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創了商,也就造了業 – 論臺灣創業者的道德與勇氣。

圖片來自小叮噹3D電影 Stand by me.

圖片取自網路

2014年的台灣網路圈,瀰漫著一股正向氛圍。有不少團隊被創投投資,被政府加持,或是直接就被併購了。至於到底哪些被投資,被加持或是被併購,這裡就不說清楚了(目的是 為了說清楚接下來的事)。

奇怪的變化

總之,隨著那些好消息傳來,xDay 碰巧觀察到網路創業圈發生了一些質變。什麼質變?就是那些 – 獲得了好消息加持的創業團隊的創辦人們,漸漸地 一個比一個低調,都慢慢的潛下水去了。曾經,我們在一些平台上,一些創業社群的公開演講裡,可以看到的那些面孔,都慢慢不見了。然後再來看到的,就都是他們久久 Po 一次在封閉式創業社群聚會(在此就不說是哪個聚會了),裡頭他們伴隨著一些廣告代理商、媒體代理商的高官大哥哥大姊姊們唱歌跳舞彈吉他的影片,或是在某個 Villa 裡聽著滿頭白髮的上一輩創業人做閉門分享的相片。(只有很少數正在起飛的新創事業家,非常大方的持續分享他的觀察。例如阿碼科技的 Wayne

就在 xDay 覺得奇怪,為何很多創業到達一定程度的年輕先行者們,在網路上的聲量漸漸的越來越小,不再拋頭露面的時候,某些生猛的 x消息,逐漸由一些 x管道 匯集過來,並且給了 xDay 一記大大的當頭棒喝!甚至不得不陰謀論地想著:「嘩!該不會那些表面風光的『被投資,被加持或是被併購』新創事業們,十個有八個都在過程中,或多或少地做了些不大光采的事。」

哪些事?

skitched-20141222-000315

一些不太光采奪目的事

  • 早期幫忙寫 App 的技術人員不只沒拿到薪水,還沒拿到股份
  • 從草創時期就加入非工程專業共同創辦人,在公司順利起飛後被”技術性”請走
  • 明明就不見得那麼沒錢,但對外包人員的說法卻是「我們新創,所以很窮,可不可以先不付錢辦事,事後再拆帳給你們」,然後上線之後很長一段時間不知道為什麼,沒什麼帳可以拆
  • 發案給外包人員,因價碼低於行情,所以程式碼歸外包公司所有;等到要被創投投資了,再回頭想用”情商”方式討回程式碼

雖然說,新創者的聲量降低,人變低調,不太在社群上說話,或許很正常,也很正當,跟什麼有沒有不光采的事無啥關連,畢竟,事業正在往下一個階段衝刺,被投資了,得獎了,被併購了,緊接而來的,就是有更多的事情要做,得要面對更大的壓力與更多的使用者的殷切盼望與期許。然而,回過頭來說,正在萬頭鑽動的台灣創業圈,等得了你們再悶著頭幹個兩年三年,再回過頭來跟大家分享你的創業經歷嗎?不再大方分享你們對於創業的看法,或是經驗的分享,這樣真的對嗎?對整個大環境來說,健康嗎?

說要 Open Government ,也要 Open Startup

xDay 長期關注創新、創業議題(誕生第一篇就叫「」),在很長一段時間的觀察裡,我發現一個創新環境裡,最需要的不是別的,就是「公開分享、透明交流」。

先前有許多專家研究矽谷為何之所以是矽谷,答案歸結出來都只有一個關鍵字:Openness

如果你仔細看矽谷的創業圈分享文化,你就會發現,裡面什麼黑的灰的髒的乾淨的通通都有,考驗的是創業者從這條七彩紛呈的經驗資訊流裡,挑選對自己有用的內容的能力。而且,重點是,許多矽谷創業者並不怕被抖出什麼難看事來,難看就難看,成者為王敗者為寇。創業創的本來就是「商”業”」,創了商,也就造了業,商業的暗潮洶湧,往往就是為了讓自己創的業有更多成功改變市場,帶來利潤的機會,也是為了自己的員工利益在拼搏。各種明裡來暗裡去,傷了人的不傷人的招數,所在都有,沒什麼大不了 –

受了傷的並不必為了保護誰就不去說自己受傷的經過;

傷了人的也不會就因為自己傷了人了就大受道德良心的譴責,而從檯面上 潛水到檯面下。

反過來看台灣,我經常感受到的,是受了傷害的人以為不要掀爛帳,免得搞到兩邊泥巴互丟裡外不是人,往往選擇了不說,以保護自己,也保護對方,並且深深相信:「時間總有一天會還人公道」「真理終究會還你一個清白」「正義終究會獲勝」。另一方面來看,那些”不小心”傷了人的,也好像多半覺得自己做了不該做的事,越過了道德的界線,所以不只不把這些”辛苦的決定”給抖出來/處理好,反而還會試著掩蓋,又或者說,懶得掩蓋的,就直接從創業者的社群裡淡出,以「埋頭苦幹」為名,並且也就跟著把那些圍繞著的,其實對其它創業者很受用的,沒傷到什麼人的策略運作與決策經驗,給一起埋了

image

事實上,xDay 今天這篇文章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想要把儒家的哲理、謙遜,和我們華人文化的禮貌,試著從創業者的心裡,從創業圈的泥土(或泥沼)裡,除掉一些去。喚起這些稍有成就和經驗的新創公司、團隊,再回到社群裡,多做些分享!

