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的職人:曾煒傑:互動新媒體

Mr. Monday (UIUI)

在 11/6當天, 我們很高興邀請到了叁式有限公司創辦人曾煒傑分享他眼中的互動新媒體設計!如同依約的, Mr. Monday 在這邊幫大家做好了訪談內容整理。希望當天沒有參與到 Live 的各位, 可以藉由這個逐字稿來了解曾煒傑如何結合科技以及藝術創造出新的互動

以下是訪談要點整理:

主持人:Keynes (a.k.a. Mr. Monday
主持人背景:iKala 團隊產品設計總監, 台大網媒所博士, 研究專長領域為人機互動(HCI)

邀請設計師:曾煒傑 (現任叁式有限公司負責人
節目主題:互動新媒體:科技+藝術
相關資訊背景:於薩凡納藝術設計學院(SCAD)學習互動設計,元智大學資訊傳播學系互動科技組碩士,短期就讀台灣大學資訊網路與多媒體研究所博士班。在 2010 年曾煒傑與幾位好友一同成立了《叁式》這個團隊,擅長互動設計、視覺美學與軟硬體裝置等各種跨界整合執行的他們,開始了一段探索科技與藝術結合的可能性。團隊也持續活躍於國內外具指標性之重要藝術活動,包括台北數位藝術節、美國 SIGGRAPH、巴西 FILE 國際電子語言藝術節、阿根廷 TSONAMI 國際聲響藝術節、荷蘭 TodaysArt 國際藝術節與英國 World Stage Design 世界劇場設計展等,為兼具商業創意與藝術能量的互動新媒體設計團隊。透過曾煒傑的雙眼,我們將一窺科技與藝術結合的未來!

(第七感官)

UIUI: 您是《叁式》的創辦人之一, 我們也瞭解《叁式》有許多非常棒的案子, 而且試圖將美學跟科技做一個結合. 這邊你們最經典的設計案, 就是跟安娜琪舞蹈劇場合作的《第七感官》, 這個作品獲得了很大的回響, 同時也應邀參與了今年在英國所舉辦的「2013年世界劇場設計大展」, 這邊可以請您分享一下這部作品的創作理念, 以及結合科技跟藝術當中所遇到的困難以及突破點嗎?另外, 在產品設計這邊, 是需要工程師跟設計師兩邊的溝通, 而你這個更厲害了, 是工程師跟藝術家的溝通, 不知道這邊有無特別的困難之處?

曾煒傑:先介紹一下《第七感官》的由來。就是某天有個朋友介紹了一個編舞家給我認識, 他想要做一種新形態的舞台表演, 如影片中一樣, 這整個空間是很自由的, 可以看到只有穿灰衣服的是舞者以外, 其他在舞台上的人, 我們稱之為在搖滾區的觀眾, 因為他們也構成了舞台互動的一部分。這跟傳統的方式就很不一樣, 因為傳統的情況, 觀眾就是坐在台下, 而我們是希望這個表有是有機的, 也就是觀眾是可以動態參與的, 因此這個結構跟劇情就可以被參與的觀眾所改變。所以, 他們就希望這個空間可以是活的。


第七感官劇場截圖

曾煒傑:然後因為這位編舞家是念建築出生的, 因此對於工程是有概念的, 所以也不會有很難溝通的情況, 而且以藝術家的標準來看, 其實對方是還蠻有邏輯的。然後因為對方是個建築家, 所以希望打造出來的空間是環閉的連續性空間, 也就是從任何一個視角都可以觀看。

第七感官劇場截圖

曾煒傑:然後這個編舞是有它的劇情, 主要是講兩個個體間的權力關係。因此, 通常在描述上, 他會跟我們說希望在這個橋段可以營造什麼樣的氛圍之類的。當然也會有這類比較感覺式的描述, 比如說他會說希望能夠創造像是水的質感, 但是它不是水。然後我們就會去試著做出這種感覺, 但是畢竟我們腦海裡想的東西有時候是很不一樣, 因此做出來的也不是他原本想的。但是對方的角度是很開放的, 因此常常也會覺得, 雖然這不是他想像的那種, 但是這種沒想到的表現方式也很好。所以這樣子的合作就比較像是雙向, 這樣子來來回回, 去逼近一個想要的狀態。

