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寫程式改善政府效能,台灣辦得到嗎?

Sega Cheng (Mr. Saturday)

在美國求學時,我曾經在美國國慶日的時候,到 San Jose 看國慶煙火。附近居民扶老攜幼,拿著板凳把公園擠得水洩不通,美國國慶煙火不分地點,大家都愛看,很多人也順便從家裡帶來準備好的食物就地野餐,或是到旁邊的園遊會攤子,買一些食物就這樣吃了起來。然而,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不是漂亮的煙火,而是散場後讓我感到驚訝的一個景象:一個黑人家庭,屁股大到坐飛機時需要買兩個機位的黑人媽媽,大聲喝令旁邊跑來跑去嬉鬧的小孩子,要他們把周圍的垃圾收拾好、撿起來丟到垃圾桶,然後我就看著這個黑人家庭,一路撿垃圾、一路走回家,他們撿的大部分垃圾都不是他們自己製造的。而他們走回去的那條路,被他們撿得乾乾淨淨,不需要其他人再打掃。

這才是教育。

我曾經開玩笑地跟身邊的朋友提出一個隨便想到的 idea:想要系統化的評量人民的公德心,應該可以看一個簡單的指標:「下水道蓋子旁邊的煙頭數量。」每年做個抽樣統計一下就知道了,然後我還取了個名字叫「煙頭指標」。不過講歸講,其實也只是揶揄一下那些亂丟垃圾的人。

會想起這個故事,是因為前幾天我在 TEDxTaipei 上面看到一個很棒的演講:Jennifer Pahlka:如何用程式打造更好的政府?

這是一段不過短短 12 分鐘的演講,內容是說 Jennifer Pahlka 發起的一項計畫「Code for America」,這個計畫每年邀請一些科技人士及才華洋溢的設計師,請他們休假一年,這段休息期間去他們最痛恨的「政府」做事,讓他們在政府部門開發應用程式,探索一些改善社會、改善政府效能的可能性。

演講中舉出一個例子:去年 2 月波士頓大雪,把消防栓都埋住了,當地政府對此毫無作為,眼睜睜看著一支支消防栓被大雪掩蓋。所幸,此時 Code for America 正好有一個團隊在波士頓政府做事,於是開發了一個 app,讓使用這個 app 的人可以去「認養消防栓」,認養的意思是說:如果你的消防栓被雪埋住了,你願意去把它挖出來,你甚至於可以為你的消防栓取個名字。這個 app 非常容易撰寫,上線後也如星火燎原般地擴散。遠在夏威夷的一個政府 IT 部門員工注意到了這個 app,立刻把同樣的 idea 應用在當地的「海嘯警報器」上面,讓當地的人去認養和維護海嘯警報器,確保居民的安全。西雅圖政府也如法炮製,利用同樣的 idea 讓當地居民去清理堵塞的排水孔。

一個小小的 app,竟然發揮了這麼大的效用。

Code for America 因此是一個很棒的行動計畫,這群人想要透過網路、透過 app、透過鍵盤,改善自己的國家和政府,而且他們已經有成功的故事。台灣也有有志之士,發起了類似的 Code for Tomorrow 計畫。不過比較令人憂心的地方在於,我發現到,這個行動計畫成功的重點不在政府,而是在於人民的素質,所以我想到了文章開頭的故事。內心疑惑著:「台灣人究竟願不願意以這樣的方式來維護自己的公共環境?然後改善政府效能?如果台灣人平常連維護公共環境的公德心都沒有,類似的行動計畫是否死路一條?」

到 「Google 搜尋滿地垃圾」,就馬上可以發現台灣人的公德心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演唱會、燈會、跨年晚會 … 每次留下來的都是堆成山的垃圾。

美國人看到自己的國家快爛了,會開始反省,如何改善自己的社會、以及改善自己的政府。台灣人看到自己的國家快爛了,會趕快想辦法去當外國人。

這就是最根本的差異:人民對於自己的國家沒有向心力,凡事先以自私自利為出發點,導致環境的破壞、利益團體的惡鬥、以及癱瘓的政府。

當美國已經想到以「軟體」結合「公德心」來改善自己的社會和國家時,台灣剛好兩個都比較缺乏。所以我認為台灣要迎頭趕上這波「用軟體和網路改變政府」的熱潮,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台灣的軟體產業不發達,軟體從業人員的薪資比起硬體廠商的薪資差了不少,能夠發揮的舞台也很有限,這也連帶造成這些軟體從業人員得先考慮找到工作、填飽肚子,而不是先考慮參與 Code for America 這種富有理想性的行動計畫,很遺憾,馬斯洛的需求理論在這裡同樣適用。但是我依舊衷心地希望 Code for Tomorrow 能夠像 Code for America,在社會中發揮一些正向的力量,雖然沒有公德心的人,腦子不可能一天就被清洗乾淨,但是身為與網路一起長大的世代的一份子,我還是相信「軟體」和「網路」終將扮演改善我們社會的重要角色,雖然台灣起步很晚,但是並不絕望。

也希望台灣政府能深切瞭解到,「軟體」和「網路」正以不可思議的方式和力量在改變整個世界,軟體與硬體不同,不但變換無窮,對於社會造成的效應也有許多不可預測的特性,而相信以台灣人的創意,如果有一個良好的軟體產業和網路環境,絕對可以用非常快速和低成本的方式,發展出一些令人意想不到、但是卻讓我們社會更好的強大力量,如果政府能增加投入在軟體產業和網路環境的資源,把對於傳統電子產業的關愛,移轉一些些到軟體產業上,不僅產業可以轉型升級,連帶著社會也可以獲得改變,甚至於最後也回過頭來改善了政府的效能。

我們絕對需要一股這樣「軟性的力量」,來改善社會。

本文作者為 MMDays 共同創辦人,現任 iKala 執行長,曾任 Google 軟體工程師,你可以在這裡或是 [email protected] 找到他。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
  • Neo

    另外關於「愛國」..
    今天倒是忽然地想起..該怎麼形容了..

