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公民媒體的崛起 – 第五權的影響與挑戰

上星期最熱門的新聞莫過於「清大學生痛批教育部長偽善」事件。 從新聞媒體播出來之後,還有一些媒體與報紙的譴責與批評之後,開始有人分享當天立法院的狀況在YouTube上。 不久之後,我的facebook牆上開始有許多不同的支援陳同學的聲音與討論出現了,然後轉貼與批判清大的道歉啟示。  也或許因為壓力與支援聲音愈來愈大,清大也旋即撤下了道歉啟示,過數日清大校園也有許多師長連署不同認道歉事件。本人其實很少看報紙,但也因這場風波,好奇也把當場的錄影看了一遍。

陳為廷轟教長! 15分鐘完整交鋒過程

在Mr. Sunday在構思這篇文章的同一天,又發生了「15K董事長事件」。 我又是在facebook的牆上看到的轉貼新聞「再吵!我會讓台灣的年輕人連15K都沒有」,然後貼上十分有戲劇張力的對話

「你憑什麼?」,他說:「我有錢,你呢?」我回應:「我有『良心』,你呢?」

我看到這則新聞的時候覺得十分訝異,因為一般人在公開的會議上,應不致於大剌剌地說出「我有錢」這種炫耀與情緒化的字眼,讓別人可以輕易地作文章。 之後有人錄了現場的狀況上傳YouTube,我也好奇地看了一下,不過在錄影上來看我沒有聽到這一句話,標題部分略於煽情,不過內容部分,我們都有機會好好去研讀開會上討論的事情與了解反對方的訴求,不至被過於簡化的標題或是侷限的報導,喪失了思考與判斷的機會。

「再吵!我會讓台灣的年輕人連15K都沒」-經濟部產發會爭執節錄

本文無意去討論事件的是非對錯,網路與媒體上也已有許多的深入討論串。我只是想,如果這些事件發生在十幾年前,我們沒有YouTube、facebook或其它的網路服務,沒有關心時事大家上傳第一手的資訊,或是專業的部落客寫下不同深入的見解,這二件事件的輿論走向,是不是很容易被少數的人或是媒體報紙所主導與操弄,而單純接受資訊的我們,是不是很難有思考與判斷的空間。

其實仔細想想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我們一直以來就是被動著看著新聞與報紙,雖有選擇不同電台與報紙的權力,但是都還是以同樣形式的資訊接收,報導若是撰文者只以一個主觀的角度來編輯與詮釋事情,我們就只能看到一個切面,很難在侷限的資訊裡擁有思考空間,在可疑處也無法交插比對資料,更沒有機會經過討論交流來更深入了解事實。 而這二個事件的發生,不同於單純的被動得知,可以看到不同角度的看法與深入的分析與交流,這就是網路公民媒體的力量。

image

[剪輯的可怕 圖片來源]

有人說媒體是「行政、立法、司法」三權之外的第四權。 先不深究第四權的定義與依據,但不可否認的是,現今大眾媒體所能造成的影響力,常常不亞於政府的三權,甚至更快速更強大。 所以媒體對於社會與國家在平衡與監督政治,為大眾匯集與發表意見,都有是有很深遠的影響力。

但是在台灣,這些年來已經有許多不少的聲音在批評的台灣媒體的亂象,包括了缺乏客觀、濫用民意、不整齊的素質與專業。我有時有在思考原因與如何改善。原因可能是台灣的地小人稠但媒體密集,參與的大小國際事務不多,加上短視近利的習性與不少觀眾的重口味,造就了整個體質的惡性循環。 另外多數媒體也是營利的法人單位,面對不同的政治立場、利害衝益與收視效益,很可能往往會犧牲著該有的中立立場與專業深入的分析報導。

另外傳統的新聞媒體還有一個致命傷是傳播的方法。 不論是電視新聞或是報紙,大眾只能被動地單方面接受資料,沒有雙向的溝通管道,更遑論深入的交流討論。 我們的確也常常看到許多錯誤與不公正的報導,有些負責任的媒體雖在承諾錯誤後,在後續報導或下期報紙提出更正或是道歉,但其實許多的傷害與誤解已經造成,難以回收,當初被誤導的讀書,未必會有機會看到平衡的更正結果。

但是從網際網路普及後,很多情況開始漸漸改觀了。 以清大生痛批教長與15K董事長二個事件來說,網路公民媒體提供了還原事實的可能性 (YouTube影片)與許多正反兩方的意見與精采辯論。 不論是非,至少對每一位關心的讀者,能輕易能找到不同觀點的文章與第一手資訊與影片,來獨立思考與判斷,更甚者可以參與討論與發言,進而影響事件的走向。 這樣的影響力與趨勢,漸漸國外有提出「第五權」的說法,其中某一個第五權的概念,就是網際網路,在此我就先姑且稱為網路公民媒體。Internet的普及提供一個快速有效的傳播媒介,輕易地打敗傳統媒體的古老傳播方式,發揮難以想像的影響力。

