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r '圖書'

Posted by Mr. Friday 這篇又是一篇閒聊。 我想閒聊的是關於閱讀,或者關於線上閱讀多一些。閱讀本是無聲的活動,但在這個人人都有發言權的網路時代似乎更容易被忽略。要判斷一個人,我們似乎習慣觀察他說過什麼話,而不是他讀了什麼書。但不可否認的,言之有物的說話內容,多半得自於廣泛而深刻的閱讀,再經過個人的思考淬鍊而得。閱讀的習慣,其實是充實自我內在的第一步。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這是個行銷的時代,也是個欺騙的時代。琳瑯滿目的書在虛擬與實體的書店呈列,怎麼樣才能脫穎而出被讀者發掘呢?於是各種名人加持、聳動標題,誇大宣傳花招百出。常常買到的書跟那些所謂的推薦序還有書皮的介紹有出入,只能大嘆內容與廣告不符。 這篇文章的主題不是要抱怨現在出版社的行銷方式,只是因為這本書而有感而發。Google搜尋就會發現,這本書是 “一個巴西名妓飛上枝頭的故事“。書確實是一個巴西妓女所寫,但是飛上枝頭則未免誇張了點。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天才跟瘋狂間的界線往往模糊。社會的意義是否只是聚集相似平凡的人,用規範來迫害與眾不同? 社會大眾普遍對精神病患冠上瘋子的名稱,認為這些人不應該正常生活,因為他們有”可能”會危害社會。可悲的是大家對”瘋子”的定義模糊,對精神病的認識也不多,記憶裡大都是媒體聳動煽動、捕風捉影的標題。這對於人權與社會問題的協調解決,是有負面效果的。 作為千禧三部曲的第二部,”玩火的女孩”探討的不再是單一犯罪案件,而利用上一集留下的謎團,對瑞典社會問題作更深入的探討。第一集協助千禧雜誌社調查案情的女電腦駭客莎蘭德,是一個電腦天才,但在對人處事上卻總是給人怪異的感覺。首先她的防備心非常強,學過拳擊的她火力也不弱;再者她有自己一套認定標準,對那些欺負女人的惡霸更是毫不留情。在”龍紋身的女孩“中,沒有交代莎蘭德的神秘過去,續集”玩火的女孩”則讓讀者深入了解沙蘭德的童年與瑞典社會仍存在的女性歧視。 千禧年雜誌社這次要出版一本揭發瑞典引進東歐女子賣淫性虐待的報導書籍。不料還在校訂編輯的階段,作者與女友就在公寓遭人槍殺。而警方調查結果,竟是莎蘭德嫌疑最大,因為莎蘭德是有精神病史的”瘋子殺手”。主編布隆維斯特因為跟沙蘭德合作過,不願意相信事情如媒體加油添醋的報導,但指紋與兇器指證歷歷,警方也深信精神病患的危險性,發出全國通緝令。究竟是誰殺了作者達格?莎蘭德童年的經歷又是甚麼? 史迪格拉森在這本書裡探討瑞典女性與有精神病史的人,在遇到困難時,受到的歧視與壓力。莎蘭德因為行事特立獨行而受到警方懷疑,加上她性向不明(不確定是同性或雙性戀),更讓某些男警官有了定罪的藉口與偏見。儘管是現代化的瑞典,還是有些根深蒂固的觀念不容易消除。很多時候在線索不足的時候,辨別是非善惡只能憑喜好直覺,偏見成見在這個時候就占了很大的影響力,往往會指引錯誤方向導致更大的偏見。書中的警方小組即因此,而出現無法釐清案情的狀況。作者用了X三次方+Y三次方=Z三次方的費馬最後定理,來隱喻辦案如同解數學難題,要找出正解犯人使方程式合理。如果一直找不到解答,或許根本的假設就是錯的。 作為續集的”玩火的女孩”絲毫不比第一集”龍紋身的女孩”遜色。作者拉森以多角度敘事的技巧,幾個主角個性的懦弱、不同的觀點,就像拼圖一樣為讀者拼湊出精彩立體的故事。錯綜複雜的劇情,探討現代社會道德、法律、媒體影響等議題,讓讀者迫不急待地要往下追蹤。相當值得推薦的系列。

Read Full Post »

最近關於電子書的新聞相當的多,幾乎每一天都有新的新聞出現。一、兩個月前大家還只聽說過Amazon的Kindle,現在卻一瞬間出現了來自Sony、Barnes & Noble和Irex、甚至Google的相關競爭者。無獨有偶地,台灣的政府似乎也注意到這一塊,宣佈要發展相關產業,初步擬投入至少13.25億元協助推動電子書計畫,這一兩週相關概念股票更紛紛站上漲停板。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哈金的新書終於出來了!“自由生活“講的是大陸留學生因為六四天安門事件,在國外發表了激進的言論,沒想到被無所不在的共產黨情報系統列為黑名單,無法回到大陸, 只好在美國奮鬥求生的故事。或許是剛結束留學生活,對主角武男的感受特別強烈。我的經驗跟武男自然是完全不能比較,但物離鄉貴、人離鄉賤的事實卻沒有改變。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Mr. Friday 大家對前幾天Tomorrow寫的對 Amazon.com 賣錯書事件的感想可能還記憶猶新。但這其實是幾個禮拜前的事了。現在這個事件有個驚人的新發展,就是美國有高中生出面控告Amazon! 圖片摘自這裡 這群高中生帶頭的叫Justin Gawronski和Antoine J. Bruguier,1984是他們的暑期閱讀功課。Justin在接受採訪時說,自己是科技著迷者,一開始覺得自己擁有一台Kindle很驕傲,但Amazon刪書之後他覺得: Amazon has just proven that when I buy a book on the Kindle, I don’t really own it. I just feel that is wrong. 跟之前我的印象不同,Justin的1984被刪掉之後,他的筆記並沒有被刪掉。但他說沒了書,只有筆記有什麼用呢?筆記上寫著『←這段很重要』,現在書沒了,這筆記當然也沒用了。 數位時代的『所有權』是個越來越重要的課題。從最近的好幾個事件都可以延伸到這裡來。我買了一本Kindle的書,那這個數位的書籍是歸我管還是Amazon管?那為什麼Amazon可以刪掉它?我填寫在Facebook上的資料,第三方的應用程式服務商到底有沒有權引用?我寫在無名小站上的文章,我到底有沒有取得備份的權力?這些數位化後的資訊,所有權到底是誰的? 整件事最諷刺的,當然還是1984這本書。主角的工作,正是竄改書籍與歷史,只要動動筆,把過去的書銷毀,有的人就在紀錄中消失,像是從來不存在一樣。主角僅能從殘存的書本紙張碎片中,留下『這個人曾經存在過』的證據。Amazon刪了Kindle上的1984,看來這群高中生只好找上法院,留下『這本書曾經存在過』的證明了。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Mr. Friday Chris Anderson,何許人也? 在半年以前,一些見多識廣的人會這樣回答你:「喔,他是Wired的總編,而且還是暢銷書”長尾理論”的作者!」 不過…現在呢,如果你再重問一次,答案可能就不一樣了。 「他是Wired的總編,是暢銷書”長尾理論”的作者,但是最近新書Free…惹上很多麻煩…。」 什麼麻煩?容我說明一下吧。〈註:本篇是超長的八卦懶人包,慎入〉

Read Full Post »

頁次 8 of 12« 第一頁...345678910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