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與不說的難處

說一件事,總是比不說一件事更難。

說了,就總有 少說、說錯和說不好;

不說,就什麼都沒有,不會有人傷心,不會有人快樂,世界不會更好,甚至也不會更差。

xDay 的上一篇文章(已應 IxDA 要求刪除)多說了一些,少說了一些,說錯了一部分;整體而言,也說得不是夠好。在此對受到影響而感到難過的人致上歉意,也對花費時間在留言處持公正客觀立場提出討論的人表達敬意,當然更對 MMDays 的包容與彈性致上最深的感謝。

不說了。

以上。

Mr. xDay 敬上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
  • 「在場的不只是我,還有其他人,像一個付了費來參加社團 內活動的外人,被半強迫地和該組織過了場社團慶生聯歡活動–  」
    你有你聯想跟認為的自由,但是你無權幫其他人背書。這就是文章中從頭到尾最大的問題,個人看法有沒有問題那是另一件事,但是過度引伸到「其他人」,而那些參加的人可能都是被你代言的那些「其他人」,他們的看法不見得都和你一樣。

  • Peace

    與人同樂真的很難嗎??
    想說,就勇敢的對對的人說,用影射、用聯想,令人頭皮發麻!

    付出比抒發感受來得難太多,若真具有憂心人們茫然、盲從之偉大胸懷,說,用對的方式說,何難!

  • 那我問你,「有人」這個族群,能不能代表「其他人」這個族群。這種用詞上的問題是很重要的。「其他人」跟「部份參加者」這種差異我不覺得你分辨不出來。我知道有和你看法不一樣的「其他人」,這就是問題。

  • Qoo

    所以從
    你們這些觀眾到底懂不懂阿,還跟著人家喊
    我真的很擔心五年十年後你們大權在握而不自知,你們這群觀眾被操縱了都不知道
    變成
    我那天去同樂會被冷落在一旁,也不能抒發自己受傷的情感嗎?

  • Qoo

    不是要用strikeThrough保留原先內容嘛,都刪掉的話我的留言很像白癡耶

  • sisi

    我相信也有不少人是認同你那篇文章的觀點的,只是選擇不發聲。

  • Save

    沒關係,我有留起來

  • Save

    “文章刊出後,有設計領域的朋友和我轉述,其實不僅是喊喊 Rock 而已,還有切蛋糕慶祝該組織兩歲生日、頒發出席全勤的頒獎儀式,加上一些口號歡呼,十足像極一個社團內部慶生聯歡加尾牙活動。在場的不只是我,還有其他人,像一個付了費來參加社團 內活動的外人,被半強迫地和該組織過了場社團慶生聯歡活動– 當這個社團開心高喊的時候,我不知道我該不該開心高喊,當這個社團在頒發獎項時我不知道該不該拍手,當這個社團在切蛋糕的時候我不知道該不該與之同樂–

    這種群眾的壓力讓我聯想到很多很不好的事情。
    一個推廣使用者經驗和互動設計的組織,無法對位思考,事先設想”其他人”的感受,是要如何推廣使用者經驗和互動設計?”

  • Qoo

    我也很認同,只是口號和內容似乎搭不太上邊

  • Qoo

    其實我覺得如果初衷真的是群眾壓力與活動內容,我反而非常能認同,為什麼要辦一個活動,甚至一個付費的活動,如果今天讓參與者感到疏離,真的是非常的失敗,做為一個慶生的活動,一個團體的人要如何慶生的確是他們自己的事,但是做為一個活動,甚至付費的活動,你想要的是什麼?讓其他人看你們切蛋糕? 我之前在國外參與各種遊行節慶都有很深的疏離感,的確人們很友善,但是他們更在乎的是屬於他們自己的圈子.做為一個壯大中的”互動設計”團體,我覺得這的確事需要活動發起者及公關好好思考的問題,即使是一個生日party,如何能讓不相干的參與者,買票進場的同學們,透過這個活動,對你們組織能有更正面的印象與回饋

    (不過大家一直在吵的也不是這個就是了…..)

  • sisi

    這件事情的核心應該不是活動如何辦。

    應該是說為何這個組織要辦這樣的活動?
    或者,更應該問這個組織的宗旨是甚麼? 然後再問,為了符合這個宗旨該辦怎樣的活動?

