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r '生活'

Posted By Mr. Monday (最新 UI 訊息同步 update 在 UIUI) (圖片來源: 博客來) 我想人生的因緣有時候是非常殊勝的,當時引領我進入人機互動領域的第一本書正是 Donald Norman 的 <設計&日常生活>。遙想當時我正在做產品設計的相關工作,正煩惱著究竟是否有一個好的產品設計指導原則來將產品設計得更為好用,更接近使用者;而就在當時,我在一個同事的書架上看到了那本書,那本書在當時不僅解決了我的疑惑,也開啟了我對於人機互動研究的知識大門。從那時起,我就成為了 Donald Norman 忠實的粉絲以及信徒。他的每一部著作都被我買回家拜讀,有些著作還不只讀過一次,每次看,總有不同的想法,著實獲益良多。時間一轉眼,數年過去了,想不到第一次幫別人寫推薦序就是 Donald Norman 的書,這樣子的緣分真是讓我感到非常開心,也非常驚喜!

Read Full Post »

對於平常有定期追蹤 Jamie 網誌的讀者,對書的內容應該會感到不陌生,因為這本書就是從 Jamie 日常網誌文章中萃取而成,但比起零散的文章,這本書提供了更好的脈絡,讓你隨著 Jamie 的角度,去思考--網路創業--這回事。 創業是個從無到有的過程,沒有既定的規則可循,但是在創業的這條路上如果有人可以提供過來人的經驗談,的確可以幫助許多初出社會的青年創業家少走一些冤枉路。而這本書的重點(與 Jamie 網誌的一貫主題)也在於此:把 “網路創業” 這個很大的概念分割成數個不同的構面,再循序漸進的討論當中的各種細節。當然,裡面討論了不少議題(比如你該如何增資、如何計算成本、在什麼時間點該重新 pivot),沒有哪一種意見是絕對的對--但是至少創業者看了以後會有個大概的輪廓,這些都是對創業者來說很重要的經驗談。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Mr. Tuesday 如果魏德聖只是想拍個讓主角悲壯、讓觀眾悲憤的故事,大可避開種種挑戰道德觀的鏡頭,直接認同抗暴的一方。但他沒有。對他而言,賭上讓更多人不理解的危險、說出一個文明的「真實」,是更重要的。 「可憐的日本人呀……和我們一起到祖靈的家,去當永遠的朋友吧!」說這話的是個好年輕的孩子。 那天晚上,我在電腦前面坐到很晚很晚,像一顆煮不開的蚌殼,悶悶地想著上面那句話。它給我的衝擊太大了。電影已經看完了,我卻只驚覺自己對那段歷史、那個文化的認識這麼少,少得不只缺乏細節,更對核心的生命觀一無所悉。而正是這無所悉,造就了不理解,不理解帶來主觀的解讀、跋扈的介入,於是衝突,才這麼發生的。 但在此,我還是想先回到這問句:你去看了嗎?去看《賽德克巴萊:太陽旗》了沒?如果答案是「還沒」,就先別往下讀了吧!因為我想把結論說在最前面:這部電影,請你一定要去看,一定要進戲院去看。不是為了「支持國片」這麼輕揚的理由,也不只是為了每個人都該瞭解那段史實、面對那則過去,而是一定要去見證、去體會—— 體會什麼?體會在大銀幕上、在環繞音響中間,在黑漆漆的戲院裡和數百上千個人一起,看一部真正追上了世界級質感的台灣電影,是什麼感覺。去體會一個時代,體會一片山林,體會一場悲劇的艱難;如果可以的話,更試著體會那對異文化的「不理解」,讓那價值衝突在體內打轉流竄一番。是的,《賽德克巴萊》還可以更好,它在技術面拍出了一部商業大片的規模,但在劇情面更像「述史」而少了點細緻的說書味;然在它的核心,是個想「還原歷史現場、重建行動邏輯」的企圖,這讓我非常地尊敬。而其外顯在銀幕上的各種「場面」,更無愧於這麼多年的期待。所以我願意為之疾呼。

