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r '觀點'

別再以為年輕人都是小屁孩!

九合一選舉落幕了!台北市由政治素人柯文哲席捲85萬票,寫下歷史。這場選舉被稱為年輕人參與度最高、新媒體影響力史上最大,傳統媒體影響最小的選舉,也敲響青年力量在傳統政治場域,確實發揮影響力的樂章。 緊接著,12月中,剛成為亞洲首富的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來台演講。雖然台下坐的滿是台灣最成功的企業家及政界人士,馬雲開宗明義: 創新是年輕人的事情,儘管有些老企業家可能幹得不錯,但總體來講,年輕人會幹得更好,「我曾經跟金庸先生探討過一件事情,常在他的小說裡面發現,年紀愈大的人武功愈高,我覺得這是違反規定的,我們應該把機會給年輕人! 」 這樣的氛圍,讓人想起不久前一場短短幾十分鐘的論壇,每每想起場景,不免感觸,不吐不快。 10月底某個周間下午,在台北的遠東飯店三樓,台灣知名媒體舉辦兩岸高峰會,現場操著大陸口音的聽眾不少,混雜著西裝筆挺,台灣的企業主管及學者。 那場論壇嘉賓是來自廈門的美圖網/美圖秀秀董事長蔡文勝,與台灣創業加速器App Works之初創投創辦人林之晨,主持人則是工研院董事長蔡清彥。 對談的賣點在於,一位是見證大陸互聯網崛起黃金十年的天使投資人蔡文勝,一位是台灣技術研發重鎮工研院領導人蔡清彥,另一位則是扮演台灣年輕創業世代的林之晨。 常常兩岸跑的蔡文勝,他先鏗鏘有力地指出台灣四大不足: 第一,台灣重視服務,輕視創新,台灣講究服務及管理的行業都做得特別好,例如餐飲、代工製造業,但是對於產品創新、品牌創新非常薄弱。 第二,台灣比較重視工業,輕視互聯網,在互聯網領域沒有任何大的突破。 第三,台灣重輩分,輕視人才。在台灣,一個年輕人出來,從科員做起,等到要做副總經理,已經過了二十幾年了,但是在互聯網時代,應該讓有能力的人出頭,而不是比誰資深。 第四,台灣重視規則,忽視效率。不管是之前投資遊戲公司,或是近來美圖公司要到台灣,申請許可之繁瑣,沒有半年辦不下來,蔡文勝批判這樣的效率都非常不利於創業生態的發展。 就在這段批評指教之後,不太確定主持人、工研院董事長蔡清彥出了什麼狀況,正要介紹林之晨出場時,在台上停頓近20秒鐘,一邊翻找手上四、五張提點的書面資料,現場一片靜默,空氣彷彿凝結…。

Read Full Post »

在設計的學習過程中,我發現要突破創新最困難的就是,問對問題。2014年,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發生了很多事情,我試著想想,藉由這些議題的探討與反思來檢討自己,問問自己是否有變的更好,在這邊與大家分享。   在檢視候選人時,你是否也曾從中發現自己的缺點? 2014年末最精彩的選舉,柯P與連勝文的故事,有很多可以做為借鏡的地方,不管是連勝文的傻;還是柯P的直言直語,選舉過後都有許多事後諸葛的熱烈討論,但在這邊我想特別強調的是柯P做為重症醫師的一項特質──承受「不確定性」的能力。 這項特質帶給我許多反思,曾經一起工作的夥伴可能感覺的到,我非常喜歡把事情一條一條列下來,想像工作完成的過程與可能產出的結果,這樣的工作方式在我開始經營自己的設計工作室時有了很大的不同,因為承接專案的關係很容易遇到各式各樣的人,這些擁有專案需求的決策窗口通常不只有一個,其需求的變異與不確定性更是非常高,這樣的現象常常影響到工作室團隊的心情與工作效率,因為執行狀況不如預期的結果,也常常會刺激情緒的波動,進入惡性循環。 因此我正試著練習與認識「不確定性」的感受,如果你也遇過上面所說的這種狀況,也許是你對於不確定性的擔心和煩躁造成的。不知道你從候選人中看到怎麼樣的自己。   財富充裕的頂新魏家,仍選擇使用餿水油,道德與利潤是艱難的選擇? 非常剛好的在頂新爆發餿水油之前,我們正在為他們提供設計服務,所以對這件事情非常印象深刻,說實在這種事情發生在自己的國家,很讓人感傷,同時間我也希望自己,未來盡量不要去壓縮勞力密集的生產成本。 然而在這個看似簡單的反省背後,我也確實的發現要做到這件事情有多麼困難,以自身經驗來說,產品開發設計的同時,也進行成本的評估和詢價,在估價、砍價的過程中不斷檢視自己的判斷,聽完報價後第一時間會自然而然的感覺成本太高,然後卻又聽到工廠老闆述說近年來接單量越來越少,說起來真是諷刺,我們開始考慮薪資較低的員工;免費的實習生或者是到大陸生產,壓縮別人的價值好像簡單許多,說到這邊很慶幸上面這些事情都還沒發生,設計師被訓練的最好的應該就是同理心吧,明年度我們將會找到更好的營利方式,並藉由設計的價值找到該有的利潤,堅信利人利己的道德可以帶我們走向困難但是美好的道路。   那天太陽花遊行,有沒有去參加呢? 我不知道是義務還是受感動了,因為黑箱議題的激起,讓我深刻了解到政府的利益關係,但更讓人記憶深刻的是那天現場靜坐的氣氛,第一次感受到群體信念一致的力量,我試著回想那個時候的心情,並且這麼說,未來如果可以更好,想必是政府與人民間的互信與理念一致造成的,除了大罵政府,也應該分享支持好的觀點,我們應該試著多了解政府,好的與壞的。   大家好我是Hank,我和夥伴Maxwell今年年初開始我們的工作室Hank and Maxwell Design Studio,如果你有興趣很高興與你認識。