  • Qoo

    誰不過生日? 即使不過生日又何必批評別人無聊沒意義?
    我覺得同理可証所有活動,更何況之前文章被討論的焦點也不是這個

  • Teddy

    I’m surprised that article is deleted. I didn’t consider that much as I read it and actually found it quite inspiring… well, but it’s always not a good idea to criticize a certain organization.

  • someone who was there

    The problem is not about criticizing some organization.
    The problem is the author didn’t even try to understand before he criticized, and unfortunately, he was dead wrong in interpreting what he saw.Yet he took his wrong interpretation as an example to support what he was trying to say, which, by the way, is a perfectly valid warning.

  • 讚!

    給個鼓勵!不用為了嘩眾取寵的團體而傷了自己的自尊。跟活動無關,我就是看不出來IxDA台灣與IxDA美國到底有什麼實質關係???我不覺得美國會用開萬聖節趴來傳播互動理念吧

  • someone who was there

    覺得 IxDA 這個組織不怎麼樣當然沒問題。

    不喜歡 IxDA 在萬聖節辦活動也當然也沒問題。

    如果 xDay 先生跟您一樣提出這些意見,大概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但可惜的是,xDay 先生提出的意見卻不是如您所說「跟活動無關」。他正好是錯誤地解讀了當天的活動、擴大地把自己的感受延伸到一個他想表達的主旨上(那個主旨本身沒問題)。

  • 我思故我在

    就我看來
    贊成作者的人比較具有反思的力量
    不贊成作者的要不是本來就知道IXDA
    就是比較容易盲從的人

    這世界上本來就有兩種不一樣的人
    一種比較理性另一種比較感性
    理性的人看到事情會去思考事情背後的種種組成
    感性的人看到事情會跟隨著事情的情緒起伏躁動
    當然還要看事情本身的煽動能力
    再加上自己本身的理智線最後坐落在哪一區

    打個比方說像總統大選這種煽動力強的事情
    就算是高理性的人也會變的感情用事
    煽動力是一件可怕的事
    有自覺其實是一件好事

    總的來說

    理性的人比較痛苦
    感性的人比較爽

  • 『不說』的確省了很多麻煩。但怕麻煩何必當人,當棵樹不就得了。

  • Adel

    “贊成”作者的人”比較具有反思”的力量
    “不贊成”作者的要不是本來就知道IXDA,就是”比較容易盲從”的人
    老實說,換成這樣邏應該比較合理吧
    “贊成”作者的人就是”比較容易盲從”的人”不贊成”作者的要不是本來就知道IXDA,就是”比較具有反思”的人

    什麼時候贊成變成反思,不贊成變成盲從了?

  • Tk1150

    某團體真是團結,不錯不錯~

  • Crowd

    原本以為刪文是作者負責的展現,結果反而讓整件事情變成羅生門。
    這件事情始於媒體暴力,作者過度臆測、以偏概全的發文根本有違文中大談的「謹慎與責任」。與歷史悲劇的強加連結更顯其傲慢與對歷史的不尊重。而這些已經傷害本文中各個參與組織,甚至有挑撥之實言論實不應為本部落格所為。如果真的在意口號與煽動,為什麼不在先前反旺中的時候以反思之姿批判?為什麼不去批評五月天與盧廣仲的歌迷?反而在這麼一個小小的活動中去過度放大一個不起眼的環節?
    背負著mmdays的光環與高度,說什麼、不說什麼本來就應謹慎思考作者的責任。

  • Qoo

    因為始終沒有針對所謂的說錯的那一部分 出來做澄清或解釋吧
    只有個籠統的 “不說,就什麼都沒有,不會有人傷心,不會有人快樂,世界不會更好,甚至也不會更差。”

  • 哲瑋 林

    撈出了我原來寫很久的一段話。

    我想,在現在的社會,大家應該都要習慣多元的思考方式。對於這些批評應該要有包容的雅量。如果覺得自己沒做錯,出來禮貌的說一下”未來我們會多加參考”,也是無傷大雅。反過來說,遇到有人質疑,馬上就以”你不了解我們的活動”大加撻伐,”你的真相不是我的真相”,我認為這種心態才是可議的。

