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r '電視'

  今天虎嗅出了一篇專文,談論康熙來了走下坡的困境,叫:“康熙来了”十年记:最好的时候过去了吗? 這篇原本出自 GQ 的專題做得認真,道出台灣電視圈普遍「沒錢難辦事」的悲哀,然而這是現象,不是原因,沒有點到真正的問題。 我同情康熙製作單位絞盡腦汁的困境,然而對於該電視台哭窮,一點同情都沒有:別的電視台喊沒錢就算了,但中天電視母集團可是旺旺耶?蔡衍明是台灣首富,真有心要搞好電視台,拿一點錢出來養節目養製作公司不行嗎? 康熙來了不但在台灣收視率好,在對岸的騰訊也有授權,請問那些錢去哪裡了?更不用說康熙片頭一直出現的旺旺 logo 的廣告費,去哪兒了呢? 沒問清楚這點,就沒有辦法看清問題的癥結在哪裡。節目收視再好,影響力再大,錢沒有回饋到節目製作本身,也是枉然。 甚至記者也許知道、但肯定問不出口的是:旺旺集團之所以有錢,來自中國的官方資助少不了,2011 年就補助了四千七百萬美元,佔當年度淨利 11.3% 。請問,就這麼一個中資色彩濃厚的電視台,年年補助保證獲利的電視台,怎麼旗下的招牌節目在哭窮?還每天把錢拿去買大陸綜藝節目來播? 同集團的中視更誇張,今年到年中了,華人星光大道沒個下文,黃韻玲都跳去超級偶像了。看來今年星光大道就悄悄的壽終正寢了。 所以胡瓜才會在訪問中說: 「連首富都不做節目了,還有誰可以做?」( 新聞:”蔡衍明買片行為如開倒車”,將使台灣影視產業凋零。” ) 陶晶瑩面對華人星光大道的冠名製作費去哪兒,也說出了這樣的話:”「有沒有真的提升製作內容,還是電視台拿走了?如果沒有實質幫助,那何須?」「台灣20萬做一個節目,發幾個藝人聊天,節目類型相近,不是製作團隊江郎才盡,而是沒錢!」(新聞:陶子質疑冠名助益 擔陸評審皮皮挫) 快轉至 34:50 秒,陶晶瑩在對岸節目「開講啦」所說的話: 「我在台灣寫過一篇文章,叫給媒體老闆的一封信,大罵這些媒體老闆,賺了很多錢,卻不肯花製作費,我們已經看不到任何預算進來了,甚至很多人才都外流了,因為大家沒有大規模的節目可以作 … 我就想很大聲的告訴所有,台灣也好,中國大陸也好,請所有廠商把錢給我,我一毛錢都不會拿,我會把錢都投入節目製作,我會把帳目明細公開,如果是有錢有資源的電視台,我覺得更應該要有志氣…」 在台灣,最有錢有資源的電視台,顯然不是最有志氣的一個。 而相反的,在政治光譜另一極端的三立電視台,這幾年做的卻是完全不一樣的規劃:想辦法把偶像劇國際化。雖然還有一大段距離,但夢田文創推出的巷弄裡的那家書店,卻已經可以不靠收視率而損益兩平。 蘇麗媚逆襲 台灣小品賣遍28國 成功案例》「巷弄裡的那家書店」卡進新通路 曾幾何時,大陸劇、日韓劇已搶占國際市場,台劇賣得出去就要偷笑了,但現在有視頻網站這種新通路,讓夢田這種能產製優質、獨特內容的製作商,不靠收視率,也能創造高效益。 新聞來源:https://www.wealth.com.tw/index2.aspx?f=201&id=4288&p=1 看看曾經稱霸綜藝界的中天,再看看努力耕耘偶像劇的三立。哪個媒體老闆比較有志氣?陶晶瑩所質疑的三金經費不夠,這兩次金馬金曲我們已經看出有所改變,而接下來的金鐘獎五十週年,由中視主辦,到時候就見真章了。

Read Full Post »

延續著上一篇”要看十年“,來談談我認為為什麼有些團隊會陷入短期陷阱的盲點裡。 跟看的數據 (metric) 很有關係 。 舉一個例,最近東森新聞以近乎直播的方式,播出我是歌手的總決賽。縱然播出後新聞界一片嘩然,但是當下取得的收視率達到 5%,而其他的新聞台只有 0.5% 的收視率,差距將近十倍。 如果只看瞬間收視率作為經營績效標準的話,東森新聞的策略無疑是成功的。但是如果我們有機會能夠衡量其他的指標,譬如 “看完節目隔天同一時間還會鎖定東森新聞台的觀眾比率”、”每個觀眾每天觀看東森新聞台的時間”、”看完我是歌手片段之後就立即轉台的比率”,那麼轉播的作法有所助益嗎? 當然,作事業作投資,不能只看長期,投資界的名言是”長期我們都死了”。但是只看一個指標,卻容易落入衝短線的陷阱。舉一個例,前幾年每當新聞出現 “某網站推出正妹票選”,用膝蓋反射都知道是哪一家。正妹固然在一段時間內吸睛,但那家網站可有經營得長久呢? 網路業跟其他傳統產業不一樣的是,用戶走過必定留下足跡,而精明的團隊已經開發出各式的指標(用 Google Analytics 至少也可以看到這些),上面說的三項,大概就是 return rate, time spent, bounce rate 等。如果一個網站只關注 pv ,就像一個電視台只關心瞬間收視率,容易做出衝短線的決定。 其實,作什麼事情,背後的原理都是共通的。矽谷的網路業是有方法論的,而做對事情的第一步就是找到對的指標。當 Amazon 的 Jeff Bezos 說他們目標是長程,意思不是他們完全不管短程的盈虧,而是他們看重的是其他更長程的指標,當長程目標對了,短期的損失就可以獲得彌補。 這大概也是我對 網路人,不要再講 PV、下載數之類的垃圾指標 的解讀。不是說這些指標不重要,而是不要只把一個指標奉為圭臬。 如果台灣新聞業(還有廣告主)繼續把收視率奉為唯一的指標,而不思怎麼去推動數位化,更精確的計算用戶的收視習慣的話,那麼大家就繼續淺碟下去吧。

