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谷非矽谷

幾個月前在其他地方寫了篇談創業的文章,節錄幾段如下:

對於矽谷創業潮,可讀一下這篇文章:

How to Be Silicon Valley

要搞現在矽谷模式的創業,台灣不是什麼好地方。在矽谷機率比這裡好太多了。創業這東西看個人能力的成份當然有,但大環境的影響以及前人經驗與提攜影響因素很大。

我並不認為台灣不適合創業。台灣是有創業傳統,而且相當成功的。請看看我們的傳統產業。個人意見是,台灣適合的軟體創業種類有二,其一是與硬體製造結合,其二是與傳產結合。請參考此篇:

Why Software Is Eating The World

前陣子 Mr. Saturday 談到「台灣菁英人才的困境」,基本是鼓勵人才創業的。我非常認同「熱錢正在流動」的說法,但實際上,卻還沒感受到創業的大好榮景。在談的人當然很多,熱度看似也有,但創業者的期待,與創投真正進入的時機與金額、給出的空間,似乎存在一些差距。這差距讓我困惑了好一陣子,為了釐清是否真正存在,或只是我無緣得見,也詢問了幾位更內行的朋友,結果似乎並不只有我做如此想法。

想了一陣子,一個可能的答案是:

關鍵是,熱錢在誰手裡,以及他們要交給誰

矽谷是擁有長久的軟體創業歷史的。從 Netscape 時代至今,軟體發展經歷泡沫化,到新一波的榮景,已經證明過可能有的獲利潛力,以及可能的陷阱。檯面上知名創投業者,往往董事本身就有高利潤創業成功經驗,加上公司本身成功案例,足以讓金主看見爆發力,具有足夠的集資誘因。也就是說,熱錢願意到那兒去,也願意追逐持續延遲的獲利以及高估到可能是「本夢比」的價格。

反過來看一下台灣的軟體產業,我們有些現在進行式、潛力無窮的明日之星,也有些很好的成功案例,但是就獲利的數量級來看,卻還沒有超新星出現。那麼,該如何說服熱錢,他們的投入,可以產生像矽谷那樣的利潤呢?如果不能說服,那又該怎麼拿到類似的條件?

台灣本地的熱錢,來自硬體廠商者希望用軟體創造更大的利潤空間,但他們熟悉的是硬體產業的財務,基本是生產管理、規模經濟,以銷售產生利潤。而來自非科技產業的熱錢,除非有更具說服力的方式,不然就是傳統財務評估。然而目前矽谷流行的軟體創業方式,前中期的財報並不會太好看,而要跑到後期,必須要有相當的風險容忍能力。

兩個面向結合在一起,變成雞生蛋蛋生雞的矛盾。

但這有解嗎?當然有解。創業並不是只有弄來投資人,狠燒一輪,有了就有沒了就賠這種作法而已。這作法有它的好處,例如專注、速度快、爆發力強、不拖時間容易保有熱情,且初期就有財力找來優秀人才等等,但要有適當的舞台才能成真。台灣不是矽谷,至少在目前,此地熱錢如此操作的並不普遍。所以,以創業者的角度,既然選擇在台灣,就要有適合台灣的作法。

筆者聽一位外國創業者談過他的經驗。他比 Mark Zuckerberg 年紀大些,比他稍微沒錢一些,目前身價約 15 億美金左右。先辭職,開始用存款以及信貸設計自己心目中具破壞式創新能力的硬體,接下來自行尋找廠商,製造小量開始銷售,大受歡迎之後開始一步步擴張;靈活搭配網路論壇、Wiki 等減低客戶服務成本,並搭配開放原始碼減低軟體開發成本,以及鼓勵對產品多樣化的利用。過程中沒有尋找過創投,完全自給自足。他自謂之前曾經賣出部份股權,以確保個人財務上的絕對自由,但他相當後悔,因為事後看來,這是完全沒必要的。

很傳奇嗎?在經濟起飛年代的台灣,勤跑三點半、量入為出的企業比比皆是,而那才被認為是種常態。差別只是最終製造出來的,可能不是高科技硬體,而是腳踏車、拉鍊、紡織品等等。在這過程中,就像實務的商學院,會學習到如何撙節成本,用最少錢做最多事,一步步實際處理公司成長過程的柴米油鹽。

在這時代中,一切產業都可以是科技,也可以說都不是。譬如 Amazon 是書店,書店早就有了,但能處理如此龐大線上銷售書籍的技術,最終發展成了 Amazon 的雲服務。Facebook 專注的是人際關係,包括延伸而出的照片/訊息/社團等,而在 Google/Yahoo 之前,我們可能得上圖書館去檢索資訊。

此時此地,結合傳產及/或硬體, 步步為營、量入為出的策略,或許值得思考。有了幾個成功案例,帶起動能,就可以有另一番新境界。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面向是,台灣以外的資金,作法就不見得如此保守,最近也陸續有進入的消息,若能克服資金來源的一些限制,也不失為另種選擇。只是如果屆時新創企業都是「外資」股份,就有些可惜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
  • 可以請問文中的”
    外國創業者 ” ~ 是那一個硬體產品發明? 有興趣想知道! tks in advance!!

  • Guaiguai

    我也想知道那個外國業者是誰?我台灣的都碰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