(Chumky Move)

UIUI: 我對這方面不是很熟, 但是當我第一眼看到《第七感官》的表演時, 真得是很震驚, 因為整個舞台劇場都是有機的, 想問一下, 這樣子的互動想法算是全世界首創的嗎?

曾煒傑:其實這樣子的互動我們也不是首創, 類似的有像是《 Chunky Move》 這類的表演。幾個比較有名的, 還有像是法國的運動學, 這類的新媒體的共同特徵就是用這樣子互動投影的技術來做展現。然後我們這個比較特別的是, 通常只會做到一個面體或是兩個面體, 但是我們卻做到整個 cube 的空間。這應該算是蠻特別而且非常沉浸式的三維空間。

(法國的運動學)

UIUI:所以就我所理解的, 這樣子新形態的互動方式, 你們在台灣應該是第一個做的吧?

曾煒傑:嗯, 就我理解應該是的(笑)。然後因為我們在世界有巡迴演出, 因此我們也觀察到一個有趣的現象, 就是每一個國家觀眾的參與狀況都不太一樣。像是剛剛有一幕是舞者在跑對角線, 然後在西班牙時, 就會看到所有觀眾跟著舞者一起在跑, 這對我們以及對編舞家來說, 就是想要看到這樣子的東西。因為我們把這個空間建立成可互動的狀態時, 很多的時候, 在表演時, 我們期待的也不僅是單方面的給而已, 而是可以有回饋可以回來。這就是蠻有趣的事情。

第七感官劇場截圖

UIUI:既然是大家可以參與, 請問是多少人可以參與其中呢?

曾煒傑:這舞台基本上是八米乘上八米, 所以在舞台上, 我們通常會有 10~12 個觀眾可以參與的。所以我們俗稱在台上的是搖滾區, 然後下面還是有坐觀眾可以看, 因為還是有一面是開放的。所以對於不是喜歡參與表演的觀眾, 也就可以選擇坐在台下觀看。這個表演一次大概是 30 分鐘。這個票價大概是 500 塊台幣左右。

(第七感官2-感官事件)

UIUI: 台灣還有再演出的機會嗎?

曾煒傑:我們其實有執行過《第七感官》的進化版, 也就是《第七感官2》。當時是在松山菸廠演出。這個跟之前不一樣的是, 這個是一個小時的表演, 然後場地更大了。但是因為在場地跟預算的情況下, 我們通常巡迴會以《第七感官1》來做表演, 因此第一代的表演是比較知名的。因為《第七感官》已經在台灣演出過了, 因此除非是再被邀請, 不然目前是還沒有相關的計劃。

(第七感官2-感官事件)

UIUI:這個第七感官的名字是怎麼決定的呢?

曾煒傑:就如同其名一樣, 我們是很希望可以把視覺、聽覺、嗅覺、觸覺等所有感官都加在一起, 做一個全方位可以有感受性的舞台。所以當初他一開始在提的時候, 我們就先把視覺跟聽覺放進來。然後其他的感官希望未來可以慢慢放進來。不過其他的感官是有很高的挑戰性的, 比如說當舞者做一個動作時, 我們希望大家很即時地聞到一個味道, 這就有其困難度了。所以比較可以先切入的角度就是視覺跟聽覺, 然後我們希望再慢慢融合其他的元素進來, 讓大家有一個新的體驗(笑)。然後這次的新的體驗, 就是讓觀眾可以在劇場裡參與互動, 這跟以前的劇場表演就很不一樣了。

(故宮的《乾隆潮-新媒體藝術展覽》)

UIUI:說到跟藝術的結合, 其實 《叁式》在今年參與了故宮的《乾隆潮-新媒體藝術展覽》, 推出很棒的互動展. 把冰冷的歷史文物用動態以及趣味的方式做了呈現.這邊可以請您介紹一下你們是怎麼樣把這些冰冷的歷史轉化成有趣的互動元素呢?