沒什麼的。也沒什麼好怕

那些你做過的事,就是做過了,沒什麼大不了的。等你真的長大十倍,NASDAQ 上市敲鐘,誰管你當年到底不小心欺負了幾個人,少給了幾個子兒?當你已經有一點點成功的時候,不要就躲起來悶著頭幹事了,持續把進行中的創業經驗談多多分享啊。怎麼找人,怎麼趕人,怎麼用最低價格(甚至不用價格)找到外包商,這些就算你不自己說,也不要怕別人說。講真的,就是些商業手法而已啊。沒什麼的。也沒什麼好怕,沒什麼好悶頭不說,轉頭不講。

敢做,敢當。不小心做,就小心當。(不是小叮噹)

台灣接下來二十年,要挑戰的,如果是創新、創業這行當,那也就得挑戰大家調教自己道德底線的能力。不是說調低,也不是說調高,而是說,為了成功而做的事,就是為了成功而做的事。做了就做了,沒有什麼道德不道德,那些,往往就是一種選擇而已,道不道德,留給後人來評論,事成之前,都只是街頭巷尾茶餘飯後,沒有人可以真的評斷你是非對錯,即便你現在不小心做錯了,傷人了,留給街頭巷尾難聽話了,總有一天 補回來就好。做人、創業,依然還是可以袒蕩蕩地往前行,大聲說話,大聲分享。

創業與創新,需要的是行動與改變;改變的過程不小心大刀一揮砍傷人了,那也就當成不是你願意的,也就鼓起勇氣承擔了吧,說出來吧,就算不說出來,也別就不站出來說說其它了。

沒有 Openness ,沒有經驗交流,台灣的創業永遠就還是會停留在那些大學生老是上網問:請問我要去哪裡找夥伴,去哪裡找好點子,去哪裡找錢。
還有,總是在問,我們創辦人之間有些不和,怎麼辦?(而且總是問出來的時候早就已經是來不及怎麼辦的時候了。)

最後

xDay 得要說,並不是寫了這篇文章,就代表 xDay 認同那些由 x管道裡傳來的 x消息中,那些趕人的、趕事的、不給錢的招數伎倆都是好的、值得學習的。而是說,商業(的成功)有時候,就是不那麼道德的 – 與道德不是正相關的;又或者說,商業的世界裡,道德的界線有時是移動甚至是模糊的。當你看著電視裡那些台灣上一代的企業家說著一遍又一遍「商譽和信用,是一個企業最重要的。」,我們都得要仔仔細細的思索:是啊,信譽對一個企業來說,當是最重要的,但那或許是當你已經成為一家不再以成長為職志,而改以永續經營為目的的真正企業時所最需珍視的價值。

新創者啊,拋棄道德的枷鎖,往前衝刺,公開分享,並且擁有承擔罵名 與被討厭的勇氣罷。

共勉之。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
  • ken

    台灣就是有造謠王如 xircle 這種敗類聚落

    正當分享的都可以被惡意扭曲奚落, 誰還想要繼續大方

  • 請問哪篇講的不是事實?麻煩請提出來,我們一定道歉。又是哪篇造謠,還煩請不吝賜教

  • QQ

    謠言止於智者,當所有資訊匯集過來,你去確認過嗎? 哀哀,所有你的文章,這篇真令人失望!

  • deede

    這些過錯都能因為後來的「成功」而合理化的話,那創業者們也都不要再說什麼讓世界變得更美好的鬼話了喔^^

  • YUMIN

    我很好奇當拿到資金忙到焦頭爛額睡覺都沒時間的起飛階段,要怎麼再冒出時間持續出現分享,願意分享跟自己站出來出席分享是兩回事,又跟中途是不光彩所以躲起來是不一樣的事耶

  • QQ

    同意,我想作者大概沒創過業。

  • 不酸會死嗎?

    想講就指明道姓地講啊,用這種隱晦曲折的敘述,是要多少人對號入座嗎?還說什麼敢做敢當…..奇怪耶!

  • DD

    作者重點應該不是很多時候不夠光彩的事情,只是說大方講多分享吧! 大家怎麼好激烈?

