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意外爸爸》

Posted by Mr. Tuesday

拿下坎城影展評審獎的《我的意外爸爸(そして父になる)》,如果光看中文片名,會以為這是一部荒謬的親情喜劇吧?但其實,用「我的意外兒子」來形容它說不定更貼切一些。來自細膩的日本導演是枝裕和,關於抱錯孩子、認祖歸宗,生育之恩和養育之情的孰輕孰重,這不是新題材了,卻拍出輕輕又細細的魅力。這是個用誇張的人生變動,去談親情的幽微和柔軟之處的故事,小心翼翼不帶價值判斷。也許無法給出答案,因為它問的根本是無解的問題,但藉由這趟歷程,它讓劇中人/戲外的我們都試著問自己:在親情裡,若拿掉那血緣「理所當然」的鏈結,我們還願意/還能夠/還有把握付出和關心多少?

場景設在東京,福山雅治飾演的菁英建築師野野宮,和美得像模特兒又溫柔的妻子一起養大六歲的兒子。他們家寬敞、明亮、富現代感的設計彷彿樣品屋,而福山開著千萬名車,眼前的事業路更是無限寬廣。沒想到來自醫院的一通電話,告知他們當年其實抱錯孩子了,對方是在鄉下開水電行、育有三個孩子的齋木一家。於是白領遇上藍領,內斂寡言的父親遇上開朗沒有架子的父親,獨立堅忍的教育觀遇上隨和自由的教養,這兩對夫妻認識彼此,孩子們也漸漸熟識。但是當面臨「要不要交換小孩、回原生家庭?」的抉擇,沒有人能輕易有個答案。

在一個沒有人願意的困局中,看一群都不是壞人的父母親,在人生的波動裡重新審視自己的角色,《我的意外爸爸》格局不大,也沒有用更多情節去作弄劇中人,但它的情緒是綿長的,而且觀察入微。不可否認,這當中的人物設計得對仗工整、幾近典型,不論是家庭財力,環境樣貌,兩邊父親各自面對工作/親情的雙極態度,乃至於對事件的考量,都互為表裡。甚至:福山的角色一度想把兩個孩子都領回家,自認這樣才能「讓他們都幸福」,最後卻發現:兩個兒子都更喜歡另一個「家」,因為雖然貧苦卻有歡笑,有父親的陪伴玩耍。這些安排是簡單的聰明的,讓這講得其實挺克制的故事,不乏煽情。

然在劇本之外,從音樂到攝影到演員到說故事的節奏,一切技術/美術條件都夠出色,是《我的意外爸爸》讓人共鳴的更重要原因。清透的鋼琴不斷彈著郭德堡變奏曲,強烈的光影和幾個大膽的鏡頭角度,構成這部片的美學,是枝裕和的情緒豐富,且不怕讓故事在黑暗中進行,因而人物的掙扎和難處,變得更深遂了。演員同樣功不可沒:不只是稱職的四位父母親,還有當初被野野宮一家抱錯的兒子二宮慶多,一雙大眼在圓嘟嘟的臉上顯得格外無辜,又若有所思。這些心思不語,卻意念清晰的人的交集,在導演說得快慢有致的語氣中,別有一番韻味。

有趣的是,這部片的英文名字「Like father, like son」指的是某種「血緣」上的相似、羈絆,這又是從另外的角度在提醒那生理/先天上的看似虛無的連結。福山的角色非常在意孩子是否跟自己一樣「優秀」,一聽到當初抱錯的第一個反應竟然是「難怪……」;然而那樣的獨立自信的另一面,是調皮、桀驁不馴和叛逆,這在親生兒子的身上都可以看見。反之,齋木一家的氣質是溫暖的,因而原先在野野宮家長大的慶多,有著善解人意的眼神,滿滿的想法無法看透。《我的意外爸爸》一方面斥責那純粹血緣認同的無情,一方面卻也不否認所謂的「他是我們的家的孩子,長越大,會跟我們越來越像」。

而為了想多了解這一類故事的後續,我也試著搜尋新聞,結果發現光在台灣,過去就曾經發生過兩種極端的案例:在桃園曾經有兩家人抱錯了女兒,結果是一方不願意將養育的孩子交出去,另一方卻堅持不要自己非親生的女兒,導致翻臉大打官司,而孩子至今還沒有穩定的生活;另一案例則是在台北,同一條街上的兩家人抱錯兒子,結果長大後發現了,雖然名義上讓雙方回到原生家庭,但實際上兩家人結成莫逆,孩子們想必也多了一整份的愛吧!

透過這故事,是枝裕和揣摩了一道人倫中極端的難題,而《我的意外爸爸》最終也確實沒有給答案,不明說劇中人後續的生活是什麼模樣。核心而言,電影本身的主角是福山雅治,讓他意識到自己即使和善、即使盡力給予物質環境的完美,但這樣的「愛」的方式並不夠,那把滿滿的希望放在孩子身上、期待他變成自己認可的模樣的愛,是不夠的。至於什麼才是「夠」?也許就是:當雙方都放不下的時候,那樣的羈絆才真正完整吧!

生育之恩和養育之念,都是無法放下的情感,在這樣的故事裡,交換或不交換都是為難更是殘忍。一樁意外帶給孩子們的,如果可以是更多的愛,而不是更少,或許才是這荒謬的情節中唯一的好答案。《我的意外爸爸》帶著暖意這麼希望著,而看完電影的我們,對於親情中的能與不能,真與不真,體會也多了幾分。

(本文同步刊登於2013年11月號《人本教育札記》第293期)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