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r '管理'

溝通、溝通、溝通

相信許多人都有跟外國人合作的經驗。有些是公司對公司,有些是公司內不同部門,也有些更極端的例子,就是在每天的工作環境中跟外國人直接合作。合作的程度越高、越細,溝通的問題就會變得更加明顯。 台灣RD個性不喜歡自我宣傳,做了事情就平鋪直敘擺著,等著有人自己去看。尤其不喜指責,往往事情真相,只會在同事間私下閒聊才知,而非公開討論。彼此都是台灣人時,問題比較小,因為文化相同,會特別注意。觀者有慧眼、夠內行,對效益如何、做多做少,多半就有個底。不過對方是外國人時,沒講經常等於沒做,沒聽到就是不知道,事情經常就比較麻煩。 比如這陣子,老外大老闆(以下稱W先生)老是把人抓去review,也會檢查這段時間內工程師寫的程式碼。有位程度相當不錯的同事在接受review時,W下命令檢查他寫了多少行程式。這當然是件超級蠢的事情,尤其他平時對每人工作細節了解有限,似乎應該了解這些程式碼「做了什麼」比較有用。結果是這位同事心情相當不好,但也只是很委婉的表達,我很確定W根本不知道他有意見。 這當然很可能是誤會,也很可能是W真的就那麼草包。但是,在沒有明確表達的情況下,工程師得到了錯誤的評價,直接影響到自身職涯,W對情況也仍然不了解,問題完全沒有解決,所有人都輸。同樣一個W先生曾經在讀過我對一位外國人的回信之後,認為我過於間接、委婉,而寫了這樣一段話給我: Remember you are talking to typical ignorant Westerners here. Unless they hear crystal clear that you think they delivered shit, they will still believe you must be the happiest man alive to be able to work with them. 「請記得你是在對典型的西方白痴講話。除非你很明確的告訴他,他做的是屁,不然他會認為,你覺得能跟他合作是世界上最棒的事情。」 同樣的話完全可以適用大部份外國人,包括W先生自己。如果對於這些傢伙有什麼意見,把話直接丟到他們臉上就是了。他們就是這樣受的教育,鼓勵表達意見。只要把握客觀、不情緒化的原則,直接了當的對話就是最好的。

Read Full Post »

「我們不能證明,只能說明」,這句話出自蕭瑞麟教授的 “不用數字的研究” 這本書,套在談產品設計上面看來頗為適用。通常談產品設計時,也只能用說明,因為在整體環境、產業隨著時間時時刻刻在變動的情況之下,談產品設計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尤其是科技業的產品,又尤其是新創事業的產品。不過雖然我們都身在迷霧之中,但是還是有些準則可以依循。而所謂的準則就很像兵法一樣,說是一回事,而至於怎麼依循則是因時因地而有所變化。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Gamestu 自古以來,「使用者付費」幾近不變的真理。我跟你買食物來吃要付錢,你幫我剪頭髮我也要付錢。經濟學裡面,供給需求輕輕鬆鬆一個交叉,就完成了一筆交易。我付出的錢等於你收到的錢,天經地義、理所當然。 但事實上,有許多的Business Model,是不收錢的…。 大甲鎮瀾宮,一年365天香火鼎盛,信眾捐贈規模每週數百到數千萬(各有說法),每年的媽祖遶境更是台灣宗教界首要大事。全台灣的媽祖廟聯成一氣,「正 宗」媽祖從鎮瀾宮出發,繞境一週,每年創造商機難以計數。不但帶動全台灣媽祖廟的興旺,當然也為鎮瀾宮帶來數不盡的榮華富貴,看看他們地下室那座純金打 造、鑲滿珠寶、真人大小的媽祖,應該是沒有人敢反對這件事情…。(順帶一提,2006年媽祖竟然還「西進」到大陸去繞境,拓展海外市場了)

Read Full Post »

如何管理知識工作者在這個科技日新月異的年代,以及急速全球化的年代越來越重要。而早在 1959 年,管理大師彼得‧杜拉克即提出了知識工作者的概念。而知識工作者主要是靠腦力來賺取生活費用,而不是以傳統的勞力。因此,我們可以說,知識工作者的 “工作型式” 很像是一個黑盒子。對於產出我們總是可以簡單衡量,但是如何管理,讓這些工作這能夠 “有效 ” 產出,是管理這些知識工作者很重要的問題,尤其是純粹以腦力來賺錢的公司。而軟體產業正式這個樣子的產業。

Read Full Post »

頁次 4 of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