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r '文化'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台北書展上偶然遇到幾米先生,不知道為什麼想像中的他應該是像”微笑的魚”裡那樣有點發福的中年人。沒想到本人非常瘦小,給人一種很纖細敏感的感覺。當時是去買 ”幾米故事的開始” 給朋友當生日禮物  (這本書是幾米跟讀者分享創作過程與作品背後的故事) ,於是貿然上前請問是否可在書頁寫句生日快樂給朋友?像經紀人的小姐禮貌公式化地拒絕阻撓,不過幾米很親切地幫了這個忙。事隔一年,我才真正翻開給自己買的 ”幾米故事的開始”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鐵器時代。後面是青銅時代。要過多久,要過多久,在他們的循環裡,才會回到柔和一點的時代? 2003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柯慈,是一個住在開普敦的白人教授,以描寫種族問題複雜的南非聞名。像其他的殖民地一樣,南非面臨著種族、利益、文化交雜的亂象,並不是曼德拉展現出來的黑人奮鬥勵志故事。 <鐵器時代> 跟我之前看過的另一本<屈辱>很相像,延續一種深沈的無奈與不滿。 描寫一個癌症末期的白種老婦人,在南非的混亂中,眼見傭人之子抗爭政府的血腥卻死於非命。大家互相仇視只因為膚色不同。在一個缺乏愛與和平的社會下,飢渴的生存。後來老婦人認識了一個遊民,他像一隻流浪貓一樣,用不在乎來抗拒所有的好意。也許是死亡的孤獨讓老婦迫切需要一個對象去愛,於是跟遊民V產生了一段情感的聯繫。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讀完 <喬家大院> 跟 <胡雪巖> 講到重視商人在兩岸的風行,接著又看了 <秦腔> ,從農民的角度面對社會的變遷。兩相對比之下,看到不同族群在資本主義演化過程中,遭遇到的困難、挑戰。 <秦腔> 的作者賈平凹出身農村,厚厚一本秦腔講的就是家鄉。主角張引生是清風街這個農村小鎮的農民。父母早逝,引生養成跟清風街花草樹木聊天的習慣。雖然父親曾是鄉裡幹部,但引生卻是鄉人口中的瘋子。其實引生是最瞭解清風街的人,作者藉由這一個有點遊唱詩人味道的角色,描寫清風街各家各戶的生活瑣事。剛開始看時,會覺得東一段西一段的不連貫,故事雖是圍繞清風街最大的家族夏家進行,但瑣碎的農村生活,需要花一點時間才能進入小說的氛圍。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一個三十多年前的神秘失蹤案,加重范耶爾家族的不合。老范耶爾每年收到的生日禮物,是否是兇嫌年復一年的譏諷? ”龍紋身的女孩” 是瑞典作家史迪格拉森的作品,被譽為犯罪小說的經典。 故事描述瑞典家族企業范耶爾雖然式微,但百足之蟲死而不僵,仍有部分影響力。老范耶爾曾擔任公司總裁,膝下無子的他最疼愛的是哥哥的孫女海莉。但海莉卻在十四歲的時候離奇失蹤,無論范耶爾怎麼調查都毫無頭緒。生不見人死不見屍,唯一的線索是每年生日時收到的壓花禮物。仿佛兇嫌知道范耶爾曾收過海莉送的壓花畫,所以每年提醒他失去孫女的痛苦……

Read Full Post »

群 (The Swarm)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人類對宇宙的認知比對地球還多! 茱蒂佛斯特的 “Contact” (接觸未來)是尋找外太空的訊號、NASA發送機器人到火星找可能的生命跡象;但對地球我們真的已瞭解透徹了嗎?有人說我們對宇宙的知識比深海多,因為天空有光,一百光年外的星星可以用望遠鏡看到,但是深海是漆黑的,連光線都到不了。 “群“是德國作家法蘭克薛慶的作品,描述人類對海洋造成的破壞終於引發來自大海的反撲。輪船的進水口被貝類堵塞,終因無法降溫而爆炸;虎鯨、座頭鯨這些對人類無攻擊性的動物,突然開始攻擊賞鯨船;龍蝦挾帶著有毒的物質從餐廳進入城市的下水道;人類面對海洋生物全力大反攻一點辦法都沒有。更有毀滅性的是海底崩移帶來的海嘯,大陸棚被微生物鬆動而崩塌,激起的海浪比地震波造成的大得多,所有沿海城市都毀於一旦……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哈金的新書終於出來了!“自由生活“講的是大陸留學生因為六四天安門事件,在國外發表了激進的言論,沒想到被無所不在的共產黨情報系統列為黑名單,無法回到大陸, 只好在美國奮鬥求生的故事。或許是剛結束留學生活,對主角武男的感受特別強烈。我的經驗跟武男自然是完全不能比較,但物離鄉貴、人離鄉賤的事實卻沒有改變。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張愛玲的小說遺稿 “小團圓” 前陣子轟轟烈烈地出版了。由於原著人張愛玲已逝世,其遺稿執行人宋淇夫婦也相繼辭世,剩下唯一可以作主的是宋氏夫婦的兒子宋以朗。其實這份遺稿早在數十年前就寄給宋家,但當時管制嚴格,書中影射的主角也都在世,宋淇夫婦深恐出版招禍,力勸張愛玲暫時擱置。後來張愛玲曾提及要毀去原稿,所以現在此書問世仍風波不斷。 台大教授張小虹認為不應違背張愛玲的遺願 “合法盜版” 。這部小說雖然在張死前的信件(1993、1994)仍討論到修改稿件,但1995年張愛玲過世時沒有人在旁邊,財產也很少,不到需要公證遺囑的地步,因此小團圓究竟要出版還是銷毀沒個定論。不過皇冠出版社說“造福張迷“倒不只是行銷宣傳,張愛玲人死不能復生,要看更多的作品,只能期盼未發表的手稿。雖然小團圓仍看得出不是最後完稿,許多地方的主詞有點混亂,但張氏獨特的比喻、冷清的筆觸自然流露,令人熟悉又感傷。

Read Full Post »

頁次 6 of 9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