    也許正如「愛人」一樣..
    真愛了誰..那是無論那誰再怎麼「爛」..
    也會甘願跟到底..生生世世愛到底..
    又若是不愛一個誰..
    那是無論那誰再怎麼「好」..
    也是度日如年..徒增折磨困擾..
    「國家」正如「指腹為婚的婚姻」..
    那本來就是欺世而不可取的騙術霸道。

    簡單講..例如假設我真愛美國..(大家愛講美國)
    那就無論美國再怎麼「爛」..也會跟定它..
    又像說我很不愛臺灣..
    那就是無論臺灣再怎麼「好」..再怎麼天仙美境..
    它就算每月無償奉送十億台幣讓我奢華享受..
    最多也就只能是因此勉強在一起..人在心不在..
    不愛就是不愛了..那也不必多詳盡..
    應該是沒人不懂「愛」的感覺罷..

    另外想起的是..真的不要把別人都看成無知的白癡..
    就再舉美國為例好了..美國每個家庭..
    至少都有兩把槍以上..
    那其實是「真的很爛..也很危險」的事..
    就不要說太多可能的情境..光是人人都會有低潮情緒..
    就隨時可能誰舉槍自殺..或街上開槍了..

    但那種紙上編條禁令..明天馬上消失的「爛事危險事」..
    難道美國人就那麼白癡..那麼簡單能處理掉..也不懂做..
    我想不是..那更可能是為了維持更重要的崇高價值..
    或許為了捍衛「自由」..或許為了捍衛人們反抗暴政的實力..

    說到「自由」..這東西在臺灣就最神奇了…
    我常覺得..臺灣的世界級獨特的建築奇景「鐵窗」..
    最能顯示臺灣式的自由..
    企圖杜絕任何的一切可能..同時也深鎖封禁著自己..

    宗教方面也很明顯..
    地球上我所去過的國家..那都是兼容光明與黑暗的..
    最近很紅的希臘就更廣為人知..
    希臘神話裏的神..比人更像人..好好壞壞七情六慾的..

    外國諸般宗教的共同點是..例如光明與黑暗兩面..
    即使有能力消滅對方..也不會去消滅..必要時更得救對方..
    臺灣宗教現象就神奇了..地球上最獨特..
    清一色就是光明….彷彿黑暗從不存在也不允許存在..
    然而自認為永晝的國度..必定物極則反..
    或許臺灣正是地球上最黑暗的人心國度..就不得而知了。

  • 文章本身

  • Bamboo

    承認多元化的社會捍衛的是正義理念 (不管實值是否存在),愈有崇高理念,愈能推動發展,正所謂三教九流各有各的正義,雖是混亂也是一統。而一元化的社會想對來說較偏向捍衛道德,可以沒有理念,但不能不遵守道德觀,宣導、強迫、又或是教育,政府是在道德上建立而成,這算是東西方的重點差異吧。

  • Bamboo

    嗯說的真好,換我的話說就是

    一堆活人日子不好過,卻沒有站起來,更沒有站出來改變,互相慰藉,在道德的薰陶下,有時這也是一種無力,然而,總有一天,有些人會站出來,如果他們是成功的,而舊有的這群人會很高興的迎接新的制度,就好像不曾發生什麼改革一般,因為這群人是以利益的道德觀,白話一點就是跟風就有利益。因此,社會改革缺的不是抬轎的人,而是那些前鋒者。

  • Bamboo

    前鋒者會是犧牲最大的一群人,但沒有人先開始犧牲,就沒有接著去犧牲的人,在道德利益化的現在,這些變成都是必須的。可是,待在後面,空叫人犧牲也不合情理,這真的有幫到弱勢嗎?  又或,這真的是弱勢要的嗎? 為了小孩,孟母三遷不也常常上演? 因為折衷之法多的事,如夜市入口收個垃圾稅,等等的,如果是利益的問題,用利益去解決不是最直接?

  • 美國人會不會反省,我不清楚,但的確很多台灣人很媚外,想往外跑。
    沒公德心,不想改變的人很多,但有公德心,想做事的也其實也很多。

  • Sting

    其實台灣漸漸有一些小人物開始動起來,比如三個女生環島撿垃圾。
    當然還不夠多,但這股「改善社會的軟性力量」,我看到了隧道那頭的光 <–希望不是到來世才有救啦,但大家都從自身做起嘛,總比在網路上打嘴砲好吧!!

  • xxx

    to Neo
    你如果這麼喜歡發表言論
    建議你可以直接寫文章
    你的回應全部加起來佔超過一半的版面
    這樣讓人有點累
    ps:拜託別回應我,我不想與你做任何辯論

  • 訪客

    假如台灣街頭的垃圾變少真的會害現在在職的清潔工丟了飯碗,

    那清潔工人數過多的解決方法也是政府應該要面對的新問題。
    這些問題處理得好不好跟台灣人的公德心是兩回事。

  • Pingback: 和人民做朋友真的這麼難?民間版全台實價登錄網站的哀歌 – MMDays()

  • Pingback: Code for Hong Kong – Kleine Blase()

  • Pingback: 用程式打造更好政府 | A WordPress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