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r '關於網路產業'

上個月,自由世界中擁有最多用戶(10億)的社群網路公司– Facebook 上個月將它定期舉辦的開發者大賽  Facebook Developer World HACK 2012,增加了一站巡迴– 台灣.台北站。引用自由時報的文章: 來自台灣的XDite(鄭伊廷)與Zhusee Zhang所組成團隊,開發了「paperclip.io」臉書應用程式,拿下最大獎—世界駭客大賞(Grand Prize of World Hack),成為另一亮眼台灣之光。 根據臉書官方資訊,這活動的全名其實叫做– Facebook Developer World HACK 2012,注意到了嗎?是 HACK,而不是 HACK”ER”。嚴格來說,後者才是駭客,前者可以廣義指得是”駭客精神”(詳情參閱 Mr. Jamie 的文章 Hack, Everything!) 所以,Facebook Developer World HACK 其實並不是什麼”駭客”的”破解”活動,而是一種根據駭客精神在做開發的競賽活動。 總之,xDay 對這個活動很有興趣。雖然我並不是開發者,但真的很想知道電影裡頭一邊喝 Shot 一邊寫程式的 Facebook 駭客精神…(如下圖)在真實世界了長什麼樣子(笑)。 此外,也對 Facebook 用了駭客精神,讓中華民國的國旗大大方方地出現在全球參賽者雲集的徵集網站上,感到十分有興趣 …

Read Full Post »

大凡一個好構想、一個好創新,進到了台灣總會經歷三大階段:「歪掉、臭掉、與爛掉」。「歪掉」是說這個好構想一進到台灣,就被大部分人錯誤地解讀,原本的想法被扭曲;「臭掉」是說這個已經歪掉的構想開始被污名化,大家開始對這個構想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充滿疑慮;最後一個「爛掉」的階段,大家開始唾棄這個構想,最後覺得這個構想只是一個浪費社會資源的錯誤決策,或者只是一個漂亮的口號。「雲端運算」現在在台灣的情勢,在我看來,已經開始進入「臭掉」的階段。

Read Full Post »

雲谷非矽谷

台灣本地的熱錢,來自硬體廠商者希望用軟體創造更大的利潤空間,但基本上他們熟悉的是硬體產業的財務,基本是生產管理、規模經濟,以銷售產生利潤。而來自非科技產業的熱錢,除非有更具說服力的方式,不然就是傳統財務評估。然而目前矽谷流行的軟體創業方式,前中期的財報並不會太好看,而要跑到後期,必須要有相當的風險容忍能力。

Read Full Post »

當美國已經想到以「軟體」結合「公德心」來改善自己的社會和國家時,台灣剛好兩個都比較缺乏。所以我認為台灣要迎頭趕上這波「用軟體和網路改變政府」的熱潮,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台灣的軟體產業不發達,軟體從業人員的薪資比起硬體廠商的薪資差了不少,能夠發揮的舞台也很有限,這也連帶造成這些軟體從業人員得先考慮找到工作、填飽肚子,而不是先考慮參與 Code for America 這種富有理想性的行動計畫,很遺憾,馬斯洛的需求理論在這裡同樣適用。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Sega Cheng (Mr. Saturday) 根據 Akamai 去年第四季全球頻寬及連線品質的調查, 台灣不僅在寬頻滲透率上呈現停滯不前的狀況, 連線品質竟然相較於 2010 年衰退了 22%, 一年比一年緩慢, 平均連線速度只有 3.7 Mbps, 在亞洲敬陪末座; 反觀第一名的韓國, 平均連線速度達到 17.5 Mbps, 幾乎是台灣的 5 倍, 而且以 28% 的速度逐年增長, 此消彼長, 台灣的網路速度與韓國的差距越來越大. “互連”(Peering) 一直是網路 ISP 業者彼此之間競合的運作方式, 兩家不同的電信業者透過網路骨幹的互連, 讓彼此的使用者使用網路的速度加快, 上網體驗更好. 多年前台灣 Google 剛成立的時候, 就不斷地想要和中華電信進行互連, 把網路延遲降低, 但是很可惜到了今天還是沒有成功, Google 目前只有一條 10Gbps 的主要線路與中研院互連, 以及一些次要的線路, 而最近這件陳年往事被網友發現 (其實 TWNIC 一直都查得到這些連線資料), 於是形成一些人, 為了更順暢地使用 […]

Read Full Post »

好幾天了,一直想寫點什麼關於 Draw Something 背後的觀察。拖拖拖,一直拖到人家都用兩億美金賣掉了,我的高見卻還沒生出來。 其實已有一些人寫過… 從 3/12 開始出現了神話般數字「5週2000萬次下載」的報導,然後 3/13 Inside部落格立刻趕上熱潮發了篇網址和標題都 Draw Something 的文章, 3/19號的開始有文章分析為什麼爆紅(但總覺沒搔到癢處),以及3/20號開始傳出 Zynga 有意收購 Draw Something!– 這個神話般的社群繪圖遊戲軟體, 然後沒過三天 (台灣時間)3/22 Zynga 兩億美金收購的消息正式公開,接著,就是大家開始瘋狂追逐,瘋狂分析。 收購案確定之後的隔天, 3/23 ,開始有人找出是誰讓 Draw Something 活下來了,然後台灣這邊開始有人發現原來 Draw Something 的開發公司 –前身是Iminlikewithyou 的 OMGPOP 其實是著名的 Incubator 創投機構 Y-Combinator 的投資團隊之一。慢慢的,也開始有人出來破除神話(3/24 Inside 的文章:從Draw Something看隔夜爆紅大成功的創業迷思),我們才發覺,原來跟 Rovio 做 Angry Birds 一樣,當年 Rovio 替別人代工了50幾款遊戲,才出了一款自己的優秀孩子– Angry Birds;而 OMGPOP 其實也是熬了六年,做了35 款不紅不綠的遊戲之後,一直到了第 36款遊戲這 Draw Something ,才大紅大紫,正式為人所知,而且在幾乎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之內,從軟體爆紅,到兩億美金脫手。 好了,以上是一個整理。大家有沒有注意到,我很刻意地把文章的時間順序都抓出來,讓讀者體會一下這種所謂的爆紅應用所創造的新聞熱潮,這 Draw Something […]

Read Full Post »

只是台灣的音樂版權向來混亂,又有詞曲著作權又有錄音著作權又有重製權一堆有的沒的,許多歌曲光是要找齊所有著作權人就讓人頭疼的要死,更別提如果當中只要有一個單位存心來找你碴,你就得沒輒了。雖然我前幾篇文章念過 KKBox 上面的歌沒有對岸那麼齊,但我也知道 KKBox 其實是花了很多時間心力去喬這個事才成。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