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r 'AI'

AI 今年實在太紅了,紅到連崇拜 AI 的宗教都成立了。我自己統計了一下,今年 25 場公開的演講當中,一半是講 AI,其中還不包含一些不需要準備投影片的論壇及討論會,若不是我刻意控制對外演講的數量(也對被我婉拒的朋友說聲抱歉)讓自己把大部分的時間花在公司治理,這個數量大概會更往上不少。 幾乎在每一個 AI 演講的場合,都會有人問到:「我不是讀理工的,是讀文科的,怎麼辦?」我可以從這個問題當中深切感受到他們的不安,當他們看到我的投影片中列舉出電腦可以畫 Pastiche、可以自己產生字型、可以自己寫新聞報導時,那種對於自身價值被取代的焦慮全部寫在臉上。 人類有史以來,在經濟發展的道路上無止盡地追求生產力的提升,就像是站上了永不停止的跑步機,而且這個跑步機只會一直加速,還不准你休息。但是這樣下去,如果有一天,人工智慧的生產力超越人類,讓人類從此以後望塵莫及呢? 這個極可能發生的未來、就是現在人工智慧為人類帶來極大憂慮的原因,當人類不再需要工作,或說大部分的工作都可以被機器完成時,全世界的經濟會是什麼風貌?許多國家都開始思索這個問題,有些則是已經開始採取具體的行動,來減緩人工智慧可能帶來的社會和經濟衝擊。 很多意見領袖鼓吹人工智慧的美好,並且以工業革命作為例子,一昧地認為人工智慧就像是之前的工業革命一樣,可以為人類帶來前所未有的美好未來,事實上,人類花了超過一百年的時間,才將工業革命所帶來的社會經濟衝擊逐漸吸收完畢,那些在當時沒有受過適當教育、無法轉職、接受再教育的人們,永遠被時代遺棄了。盧德主義者搗毀機器的行徑或許令人無法苟同,但那些沒有上街抗爭、只是默默失去穩定收入的失業族群,他們當時的痛苦也是實實在在的。他們不是拒絕新工具,而是從未有機會搭上名為進步的列車。 Nicholas Carr 在其文字優美的著作 “Glass Cage” 一書當中指出:「我們武斷地認為,那些拒絕新工具、還在使用舊工具的人都犯了『懷舊罪』:他們的選擇是感性而非理性的。然而,真正的情感偏誤是武斷地認為新東西總是比舊東西更適合我們的目的和意圖。這是幼稚的觀點,太天真而站不住腳。一個工具是否優於其它工具並不在於它的新舊,而是在於它能增強還是削弱我們的能力,它能如何塑造我們對自然還有文化的體驗。」 對於追求極致自動化提昇生產效率、而發展出人工智慧的人類,這段話發人深省。我們是否在追求效率極限的同時,不但忽略了我們對於自然和文化的體驗,還無情地把那些無法跟上最新智慧科技的人們貶低為無效率、這是否是忽略了身而為人的基本價值? 在科技掛帥的時代,我們都該用更為務實的角度來看待人工智慧,就跟所有的科技一樣,科技沒有善惡、也沒有好惡,端看人類要怎麼去使用技術。核能技術可以用來發電、也可以用來製造核子彈,人工智慧可以改善工業製程、降低資料中心耗電,但也可以用來製造殺人機器、和滿嘴種族歧視言論的聊天室機器人,科技反應的永遠是人性。 討論人工智慧技術進步的同時,我們都應該開始討論人工智慧對社會經濟帶來的影響,一整年的話題炒作已經到了頂點,是時候回歸到基本面,用更宏觀更務實的角度看待人工智慧。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