曾煒傑:乾隆算是一個很特別的皇帝, 我覺得他有收集癖。他很有名的就是, 他喜歡在他的畫上面題字跟蓋他的章。所以你看到什麼很有名的畫上面, 常會看到乾隆的玉印。其實乾隆是很有藝術鑒賞力以及有品味的人, 所以當時他整理歸檔了很多的玉器、銀器、印章等, 還叫當時的工匠畫下當時的樣子。以現在的角度來看, 可以說乾隆是一個很潮的人。然後我們再反觀當代, 其實每個人也都有自己的品味, 然後這個新媒體的策展單位光助大房就希望能去用人人都是乾隆的角度來做包裝, 由我們來協助互動技術的部分。然後大家就會一起討論這個互動該要怎麼做或是怎麼展現會比較好。

(結合所偵測到的服裝顏色,每個人都可以製作專屬自己穿搭的花瓶)
(圖片來源:自由時報

曾煒傑:然後大家可以看到展場一進去就可以看到乾隆在扮鬼臉, 就是希望讓大家覺得皇帝不是高高在上很遙遠的感覺。互動技術是非常適合做創作論述這一塊的, 因為透過互動技術, 可以讓參與者成為展品中的一部分。像裡面我們有一個花瓶, 我們的互動就會吸取使用者身上穿的衣服的材質, 然後用你的衣服品味構成這個花瓶的圖樣。我們甚至有進一步在想, 是不是可以結合印出明信片或是用3D printer 來列印出來, 讓大家也可以真得把這個製作出來的實體東西給帶回家。

故宮乾隆潮展覽

曾煒傑:這個展實際上是很多人通力合作的呈現, 包括了服裝設計師、動畫公司還有聶永真等人。我們負責的這一塊是新媒體展, 還有另外一塊是靜態文物展, 也是蠻有看頭的。所以這個展可以說是有靜有動, 因此對於這個展有興趣的人, 但這到明年三月前都還有機會可以去故宮參觀(笑)

(北港元宵燈節互動變臉拍)

UIUI: 上一集裡面我們邀請了吳漢中談社會創新, 其中一塊就談到了草根設計, 我發現你們豐富的作品裡面, 也包含了許多跟在地結合的設計. 包括了《北港元宵燈會 – 互動變臉貼》, 這個當時新聞還有大量報導呢!我看民眾也都玩得很開心. 其他的作品也包括了國際玻璃藝術節的保庇保庇城隍廟以及好漢玩字節的漢字三太子. 我覺得這個困難的挑戰在於如何融入在地的特色元素, 並把它們轉化成大家認為有趣的互動元素, 這邊的經驗可以請您跟大家分享一下嗎?

曾煒傑:其實在地元素的這樣子的設計對我們來說就像是一個有溫度的梗, 因為這些是跟大家生活相關的東西, 所以也可以快速地產生連結。像我們做那個北港元宵燈節的活動, 放進的不只是在地的神明, 也包括了大家所熟悉的動漫, 像是七龍珠裡的量測戰鬥值的眼鏡或是布袋戲裡的素還真這樣子的角色。因為我們造型是隨機給出來的, 像是我們有數百種眼睛、嘴巴、頭套等。所以我們就會看到一個有趣的現象, 就是很多人在那邊一直按就是希望能夠拍到一組類似素還真的合才會甘願。然後當時做出來的大頭貼可以讓大家上傳到Facebook, 不過我們也體諒了當時雲林的相親 Facebook 比較不普及, 所以我們也讓大家可以透過 email 寄回自己的信箱。雖然這些兜起來看起來醜, 但是因為有溫度, 有Kuso感, 是跟自己有記憶的元素, 所以大家就會覺得很好玩, 覺得距離被拉近了。

