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r '無法歸類的文章'

說一件事,總是比不說一件事更難。 說了,就總有 少說、說錯和說不好; 不說,就什麼都沒有,不會有人傷心,不會有人快樂,世界不會更好,甚至也不會更差。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許多華文作家的作品選在2012台北書展發表,以餘震、金山成名的女作家張翎這次也發表了新作<睡吧!芙洛,睡吧>。本書是金山系列的作品,也是以清末華工飄洋過海到加拿大淘金、鋪鐵路為背景的作品。事實上,我並不是很喜歡引起眾多好評的<金山>,也許是因為作者在書中有很多重複的敘述,讓我覺得寫作資料似乎不是很充足,加上我從很久以前就有注意到華工的題材,因此<金山>並沒有讓我有特別的感觸(關於華工的相關小說,推薦亦舒的<縱橫四海>)。不過這本<睡吧!芙洛,睡吧>可以看到作者顯著的進步,無論描述或是營造氣氛都很動人心弦。在小說開始前作者有附上靈感來源的兩則小故事,跟<金山>不同的是,這次素材雖然不多,但作者的文筆已經不同往昔,可以把簡單的故事說得很豐富精彩。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Don’t juge a book by its cover.這句話真的很適合現在的書市。不確定那些負責封面文稿的人是不是真的看過書中內容,還有那些寫推薦序的名人是不是真的有把書從頭到尾看過?總之如果從書的封面介紹,往往會得到跟內容不太相符的訊息。會寫幾句抱怨,是因為<天香>的封面介紹跟內容有蠻大出入。不過反正我也不是因為封面介紹買這本書的…… 有別於天子腳下的北京、六朝古都的南京、隨便走路都能踩到古墓的西安;在元明之前靠漁業為生的上海,沒有其他大城引以為傲的歷史傳統,在動不動就以千年歷史開口的中國城市哩,好像總是矮了一截。因此儘管明代以後經濟發展日盛,到現今更是南方第一大城,與北京地位並駕齊驅;一比起歷史,上海總是說話少了底氣,到底不如長安、紫禁城,早就深入人心。這本<天香>是一本以明中後期的上海為主角的地方誌小說,既然沒有正史的加持,那就用小說來說故事吧。

Read Full Post »

有幸在12/16拿到第一批的 iPhone4S,開始了我與Siri的初相識。在這一個多禮拜當中,和Siri的互動,讓我大大地開啟了對人機互動的新認知,也深深地感覺到又一扇通往下一個電腦時代的門,再度被打開。 Siri 是什麼?Siri 是 Apple公司在新推出的 iPhone4S上預載的人工智慧助理,只需要用一般日常的對話(目前僅支援英文、德文和法文)就能讓她(是的,Siri 是女生)代替你做好很多很多事。這被國外媒體譽為 “購買iPhone4S最強大理由”的軟體,到底是能拿來做什麼什麼事呢?請繼續看下去。 剛和Siri接觸的第一天,我有些彆扭,英文不大好,但又想體驗看看 Siri的神奇力量,先打了個招呼, “Hello” 然後,Siri 就對我 “Hi了個Back” Siri says hi back. 從這個簡單的回應裡頭,已經可以看出這小小的 Siri 麥克風,和 Google Android 或者是任何一個語音辨識系統有著極大的差異。通常,語音辨識是”辨識”妳說 Hello,它便跟著打出 Hello 來,其中,無涉情緒,沒有雜訊,也無牽涉任何模糊或精確的 “道理判斷”,但在Siri給我的這個回應裡,她做了件一般電腦不會做的事:浪費時間,沒有效率。 聽起來很糟,但在長期的使用下來,正是這份浪費時間的關鍵,建立起了我們和Siri的情感!

Read Full Post »