    在IxDA Rocks這兩個字上面,我認為作者不是盲目相信他自以為的真相。或許真相不是他看到的,但是問題是,舉辦活動者的真相,工作人員的真相,難道就和參加者的真相完全一樣嗎?瞎子摸象,那4個瞎子摸到的都不是真相,但是對於他們而言,那些都是真相。隨著人的理解不同,真相本來就不只一個。在勞工問題中,勞方看到的真相和資方看到的真相不同;在產品設計的過程中,設計者,實作者,使用者看到的真相也不一樣。如果一個活動的真相,在參加活動的人眼裡和工作人員產生落差,甚至有曲解,那麼我想舉辦活動的人應該更謙遜的去了解參加活動的人的需求是什麼,屬性是什麼,然後下次避免這樣的曲解。

    如果真要講,一個Hacker想參加的活動,絕對不是呼喊口號和盲從的活動。他們會更喜好不同觀點的激盪和思辯。呼喊IxDA不是不對,而是在Hacker的耳裡,這就是刺耳。就像用戶體驗,事實上是設計者需要讓使用者理解他的設計概念一樣。如果使用者曲解了概念,那麼需要檢討的我想應該是設計者才對。如果參加者不喜歡這樣的一個動作,或許舉辦者可以檢討,然後以後儘量避免這樣的場面。

    我相信作者不是沒有反應,而是他不知道該怎麼反應。畢竟這是他看到的”真相”,或許你不認同,但是你不能否認或許也許有其他的人也有一樣的想法,一樣看到這樣的真相。如果這些Hacker對於這樣的場面感到難堪和刺耳,或許他們下次就不會再參加這樣的活動。這些人不參加活動,我相信對於主辦單位來說也不是好事。

    放下身段去聆聽,包容和理解,應該才是用戶設計和用戶體驗的精髓。如果這個團體用這種強勢的方式來和自己所不悅的意見溝通,我想這個團體對於用戶體驗的確沒有太大的體悟。

  • 哲瑋 林

    撈出了我原來寫很久的一段話。

    我想,在現在的社會,大家應該都要習慣多元的思考方式。對於這些批評應該要有包容的雅量。如果覺得自己沒做錯,出來禮貌的說一下”未來我們會多加參考”,也是無傷大雅。反過來說,遇到有人質疑,馬上就以”你不了解我們的活動”大加撻伐,”你的真相不是我的真相”,我認為這種心態才是可議的。

    在IxDA Rocks這兩個字上面,我認為作者不是盲目相信他自以為的真相。或許真相不是他看到的,但是問題是,舉辦活動者的真相,工作人員的真相,難道就和參加者的真相完全一樣嗎?瞎子摸象,那4個瞎子摸到的都不是真相,但是對於他們而言,那些都是真相。隨著人的理解不同,真相本來就不只一個。在勞工問題中,勞方看到的真相和資方看到的真相不同;在產品設計的過程中,設計者,實作者,使用者看到的真相也不一樣。如果一個活動的真相,在參加活動的人眼裡和工作人員產生落差,甚至有曲解,那麼我想舉辦活動的人應該更謙遜的去了解參加活動的人的需求是什麼,屬性是什麼,然後下次避免這樣的曲解。

    如果真要講,一個Hacker想參加的活動,絕對不是呼喊口號和盲從的活動。他們會更喜好不同觀點的激盪和思辯。呼喊IxDA不是不對,而是在Hacker的耳裡,這就是刺耳。就像用戶體驗,事實上是設計者需要讓使用者理解他的設計概念一樣。如果使用者曲解了概念,那麼需要檢討的我想應該是設計者才對。如果參加者不喜歡這樣的一個動作,或許舉辦者可以檢討,然後以後儘量避免這樣的場面。

    我相信作者不是沒有反應,而是他不知道該怎麼反應。畢竟這是他看到的”真相”,或許你不認同,但是你不能否認或許也許有其他的人也有一樣的想法,一樣看到這樣的真相。如果這些Hacker對於這樣的場面感到難堪和刺耳,或許他們下次就不會再參加這樣的活動。這些人不參加活動,我相信對於主辦單位來說也不是好事。