(好漢玩字節:漢字三太子)

曾煒傑:這個是當時高雄的好漢玩字節的一個邀展的作品, 然後當時 Kinect 剛出不久, 所以我們希望能用體感來當成一個互動的形式。當時高雄文化局也希望融合一些在地元素, 又逢當時世運會剛結束, 所以一講到三太子當時大家就會想到世運會。然後我們就拿三太子趨吉避凶的概念來做這樣子的漢字互動遊戲, 然後中國文字有些字代表著正面的意義, 有些代表著負面的意義, 像「益」就有好的意思, 而「損」就有負面的意思。然後玩家就必須要去接好字, 閃壞字。

(保庇保庇城隍廟)

曾煒傑:這個後來我們有改變一些元素變成了保庇保庇城隍廟這個作品, 在新竹國際玻璃藝術節裡面有展出。然後就配合著新竹的在地元素, 變成了城隍廟裡的黑白無常的角色。像如果去雲林朝天宮的話, 我們就可以用千里眼跟順風耳, 可以因地制宜。然後我是雲林虎尾人, 所以朝天宮可以趕快來找我(大笑)。

(Heineken Pioneering Bar)

UIUI: 我發現你們的創作大量地利用了體感, 包括了前面提到的第七感官, 或是你們這兩年跟海尼根合作的設計案, 分別用到的是 Leap Motion 以及 Microsoft Kinect, 又或者是你們跟 Nike 的合作案, 當然就更體感了。科技互動跟藝術的結合並不一定要用到體感, 不過感覺上面你們更偏好體感一點。因此我想你們選擇體感的方式來做一種創作上以及設計上的表達跟互動, 應該是有其意義, 這邊可以請您跟大家分享一下您的思考觀點嗎?

曾煒傑:用這種非接觸式的體感設計, 其實在當初設計的考量是因為比較不容易壞(笑)。然後為什麼作品多用體感呈現, 可能也跟我們第七感官知名度很高的關係, 因此我們接觸到的客戶多會希望我們是用這樣子的方式來做體現。加上一些預算的問題, 因此一些特別硬體類的成本就會變得很高。不過其實我們並沒有特別限制我們只能用什麼, 或是不能用什麼, 只是最後的呈現上面都剛剛好是往這個方向走。

(NIKE SUMMER NIGHTS – 終極絕殺籃球互動挑戰)

曾煒傑:不過體感也有它的好處, 像是Kinect或是Leap Motion, 可以讓我們的身體變成了最直接的控制器。然後我們會發現身體是最直接, 也是最直覺得, 每次我們互動展上面, 都可以看到小朋友手舞足蹈開心地在玩。而這也是在互動呈現上面最大的一種方式, 參與互動的人會更加沈浸在其中, 而感到最大的樂趣。比如說原本在一旁酷酷的帥哥, 一旦進入了三太子這個角色後, 就整個不一樣, 很活潑地互動起來了。

(新北市動漫節 Game Sequencer)

UIUI: 叁式雖然有非常藝術的創作如第七感官, 也有很酷的創作如跟海尼根的合作, 但是我發現其實你們的創作中包含趣味的成分也是不少, 如你們幫故宮以及地方包裝的作品, 又或者是你們參與新北市動漫節的Game Sequencer 作品, 多少都透露出, 你們對於趣味元素的重視。我想將遊戲元素設計進入短時間的展場互動中, 也是一個挑戰, 這邊, 也想要請教您, 做了這麼多展場的設計, 你們是怎麼看待展場上的設計?然後畢竟一個展場上面能夠互動的設施現在少說也有幾十樣, 每一個都在說看我、看我, 那你們是怎麼讓人第一眼就被你們的設計給 catch 住了呢?另外 catch 住了以後, 因為是用體感操作, 也就是說, 這個設計上面是要讓大家怎麼去理解怎麼互動似乎也特別的重要了, 不知道這方面的 know-how 是否也可以分享一下呢?

