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r '關於網路產業'

Mr. Monday (UIUI) (資訊揭露:作者為 iKala & LiveHouse 產品設計總監, PhD 研究受教於陳炳宇教授) 昇陽共同創辦人兼矽谷投資人維諾德.柯斯拉(Vinod Khosla)曾經說過:「你打造的團隊, 就是你打造的公司」。而實際上, 工作上的團隊就如同你的第二個家庭一樣, 對於參與其中的人來說是影響非常深遠的。對於不同的產業, 所需要打造的文化或許不是很一樣, 這邊分享的特別是屬於網路軟體文化、知識工作者的文化、創新/創業團隊的文化, 也是我一些個人實踐上的感想。 相較於業界的完全實用導向, 我有一段不短的時間是在從事著學術研究。在 Robin 老師的指導下, 從零開始, 建立了一支在台灣算是頂尖的 HCI (Human Computer Interaction)研發團隊。這個團隊不僅每年都在 HCI 的頂尖國際會議上面都有研究發表, 還努力致力於將研發與市場接軌, 因此也獲得了不少創業競賽的獎項以及國際頂尖會議的展示(Demo), 當然國際媒體的報導也是少不了的。 在 Sega 的邀請下, 我也一同參與了 iKala 的產品設計部門以及產品開發團隊的建立, 以及整個公司組織文化的調整。雖然團隊的建立不到兩年, 但是成果是相當顯著的,不僅包括了實質會員的大幅成長, 也包括了許多實質合作上面的成長, 當然也包括了許多大大小小的獎, 這些在許多媒體報導上面都是有目共睹。最近 iKala 也終於要拓張到海外了, 因此也開始擴大招募人才的名額, 因此, 最近我也特別深入思考什麼樣子的人才, 才真正適合 iKala 這樣子獨特的團隊。 最近在朋友當中, 最常詢問到的問題當然就在於這橫跨學術以及業界的經驗, 對於這兩個看似截然不同的領域, 是否有其共同或是相異之處?而回答這個問題, […]

Read Full Post »

延續著上一篇”要看十年“,來談談我認為為什麼有些團隊會陷入短期陷阱的盲點裡。 跟看的數據 (metric) 很有關係 。 舉一個例,最近東森新聞以近乎直播的方式,播出我是歌手的總決賽。縱然播出後新聞界一片嘩然,但是當下取得的收視率達到 5%,而其他的新聞台只有 0.5% 的收視率,差距將近十倍。 如果只看瞬間收視率作為經營績效標準的話,東森新聞的策略無疑是成功的。但是如果我們有機會能夠衡量其他的指標,譬如 “看完節目隔天同一時間還會鎖定東森新聞台的觀眾比率”、”每個觀眾每天觀看東森新聞台的時間”、”看完我是歌手片段之後就立即轉台的比率”,那麼轉播的作法有所助益嗎? 當然,作事業作投資,不能只看長期,投資界的名言是”長期我們都死了”。但是只看一個指標,卻容易落入衝短線的陷阱。舉一個例,前幾年每當新聞出現 “某網站推出正妹票選”,用膝蓋反射都知道是哪一家。正妹固然在一段時間內吸睛,但那家網站可有經營得長久呢? 網路業跟其他傳統產業不一樣的是,用戶走過必定留下足跡,而精明的團隊已經開發出各式的指標(用 Google Analytics 至少也可以看到這些),上面說的三項,大概就是 return rate, time spent, bounce rate 等。如果一個網站只關注 pv ,就像一個電視台只關心瞬間收視率,容易做出衝短線的決定。 其實,作什麼事情,背後的原理都是共通的。矽谷的網路業是有方法論的,而做對事情的第一步就是找到對的指標。當 Amazon 的 Jeff Bezos 說他們目標是長程,意思不是他們完全不管短程的盈虧,而是他們看重的是其他更長程的指標,當長程目標對了,短期的損失就可以獲得彌補。 這大概也是我對 網路人,不要再講 PV、下載數之類的垃圾指標 的解讀。不是說這些指標不重要,而是不要只把一個指標奉為圭臬。 如果台灣新聞業(還有廣告主)繼續把收視率奉為唯一的指標,而不思怎麼去推動數位化,更精確的計算用戶的收視習慣的話,那麼大家就繼續淺碟下去吧。

Read Full Post »

