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政治正確的一些想法


2016 是黑天鵝不斷出現驚嚇世人的一年。目前為止最大的一隻黑天鵝可能還是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吧。在此,我想用這篇文章,談談川普當選背後的原因之一:對美國主流政治過度強調政治正確的反動,以及這個背景底下,筆者所在的矽谷,又是怎麼樣看待這件事情。

想先聲明兩點:
筆者支不支持川普並不是本文的重點。筆者只想分析選戰大環境中的某一個側面。
筆者完全支持對各族群、各性別平等對待,但反對矯枉過正、無線上綱、小題大作、本末倒置等等。

不管是在美國或是在台灣,常見的主流媒體是這樣描寫川普的支持者的:白人男性,年紀較長,藍領階級,收入偏低。至於他們為什麼支持川普?因為他們是白人魯蛇,所以支持川普的白人優越論可以讓他們自我感覺良好。(以上是引述媒體說法的分隔線) 首先我不覺得一群人可以這麼簡單被歸納,再者,這種說法的反例也滿好找的 – 有一小撮菁英份子也是堅定支持川普的。其中最知名者之一要屬 Peter Thiel 了 (以下簡稱 PT)。為什麼他支持川普這件事情是這麼的有趣呢?首先跟主流媒體描寫的相反,人家可是一點也不魯。史丹佛本科 + JD 畢業,paypal 幫幫主,矽谷創投教父,身價 2.7 billion (USD)…要說有多溫拿就有多溫拿。他的豐功偉業我就不多說了,很容易 google 的到。第二個有趣的點是 PT 本身是 gay,一般來說這樣的族群比較偏向支持高唱眾生平等的民主黨的候選人。

所以,為什麼這樣的人物會冒著被唾罵的風險支持川普呢?PT 本來就以喜歡和大眾「對作」出名,有人說這是為了錢和權。的確,在川普勝選之後,PT 受邀成為 transition team 的成員,似乎預告了他在將來川普政權之中將佔有一席之地。再考慮到他的公司 Palantir 本來就有不少與政府的合作關係,一般認為他的這個對賭本小利大 (對的,他不只是口頭支持川普,還有實際上的政治捐獻)。當然我們不能否認錢和權或許也是 PT 支持川普的原因之一,但是說實在話,筆者個人覺得人到了這個 level, 錢權已經不會是最優先的考慮,而是名聲、歷史定位、自我實現等等更高層次的需求。

那麼,PT 的最主要動機會是什麼?先聽聽他自己怎麼講,各位可以參考他的 Republic Convention Speech。我的解讀是,他認為這場選戰是一個價值觀的選擇。一個作實事跟講虛話的差別。什麼樣的虛話?以 PT 的話來說,過去美國想的是怎麼打敗蘇聯,現在美國最重要的議題則是誰去上哪個廁所。當然並不是說這些議題不能討論,但是當這些議題被無限上綱的時候,光打這些口水仗就好了,實事都不要幹了 (突然有種既視感,東亞某島好像也是這樣)。筆者以為,口水仗絕不是小事。一旦吵起來,大多會綁架實質議題而成為選戰主軸。為什麼?因為從候選人來說,最容易作,不必像實質政策一樣作出可信服人的計劃,基本上唯一要作的就是表態;相反,從選民來看,它最容易被理解,不必像實質政策一樣作功課研究利弊得失,基本上唯一要作的就是花大腦的很小一部分去接收候選人的表態而已。

說實在,我並不是很意外 PT 作出這樣的選擇。除了他喜歡跟人對作的傾向以外,跟他所在的環境,矽谷,也有不小的關係吧。作為一個移民為主的多種族國家,以及特殊的歷史背景,美國幾乎是全世界最注重政治正確的國家。而美國當中更有更加基進的地區,矽谷如果不是 top 1,大概也排得上 top 3 吧。這其實也不難理解,矽谷一向自許為世界技術進步的中心地帶,思想上不跟著進步好像也不行。思想進步當然很好,但是走火入魔就陷入另一種偏激了,無法稱之為進步。

隨便舉幾個例子吧。科技公司不需要什麼原物料,最重要生產要素就是人才。說 hiring 是這個產業最重要的 operation 絕對不為過。然而近年來,各大科技公司的 hiring 目標,除了夠不夠優秀這個指標,還要參考 diversity。說更直接一點,就是要多招些非白人/東亞/南亞男性。說真的到底優秀這個 metric 比較重要還是 diversity 重要已經很難講了。畢竟普通優秀的人其實不那麼難找,用起來跟超級優秀的人比起來,可能有差一點,但在碼農的日常裡也不到天差地別 (當然這也是某些頂尖大公司平庸化的徵兆)。相反,優化 diversity 帳面,至少就讓公司的形象加分不少。筆者 100% 支持對各族群、各種性別平等對待,然而,給予各族群立足點的平等是招收最優秀人才的手段,而不是目的。把目的和手段搞反,那無疑是本末倒置。相反的,如果排除一切偏見,只採用客觀證據來錄用人才,結果還是典型族群為大多數,那也只能採信這個結果了。這也不代表非典型族群是智力低下的,因為影響這個過程的因素很多。更何況從源頭上來講,本來念計算機科學相關的就是特定族群較多。

另一個最近的一個小例子。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的一場股東大會上,一位投資人用 “Lady CFO” 來稱呼該公司現任 CFO Ruth Porat,結果 Google 內部為此搞出 Lady Day 這個活動。詳情請大家看這篇文章或是請自己 google,在此就不贅述了。說實在,就筆者看來 Lady 就是一種對女性的尊稱,並不覺得這有什麼非常可非議之處。如果尊稱加上職稱就是 sexist 的話,Mr. President 大概也是歧視男性了。為了多用 Lady 一個字,就要搞個 Lady Day,說真的個人覺得矽谷公司對政治正確真可謂已經到了文字獄甚至是思想審查的地步了。

在這樣的環境之下,被這樣的同儕環繞,如果說一個人要對政治正確感到反感的話,把他放到矽谷他的反彈應該會是最強的。然而,反過來說,要是有人敢於在矽谷「出櫃」支持川普,他受到的「唾棄」也會是最嚴重的。更何況是像 PT 這樣有頭有臉的人物。光就這點而言,我覺得 PT 除了絕頂聰明之外,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勇氣更是令人欽佩。近日重讀 From Zero to One, 我發覺第一章開頭這段意味深長:

[…] It’s intellectually difficult because the knowledge that everyone is taught in school is by definition agreed upon. And it’s psychologically difficult because anyone trying to answer must say something she knows to be unpopular. Brilliant thinking is rare, but courage is in even shorter supply than genius.

這段是他遠在川普競選活動開始就寫下的,舖梗舖的真長。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