    放下身段去聆聽,包容和理解,應該才是用戶設計和用戶體驗的精髓。如果這個團體用這種強勢的方式來和自己所不悅的意見溝通,我想這個團體對於用戶體驗的確沒有太大的體悟。

  • Qoo

    所以贊同作者反對IxDA的是有多元的思考,反思的力量
    不贊同作者論點的心態可議,團結,都是IxDA的成員,盲從,都在強勢的壓迫別人

    當贊同作者的聲音(當然並不是全部)都以這種選邊站的方式去區分和他們不同的聲音,都要求不同的聲音去包容他們自己的意見,既然這兩者是完全相同的行為,為什麼不能單純討論文章本身,而要在回文一開頭都先批判對方心態可議,批判對方聽不進自己的意見?

    要求別人包容自己,傾聽自己的聲音,並把反對的聲音都打成”另外一邊”,都形容成在壓迫別人. 這樣的行為與言論 我覺得對討論沒有任何的幫助,而且這樣的行為不正是所謂這樣壓迫別人去聽從自己的聲音嗎?

    (所以結論是我是IxDA打手?)

  • 我思故我在

    因為作者已經跳出框框外思考了

    如果你有參加過直銷大會
    應該就會知道手法是完全是一樣的
    所以想學互動設計
    應該去直銷大會學

  • 我思故我在

     請問你跟IXDA是什麼關係?

  • someone who was there

    用直銷大會比喻,我大膽猜測您沒有在當天的會場。

    說真的沒有那麼激昂,也沒有那麼迷惑;
    真的比較像學生社團辦活動,只是個炒熱氣氛的主持。

    這也就是為什麼大家對作者的舉例有意見的原因。
    (注意,不是對作者的主張有意見;所以請不要貼上不反思的標籤)
    作者把一個簡單的團康小動作,無限擴大到出賣靈魂,
    甚至用了文革和希特勒的圖片。

    這樣我真的很難因為同意他的主張,就同意他的文章。

  • someone who was there

    唉,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認為的真相和角度;
    作者當然也可以。但是如果別人告訴他,那場活動真的就只是 IxDA 生日趴的時候,他是不是可以考慮接受這個真相,還是要一直堅持他「認為」的真相?瞎子摸到象腿,可以認為大象長得像樹幹;但是如果別人希望帶他去摸摸象牙的時候,他是不是可以考慮摸摸看呢?如果他堅持「我已經摸過了,我知道我摸到的是什麼;不要想呼嚨我」,旁觀者會不會覺得很可惜呢?

  • someone who was there

    還有,因為大部份網友只是看作者的敘述,可能對現場的狀況和氣氛有誤解。
    (從您的文字來看,似乎也是如此)我把前面回覆其他網友的東西貼過來,您參考一下。

    「用直銷大會比喻,我大膽猜測您沒有在當天的會場。
     說真的沒有那麼激昂,也沒有那麼迷惑; 真的比較像學生社團辦活動,只是個炒熱氣氛的主持。
     這也就是為什麼大家對作者的舉例有意見的原因。 (注意,不是對作者的主張有意見;所以請不要貼上不反思的標籤) 作者把一個簡單的團康小動作,無限擴大到出賣靈魂, 甚至用了文革和希特勒的圖片。
     這樣我真的很難因為同意他的主張,就同意他的文章。」

    所以這個喊口號,真的很難讓人盲從。

    真的,雖然對 IxDA 主持人的功力有點不好意思,
    但是大抵就是學生社團的程度。

  • 我思故我在

    我是沒有參加那天的活動

    我只是說真的想學互動設計
    應該去直銷大會學
    而不是去什麼IxDA
    相較於直銷大會
    IxDA不過就是一般小社團的手法
    自然活動辦起來也就像是社團辦活動
    直銷才是互動設計的大試煉場

    這樣可以嗎?

  • 我思故我在

    反對IxDA?
    作者只是呼籲大家要冷靜
    並且嚴肅的看待口號這件事
    這跟反對IxDA有何關聯?

  • someone who was there

    可以呀!

