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末,問自己三個問題?

10869350_407865756043830_6359250328513094819_o

在設計的學習過程中,我發現要突破創新最困難的就是,問對問題。2014年,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發生了很多事情,我試著想想,藉由這些議題的探討與反思來檢討自己,問問自己是否有變的更好,在這邊與大家分享。

 

在檢視候選人時,你是否也曾從中發現自己的缺點?

2014年末最精彩的選舉,柯P與連勝文的故事,有很多可以做為借鏡的地方,不管是連勝文的傻;還是柯P的直言直語,選舉過後都有許多事後諸葛的熱烈討論,但在這邊我想特別強調的是柯P做為重症醫師的一項特質──承受「不確定性」的能力。

這項特質帶給我許多反思,曾經一起工作的夥伴可能感覺的到,我非常喜歡把事情一條一條列下來,想像工作完成的過程與可能產出的結果,這樣的工作方式在我開始經營自己的設計工作室時有了很大的不同,因為承接專案的關係很容易遇到各式各樣的人,這些擁有專案需求的決策窗口通常不只有一個,其需求的變異與不確定性更是非常高,這樣的現象常常影響到工作室團隊的心情與工作效率,因為執行狀況不如預期的結果,也常常會刺激情緒的波動,進入惡性循環。

因此我正試著練習與認識「不確定性」的感受,如果你也遇過上面所說的這種狀況,也許是你對於不確定性的擔心和煩躁造成的。不知道你從候選人中看到怎麼樣的自己。

 

財富充裕的頂新魏家,仍選擇使用餿水油,道德與利潤是艱難的選擇?

非常剛好的在頂新爆發餿水油之前,我們正在為他們提供設計服務,所以對這件事情非常印象深刻,說實在這種事情發生在自己的國家,很讓人感傷,同時間我也希望自己,未來盡量不要去壓縮勞力密集的生產成本。

然而在這個看似簡單的反省背後,我也確實的發現要做到這件事情有多麼困難,以自身經驗來說,產品開發設計的同時,也進行成本的評估和詢價,在估價、砍價的過程中不斷檢視自己的判斷,聽完報價後第一時間會自然而然的感覺成本太高,然後卻又聽到工廠老闆述說近年來接單量越來越少,說起來真是諷刺,我們開始考慮薪資較低的員工;免費的實習生或者是到大陸生產,壓縮別人的價值好像簡單許多,說到這邊很慶幸上面這些事情都還沒發生,設計師被訓練的最好的應該就是同理心吧,明年度我們將會找到更好的營利方式,並藉由設計的價值找到該有的利潤,堅信利人利己的道德可以帶我們走向困難但是美好的道路。

 

那天太陽花遊行,有沒有去參加呢?

我不知道是義務還是受感動了,因為黑箱議題的激起,讓我深刻了解到政府的利益關係,但更讓人記憶深刻的是那天現場靜坐的氣氛,第一次感受到群體信念一致的力量,我試著回想那個時候的心情,並且這麼說,未來如果可以更好,想必是政府與人民間的互信與理念一致造成的,除了大罵政府,也應該分享支持好的觀點,我們應該試著多了解政府,好的與壞的。

 

大家好我是Hank,我和夥伴Maxwell今年年初開始我們的工作室Hank and Maxwell Design Studio,如果你有興趣很高興與你認識。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