  • 免費賺錢網站

    不容易

  • Lono

    Steve Jobs也幹過很多不光彩的事,這沒什麼大不了的

    會去創業的人個性本來就會比較極端(極端好or極端爛),也沒人規定爛人不能創業
    如果文中指的是傳說中的Whoscall,問題的核心可能是他們的創業沒有成功(最後的估值太低),只是勉強脫困找個台階下,沒什麼錢可以分給別人,

  • Lin Chih-Yu

    我是whoscal android 1.0 ~ 3.1.X 的開發者林致宇, 我就是「早期幫忙寫 App 的技術人員不只沒拿到薪水,還沒拿到股份」, gogolook 根本是家沒誠信的公司

  • GG

    社會大學就是麼險惡,相信出過社會的都知道
    跟養老大學環境不一樣。

  • 清華魯蛇

    讀一下社會大學吧,躲在舒適圈,喊社會險惡。
    未免太單純可愛了一點

  • WilliamLin

    很多併進大公司或被投資以後就受到很多限制了啊?也不需要那麼陰謀論吧

  • Bob

    whoscall不是號稱拿到5憶?這樣子還估值太低?

  • Bob

    很好奇5億元都跑去那兒了?

  • Lono

    同規模的公司instagram拿到200億,這才是真的有賺頭。
    假設whoscall的錢要分給20個人(老闆+員工),每個人平均也只拿到25M而已。如果Naver的錢是分5年給,每個人每年也只拿到5M而已。以global talent的薪資來看,這只是一般工程師的薪水。

  • Bob

    先不提拿到200億還是5億才是真的有賺頭

    如果真的有分給每位員工二千五百萬台幣的話,林致宇先生就不會批評gogolook 根本是家沒誠信的公司

    只怕是老闆自己拿四憶八千萬,底下的20名員工平分剩下的二千萬

  • WilliamLin

    先前到底有承諾什麼?早期到底貢獻到多少?都沒說清楚,我覺得旁人也不需要在這裡推波助瀾吧!去年就被併購,現在才爆發出來有點奇怪…..難道一個做沒多久就離開的實習也能夠在併購或上市後再回來說要股份嗎?(舉例 https://www.facebook.com/leewriter0811/posts/770691602952961,非實際案例)

  • Lono

    早期貢獻whoscall 1.0~3.1.x,上面有寫
    其實爆發很久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股份要看當初怎麼談的,這的確是個謎團

    公司合夥的糾紛在Youtube, Facebook, Twitter, Snapchat都有出現
    一開始應該要做好規劃、請好律師才能避免後續的問題
    不過對沒經驗的創業團隊來說,這實在是很難達成

  • Nononon

    不再大方分享你們對於創業的看法,或是經驗的分享,這樣真的對嗎?對整個大環境來說,健康嗎?
    ——>我比較有疑問的是為什麼人家有義務非分享不可?憑甚麼?願意分享的我們當然樂觀其成,但去說別人不分享就怎樣怎樣,好奇怪啊。為什麼你期待人家的分享,人家就該出來分享呢?

  • passenger

    通篇鬼扯…

    資本主義跟共產主義中說了兩件非常明鮮的事…

    競爭就是鬥爭
    合作就是妥協

    如果一競爭,怎麼能合作?如果你要合作,那你為什麼需要競爭?
    如果一合作,怎麼能妥協?如果你要妥協,那你為什麼需要合作?

    既然你選擇了競爭?又怎麼能合作?
    既然你選擇了鬥爭?又怎麼能妥協?

    有的人會說合作的目的就只是分工,我會說合作的目的就只是剝削!
    有的人會說競爭的目的就只是誘發,我會說競爭的目的就只是激發!

    合作的原意是按照一個規範行事,譬如法律。
    競爭的原意是按照一個標準行事,譬如道德。

    沒有了道德,你的競爭就是鬥爭!
    沒有了法律,你的合作就是剝削!

    那為什麼不把你給殺了。分享你的財富不是更快嗎?這不是共產主義的極端化推論嗎?反正只有你一個富人,但是下面有無數個窮人呀。何必競爭?

    為什麼要跟你合作?我只要協約就可以了。不是嗎?分工就只是我跟你買我沒有的,你跟我買你沒有的。那我跟你協約就行了,我為什麼要賣你?你為什麼要賣我?
    你跟我一起去吞噬比你糟的弱者就行了。那你怎麼不去從事女性幼童性交易?賣毒品也不錯呀,買賣槍械也不錯呀。職業殺手也不錯呀…私人軍隊也很好呀…我想郭台銘比你有錢有能力組造一個私人軍隊吧?柯文哲四十八個小時不從,殺了他就行了。安家費也有,也有能力送人潛逃,更有能力縝密規劃。你抓的出兇手嗎?

    這不就是法西斯?

    不是只有你一個人想過要創業,也不是只有你一個人會開竅,在你這個mmday還沒開站之前,我知道就有無數的前輩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社會大學沒有像你這樣在邊打打字抱抱怨這麼簡單。
    我們都說資本主義是人類社會最初級的好制度,可是為什麼我們還要民主?還要法治?還要有議會?

    因為社會問題很多呀,於是有人發明了法西斯又有人發明了社會主義,馬克斯更英明,共產主義都出來了。結果是什麼?社會的力量變成人類生活的一大災難。

    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法西斯主義,這些為了解決社會問題的制度,最後都毀滅了社會。

    你當真社會像你想的一樣這麼美好?社會是人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分不分享,傷不傷害別人,那是差很多的事。

    混蛋!

  • 許嘉慶

    社會就是這麼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