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與志向

New-York-City

 

一向滿喜歡看 Paul Graham 先生的 essays。在 Paul 的眾多傑作之中,因為筆者本人浪跡天涯 (土生土長台灣人但是在大學畢業之後共住過台灣以外四國五城市) 的關係,對 Cities and Ambition 一文有特別深刻的感觸。本文算是對 Cities and Ambition 一文 (以下簡稱 CAA) 的個人加註。沒有看過 CAA 一文的讀者,建議可以先略讀一下這篇很 inspiring 的文章。跳過不看也沒關係,筆者在之後幾段會總結該文的重點。另一個特別想寫 CAA 的原因是,該文所著墨較多的幾個城市 — 美國劍橋市、美國舊金山灣區 (在本文中時與矽谷一詞互用)、法國巴黎,筆者剛好都有居住的經驗。

 

CAA 一文的主旨有幾點:首先,儘管人類已經進入了數位時代,physically 住在哪裡卻仍然是讓人意外的很重要。因為城市的「頻寬」很大,她能夠用種種細微的方式來 motivate 你的志向。第二,一個城市通常會集中傳達某種特定的訊息:例如 (對 Paul 來說) 紐約的訊息也許是,你必須變得更有錢;華盛頓 DC 的訊息也許是,你必須變得更有權力。最後,Paul 本人對於目前世界上何處是 intellectual capital 這個議題很有興趣,他比較了幾個地方,然後他的結論是美國劍橋市是當今世上的 intellectual capital,因為該地方主要訊息是,你必須變得更聰明 (you should be smarter). 矽谷有點意外的不被 Paul 認為作 intellectual capital, 因為他認為矽谷追求的是 impact 而不是 smart.

 

對於第一點,筆者非常同意。對於第二點,筆者基本上同意但認為城市既是多種人群的構成,固然會有主要訊息但也不能否認其他訊息的存在。至於第三點,我想我可以單刀直入的說,至少就筆者的領域 (Computer Science or CS) 而言,我不同意全世界 intellectual capital 在 Cambridge 的說法。


首先我必須聲明一下,這邊我只討論 Computer Science or Software Industry, 其他的領域我雖然合理懷疑會 follow 相似的 pattern 但不想妄加斷言。正如同 Paul 在文章裡也提到的一樣,城市與當代該領域的重要人物的重疊並不是偶然。文中提到的例子:印象派畫家出身於全法國,晚年也散居法國各地,但他們的黃金年代全在巴黎度過。以軟體產業來說,這樣的 pattern 也很明顯:創業家、電腦科學家出身於全世界,但在他們的黃金年代,他們全集中到舊金山灣區。好比 Facebook,雖然是在 Harvard 時代創立,也是帶來矽谷之後才真正 take off。又或者,我們可以比較看看究竟是 MIT 學生畢業後到灣區的比例高呢?還是 Stanford 學生畢業後到 Cambridge 的比例高就也很明顯了。

 

當然你也可以 argue 這叫 impact 不叫 smart。但是這邊的 impact 不是砸錢就可以砸出來的 impact,而是人們利用更高深與進階的技術所以打造出來的產品所產生的 impact。這種 context 底下的 impact 與 smart 並不是平行的兩件事物。追求 smart 是本質,而 impact 是自然產生的副產品。打個比方,機器學習的大師 Geoffrey Hinton 加入 Google 並不見得是為了 impact 本身,而是 Google 的 scale of data 以及 infrastructure 給他的研究提供了絕佳的 playground. 而在他的研究往前進展的同時,間接透過 Google 的產品,讓他有了更大的 impact.

 

之所以讓 Paul 有「Cambridge 是全世界的 intellectual capital」的想法,我估計是 MIT 與 Harvard 的影響。固然 MIT arguably 是全世界最強的理工大學,但 Stanford, Berkeley 也有相近的效果。Cambridge 學生密度是很高沒有錯啦,但也正因為 Cambridge (或說是整個大波士頓地區) 的學生非常的多,MIT, Harvard 的密度也就被很大程度的稀釋 (diluted) 了。話又說回來,如果大學生或是碩博士生密度高就會變成 intellectual capital 的話,台灣大概早就是了不得的 intellectual island 了。

 

那麼,如果你是一個軟體從業人員,或是一個 CS 相關人員,是不是代表你無論如何應該往矽谷擠呢?如果你志大才高,那麼很遺憾的,選擇並不多,矽谷的確是最有機會讓你的夢想實現的一個地方。之所以說遺憾,是因為除了知性上的刺激,工作的機會,朗麗的天氣以外,矽谷在其他部分可以說是付之闕如。所以你必須在 work 與 life 兩者之中作一個取捨,很難作到兩全其美。至於到底矽谷生活的問題在哪邊?可以吐嘈的點太多了,不是這篇文章的重點,講太多也容易引戰,就請大家參考以下 Quora 問答,有滿多中肯的意見:If you regret moving to the Bay Area, what are your reasons? What’s the dark side of Silicon Valley? 如果要用一句話總結的話,我覺得矽谷這個地方是一群理當追求 UX (user experience) 的人卻住在一個 UX 很差的地方。

 

大概也是因為這個原因,灣區的重心也有緩緩往北移的趨勢。從南灣北移到 UX 相對來說比較不那麼糟的舊金山市區。筆者個人也期待,這樣的趨勢能更加擴散,讓除了矽谷以外的城市,也可以有機會作 CS 領域的第二或第三 capital。筆者一向相信,有可行的 alternative,才有真正選擇的自由。如果全世界的 CS 人才只能選擇矽谷,不只對勞資雙方,對矽谷這塊土地及住民也都不是一件好事。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
  • uhbijnokm

    只是好奇你現在對一篇七年半前的文章發表感想有沒有考慮時間的影響

  • www

    是的,我知道這是篇發表於 2008 的文章。我猜想你主要指的是舊金山灣區及劍橋市的比較?就算是在 2008 我也不覺得 CS 世界的 intellectual capital 在劍橋市。如果是發表於 1988 的話 Paul 的說法也許可以成立。至於其他提及的都市例如巴黎,佛羅倫斯,我想不管是發表於七年前或是兩年前應該不會有所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