Read Full Post »

我玩了幾回,不得不說 Turntable 的定位很有趣也很聰明。它強調的不是 “個人音樂收藏”,而是”和一群人聽音樂的感覺”。這的確是目前眾多音樂服務裡面缺少的… 是的,social 的元素。不禁想起,Mark Zuckerberg 說過,社交(social)不是一個你要加上去的功能,而是一個你要重新思考你產品設計的基本概念。turntable.fm 的確是個很好的例子。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今年是民國成立一百年,1911年的辛亥革命也成為話題。對岸作家張鳴用雜文集錦的方式,完成”辛亥 – 搖晃的中國”一書,試圖從各種角度來看辛亥革命的影響,其中有不少趣事軼聞,也帶讀者看看多種面向的辛亥革命。 辛亥革命雖然是一場低變動的、少暴力的革命,但是中國從上千年的帝制國家,一下子掛上了共和的招牌,還是有很大的意義。辛亥革命是一場意外造成的結果,當然當時滿清政府的作為、革命份子的發動,發生一場變動是遲早的事情,但作者認為,原本革命黨並不喜歡在四面交戰的武漢發動革命。因為武漢身處內地,四面可攻,革命活動很容易被撲滅。所以孫中山先生屢次起義都沒有在內地的武漢,可沒想到真的成功的起義,居然在意想不到的武漢。 當時革命黨的名冊被清軍破獲,箭在弦上只能一拼;政府強制收回四川鐵路的股份引起民眾不滿騷動,武漢部分兵力調去四川;加上很多武漢新軍跟革命黨有所來往,謠傳清廷將依照名冊一網打盡。於是在這樣的氣氛下,革命一旦發動、新軍響應,站穩了第一步。接著是大多數主張立憲的仕紳對清廷拖延改革、集權滿人的行為不忿,於是不僅武漢,浙江、江蘇、上海等地的商紳也都出來支持革命、協助維護秩序。而清朝自己的官員少有反抗,武漢的官員瑞徵一聽革命就急忙逃跑,造成原本沒有心要加入革命的軍民也無所適從,武漢因而順利光復。 歷史事件的發生往往有前因後果,但確切的時間點不能不說有點偶然。就像辛亥革命的成功,也是在長久因素的累積,卻在一個突發事件爆發。不過雖然掛上了共和國的招牌,並不是一夕之間就可以富國強兵的,大多數的人民對於革命是沒有概念的。之前看過白鹿原裡的人聽到沒有皇帝了,第一個反應是要交租糧給誰呢?辛亥革命的發動者很多是有留日經驗的年輕人,後來表態支持的有很多是商人仕紳,簡單的說就是社會中上階層的知識份子、鄉紳商人。但大多數農民跟勞工階級的人是不明白革命的主張的,這也是為什麼商紳出面後,革命可以這麼快穩定成果的原因之一,畢竟當時中國大多數的農民很習慣鄉里”有頭面”的人替他們作主。 可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辛亥革命之後,各省各地的局面其實是混亂的。所以除了滿清遺老之外,很多立憲派的人過一陣子也懷念起清朝皇帝了。事實上,在辛亥革命前夕,滿清是有意朝改革的,除了公布立憲章程、加強各地諮議局成立之外,國家收入也是增加的;某些地方有些小打小鬧的起義、鬧事,都並不成氣候。馬後砲的講法是,如果清朝好好立憲革新,革命是不是能夠成功還說不準的。但是慈禧光緒死後,新接班的滿人親貴一味集權中央、集權滿人,造成各地立憲派鄉紳不滿,於是安定中國社會主要力量的中堅份子一旦倒戈,加上被任重命的滿人實在是太腐敗無能,革命的推手一推,還是推倒了清朝兩百六十多年的基業。 問題是辛亥革命雖然推翻了政權,卻沒有建立起有秩序的新制度。各地群龍無首亂哄哄了好一陣子,到後來變成軍閥割據,沒有皇帝了,但是軍閥比皇帝還壞,百姓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辦。