曾煒傑:其實現在即使做到現在, 我們都還在討論這件事情, 就是讓使用者怎麼知道要去怎麼做操作。但是通常我們最快的結論就是找個 Show Girl 在旁邊解說或許是最快的方式(笑)。當然人就是最好的解決方案, 但是無可避免的, 有些情況下就是沒有人的時候, 我們就要去測試、去實驗那個呈現是否能夠夠直覺去導引使用者的互動。不過, 我們也發現到了, 每個年齡層對科技的敏感度真得很不一樣, 有些長輩或是過小的小朋友可能就真得無法理解你到底要幹嘛, 縱使你的圖或是說明或是指示牌都已經解釋得很清楚了。

(使用者站在花瓶前做圖像擷取)

(圖片來源:千龍網

曾煒傑:像是那個花瓶只需要站進去那個地板上的框框裡就好, 地板上已經有一個很明顯的框了, 但是許多人還是不知道可以站進去, 或是站進去後, 看到螢幕上有反應, 會嚇到跑出來的也有。然後我觀察下來, 最好的狀態就是那個東西一直有人在玩, 然後大家就會看前面人怎麼玩, 就會知道怎麼玩了。然後我們當然也會有prototype testing, 在設計早期就會找一些人來做一些測試來避開一些設計互動上的盲點。然後在指示上面我們也會儘量做出來, 這邊也會跟廠商溝通, 因為要是使用者不知道怎麼玩的話, 沉浸度就會很低了, 這樣廠商想要的效果就會大打折扣了。

(擷取人臉後, 可以在《漢宮春曉圖》裡互動)
(圖片來源:千龍網

曾煒傑:然後關於使用上每一個體驗的 session 長度其實就是看每一個互動所想要表達的事情, 有些短則 20 秒, 有些長則 2~3 分鐘的都有。像是幫故宮做的那個互動, 有一個就是要截取人臉, 讓使用者變成虛擬人物出現在《漢宮春曉圖》中, 在這個虛擬的圖畫裡活蹦亂跳。然後截取人臉大概需要 20 秒鐘, 這個參觀的人潮有時候有很多, 這時就要用多台機器來解決了, 像現在這個互動我們就同時用了三台機器。畢竟保持完整的互動體驗是很重要的。

(海尼根 Time Traveler 時空旅人)

(圖片來源:http://www.thefwa.com/

曾煒傑:像剛剛那個 Heineken 的互動, 一個完整的互動就需要兩分鐘。它是透過 Leap Motion 的互動來體驗Heineken 的五大元素。然後他一天體驗的人數就沒辦法這麼多, 所以今天如果沒排到的, 就只能請他明天請早了。我的想法是這個樣子, 與其讓 200 個人看到 50 分的東西, 不如讓 100 個人都看到 100 分的東西。這樣子大家也才會有口碑效益, 也不會因此而去犧牲掉該有的品質。

(《叁式!! Ultra Combos!!》)

曾煒傑:然後關於趣味性這件事情, 因為我們都是電玩世代中長大的宅宅, 所以我們公司內有一部分的元素就是遊戲。然後當時我們公司剛成立時, 有弄一個叁式個展, 當時推出了七個作品。這個展就是以電玩為主軸, 但是並不是一般我們所想像中的電玩。我們是希望將構成電玩裡面的一些元素取出來創作, 所以裡面只有兩個看起來像是電玩, 但是大部份的看起來並不像。

(叁式個展 -《害人乓》)