    不過直銷是人際互動,不容易學到電腦或其他層面的互動就是了。

  • someone who was there

    哦,忘了說。

    所以當天真的不可能如作者所說,能夠引起別人盲從或什麼的;程度跟直銷比差了不少檔次。

    如果 IxDA 的活動可能僅是社團層次,那麼原作者害怕大家盲從,有沒有可能引申過度了些呢?

  • someone who was there

    唉,所以說作者的例子應該慎選啊。

    一個正確的主張,配上不甚適合的例子,會削弱主張的力道,也容易失焦。所以大家一直在吵 IxDA 活動,原因就在這裡。

    如果作者選擇另一個他比較瞭解的例子,應該不會讓關於例子的討論,掩蓋他想表達的重點。

    這就是原來那篇文章的問題;問題一直都不是他的主張。

  • Qoo

    來了來了…..要放大絕了

  • Qoo

    那改一下,把反對IxDa改成反對IxDa在活動中喊口號”IxDa Rock”
    我為少打這幾個字致上最深的歉意.

  • 我思故我在

    反對IxDa在活動中喊口號”IxDa Rock”?

    看完文章我覺得作者並不是反對IXDa喊口號這件事
    是提醒跟著IxDa一起喊口號的那些人

    你如果知道組織及口號的意義
    你用力喊它那倒無妨
    怕的是你什麼都不知道
    你還用力喊它
    搞得好的話沒事
    搞不好就會出事

  • Qoo

    我看完文章的想法就是,在當天會場跟著IxDA的主持人喊口號這件事:
    倒底喊多了會不會像原作者所說的:”呼喊許多次 IxDa Rock 之後,是會致命的” 

    我當天沒到會場,我沒參加過IxDa的活動,但是我在家試著喊了幾次,我也好好的想了在過了五年十年後,會不會因為在一個萬聖節的會場,參與的人喊了幾次XXXX Rock,就
     
    1. 讓我致命,導致法西斯主義在台灣復興,文革在台灣上演
     
    2.五年十年後 因為我和其他的人喊了幾次口號,而使某團體失去判斷的能力,更使該團體壯大失去原先的初衷
     
    3. 出事
     
    4. 因為我喊了口號及留言而使我成為該團體成員
     
    5. 因為我(以及現場許多參與的人)喊了口號而證明團體對於用戶體驗沒有太大的體悟
     
    6. 因為我喊了口號 表現出我(以及現場參與而有喊口號的人)是感性的人,看到事情會跟隨著事情的情緒起伏躁動 
     
    7. 因為該組織的宗旨不是rock? 所以在一個萬聖節的活動上不能喊rock
     
    說真的,各位,在您們看完作者的文章,從一個團體的萬聖節Party喊了XXXX ROCK,而後引申留下這些言論,還能否任原先文章的煽動性與言論的誇張嗎?

  • Qoo

    要類比,挑個好點的類比,要這樣純粹的吹毛求疵,各位,有沒有跟任何人說過生日快樂?要這樣對比的話,那我是不是可以警告你們,將來,任何一個你們認識的人犯了罪,殺了人,要負起責任的就是你們,就是因為你們跟他說了生日快樂,讓他知道以為出生就該快樂,對一個還沒有同理心的人來說很容易誤以為追求快樂是理所當然的,從而失去同理心,而導致犯罪的可能

    這是誘導式的言論和思考,我不能認同,我不能認同因為用XXXX Rock八個字去導出文革,法西斯,三個團體內鬥,因為用有人喊了XXXX Rock,就直指他們可能會出賣身體,出賣身邊的人。

    你也許可以指責一個一對父母,因為他們跟他小孩說毆打他同學是體力的表現,是過度暴力,但因為他們跟小孩說生日快樂而指謫他們讓小孩沒有同理心,讓其他家庭可能會因此失去心愛的人.

    Sir, don’t you think its way too ridiculous?

