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r '文化'

寶島一村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王偉忠跟賴聲川最近合作了一齣”寶島一村”舞台劇。 王偉忠近來致力於眷村文化的保存與紀錄,因為他從小長大的眷村已經拆除重建,所以他發現這個大時代的產物很快會湮沒在城市發展的洪流中,再不做點什麼,以後就來不及了。 寶島一村講述的是台灣典型的眷村生活。民國三十八年國民黨在大陸兵敗如山倒,國軍與政府機構撤退來台,希望有一天可以反攻大陸。當時大家的想法只是來台灣退守一兩年,跟重慶抗戰一樣,很快就可以回去了,所以很多人跟家人輕鬆道別,只匆忙帶著簡單的行李。沒想到一別就是四十多年,再回首已物是人非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奈波爾 (V. S. Naipaul) 最近授權 Patrick French 寫他的傳記;<世界如斯>(The World Is What It Is)。很多人都說奈波爾早該拿到諾貝爾獎,只是因為他私德的問題,讓評審遲遲到 2001 年才頒給他文學獎。大學的時候看了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大河灣,深深被其中尖刻寫實的描寫而感動。整個故事描述白人移民在南非種族隔離制度改變後的社會,失去特權卻也回不去原本的國家,如何面對革命政權。就像被河流沖帶的水草,沒有根也沒有歸屬的悲哀。 奈波爾就像大河灣裡描述的主角,無法找到是和自己的族群認同。從小生長的非洲島嶼千里達,位在非洲與印度之間,又是英屬殖民地,所以島上有印度移民、非洲本地人、白人英國殖民者。奈波爾的家族來自印度,他卻生長在千里達,並到英國去唸書。所以奈波爾一直缺乏族群的認同感,到哪裡都沒有辦法稱為家鄉。印度人把他視為移民者、千里達本地人認為他是外來者、英國人也看不起他。不知道是不是這樣矛盾的處境,讓奈波爾人格扭曲,爭議性極高。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看到壹傳媒(蘋果日報、壹週刊)準備進軍電視頻道的新聞,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起莊子裡頭的盜跖這號人物。 盜跖本名柳下跖,是孔子所言聖之和者,柳下惠的兄弟。不知道為什麼,兩兄弟一個是坐懷不亂的聖人,另一個卻是春秋時代著名的大盜。盜跖聰明能幹,長得高大英俊,在當時手下有數千人,儼然是一方盜王。莊子曾描寫孔子因為與柳下惠是好友,所以前去勸盜跖為善。結果一場辯論敗下陣來,手氣得發抖。 盜跖認為天下局勢紛擾,諸侯、封國擁兵自重;戰爭連連,爭地奪利,民不聊生。人性說穿了不過是弱肉強食,強王敗寇,孔子擁護的道德根本不切實際。人生苦短,與其做無謂的努力,不如及時行樂,率性而活。雙方認知不同,孔子語塞,敗興離去。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中國自古以來都說士農工商,總把商人地位放在最後。要不就是用唯利是圖、無商不奸的刻板印象形容商人。在資本主義當道的今天,商人的地位卻大大反轉!郭台銘、王永慶這些沒有耀眼學歷卻富甲一方的商人,反倒成為社會爭相巴結、羨慕的對象。仍打著共產黨旗號的對岸,實際上各省招商卻是不遺餘力、爭取表現。學而優則仕已不是主流價值,跟商業扯上關係的學系在聯考中頻頻蟬聯高分科系;更有甚者,笑貧不笑娼的價值更早已見怪不怪。   一口氣看了二月河的新作<胡雪巖>與電視劇原著<喬家大院>,兩部對岸近年來最”紅火”的作品。有別於高陽的<胡雪巖>,二月河的作品更戲劇趨勢;感覺就像是為了電視劇寫的,敘述簡短有力不拖泥帶水。而<喬家大院>不用說,本就是因為電視劇而催生的作品。

Read Full Post »

最近幾位朋友開始領失業救濟金,正好利用這時間來學習、休息。前幾天碰巧又看到言論說救濟金會讓人不想回到職場,所以不該有。或許偏見使然,我總覺得台灣島上三不五時會出現不可思議的愚蠢,長時工作、努力工作、經常工作,大概就是最嚴重的爛觀念之一。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Mr. Tuesday 原本以為,我能把美麗的回憶妥善地打包,帶到天涯帶往海角。如今卻發現,我能帶走的只有虛無,而徒留下遺憾在心底,飄散著思念在天際…… 星空下徐緩的浪花,鄰巷裡濃厚的人情,舞台邊未盡的安可聲,與海面上整整遲到了一甲子的心意。《海角七號》是一部「不要再留下遺憾」的電影。創作的熱情就像一朵夢,愛戀的甜蜜也是一朵夢,對成長的嚮往同樣是一朵夢,而舞台上的每一分每一秒更是一朵夢。夢想的乍現往往只在一瞬間,但現實的手臂上卻披滿了荊棘。只是這一次,無論是片中的角色們、是編劇兼導演的魏德聖、還是全台灣所有的電影愛好者,都不想在逐夢的路上再次地退縮了。 於是一抹熱血被點燃,劃出一道彩虹指向島的最南端。屏待了十五年,魏德聖終於將他不願也不能再放棄的點滴記錄下來,在「全台灣電影界的企盼中」完成了這部作品。如今已經是《海角七號》上映的第四週了,而不論是它壓倒性的口碑、逆勢上漲的票房曲線、在主流媒體與學生族群中所掀起的人氣,還是可能從此改變本土片商與戲院生態的奇蹟盛況,這一切的一切,都被包覆在魏導「這麼精彩的故事怎麼可以不說?」的夢想裡,成就了最近五年十年來、台灣電影圈最重要的一部長片。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Mr. Monday Mr. Friday 的 <一個老師的名譽,就這樣毀了…> 刊出後受到廣大的關注以及迴響,正如我在 <我所理解的東西,永遠不是它真正的涵義> 所述,因為我們生命的歷程不同,因此,造成我們看一件事情的角度有所不同。我想,各位讀者許多年紀也都不小了,一生當中也看過了許多的老師。我想,如果說老師的群體也是個社會的縮影應該也不為過,因此,各式各樣的老師以及教學方式都是存在的。我遇過很好的老師,好到當天罵我們,隔天跟我們道歉,而且幾乎不體罰我們,這樣子的好老師非常難得,不過他自從帶過我們之後就從來再也沒有當過班導師了;我待過很頑劣的班級,學生可以拿椅子砸老師;我遇過很兇惡的老師,可以把學生的耳朵轉兩圈,然後狠狠一巴掌打在他的左臉上,那一幕我沒忘掉過;我也看過霸凌的學生,一個通便器就吸在另外一個被霸凌的學生的臉上。因此,如果說,老師的群體是個社會的縮影,那麼,學生的群體也是個社會的縮影,而學校的社會互動也就是個社會的縮影。所不同的是,老師還肩負著 “教育” 的重責大任;我很高興,我所遇到的老師大都是非常好的老師,就算是我待過最頑劣的班級裡面的導師,她也從來沒有放棄過我們。我從心底裡尊敬老師這個職業,這是因為他們所從事的工作是值得尊敬的。 在許多的評論當中,其中我發現同人的生活派對的 <憤怒無補於事> 這篇文章,算是評論地恰如其分,我很喜歡,也在這邊轉給各位讀者看。

Read Full Post »

頁次 8 of 9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