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r '經濟學'

(Photo Courtesy: Scott Adams) 常說人類已經從有形物質商品經濟的時代,進入了無形服務、知識為主的知識經濟時代。當然在這個時代有形商品還是很重要,但服務與知識將扮演日益重要的角色,不只在「純」知識服務的創造上,也在有形商品的加值上。好比消費一隻手機,並不單純只是硬體與原物料的加工,其上的軟體與附加價值或許也會是你決定購買的重要因素。今天 Mr. Valentine’s Day 想就知識經濟時代的最重要原物料 — 人的心智運作及其生產力,閒聊一下。

Read Full Post »

聽一位朋友說,香港科技大學的雷鼎鳴教授在一個公開場合被問及為什麼瑞典有著無微不至的福利制度,但經濟發展仍然良好,創意不絕,人們也沒有因為福利完善而使他們疏於進修?是不是代表以競爭,動機﹝incentive﹞為主的經濟學理論根本就不行? 雷教授對此問的確提出了一些他的見解,大概是指瑞典有它特別的優勢云云,這些見解我大部份都贊同,但這個不是這篇文章的重點。重點是,他始終沒有正面回答「這是不是代表那些理論就不行」這個問題。 事實上,瑞典﹝以及其他北歐國家﹞的個案在「福利制度如何影響經濟?」這種課題在經濟學上算是一個熱門的話題,因為它們的經濟表現和理論所預期的相去甚遠,多年來經濟學者和社會學者們都試圖找出箇中原因,到今天仍沒有找到一致的說法。當然雷教授可以發表他自己的看法,特別是如果他對這個具爭議性的課題有獨到的見解的話,更應向大家分享一下。但我覺得,直接說「一般的經濟學理論未能解釋幾個北歐國家的情況」也無不可。

Read Full Post »

這篇是其實前陣子Web 2.0 Summit 中的一個演講,跟其他人演講比起來,這篇多了很多實用的數據,完全是由商業的角度來分析,我個人是覺得蠻具有參考價值的,在這就分享給大家,在開始前,我必須承認標題”網路公司”翻得並不好,原文的標題是”Internet execs”,這通常是在公司有網路服務這塊裡最高領導人,所以應該是泛指任何有網路服務的公司,但是我google了半天,我找不到這個中文叫什麼,假如有人知道,請跟我說,我會進行修正。 Mrs. Meeker 一共提出了10個方向,我在此分別說明: 1. 全球化: 目前46%的網路使用者,只在於五個國家,分別是美國,中國,俄羅斯,印度,和巴西,除了美國以外,其他四國使用網路人口數佔總人口都低於或是接近40%(印度只有5%),最多利用手機上網的國家是美國和日本,但是值得一題的是,去年中國用手機上網的成長率是941%,Mrs. Meeker還舉了兩個超高成長的產品,一個是facebook,另一個是QQ,這兩個註冊人數差不多,但是facebook是以現實生活中分享為主,QQ則以虛擬人物為主。重要的是,你知道在世界上有哪些公司作得比你們公司還好,你有去學習他們嗎?

Read Full Post »

台灣最近談「雲端運算」談得很多,推也推得很用力,無論是政府的經濟部或是台灣的電腦代工大廠,無不宣示要跨入雲端運算產業,跟上下一波的網路和科技變革。雲端運算對很多人來說相當抽象,但談連網能力大家可能就好懂得多。家裡原本不能上網的人,拉了一條 ADSL 就可以連上網際網路,手機原本不能上網的人,換了台 iPhone 或是 Android phone,搭配個 3G 方案就可以用手機上網。這些都是所謂連網能力的進步,從電腦到手機,未來再擴展到我們身邊的任何電子裝置,原本桌上型電腦才能做好的事情,現在用手機連上網路也同樣辦得到了。其實,雲端運算就是人類連網能力不斷進步下的一個自然產物。

Read Full Post »

Mr Thursday在介紹機率的一篇文章中,談及人們可以利用期望值的概念,對不確定的事情的價值進行估算。這次我想談談一個和期望值有直接關係的悖論 – 聖彼德堡悖論﹝St Petersburg Paradox﹞ 聖彼德堡悖論所提及的情形是這樣的,如果現在有一個遊戲,首先擲一個銅板,如果擲出正面,你便會得到1元,這樣遊戲便結束了。但如果擲出反面,便要再擲一次,如果在這個時候擲出正面,便賺2元﹝2^1﹞,同樣,擲出反面的話便要再擲一次。在如果在這次才擲到正面,你便得到4元﹝2^2﹞,如果是反面則再擲,一直繼續,直到擲出正面才結算。 總括而言便是「出現反面便再擲,如果出現正面你便得到x元,x是2的n-1次方(x=2^(n-1)),而n則是一共擲了多少次」。 這個遊戲的結果是一種「不確定的事情」﹝因為我不知道會出現多少次反面啊﹞,人們如何估量這種事情的價值?換句話說,就假設這個個銅板真是是1/2 機會出現正面,1/2 機會出現反面,你會願意付出多少錢來換取可以參加這個遊戲的權利?

Read Full Post »

送禮物的經濟學

現在才寫這篇文章好像有點遲,因為以下要介紹的是一篇名為”The deadweight loss of Christmas”的研究,顧名思義它就是要談談聖誕節所造成的無謂損失﹝Deadweight Loss﹞﹝註一﹞,但聖誕節已經過了一個月,所以說有點遲。可是這篇研究是想談談聖誕時送禮物所造成的無謂損失,春節快到了,在春節我們不是一樣會送禮物嗎?這樣仔細想想看現在正是寫這個題目的時候呢。到底送禮物有什麼問題?又為什麼會造成所謂「無謂損失」? Joel Waldfogel是在1993 年發表這篇”The deadweight loss of Christmas” 的,文中的經濟學模型並不複雜,原文使用了期望功用值﹝expected utility﹞和等優曲線﹝Indifference curves﹞來解釋,現在我試跳過較為技術性的部份,把模型的結論寫出來︰

Read Full Post »

上篇說到,我喜歡自由市場的原因,是因為我相信「鼓勵競爭,降低交易成本,資訊成本」比要「政府了解人們的需要」容易。我也說到,這是基於一種相信,所以如果你總是覺得政府領導英明,又或是民眾總是愚不可及,那麼這些經濟學理論也不能說你的信念不對,只是我們在說不同的事情,不同的情況而已。 我猜有些讀者也像我一樣,認為由大家自己選擇,比由政府替大家選擇好。但即使大家認同這一點,也不代表政府什麼都不用做。這篇文章便是針對數個常見的「市場 VS 政府」的問題,說說政府向什麼方向做,才是真正的做到上述這幾點。

Read Full Post »

頁次 2 of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