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r '無法歸類的文章'

“但問題並非如此…問題在於公民過於服從。 納粹德國即為一例,問題在於服從, 人們服從希特勒。 人們不該服從,而是該挑戰。” “…如果你不思考,只聽信電視所言,只閱讀學術著作,你或許會覺得事情沒有那麼糟,或只是有些小問題而已。 但你若試著稍微抽離,再重新審視世界,才會明白一切如此可怕。… 假設問題在於公民不服從。但問題並非如此…問題在於公民過於服從。問題在於,世界各地無數的人,都服從政府領袖獨裁,因此參與戰爭數百萬人們因為服從而喪命。…” 原始文本為美國已故著名歷史學家津恩 (Howard Zinn) 的演講「The Problem is Civil Obedience(問題在於公民服從)」,其代表作為《美國人民的歷史》(A People’s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感謝網友 L 自發翻譯「Matt Damon on Civil Disobedience / 公民不服從 – 節錄自 Howard Zinn, 1970」 該演講的背景時代為 1970 年的美國,但不知怎麼,卻好像剛好反映了一些台灣近來的社會狀況。 光復中學納粹風波 近來光復中學在校慶演出中扮演納粹的事件,在網路上引發喧然大波,有正反兩面的探討,也有不知道從哪裡流出不知真偽的小紙條。xDay 想說的是,這個事件的結局,是荒謬的,是令人唏噓和懼怕的。 一群學生,無論是因為無感或無知,選擇了一個錯誤的主題做娛樂性表演和展示,世間的大人們和官府裡的官人們看不過去,做了懲處和道歉,但道歉啟示的第一條,竟然是「一、 於事先審核時,未能深入考究歷史事實背後所延伸之價值性,除學校疏忽外,會追究相關責任,以避免類似事件再次發生。」我相信,到了今天,無論有沒有說出來,一定有許多人心裡想的是為何老師或學校沒有事先審核呢?將來也一定會有許多的學校今後將會噤若寒蟬地開始一一”審查”學生的表演,甚至小心翼翼地重新檢查學生們的社團名稱、Facebook 匿稱帳號,或者將來的什麼夜遊還是同樂會的小小表演,都得向上呈報免得又來一個什麼神風特攻隊的模仿秀被拍攝下來? xDay 必須說,如果這個社會為了反省納粹風波的反應,是再次強化這樣走回頭路的 – 服從式的教條和教育方式,則這將是這社會最悲哀的反應,而且這恰恰正是當年的德國步上納粹德國的道路!一群大人為了斥責一群孩子,如果這個社會所做出的反射和反應是:應該對孩子們的創意表現嚴加審查。那麼這個國家將失去在這個機器自動化時代,最重要的人類價值 – 創造力。 孩子們的創造力需要鼓勵,而此次的事件缺乏的,其實是思辨能力和感知力,但這個社會,這個國家,和這個國家的教育,有這麼樣的教我們的孩子嗎?沒有。 寫到這裡,我要說一個故事。 距今 108 年前,中國文學大家胡適認為他們所待的大學「不適教」,看不過去自己學校的不平等與不民主,便和一幫學生們從中國最早的大學之一「中國公學」裏憤而退學,並在隔街自行成立了一所學校,叫做「中國新公學」。那一年,胡適 17歲。在這所新公學裡,資金是學生自己去籌的,校舍是自己奔走去借的,甚至連教員都是由舊公學裡念過一兩年書的學長學姊們自己擔任!胡適,就一路從擔任這所學校的教授,一直到最終復仇成功,做了中國公學的校長。 […]

Read Full Post »