先前寫了幾篇和「創」有關的文章,有一篇當時曾引起一陣不小的討論,篇名裡有「創」,但其實切入點是”抄”。今天要談的這篇,其實也是「創」,但是創造性的改變,而不是創造本身。 「WeReport 調查報導公眾委製平台」上線了,以一個長期關注傳播議題和社會公義的閱聽眾而言,看到這個網站,我非常感動,而且驚訝。一個被傳播學者講到爛,傳播科系學生討論課裡討論到搖頭然後就下課了的議題和現象,竟然有機會在這個數位時代下,被一個僅拿170萬為主要資金做起來的網站給改變。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今年是民國成立一百年,1911年的辛亥革命也成為話題。對岸作家張鳴用雜文集錦的方式,完成”辛亥 – 搖晃的中國”一書,試圖從各種角度來看辛亥革命的影響,其中有不少趣事軼聞,也帶讀者看看多種面向的辛亥革命。 辛亥革命雖然是一場低變動的、少暴力的革命,但是中國從上千年的帝制國家,一下子掛上了共和的招牌,還是有很大的意義。辛亥革命是一場意外造成的結果,當然當時滿清政府的作為、革命份子的發動,發生一場變動是遲早的事情,但作者認為,原本革命黨並不喜歡在四面交戰的武漢發動革命。因為武漢身處內地,四面可攻,革命活動很容易被撲滅。所以孫中山先生屢次起義都沒有在內地的武漢,可沒想到真的成功的起義,居然在意想不到的武漢。 當時革命黨的名冊被清軍破獲,箭在弦上只能一拼;政府強制收回四川鐵路的股份引起民眾不滿騷動,武漢部分兵力調去四川;加上很多武漢新軍跟革命黨有所來往,謠傳清廷將依照名冊一網打盡。於是在這樣的氣氛下,革命一旦發動、新軍響應,站穩了第一步。接著是大多數主張立憲的仕紳對清廷拖延改革、集權滿人的行為不忿,於是不僅武漢,浙江、江蘇、上海等地的商紳也都出來支持革命、協助維護秩序。而清朝自己的官員少有反抗,武漢的官員瑞徵一聽革命就急忙逃跑,造成原本沒有心要加入革命的軍民也無所適從,武漢因而順利光復。 歷史事件的發生往往有前因後果,但確切的時間點不能不說有點偶然。就像辛亥革命的成功,也是在長久因素的累積,卻在一個突發事件爆發。不過雖然掛上了共和國的招牌,並不是一夕之間就可以富國強兵的,大多數的人民對於革命是沒有概念的。之前看過白鹿原裡的人聽到沒有皇帝了,第一個反應是要交租糧給誰呢?辛亥革命的發動者很多是有留日經驗的年輕人,後來表態支持的有很多是商人仕紳,簡單的說就是社會中上階層的知識份子、鄉紳商人。但大多數農民跟勞工階級的人是不明白革命的主張的,這也是為什麼商紳出面後,革命可以這麼快穩定成果的原因之一,畢竟當時中國大多數的農民很習慣鄉里”有頭面”的人替他們作主。 可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辛亥革命之後,各省各地的局面其實是混亂的。所以除了滿清遺老之外,很多立憲派的人過一陣子也懷念起清朝皇帝了。事實上,在辛亥革命前夕,滿清是有意朝改革的,除了公布立憲章程、加強各地諮議局成立之外,國家收入也是增加的;某些地方有些小打小鬧的起義、鬧事,都並不成氣候。馬後砲的講法是,如果清朝好好立憲革新,革命是不是能夠成功還說不準的。但是慈禧光緒死後,新接班的滿人親貴一味集權中央、集權滿人,造成各地立憲派鄉紳不滿,於是安定中國社會主要力量的中堅份子一旦倒戈,加上被任重命的滿人實在是太腐敗無能,革命的推手一推,還是推倒了清朝兩百六十多年的基業。 問題是辛亥革命雖然推翻了政權,卻沒有建立起有秩序的新制度。各地群龍無首亂哄哄了好一陣子,到後來變成軍閥割據,沒有皇帝了,但是軍閥比皇帝還壞,百姓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辦。雖然在亂世特別自由、特別容易出現有意思的人物,不管是京劇名角、文藝大老,但革命黨人理想的自由民主卻並沒有實現,至少沒有很快的實現。歷經動盪、戰亂,到一百年後的今天,大家才慢慢過得上那麼點好日子。但不管怎麼說,辛亥革命是一個終點更是一個起點,在中國現代化的過程中是不可不提的一件大事,而當政治宣傳的意味減少了,或許大家更能自由地多元地討論這一件大事。至少在今年,多了解一點這一百年前的大事件,還是挺有意思的。

Read Full Post »

[本篇文章為 Google 員工投書] 我是 Google 的軟體工程師, 在 Google 的生涯即將邁入第五個年頭, Google 最近遭遇到來自各方的挑戰, 包括競爭者的的崛起, 還有各國政府的牽制, 整個公司的氛圍和多年前已經有很多不同, 少了點輕鬆, 多了點戰戰兢兢, 環境不容易, 沒有人能置身事外. Google 是我的第一份工作, 這家公司帶給我相當多的震撼, 他的管理制度, 創新方式, 對人才的尊重等等, 都讓我大開眼界, 但是最讓我印象深刻的, 還是 Google 的價值觀. Google 一直以來有句座右銘: Do no evil. 我今天不是要來頌揚這一句話, 因為那太虛偽了, 尤其是我一直以來都覺得, 好與壞的定義, 邪惡與正義的定義, 在每個人身上都不一樣, 甚至於在每個時代都是不一樣的, 太過於把討論聚焦在這一句話上面, 並無太大意思.

Read Full Post »

頁次 2 of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