  • Qoo

    來說說網路言論的影響力,真要說今天作者文章客觀公正?
    IxDa在這兩篇文章正式出來的回應是什麼??
    ##### (已應 IxDA 要求刪除)#####

    那看了作者這兩篇文章回文者的反應是什麼?
    “嘩眾取寵的團體””我不覺得美國會用開萬聖節趴來傳播互動理念吧”(說實話他們有辦過)”你有參加過直銷大會,應該就會知道手法是完全是一樣的,所以想學互動設計,應該去直銷大會學””如果辦活動的目的僅是花花預算、領領補助,那的確不用管觀眾回饋。””某團體真是團結,不錯不錯~””如果這個團體用這種強勢的方式來和自己所不悅的意見溝通,我想這個團體對於用戶體驗的確沒有太大的體悟。”這樣還不能說原文作者的文字帶給大家對於這個團體的負面聯想印象太過強烈,還是這團體早就惡名昭彰只有我不知道?(是的話還請知情的人告知一下)

  • someone who was there

    兩位討論喊口號,原本輪不著我多事。

    只是怕讀者被誤導,所以多嘴再強調一次:

    現場狀況跟喊口號真的差得很遠,只是辦活動炒熱氣氛、大家喊喊「生日快樂」的意思差不多。

    (其實我在想,如果真的喊的是「IxDA 生日快樂」,原作者會不會也有一樣的感觸呢?

    嗯,沒辦法驗證了。 ^^

  • Anonymous

    其實我的想法很簡單。一件事情本來不一樣的人去看,就會有不一樣的觀點和想法。我們該做的不是把對方的想法”導正”為我們認為的”真相”,而應該靜下心來去思考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想法?他們期待的活動應該是如何?

    我認為這樣思考才是對的。而不是很簡單的突然以為自己被壓迫,被分類,然後生氣的罵作者不懂真相。最簡單的類比,主辦活動的人就是設計者,生產者;來參加的人是客戶。當客戶說”這個產品有一個部份我不滿意”的時候,你應該說他”不理解設計的真相”,還是應該去聽聽看”他期待的真相是什麼”?

    我想上面這個例子應該可以很好的說明我的想法。

  • Anonymous

    就是你這種回應,讓我覺得你只堅信你的立場是正確的,而完全沒有想要思考”為什麼別人會有這種想法”。正是你的態度和你”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回應,讓我對這個團體印象不好。

    不好意思喔,讓我覺得不喜歡的不是文章本身的描述方式,而是你的態度。

  • Qoo

    正是這種回應,讓我覺得當某人回應會讓人得出對另外一個團體印象不好的結論.
    那再討論的所謂的”理性”,實在是一種謬論.

  • someone who was there

    是的,對一件事每個人可以有自己的看法(也應該要有自己的觀點才好)。

    但是觀點還是必須基於事實以及情境來形成,會比較理想一點。

    當對事實不夠瞭解就開始判斷,可能會失之武斷。對情境不瞭解的判斷亦復如此。

    以產品設計的例子來說,產品不可能滿足所有的人,所以設計產品必須要有目標族群。這時候對其他的客戶來說,產品可能無法完全讓他滿意。這時候判斷該產品的好壞,是不是應該以目標客戶的角度來考慮才算公允呢?

    假如說,某產品是設計給年長者使用。我並非目標族群,用了之後覺得不好用。我當然可以表達我覺得不好用的事實,但是如果我聽了企業的說明,瞭解了產品的設計目的之後,我是不是應該從年長者的角度來試著評論這個產品的好壞,而不是從年輕人的角度呢?

  • MMDays團隊你們好
    我是weReport編輯林靖堂,再這有一文章轉載授權事相求由於12/9為weReport開站一週年,我們希望先前Mr. xDay所寫的《WeReport– 調查報導,公眾委製。You support, they report。》一文,能以創用CC姓名標示原則,授權為weRepor一週年刊物刊登作公益轉載使用,不知MMDays團隊與Mr, xDay是否願同意授權轉載?
    weReport編輯 林靖堂 敬上

  • 林靖堂 編輯,您好:

    謝謝您的來訊,也承蒙您不嫌棄敝人拙作。轉載部分當然同意,甚至是為了編輯需要的部分改作也沒問題。最重要的是–– 恭喜weReport開站一週年!!

    (其實幾天前就已回信,信件應是會來自 mrxday[at]gmail.com,請您查閱。)

    再次承蒙轉載,祝 weReport 開站第二年更加順利,讓社會因報導而美好!
    謝謝!

    Mr. xDay 敬上

  • Pingback: 匿名的必要性, – MMDa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