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r '電影'

Posted by Mr. Tuesday 某一層面上,《永生樹》其實想重現特定時代的現實,那生活中的色澤與氣味;但另一方面,它留在銀幕上的卻是夢一般的觀點,是幾乎不帶骯髒、不帶濕膩、不帶灰暗和淡淺的「記憶」。它把人世拍成了仙境,而這技法真是太驚人。 是的,在反覆掙扎了幾天後,我還是決定給自己這個挑戰,來為《永生樹(The Tree of Life)》寫一篇感想吧!這片我相信看過的人還不多,會覺得享受的一定更少。我也實在沒把握自己到底懂了幾成。但如果連「上帝呀,我從何時開始失去了您?」這樣的問句都能伸展成一部上達雲宙、下貫須臾的辯證生命的電影,那麼那天在戲院裡,儘管不時也會偷瞄手錶、卻在大多數時候看得興味盎然的我,更想利用這機會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緒。 而且這次,我想要寫一篇所有人都能讀的文章。看過或沒看過《永生樹》,都沒有關係。 甫摘下今年坎城影展「金棕櫚獎」的《永生樹》,是導演泰倫斯馬力克(Terrence Malick)四十年來僅僅完成的第五部作品。先後讀過哈佛和牛津、年僅二十六歲已經在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哲學的泰倫斯馬力克,當初轉行作導演,第一部作品《窮山惡水(Badlands)》初出茅廬就被紐約影展選為閉幕片。但在我印象裡,只記得高中時有一部戰爭片叫《紅色警戒(The Thin Red Line)》,名字的意象緊繃廣告打很大,當時去看過的夥伴們卻大多表示昏昏欲睡(當然也不乏有人說他很喜歡)。除此之外,馬力克的作品在我的觀影視野裡能見度真的不高。據聞他的每一部作品從殺青到真正完工的這段剪接期,動輒耗費一到三年,不把掌中的心血反覆磨琢至無愧於天,絕不放手。這是毫無妥協的藝術家性格。他也對自然充滿了敬畏和愛慕,而這不只反映在他的題材核心、更外顯於其攝影美學。也是這般結合了哲學與大地的視野,給了他的作品相應的高度和形上氣質。 沒想到,《永生樹》上映至今,在全台最熱鬧的批踢踢電影討論區不但評價兩極,還根本激怒了很多人。那天在戲院裡,電影才開演三十分鐘,我已經能感覺到這股氣氛了:疑惑、無奈、傻眼、不耐煩,動來動去發出嘖嘖聲和嘆氣聲,甚至離場如廁的人都明顯比平常多。這樣的落差,包括影展與大眾、別人和我自己、觀影前的期待和觀影後現實的差距,甚至後續引發的種種激辯等等,或許才是過去這幾天讓我一直放不下的主因吧?該怎麼管理對一部電影的預期?該怎麼調整坐在戲院那當下的心境?該怎麼區分這是「我看不懂的電影」還是「一部大爛片」?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Mr. Tuesday 當年喊的那聲「開麥啦」,給自己的興奮和用心看世界的決心,現在還記得嗎?「如果不記得,就拍一部片來想起它!」想起那童年,想起那個年代的電影。在最新的技術和最沉的緬懷之間,《Super 8》記得這一切。而且記得很清楚。 好吧我就直接這樣問了:在看過《Super 8》之後,有誰能夠不愛上艾兒芬寧(Elle Fanning)?? 把孤單和纖細、加上一點點的內疚,包在看似敵意的武裝裡。點上淺淺的眉,再畫上一雙有很多話想要說、又不敢說的眼睛。然後是淡淡的髮,淡淡的唇,淡淡的對你說話的聲音——那聲音並不是冰冷的,而是一種小心翼翼的距離。把脆弱倒進去,把溫柔和溫暖倒進去,把讓人融化的微笑倒進去,藏在最裡最裡邊。你得到了艾莉絲丹納,也就是艾兒芬寧在《Super 8》裡飾演的少女。 艾莉絲因為好奇、也因為生活的不開心,跟一個帶著懷錶(好吧其實是項鍊)的小傢伙出去玩,結果掉進了樹洞裡。樹洞裡有怪物,故事裡有很多大人,但只有孩子們才能把一切都看得很清晰。就像那台古董攝影機,質地粗糙,但是目不轉睛。經歷了冒險的艾莉絲得到許多,也學會了抱緊自己一直都擁有的。她有沒有變得更堅強?這我們不敢說。但可以肯定的是,她不再藏起自己的笑了。 總有一天,孩子們都會長大。總有一天膠卷都會消失。但生活裡依然盡是戲,比記憶中的童年更鮮活更難以置信的。《Super 8》的甜美在於,它是這樣一部為鄉愁而生的電影。當年喊的那聲「開麥啦」,給自己的興奮和用心看世界的決心,現在還記得嗎?「如果不記得,就拍一部片來想起它!」想起那童年,想起那個年代的電影。在最新的技術和最沉的緬懷之間,《Super 8》記得這一切。而且記得很清楚。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Mr. Tuesday 他們的魅力來自他們的不凡,但他們的故事好看,又因為他們終究是凡人。他們有強大的力量,但這並未減少他們的脆弱,降低其孤獨,而且更重要的,仍無法抹去他們的傷痕與痛。 大概任誰都沒有想到,在看完《X戰警:第一戰(X-Men: First Class)》之後,最打動我的會是「X教授與魔形女的相處」吧?