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初我們…

最近台灣、對岸與世界的政經情勢,變化不歇,然而島內的氣氛卻十分詳和,沒太多變化,無論是餅中被抓,還是勞資糾紛,一律抗議人數有限,網路聲量正反都有。乍聽起來好像是整個社會變得成熟了,然而真相卻是整個社會對現狀的無感與局勢的退縮。

雖然這裡的宗旨原先包涵「不談政治」,但我們一日不扯政治,政治就一日又一日地扯著我們

我們不扯政治,政治扯我們

幾天前,網路上盛傳一名紀錄片導演在北京低端人口大火事件後,拍攝了一段長達三小時的紀錄片,片中除了導演親身拿著攝影機(或許是手機)記錄著北京城郊經歷大火區域周邊正在被怪手拆除的無數建築外,還記錄了被驅趕的、被留下的村民對此事件的觀感和看法。該事件引發許多人的關注,甚至被紐約時報以大篇幅報導,導演卻在計畫如期完成後遭到公安拘捕,一路從北京逃到天津,最終在友人家被捕,被捕前他記錄了一系列影片,並上傳到社交網站,其中一段他利用門被打開前最後的機會,不斷對女兒說:「爸爸愛你」,並為3歲的女兒唱了一首《生日快樂歌》。

北京故事發生沒多久,台北也出事。某黨發言人與黨工因為被列為證人,遭檢調單位以國安法為由上門搜索並拘捕。整個過程也因其中一名 “涉案人士”直播到社群平台,而被完整揭露。

北京抓人不是新鮮事,但這次加上了一個父親對女兒的愛,變得份外令人心疼。台北抓人則令人震撼,不是這些人該不該抓,而是清晨六點一群員警和檢調敲門的畫面竟和對岸如出一轍、相似十分。幾天前才以一種隔岸觀火心態「關注」北京報導,沒料到類似(事件)畫面卻以一種全然不同的時空和角度,接續出現在台灣的新聞媒體上。

雙重擔憂,時序推進

幾天後,落網的北京父親獲得釋放,與親人團聚。相比先前的國內外(包括台灣)媒體大幅報導,這次的釋放消息則是很少人知道。而在台遭到拘捕的兩人,也陸續以證人身分請回。

xDay 沒有意圖,更沒有能力對這兩件事說長道短;但看著媒體潮起潮落的行車記錄式報導,網路上普遍對北京事件的沉默,對台北事件的同聲一氣「抓的好!」我訝異於深刻討論的付之闕如。如果你說台北事件幹的好,那你該要對北京事件難以承受;如果你覺得北京事件幹的好,那你應該很難對台北事件忍住不出聲。然而我們看到的,卻依然只是浮誇的、表層的、如曇花一現的報導,更多的是一片無知(不知道這兩個事件)與沉默。

這篇文章,沒有任何具體目的,如果有,也只希望更多人能重新放一些目光回來,關注一下,至少試著在自己的內心發出一點聲音,也許選個邊,也許不選邊,都好。無論你認為兩邊的人都該抓,還是自由最大,都好。漠不關心的結果就是,某一天,無論你是站在北京還是台北的哪一邊,那吭吭的敲門聲,都將逼近你我,影響明天。

德文(1976年原文版)

Als die Nazis die Kommunisten holten,
habe ich geschwiegen;
ich war ja kein Kommunist.
Als sie die Sozialdemokraten einsperrten,
habe ich geschwiegen;
ich war ja kein Sozialdemokrat.
Als sie die Gewerkschafter holten,
habe ich nicht protestiert;
ich war ja kein Gewerkschafter.
Als sie die Juden holten,
habe ich geschwiegen;
ich war ja kein Jude.
Als sie mich holten,
gab es keinen mehr, der protestieren konnte.

中文

起初他們衝向共產黨人;
我沒有出聲,
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
接著他們衝向社民黨人;
我沒有出聲,
因為我不是社民黨人。
然後他們衝向工會成員;
我沒有出聲,
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
後來他們衝向猶太人;
我沒有出聲,
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現在他們向我而來;
到這時,已經沒有人可以替我說話了。

英文

They came first for the Communist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Commu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Jew.
T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trade unio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Catholic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 a Protestant.
Then they came for me,
and by that time,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up.

//此英文版將原文中的「社民黨人」替換成了「猶太人」,「猶太人」換作「天主教徒」,其他未作改動。

via https://zh.wikipedia.org/wiki/起初他們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
  • 沈嘉嘉

    写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