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穿過巴顏喀喇山口

5618491047_1ed0aa9217_o

引擎持續咆嘯,夜臥巴士顛頗不斷,夜幕低垂,覺得八百多公里的路程似乎永無止境。我們沿著一千三百多年前,古西藏吐番王松贊干布與唐朝文成公主和親時走過的唐蕃古道,從西寧出發,衝向三江源保護區的玉樹州結古鎮。

唐朝小公主,芳年十八歲,帶著釋迦牟尼像、珍寶、經書、經典360卷,奉唐太宗的命令,肩負著國際邦交與文化傳播的使命,趁著冬天河水結冰好橫渡,不辭辛苦千里迢迢。我們三人,已經超過十八歲,背著三個背包,塞滿iphone、數位相機、太陽眼鏡等現代旅行必需品,上了每趟載滿四十人的臥鋪巴士,每人206.2 RMB,傍晚6點從西寧出發,官方說法預計需要十八個小時。

臥鋪車我沒坐過,對照著同行夥伴的好整以暇,我有點緊張,總牽掛著生理問題、警戒著安全問題。開車的司機老大習慣地大聲咆嘯;身旁的其他乘客,長相儘是陌生的民族,說著聽不懂的話,不知善惡;天氣路況不明。我盡量隱藏自己的擔心,讓自己看起來滿不在乎,然後看著窗外的風景,保持警覺與頭腦清醒。

5618490417_ab858958a5_o

暮色中,景觀從高樓大廈,進到城鎮,再進到鄉村,在天色完全變暗前,進到曠野與連綿的山巒,然後就持續的山巒,直到看不見。臥鋪車給了棉被我沒有蓋,卷了卷曲墊在背後靠著。週期性的加速與減速,單調的黑的一片的景色,漸漸地,我緊繃的神經放鬆了。每一兩個小時,巴士都會有小停靠,讓大夥下去小解,人生地不熟的我沒去。行車到了夜晚十點多,這次停靠竟是吃飯,全部下車。雖然前途未明我不敢貿然吃荒郊野嶺的餐館,但在寒風中,我發覺裝備有用,保暖足夠,狀況很好。抬頭看到滿天的星斗好美,我對剩下的車程開始放心。

唐蕃古道出瑪隍縣後一路攀高,經姜路嶺,過花石峽,再過瑪多(海拔4200公尺),再經野牛溝,攀升到巴顏喀喇山口,過全程最高點海拔5000公尺,然後才一路下坡,經清水河鎮,抵達玉樹結古鎮(海拔3600公尺)。中段的高海拔,容易引起高山症反應,所以當地人說,花石峽不吃飯,瑪多不過夜。這是後來才知道的事。再度上路,我以為似乎可以高枕無憂,有個好眠了,而這其實是太天真。隨著高度漸增,空氣越來越稀薄,氧濃度是平地的60%。前段的精神緊繃,累積到這裡開始疲憊襲來,可是處境卻是越來越不利。我開始頭疼,後腦杓裡的腦幹像是被人緊揪住,太陽穴的的脈動讓我以為血隨時會從穴道噴開來。沒有進食的胃一度想做作嘔,幸好他是空的,但不適感排解不了。我得不停地提醒自己大口吸氣,才能稍稍紓緩。而過度的吸入乾冷的空氣,讓我鼻膜脆弱,不覺伸手一探,竟開始留鼻血。深夜中的七八小時,在顛頗的臥舖車中睡睡醒醒,精神與肉體的掙扎中,我穿過了巴顏喀喇山口。

中午十二點多,抵達玉樹州結古鎮的長途汽車站,下車。我把同伴的背包遞給他,他說:「嘿,你臉色怎麼這麼蒼白!」。我嘴角揚了揚,說不出話來。

5608949507_2bc87bcd66_b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