Read Full Post »

上星期最熱門的新聞莫過於「清大學生痛批教育部長偽善」事件。 從新聞媒體播出來之後,還有一些媒體與報紙的譴責與批評之後,開始有人分享當天立法院的狀況在YouTube上。 不久之後,我的facebook牆上開始有許多不同的支援陳同學的聲音與討論出現了,然後轉貼與批判清大的道歉啟示。  也或許因為壓力與支援聲音愈來愈大,清大也旋即撤下了道歉啟示,過數日清大校園也有許多師長連署不同認道歉事件。本人其實很少看報紙,但也因這場風波,好奇也把當場的錄影看了一遍。 陳為廷轟教長! 15分鐘完整交鋒過程 在Mr. Sunday在構思這篇文章的同一天,又發生了「15K董事長事件」。 我又是在facebook的牆上看到的轉貼新聞「再吵!我會讓台灣的年輕人連15K都沒有」,然後貼上十分有戲劇張力的對話 「你憑什麼?」,他說:「我有錢,你呢?」我回應:「我有『良心』,你呢?」

Read Full Post »

你有想過高畫質電視 (HDTV) 會帶來什麼影響嗎? 譬如說,觀眾可以從電視畫面讀出筆記本的內容? 又或者說,連明星的化妝技術都得升級? 早於2000年日本美容品牌Ex:beaute已看準高清廣播的發展潛力,開始與日本富士電視台合作,研製高清粉底,目的是讓藝人在高清攝錄鏡頭下,皮膚瑕疵亦不會暴現。 (新聞來源)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看了NHK的大戲篤姬與童門冬二的篤姬一書,對日本幕末維新的歷史稍微有點了解。電視上的宮崎葵青春俏皮,其實跟真正的篤姬有所差距。歷史上的篤姬高大強壯,是個金剛芭比,而且據說皮膚不太好…… 篤姬來自大海環繞的薩摩藩,養父藩主齊彬本身就對西學很有興趣。因此有別於京都天皇與幕府官員鎖國的心態,篤姬對新事物都很有好奇心。可是一旦嫁進大奧,畢竟也只是幕府將軍的後宮,能發揮的力量有限;同時幕府已經走向衰敗,民心轉向尊天皇攘夷狄。電視劇裡想盡辦法要強調篤姬在時代的重要性,也僅是表現出篤姬對朝政的興趣,但對幕府將軍出兵、薩摩戰爭這些事情,並無法有影響力。唯一做的應該就是把大奧和平解散,讓眾人得以自覓出路而不用替幕府陪葬。與其說篤姬對時代有甚麼影響,不如說借篤姬的故事來演繹幕末志士們的努力。

Read Full Post »

美國的重要電視網,多半會把自家的最新影集內容免費放在網路(要麼是自家網站或Hulu)上;因此美國這三家電視網封殺Google TV的舉動,讓很多人迷惑:這些電視台早就允許使用者在電腦上免費觀看,但是當顯示螢幕外接到電視時,就不能看了?奇怪?這不是同一種技術、只是螢幕大小不同而已嗎?這是雙重標準嗎?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在上海買了幾本書,雖然一開始不太習慣簡體字,之後倒也還可以適應。蝸居原本是去年火紅的電視劇,連溫家寶都在訪問內容提到過,主題是兩岸三地現在都熱門的房地產問題。 蝸居裡描述兩姊妹都在大城市工作,看起來是白領OL,但賺得錢根本不足以應付城市飛漲的物價。大姊已婚育有一子,卻因租屋狹小,只能將兒子託付娘家寄養;一年只能見幾次面,小孩子對外公外婆更親卻不怎麼親近媽媽。雖然兩夫妻都是大學畢業也算得上是專業人士,但賺得工資離貸款買房卻遙不可及。小妹跟男友同居,原有結婚計畫卻看著大姊的例子遲疑不決;在萬事萬物都需要金錢灌溉的城市,一文錢逼死的又豈止好漢?

Read Full Post »

頁次 1 of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