aaS、人工智慧/機器學習,既然不是取代就是被取代,不如往取代別人那邊前進。再退一步說,如同 Kevin Slavin 在 2011 年的 TED 演說:How algorithms shape our […]

Read Full Post »

不知讀者心目中是否有過類似疑問:當今世界主流,不論科技、文化,皆以西方文明為主,即便偶有外來顯學,譬如華府此前有學習中文風潮等,仍是以自身文化為本位出發引領。 為何文明會發展成現在的樣貌呢?槍炮、病菌與鋼鐵此書就是企圖回答此一大哉問。破題由新幾內亞(New Guinea)的政治人物「亞力」的疑問開始:白人與新幾內亞人微觀來看,智力並無差距,那麼「為什麼是白人製造出那麼多貨物,再運來這裡?為什麼我們黑人沒搞出過什麼名堂?」

Read Full Post »

會有這篇出來,是因為(又)看了一篇軟體人抱怨台灣公司不懂得尊重軟體人才、軟體品質不佳等等問題的文章,在 Facebook 講了點感想以後就被拱要貼出來了。 以下。 說實在話,這類抱怨文看得有些膩了。這類說法有個根本問題,就是必須假設科技業老闆很笨,不知道「照我的話這樣做就可以賺錢」。對照現實,假設文章作者比這些大老闆會賺錢是不太容易成立的。 對照著這篇看,或許可以有點端倪: 《數位之牆》給台灣網路公司進大陸市場的建議(三)關鍵在人才 如果投資在 kernel developer 會賺,那幹麼不投資呢?給他三個人份的薪水他就樂翻了,但以公司角度,三個人份算什麼?問題是現在台灣不論品牌或代工都是下游居多,軟體掌控權又不在手裡,今天工程師拼命幫手上的 Qualcomm/ Samsung/ etc. 板子弄出了完美的 kernel patch,然後要幹嘛?下一版又不見得是用這家,用同家也還是要從對方提供的 BSP (board support package, 對應某開發版的系統軟體程式碼)開始,根本很難累積,最多是訓練到修 BSP 問題比較快比較漂亮而已,但是醜醜修跟漂亮修都是修好,一直重複類似的事情人才也會不爽,這條路就是走不通啊。

Read Full Post »

雲谷非矽谷

台灣本地的熱錢,來自硬體廠商者希望用軟體創造更大的利潤空間,但基本上他們熟悉的是硬體產業的財務,基本是生產管理、規模經濟,以銷售產生利潤。而來自非科技產業的熱錢,除非有更具說服力的方式,不然就是傳統財務評估。然而目前矽谷流行的軟體創業方式,前中期的財報並不會太好看,而要跑到後期,必須要有相當的風險容忍能力。

Read Full Post »

人性,太人性的

2011/12/24 晚 聖誕夜,我站在辦公室的大會議室裡,老闆臉色紫漲,會議室裡還有老闆的老闆,更大的老闆,以及從來沒見他笑過的那位公司法務人員。我的朋友兼同事 CK 站在旁邊,嘴裡囁嚅著一句話: 「因為電腦不懂尼采…」 這一切,要從幾個月前開始說起…

Read Full Post »

教堂與市集 將 Android 與 iPhone 的模式比較,可以發現 Google 與 Apple 在思維方式上的不同。Apple 將 iPhone 作為「唯一」的手機平台,所有開發出的程式都在此一平台上執行,好處是對於硬體會有所預期,環境相對單純,壞處則是假設所有人都認同 iPhone 此一產品在硬體與軟體的設計。而 Google 則是將硬體的綁定予以去除,把軟體平台開放。目前對 Android 程式碼有貢獻的,除了 Google 以及 OHA 以外,還包括世界各地的開發者。任何人都可以將想要的修改公佈在 http://review.source.android.com/ 此一網站,由 Android 的工程師審查接受後,就可以進入原始碼中。從 2008 年 10 月 Android 公開以來,每年改版三次,以原始碼的量與複雜度而言,達到這樣快速的改版與開發速度,其代表的研發能量是相當驚人的。iPhone 推出時,號稱領先業界兩年,並不誇大。Android 目前的重點仍放在發展,而不是維護,直到現在,就手機作業系統而言也不過堪堪打平,路還遠著。方便廠商移植等等的軟體內部介面改善,相對成了低優先權,要追上相當花功夫,容後再述。

Read Full Post »

綜觀自2008年底AOSP1公佈以來,從2009年當紅炸子雞,所有廠商都要做Android相關產品,各種相關活動場場爆滿,到2010年漸漸回歸常態,該掛的掛,該起的起,做出些成績的都是大廠,而其他廠商雖在政府重點補助下,仍然沒什麼起色。究竟採用Android有什麼好處、進入困難的門檻何在、國內以硬體廠商為主的思維碰到了什麼問題?以下從個人觀點分析。 Open Source帶來的衝擊 許多專案/產品管理者,在面對採用開放源碼為主的軟體專案時,經常碰見以下問題。 對程式碼的了解/掌握度:大多數情況下,現存的程式碼並不能完全符合專案的需求,仍需要一定程度的修改。然而,開放的程式碼並不一定容易修改,大部分情況下也沒有充分的文件說明,最多說明一下如何使用,對程式碼內部結構的文件可就更稀有了。大型、複雜的專案可以非常難追蹤、理解,不恰當的拙劣修改常常導致事後維護上的困難,但具有恰當修改能力的工程師非常稀少。對整體架構沒有全盤掌握時,修改、除錯、維護所需的資源都難以估計,造成專案更高風險。

Read Full Post »

頁次 1 of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