去年年中的時候有一則新聞,就是 HOMEBREW 的作者到 GOOGLE 面試被刷下來,相信大家都還記憶猶新。關於這則新聞的討論,不外乎在於 GOOGLE (或其他類似公司)面試流程的僵化、過份強調演算法而刷掉了真正在業界有所貢獻的資深工程師。這些討論,都有其站得住腳的地方,不過我今天要談的,倒是想要談談我的心得:這些大公司為什麼明知道會有這些缺陷,但還是用這種方式在篩選人才。 去年年中的時候,剛好我也在考慮換工作,因此也面試了一些公司。首先就是我一開始有個迷思,就是我已經工作好一段時間了,面試的主考官應該可以從我的一些應對當中看出我的能力,所以我應該不用回頭去準備那些topcoder/leetcode/acm的考題…吧? 說起來我就是因為抱持著這樣的心態,去面試踢到鐵板,然後才乖乖回來寫leetcode的(淚)。依靠著過去幾年工作的經驗,要通過電話那幾關不是太難的事,但沒準備的話,80%是過不了面試那關。譬如 Airbnb,他們面試有一關是上機考,就挑一題 leetcode 上難度為高的題目,看你能不能在指定時間內寫完。說實話,這個….事前沒練習,幾乎是不會過的 一開始我也不是很平衡,覺得這些題目並沒能真正代表我的程度,畢竟它們並不是工作中常見的題目。然而我轉念一想:那如果你是公司,你會怎麼篩選人呢? 我發現,實情就是:還真的沒更好的辦法。 這些演算法題目,只要你有一定資質以上,多練習題目之後一定可以掌握的。如果你對於自己這麼有自信,那麼為什麼不乾脆花上一兩個月,重新練習題目練習手感,在面試的時候展現出來呢?如果你真的這麼、這麼重視這個工作的話,那麼為什麼你不準備呢?如果你覺得你對這公司的嚮往不值得你花時間準備,那為什麼這公司要錄取你呢? 總之呢,在經歷一連串的打擊後,我才下定決心說,好吧,這裡的遊戲規則就是要乖乖練題目,要練到中等難度甚至是高等難度的題目都能夠one pass解決,把所有重要的algorithm, system design重看過兩遍,基本題型都練習個一兩次,再去面試有興趣的公司。 想通了這一點,再去準備…接著一個月後,我就開始收到offer了。

Read Full Post »

我一直都有著創業的夢想,直到今年初創業主題終於有機會落實,從真正開始下海快把自己淹死至今大概8個月左右。但是這短短幾個月,卻好像進入兒時漫畫《七龍珠》中的「精神時光屋」,漫畫裡的故事是,悟空與悟飯父子檔準備對決賽魯的完全體之前,當時悟飯還沒辦法變成超級賽亞人,他們進去位於神殿的精神時光屋,裡面的一年只等於外界的一天,早晚的溫差接近攝氏100度,重力是地球的10倍,對外界來說只要經過一天,格鬥的技能會大大的提升相當於修練一年的份量……。 這八個月的體認大致如此,這座創業的精神時光屋裡,就像在沒有光的密室中念無字天書,沒有人會交代你任務,你必須為自己設立目標與時程,並且全權為結果負責,身為企業創辦人你必須白天行銷,面對客戶供應商與合作夥伴,晚上開發產品吸收市場新知,並且研發新技術,你有時得身兼法務撰寫專利文件,身兼財務開發票,甚至也得擔任產線作業員親自包裝出貨等等,這樣的蠟燭兩頭燒的生活是上班族的我,從沒有體認過的。

Read Full Post »