曾煒傑:當時我們故意挑了兩個最原始的遊戲形式, 一個就是乓, 另外一個就是貪食蛇。然後乓很具有代表性, 是因為它是全世界第一個電玩遊戲。因此當我們回頭來想, 如果現在要重新設計這個Pong game 的話, 要放什麼元素進去才比較有趣。然後大家都知道, 遊戲最好玩的元素之一就是心機, 有玩過三國系列的大概就知道我在說什麼。所以這個害人乓就不只是比反應了, 也比心機。因為這個背景是可以讓遊戲玩家手動切換的, 所以大家就會想辦法讓對手看不到球。

(叁式個展 -《貪食蛇》)

曾煒傑:另外一個就是改良貪食蛇, 那個玩法就比較複雜。像是本來都是往前走,但是你按一個按鈕後, 對否就會倒退走了。然後當對手在你附近時, 你按下倒退按鈕, 他一過來撞到你, 他就死了。所以也是一個很心機, 但是很有趣的遊戲。然後因為這個遊戲很好玩, 曾經就有小朋友霸台, 玩了半個小時以上還不走。所以我們就想, 以後要做個投錢的方式來做過濾(大笑)。

UIUI:我想創業真的很不簡單, 《叁式》從 2010 年創立到現在, 不過短短三個年頭就已經在業界小有名聲, 你怎麼看待你們的創業?以及你們的理念跟願景?

曾煒傑:首先是很高興運氣很好, 遇到很多有同樣興趣的夥伴。我覺得我們其實都不是這個背景出生的, 但是卻在做這樣子的事情, 對我們來說這也是個很有趣的實驗。所以我們就在想, 把這個科技互動放在展覽裡會長什麼樣子?放在品牌行銷裡又會長什麼樣子?放到跟舞蹈界合作又會是什麼樣子?所以我們沒有侷限說我們要發展成什麼樣子, 我們反而把我們自己定位在成為一個觸媒或是化合劑這樣子的角色。把一個舊的形式透過科技互動產生一個新的可能性。然後因為互動是跟人有關係, 因此我們在想如果每個產業都可以再多加入這些互動, 那就能跟人更緊密, 帶入更多的能量。因此這邊是希望可以繼續多跟不同領域的人合作, 藉由這樣子的合作我們也可以多瞭解不同領域的脈絡, 而能夠多學習到怎麼把科技互動用得更好。因此我就把這樣子的事情當成樂高積木一樣, 我們所有的核心元件就是科技以及創意這兩個事情。

(日本互動團體:Rhizomatiks)

UIIU: 你也選了一個你很喜歡的日本團體當成你們的role model, 可以跟大家介紹一下嗎?

曾煒傑:這是一個我很欣賞的日本團體叫做 Rhizomatiks, 其實國外也有很多很棒的團體我也很喜歡, 但是這些團體大多是專注在一個領域。比如說做 Projection Mapping 的就只會繼續做這一塊, 做空間展覽有關的, 就會繼續把這件事情做得很好。而 Rhizomatiks 特別的地方, 在於他們融合了許多領域的專家在團隊, 有會自動工程的, 也有熟悉聲音處理的, 也有做純藝術的。然後我們就希望我們的團隊也可以像這樣子, 從創意發想到最後把整個互動都能實際執行出來。也很希望可以跟各式各樣的人來做合作。我們常用的其中一個工具叫做 OpenFramworks, 他的創辦人曾經說過一句話: 「Do it with others」, 我覺得這句話說得很好。現在是一個開放時代, 和別人合作能量才會強大。

UIUI: 最後, 我們一定要問這個問題, 這也是每個上「設計的職人」的受訪者所需要回答的問題, 請問設計對您而言是什麼呢?

曾煒傑:設計的範疇有點大, 不過這讓我想到 Philips 的 slogan: “Let’s make things better”. 我們常做設計的就會知道, 當你把一個層面做好了, 另外一個層面可能就會不好了, 那我們就是在各個層面通盤的考慮下, 來把事情做一個最好的呈現。對我來說設計就是這樣子。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