雖然在亂世特別自由、特別容易出現有意思的人物,不管是京劇名角、文藝大老,但革命黨人理想的自由民主卻並沒有實現,至少沒有很快的實現。歷經動盪、戰亂,到一百年後的今天,大家才慢慢過得上那麼點好日子。但不管怎麼說,辛亥革命是一個終點更是一個起點,在中國現代化的過程中是不可不提的一件大事,而當政治宣傳的意味減少了,或許大家更能自由地多元地討論這一件大事。至少在今年,多了解一點這一百年前的大事件,還是挺有意思的。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Mr. Tuesday 唉。你知道這一天終會到來,你只是沒料到當它發生的時候,你的心疼原來還大過失落。畢竟你——呃好吧其實是我,最近幾年已經注意到了:《瓦力(Wall-E)》那懾人的神采在它飛上太空後就失去了大半;《天外奇蹟(Up)》由一本冒險書串起首尾的心碎和釋然,但中段的「旅程」只能算精采並不出色;《玩具總動員三(Toy Story 3)》最後的意境高又成熟,但除此之外,如果少了我們對那些玩具的老交情,還能稱得上多少驚喜呢? 我真的注意到了,只是一直都不願意承認:皮克斯工作室(Pixar Studios)最近幾年,似乎無法再畫出像《海底總動員(Finding Nemo)》、《超人特攻隊(The Incredibles)》和《料理鼠王(Ratatouille)》那樣光芒萬丈的作品了。在創意的大潮頂乘風破浪、挑讓人意想不到的切入點和怪異題材,再在那兩個小時裡把故事的格局層層上翻,這是皮克斯帶給我們多少次的美麗回憶。但總有一天,當它的故事少了那純粹發亮的核心,則就算風趣依舊、迷人依舊、細緻豐富依舊,太優秀的履歷和觀眾心中最高等級的期待,仍足以壓垮他們自己。 而《Cars 2》,就是這天才終於跌跤的一步。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Mr. Tuesday 雖然已經一年過去了,此刻再度聽見那旋律,仍然傷痕像水墨般暈開,一直地一直地停不下來。千代子呀,妳已經見到他了嗎? 去年的8月24日,日本動畫導演今敏病逝在武藏野的家中,得年才四十七歲。看到這消息是第二天早上,在公司晨會的時候我點開網路,映入眼簾卻是如此讓人不解的新聞。「他不是在製作《夢的機械》嗎?」「雖然確實很久沒消息了,但應該正在某處奔跑著吧?」我記得那當下,腦袋裡只有茫然。 後世的人談起今敏,大概會以這樣一句話作結吧:2003年,今敏的《千年女優》曾和宮崎駿的《神隱少女》同獲日本文化廳的「動畫大賞」。出身自漫畫家、動畫設定助手的今敏,生涯總共只來得及創作四部電影,卻早早奠定了大師的地位。他的作品不只有眩目的技巧、幽微的氣蘊,不只在視覺上打造夢途,更用針尖般的筆觸戳痛人心。這麼類比或許有點聳動,但《神隱少女》該是宮崎駿最成熟的作品了吧?然當年製作《千年女優》的今敏,這才只是他的第二部長片而已。 那之後,一年過去了。當初那「怎麼就這樣拋下我們?」的不諒解,也漸漸化作曾經,他是我們「曾經」擁有的一位作者,那是我們曾有的對一道創作生命無限的期待。奇怪的是,我明明沒見過他本人,甚至連他上電視受訪的樣子都沒看過,那卻是過去這二十多年來、在自己的親人之外最讓我有感觸的「死亡經驗」。在他的作品裡,我曾找到那麼深的互懂、那樣濃的共情,那是我自認非常私密的,沒有多少人能體會的對藝術的震顫。而這樣一位作者卻離我遠去了。如今我才願意承認:正因為是真正偉大的藝術,才能讓不同人感受到不一樣的東西,而且都堅信自己的體驗是獨一無二的、是精準相投的吧。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