2014年的台灣網路圈,瀰漫著一股正向氛圍。有不少團隊被創投投資,被政府加持,或是直接就被併購了。至於到底哪些被投資,被加持或是被併購,這裡就不說清楚了(目的是 為了說清楚接下來的事)。 奇怪的變化 總之,隨著那些好消息傳來,xDay 碰巧觀察到網路創業圈發生了一些質變。什麼質變?就是那些 – 獲得了好消息加持的創業團隊的創辦人們,漸漸地 一個比一個低調,都慢慢的潛下水去了。曾經,我們在一些平台上,一些創業社群的公開演講裡,可以看到的那些面孔,都慢慢不見了。然後再來看到的,就都是他們久久 Po 一次在封閉式創業社群聚會(在此就不說是哪個聚會了),裡頭他們伴隨著一些廣告代理商、媒體代理商的高官大哥哥大姊姊們唱歌跳舞彈吉他的影片,或是在某個 Villa 裡聽著滿頭白髮的上一輩創業人做閉門分享的相片。(只有很少數正在起飛的新創事業家,非常大方的持續分享他的觀察。例如阿碼科技的 Wayne ) 就在 xDay 覺得奇怪,為何很多創業到達一定程度的年輕先行者們,在網路上的聲量漸漸的越來越小,不再拋頭露面的時候,某些生猛的 x消息,逐漸由一些 x管道 匯集過來,並且給了 xDay 一記大大的當頭棒喝!甚至不得不陰謀論地想著:「嘩!該不會那些表面風光的『被投資,被加持或是被併購』新創事業們,十個有八個都在過程中,或多或少地做了些不大光采的事。」 哪些事?

Read Full Post »

最近 MC美江- 五倍鑽石 的話題十分火紅(還不認識美江的人可以看這裡)事情是這樣的,有個牧師宣稱上帝的神蹟是從天上掉下鑽石給大家撿,又宣稱同性戀是因為有雲霧罩頂、鎖鏈纏身、靈魂糾結不清才會造成,而她,擁有耶穌的寶血和寶劍之類的,可以幫助教友”改邪歸正”…。 這件事讓我有點難過,又有點感動。 感動的點在於,天哪,原來這片島嶼的創作能量是如此的豐沛,每一首美江MV都好像隔年就要角逐葛萊美獎一樣,其中這首 和這首 都讓我忍不住驚嘆他們的完成度和洗腦魔力,這些 MV 的成熟度和膾炙人口的旋律及笑點,讓很多網友夜夜Replay,不忍按停(這首據說也很洗腦)。只能說,台灣人實在太有才,這些在網路背後的能人異士實在太多太有活力,這等以反諷、改做來炒作議題的活力和創造力,絕對是雄霸兩岸三地,無論香港或中國大陸,我想短期內都絕難有這樣的案例出現。 關於美江: 一則以喜,一則以憂 不過,在這驚嘆和喜悅的背後,也有件事讓我久久難以忘懷,有些難過、不甘心。那就是,美江爆紅的 12/18 日前一天,其實有個非常有潛力的新聞,在美江崛起之後便幾乎消失,那就是: 「王金平要求立委自律,不要偷按別人的表決器。」

Read Full Post »

沒辦法讀

今天在 FB 上看到這則呼籲大家搶救出版業的文章,但我卻發現在手機上幾乎無法閱讀,因為它竟然是圖檔。 莫非這是缺乏競爭的結果?

Read Full Post »

(photo from Maxwell) Post from: Mr. Fool’s Day – Hank 一直有個疑惑,在媒體不斷推廣設計的同時,不知道大家對於設計是不是有更多的了解,還是就像上面這隻烏鴉,清晰眼神的後面還是一整片的模糊,而我在想這銳利的眼神或許是來自於蘋果的成功,因此說服大家看到設計的價值和重要性。 但在我的認識之中,設計還是一個定義模糊的詞,並且是一個動態成長的專業領域,大多數的設計師不斷在回答設計是甚麼, 創新應該怎麼被設計,是設計公司IDEO討論的「使用者中心設計」能獲得創新;還是Roberto Verganti提出的論點「忘掉使用者才能產生激進的創新」,很有意思的是現在似乎還沒有任何一個絕對的準則,既然連設計師與各方領域的專家都還在為設計做出詮釋,正在進行產品開發的你該如何評估自己是否需要設計,需要怎麼樣的設計師?當你考慮要將設計融入產品的開發時,想想看下面兩個觀點吧。

Read Full Post »

頁次 1 of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