第五權的影響其實早已經發生很多年了,而且早已超乎這最近這二個事件與我們的想像。像是阿桑奇(Julian Paul Assange)的維基解密(Wikileaks)所帶來的影響,或是近幾年的中東與北非的「茉莉花革命」。 這些改變在過去是很難發生的。

我強烈建議可以看一下TED阿桑奇的專訪,原始的TED連結在這裡,如果覺得聽英文有些吃力的話,可以打開中文翻譯。 一開始阿桑奇就酸了一下現在的全球媒體,認為他們沒有做的很好,只有二十分鐘的影片,看完之後會驚訝的發現維基解密是怎麼利用這些全球送來的機密文件,來改變這個世界的。

Julian Assange: Why the world needs WikiLeaks

雖然第五權帶來很多好的影響力,但也有許多負面的疑慮。 首先是網路公民資訊的專業素質並不如傳統媒體的素質整齊。 另外是網路的匿名性帶來很多不負責的言論攻詰。其實很多人沒有意識到在網路的發言其實也算是公開場合的言論,得對自己的言論負責。 至今還是有許多論壇與網路的角落,聚集著很多不負責任的攻詰批評與不實的謠言與八卦,與嗜血的網友。很多的現象剛好在今年電影「BBS鄉民的正義」中有所著墨。

鄉民的正義:人多的一方,往往霸佔著所謂的正義

再來,支撐第五權的根本 – 自由與普及的網際網路,最近也正面臨危機。像是去年的美國議員提出的「禁止網路盜版法案」(SOPA),或是這陣子在杜拜的「聯合國國際電信聯盟」(ITU)會議。 如果這些相關法案通過,那對於網路的自由性的限制威脅可以會削落第五權的興起,所以Google才會旋即出面呼籲網民站出來一起連署出聲 (Take Action),表達捍衛自由開放的網路世界的聲音。

回到台灣現在的狀況看來,雖然個人也很氣餒整體的媒體素質還有顏色分明的政論節目,但是就這幾年第五權的發展來看,Mr. Sunday覺得未來改善的契機可能在我們每一個人的身上。以前得花費上力氣走上街頭表達不同的聲音,但是現在有簡單有效的途徑去反應意見。 只要我們擁有獨立思考的精神與積極參與的態度,持續地閱讀不同角度的論點,踴躍的發表意見,那更可以讓第五權的力量得以正面的申張,影響與平衡第四權的一些亂象。以我個人為例,開始漸漸減少看區域新聞報紙的比例,另外對於被動閱讀也儘量保持獨立思考的可能,另外幸運的是,現在許多國外主流的媒體也提供了網路的中文版可以看( ex. 紐約時報中文網英國BBC中文網日經中文網),在言語沒有隔閡下,更容易了解不同國家的觀點,還有世界各國在注意什麼議題。 (這還是被動閱讀,但增加廣度與視野)  另外Mr. Sunday有個有趣的想法,覺得未來也有可能的趨勢可能是第四權與第五權的完美結合。 並沒有人規定傳統的媒體一定要是單向或是不能利用網路的特性來發揮影響力,未來媒體若願意的話,可融合第五權開放自己媒體的走向,讓每一篇報導都接受交流與評比,擁抱第五權的型式,達到更大更好的影響力。 最後,勉勵大家與自己,對於未來,我們不再抱怨與氣餒,我們親自去改變。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
  • Hippomaster

    這篇提供的國際媒體中文版,都有不錯水準,但是依照以前看待這些新聞的經驗,可能還是要提醒大家一點:

    所有的中文版,都是先翻譯成簡體中文,然後再改變成正體中文字體。另外,翻譯的人員,都是該媒體於中國分公司或分社的人員。(除了少數從港澳、台灣發稿的新聞以外)

    這些做法,都是基於市場考量;但是也因為如此,有些對中國來說很敏感的新聞議題,就會出現摘譯、略譯、修改、掩飾等狀況。

    所以我會建議,看新聞的同時,也別忘了多加對照,特別是針對中國利益的新聞,別太輕易接受新聞給予的觀點。(所有翻譯新聞皆有原文可查詢)

    這年頭,看新聞還真辛苦…

  • aici

    滿喜歡作者第四權與第五權結合的概念。在傳統媒體漸遭企業併吞的情況下,除了抗議並要求反壟斷立法,對於媒體改革,我們更需努力促進第五權的健全發展。台灣也有許多優質內容的網路公民媒體(獨立媒體)如上下游新聞市集、苦勞網、立報、環境資訊協會、泛科學、環境報導等;其中獨立記者朱淑娟的環境報導對全國產業會議事件的報導十分詳實,可以看出獨立媒體不乏專業的領頭羊。
    而最重要的仍是多方查證,不聽信一方之言,透過獨立思考與討論洞悉事物的全貌。

  • Passerby

    在台灣,還是學好英文,直接看英文版比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