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Facebook 與 Google 瘋狂競逐 Snapchat 的背後

是 google 與 facebook 對新的典範轉移的恐懼。

image

Snapchat founder:Evan Spiegal (via Flickr)

遽聞,Snapchat 已經拒絕了來自 Facebook 的 30 億美金併購案,而新一輪的競爭者是 Google,出價 40 億美金。此外,想要入股的還有騰訊。

騰訊的意圖暫且不論。就 Facebook 與 Google 來說,我看到有人留言表示不解為什麼這兩家會瘋狂的競逐 Snapchat 這個概念說穿了十分簡單的東西。簡單的說,他們在害怕 mobile 時代的典範轉移即將出現,而自己沒有抓住。

說到大公司,常見的”創新”有兩種作法,一曰抄,二曰買。最近有人列出 Google 公司為人稱頌的產品,結果除了 Search 跟 Google Glass 是創辦人自己做的以外,其他成功的東西多半是買來的(Android, Maps, Docs.. etc), Facebook 呢,它的 timeline 是跟 Twitter 學的,前一陣子推出的 Poke 與 Instagram Video 則擺明就是跟 Snapchat 和 Vine “看齊”。打不過,就買,其實是再常見不過的思維,只不過在 Snapchat 的這個例子裡,明擺著的是這兩家網路巨頭對於移動時代的戒慎恐懼。

今天早上看到騰訊的馬化騰在道農沙龍上演講的逐字稿,字裡行間也可以看出一樣的思維:

我們可以看得出,即使是像QQ已經有每個月超過六億多的活躍用戶,兩三年前已經達到這個水平了,但是在這個領域裡面依然有創新或甚至差點被顛覆的可能性。坦白講,微信這個產品出來,如果說不在騰訊,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話,是在另外一個公司,我們可能現在根本就擋不住。回過頭來看,生死關頭其實就是一兩個月,那時候我們幾個核心的高管天天泡在上面,說這個怎麼改,那個怎麼改,在產品裡調整。所以也再一次說明,互聯網時代、移動互聯網時代,一個企業看似好像牢不可破,其實都有大的危機,稍微把握不住這個趨勢的話,其實就非常危險的,之前積累的東西就可能灰飛煙滅了,一旦過了那個坎兒(按:critical mass)就勢不可當了,這是一個感受。

某種程度來講,亞洲的 mobile social scene 搞不好已經是走在美國前面,因為 WeChat 跟 Line 已經紅得一蹋糊塗,甚至 WeChat 已經把新浪微博與人人網打得都快死掉了,而在美國這個才正要發生。你說 Facebook 看到這個怎麼會不擔心 Snapchat 呢,一定要跳下來搶啊,買不到至不濟也要試著自己作,Poke 失敗之後現在又是 FB Messager,否則不作難道要步上人人跟微博後塵嗎。

另外,又有傳言指出,Snapchat 拒絕騰訊的報價後,主動向 FB 與 Google 兜售了一輪,在得到 3B~3.5B 的報價後又改口不賣,因為認為自己的價值比這還更高——為什麼聽起來像是主動哄抬了一輪後跟投資人募資的手法?我想,這個,日久見真章。

對了,最後我還看到幾個留言寫說閱後即焚這個技術很簡單不值那麼多錢,我只能說,這種東西不是照成本賣的。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