去年的十月,TIEA (台灣網路暨電子商務產業發展協會) 成立,是台灣網路史上的一個里程碑。最近詹宏志說:「台灣網路產業失落了 15 年」。曾經在 Google 工作過,我認為,台灣的網路產業往後來看,也還是落後了這些世界最強的網路企業 15 年以上的光景,也就是說,如果我們現在開始把每一件事情做對,15 年後,我們有機會與先進國家的網路產業平起平坐,我們的產、官、學界,都有太多的東西需要追趕,而台灣政府,在這之中扮演了最重要的角色。這篇文章提出了對於產、官、學界的建言,希望我們真的能追回失落的那些年。

Read Full Post »

Yahoo Year End Party, 2013 最近網路上先後出現了兩篇靠著自己努力,到了矽谷工作的熱血奮鬥努力成功的故事。這兩篇文章都寫得非常好,也讓我想回顧一下過去五年我的心路歷程,並回應當中的一些內容。 初入職場的新鮮人 我還記得剛開始寫這個部落格的時候,我剛從一年四個多月的軍中退伍,找到我第一份工作。做了沒多久,我接到當初面試時另一家大型外商的 offer,因為對方薪水比較優渥,所以我不到三個月就離職,從網頁工程師轉職成需要到處跑客戶,幫人維修機器大型主機的 Unix 系統維護工程師。我還記得報到的第二天,一個很資深的前輩帶我出去吃飯,問我是什麼學校畢業的,然後丟了一句:”像你們這樣 XX 學校畢業的,我賭你撐不到兩年。”

Read Full Post »

Big Data是先知「關鍵報告」電影成真不遠矣 最近一直在報章雜誌上看到討論有關《Big data》相關的應用,橫跨金融交易、電子商務、決策制定、廣告行銷、醫療用藥等。以前在幾乎沒有聽聞這類型的技術,所以經過筆者調查把目前所知跟讀者分享。《Big data》其實是巨大資料資料庫加上處理方法的一個總稱,其中包含資訊領域的《Machine Learning機器學習》、《Data Mining數據分析》、《Artificial Intelligence人工智慧》以及現在最火紅的《Hadoop檔案處理系統》,這些技術由於近年來計算機處理速度與存儲裝置的性能快速提升,使得即時處理大量資料變成可能,存在已久的各領域資訊技術相互融合,在這個當下爆出應用火花,甚至世界各國的教育當局,都開始考慮是否要將海量資料的處理分析技術,成立科系或是學程來因應未來數年極可能會因為此領域的急速成長而出現的人才缺口。 Big Data 名稱的由來 海量資料(又稱大資料、大數據)即《Big data》 ,名詞在2010 年由IBM 所提出,而海量資料則的特性包含三種層面: 巨量、即時性及多樣性。 巨量 – 海量資料的特色就在於: 龐大。 政府,企業以及及時敢測器等資料包羅萬象,很容易便達到數TB(Tera Bytes),甚至上看PB(Peta Bytes)之譜。 即時性 – 海量資料通常具有時效性,一旦串流到運算伺服器就須立即使用,即時得結果才能發揮其最大價值。 多樣性 – 海量資料的範疇不僅止於結構化資料,還包含各類非結構化的資料: 諸如文字、音訊、視訊、點擊串流、日誌檔等等。引用來源-IBM 而處理海量資料《Big data》的技術,現今最火紅的則非《Hadoop》莫屬了喔!

Read Full Post »

我想創造品牌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也是一條長遠的路,也是 iKala 長遠的目標。設計型的組織文化,是希望當我們在設計產品時,瞭解到設計對於產品的重要性,不只是在於外觀而已,也同時在於很多「context」,所以設計的領域細分出了很多對於「互動」的研究、很多對於「人」的研究、很多對於「社會」的研究,這些都在在強調我們已經進入一個「打造服務」的世界,而不是一個單純追求「eye candy」或者是強悍功能的世界。品牌是需要來自於使用者深刻的認同,如何敏捷地回應並創造使用者所認同的價值,也是我們在不斷摸索的事情。

「Can we do better? 」,Yes! Of course!

Read Full Post »

iKala 的服務是希望能夠提供喜歡唱歌的使用者,能借由 iKala 提供的雲端的平台,在任何能夠連網的電腦、智慧型手機甚至是智慧型電視上面都可以隨心所欲地歡唱。iKala 這個團隊最吸引我們的地方,就在於 iKala 希望能夠打造華人唱歌的品牌,創造華人的音樂互動社群。也因此 iKala 不僅是重視技術的公司,也是重視設計的公司,更是希望能藉由設計將技術重新詮釋到人的生活之中,讓大家能夠享有更好的體驗。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