少年查爾斯對少女瑞雯伸出的友誼之手、青少女瑞雯對青年查爾斯的依賴和欽慕——在全片最用心刻劃的「信任並引導蒼生,或與他們為敵」的大義之外,《X戰警:第一戰》神來一筆的親情設定和對魔形女心境的關懷,讓它註定不會是一部俗作。而我真心喜歡這部分。 可惜,這關懷也就僅止於關懷矣。查爾斯無心、編劇也令他無暇去回應這點。少了細膩的思緒和更多互動,這條線也錯失了往心深處的契機。或許,這正反映了全片的處境是嗎?亮麗、平穩、大開大闔,新意處處有,但該改進的點也不少。而我要說,至少對這系列的未來,我是真正重燃起期待了!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Mr. Tuesday 部落格寫到現在四年了。四年來,每隔一段時間,總會有篇文章超出原本的預期,佔據我的精神一兩個月。越想深入,越是方向感盡失,那反覆卡住又卡住、不滿又刪除的過程,讓單純的抒發幾乎變成痛苦。這樣一篇文章的主題常是我放不下的某段回憶,或者,是一部讓我掉得太深的電影。像是要把心都掏出來,原封不動地交付,其實我只是想好好地、具體地,毫無偏漏地告訴你們我的震動罷了。 而《Moon》,現在也成為這樣一部電影了。從科幻的類型進入,可以把人心切得多細多感傷?我愛它如此深,聽過或看過的人卻太少、太不夠。於是我第四次換掉這篇文章的開頭,翻來覆去找方向下筆,一遍遍重謄以調整氣質。這次,我想先從一首歌開始。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看了山楂樹之戀,這陣子不知道為什麼,一直在看大陸作家的作品。之前接觸主要是透過網路,跟著連載有種先知道故事發展的偷窺快感。但久了會發現網路連載不如成書的版本,連載的比較像是閱讀草稿;出書的版本會刪除修改,反而比較合乎邏輯一些。這次去上海世博,參觀的館倒是不多,卻搬了很多書回來。 山楂樹之戀其實就是偶像劇般的純情小說。 文革後期的中學生靜秋跟著學校小組到採訪貧下中農的生活。孫建新是靜秋寄宿農家的常客,靜秋也跟著大家叫他一聲老三。老三有意無意地幫助靜秋編寫採訪、打工勞動;靜秋也從一開始猜疑到後來接受建新的追求。但天不從人願,正當靜秋開始擺脫地主成分、生活工作都有著落的時候,老三卻得了白血病,最後還是離開了人世。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Mr. Tuesday 「人心中的一道意念是最強韌的寄生物,難以拔除、無可抹滅。」憤恨如此,恐懼如此,傷痛和挫折如此,而愛,更是如此。 第一次海浪拍打在臉上的時候,你醒過來,想起了曾經非常珍愛的什麼。 在《全面啟動(Inception)》接近結尾的地方,有一幕是這樣的:艾芮亞娜(愛倫佩姬)跟著柯柏(李奧納多迪卡皮歐)來到他與已逝妻子共同打造的夢中世界。在這個階段,電影層層疊疊的敘事和穿插往返的節奏早已讓包括我在內、幾乎所有的觀眾都必須屏氣凝神才能跟得上了,更不用說那不斷墜落中的極凍氛圍。但我還是注意到了:在穿過高樓頹圮的沙灘和人聲蕭瑟的街道後,他們來到某段水上的步道,步道兩邊、碼頭似地伸出一條條支線,在支線盡頭則是一幢幢低矮的樓房,就這麼突兀地栽種在水裡。 整個場景,靜得確實就像一場夢。在那些看似塵封的房屋面前,柯柏向艾芮亞娜解釋道:「這些都是我們曾經住過的房子。那是我們婚後的第一間小屋,這是後來搬進去的樓房、再來是旁邊這間公寓,還有這邊這個、是她從小長大的地方……」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Mr. Tuesday 來,攤開畫冊翻開筆記本再點名一次:伍迪、巴斯光年、暴龍Rex、小豬Hamm、彈簧狗、馬鈴薯先生馬鈴薯太太、女牛仔潔西和小馬靶心(Bullseye)。最懷念這些角色們的,也許正是創造他們的那些動畫師吧! ======================================================================== 看完《玩具總動員三(Toy Story 3)》到現在超過兩個禮拜了。興奮逐漸在降溫,記憶中的畫面和色澤也漸漸褪灰。但這篇文章,卻是三番兩次起了頭又放下。就在剛剛,我甚至把已經寫好的兩千五百字通通刪掉、全又重來,一邊在累積對自己的不耐煩,一邊更是懊惱地想起:原來我已經將近三個月沒寫文章了!沒留下一點痕跡的日子,漸漸過得像是用後即丟似的,更讓人心驚。 而這樣左支右絀也真不是辦法。不如就坦白面對自己吧:其實早在電影上映前幾天,我才剛到朋友的部落格去留言:「我才不想看什麼『玩具總動員三』,幹嘛還來啊!」那當然只是一句玩笑話(我真正想抱怨的是,最近幾年的皮克斯怎麼老在預告階段讓人提不起勁?)但對前兩集《玩具總動員》的不夠熟悉和缺乏愛,卻是無從否認的事實。那段留言的下半句是:「但我最後一定還是會去看、看完還是會超感動的吧!」一邊這麼說,一邊心底仍懷疑,那些已然褪色的久遠回憶真的能喚醒我什麼嗎?

Read Full Post »

頁次 3 of 1212345678910...最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