Read Full Post »

 (Image Credit: PhD Comics) 應不應該念 PhD? 這個題目已經被不少人寫過了,但筆者希望也來討論一下這個題目,試著提供一些比較不一樣的觀點。再度回到產業界之後,發現到在美國業界 PhD dropout 還不少,但他們通常不會去寫這個題目。對 PhD 畢業後從事教職的人來說,他們直接站在招募博士生的第一線,這跟他們的工作習習相關。而對 PhD dropout 來說,他們就沒有太強的 incentive 去寫這個題目。我們都知道人是 bias 的,非常 bias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一下這本書),念完 PhD 的人就會說 PhD 好棒棒,沒念過或沒念完的人就會說不值那個時間跟金錢。因為前者寫這個題目的人比較多,所以就讓我站在後者的立場,提供一下平衡的觀點吧。 幾點提醒,這篇主要講的是我個人比較熟悉的領域,也就是 computer science (CS),台灣大部分是稱作資訊工程吧。我並沒有把 CS 放進 title 裡面,因為底下提的幾點應該原則上對於其他領域的 PhD 也適用。最後,我的觀察除了基於自身的經驗,也基於直接聽聞或間接轉述,甚至也基於網路上我讀到而且認為可信的來源。所以不管是正面或負面的描述,都不直接連結到我個人的 advisor,同儕,etc。 前言講完,接下來進入主題。常常在 ptt 留學板或海外工作板上看到一個問題:「我應不應該念 PhD?」通常這個問題都會被板友回覆類似於「這個問題要問施主你自己」這樣的答案。沒錯,這個問題的確要問施主你自己。但我覺得動機最重要,你為什麼覺得 PhD 「可能」會對你有幫助?或者你為什麼覺得自己「可能」會 enjoy 這個過程?如果你的動機是基於底下這幾個常見的迷思,我奉勸你*不應該*念 PhD。以下我假設的對象是一個 CS 的大學部學生,正在考慮畢業之後是要進入 PhD program 或是進入相關企業 (自己創的也算)。所以簡單講,主要是比較學界與業界。我們不討論 CS 大學部畢業之後進入演藝圈,環遊世界或是出家之類的狀況。

Read Full Post »

利用網站、媒體全民公審的方式,沒有檢察官查證、沒有法律規範,得到的是真正的正義還是更大的混亂?當資訊的傳播變成彈指之間的易事,錯誤的、有心操弄的訊息也會不斷出現傳播,是否會造成更大的問題?當大家一面倒譴責規範、威權的時代,每個人是否真的思考過全面無規則帶來的顛覆與其中必須付出的代價?

Read Full Post »

Mr. Monday (UIUI) 關於履歷表, 我想說的其實是… from Keynes Cheng Cheers 雜誌 168 期的封面,斗大地寫著「10 年內,現有的工作將消失 50% ,你的位子還在嗎?」回應這個標題的封面,天下雜誌第 561 期中指出,根據美國勞工部調查,目前在學學生畢業後,有 65% 要做的是現在還不存在的工作。現在全世界最熱門的職位「社群經理」,這個名稱在 10 年前根本都還沒有出現。網路科技的到來,快速地改變整個世界的架構,而這改變是持續加速的。稍微看得遠一點的人,如微軟的創辦人 Bill Gates 已經看到了這個不可避免來到的未來:20 年後,因為網路所促成的自動化,將造成整個社會的結構性失業,而這次失業潮將延燒到白領階級。

Read Full Post »

這個時代正在快速地改變,包括了使用者的閱聽習慣。包括夢田文創執行長蘇麗媚也為文指出「視頻社群化」的時代已經來到,只是我們又走得更前面了一點,我們所做到的是「直播社群化」。我們自認為我們所經營的不是直播的服務,我們所經營的是直播的社群;我們面對的不是冰冷的功能,而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使用者,而這些使用者是我們的朋友。

Read Full Post »

從 0 到 1、是無限倍的成長,也代表從無到有、創新的無限可能,這本書的書名本身就頗富哲學意味。Peter Thiel 是法律、哲學背景出身,卻在短短幾年內成為矽谷創業成功的傳奇人物,這位創業家與投資家當年與鋼鐵人 Elon Musk 聯手、讓 Paypal 成為最成功的第三方支付公司,且他是臉書第一位天使投資人,足見其眼光不凡,本書整理了他在史丹佛開設的創業課程內容、充分揭露了他的心法和世界觀。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