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麼離開 Google – Why I left Google

Posted by Sega Cheng (Mr. Saturday)

時間是 2006 年夏天, 我與 Google 台灣總經理簡立峰教授, 坐在小房間裡討論一個自然語言處理的問題, 立峰跟我說了一個以 dynamic programming 為基礎的演算法, 可以解決我們眼前討論的問題, 我認得這個演算法, 是自然語言處理中常用的 foward-backward algorithm, 於是點頭稱是 … …

那是台灣 Google 剛成立的第一年, 當時所謂的台灣 Google, 只有一位全職的軟體工程師 (我們都叫他大師兄), 而我是第一位軟體工程師的實習生, 全公司包含簡立峰總經理, 總共 5 個人,  2 間小辦公室, 很擠.

現在台灣 Google 已經是一個超越一百人的公司, 手上握有 Google 最重要的幾個 project, 和一群全台灣最傑出的軟體工程師, 而我在最近離開了 Google, 身邊很多人都很好奇不斷問我為什麼. 我看很多有名網路公司的人離職後都要在網路上說明一番, 我覺得這是一個滿不錯的方式, 可以當作 FAQ, 也做一個分享.

先說好, 如果各位看倌希望看到什麼爆料的內容, 或是我痛罵 Google, 那可能要讓各位失望了, 因為滿多人離開那些明星網路公司都是不爽, 然後到網路上放炮, 我正好相反. 因為我對 Google 這家公司幾乎沒什麼怨言, 就算有, 也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情. 這不是因為我特別知足, 而是有一些更重要的因素在裡面. 這其實應該從整個大環境講起. 我只懂軟體, 接下來的討論就是單純地聚焦在討論軟體.

很多在台灣的評論家會希望把美國矽谷那一套原封不動搬回台灣, 也有很多人也的確想盡辦法 follow 這些評論家, 想要把創業的車庫文化用複製的方式在台灣實行, 很可惜的是, 台灣並沒有很多太大的車庫, 放不下電腦,  而且鼓吹直接將矽谷文化原封不動搬回來, 其實是忽略了很多事實, 因為台灣跟美國, 無論在軟體文化上或是產業環境上, 都是天差地別的不同, 說直接一點, 不是不同, 而是差距很大. 在美國也待過幾年, 我花了非常多的時間仔細體會兩個地方的差異.

台灣的現況是: 等於沒有軟體產業, 雲端運算也只是讓我們有機會賣更多的硬體

那些在美國, 離開明星公司的員工之所以會提出一些批判, 是因為他們 “有所選擇”, 因為矽谷的環境很好, 機會很多, 資源很多, 大公司不是他們唯一的選擇, 所以只要稍有不爽, 他們離職的時候可以大做文章, 因為的確, 矽谷的創新活力帶給他們充沛的資源, 他們可以選擇自己出去創業, 或加入其他他們可以認同的明星公司, 並且因此獲得更好的回報. 沒必要在同一個地方忍受一點點的不爽. 簡單來說, 他們的選擇很多.

很可惜的是, 這些在台灣全部不成立; 在美國, 你出去創業, 大家覺得你很酷; 在台灣, 你出去創業, 會飽受眾人懷疑的眼光. 在美國, 你創業之後, 整個產業會有支撐你的力量; 在台灣, 很抱歉, 我們根本沒有軟體產業, 只有幾家軟體公司, 資源和機會寥寥可數. 在美國, Google 不是最屌的公司, 因為那邊三不五時就會冒出一些更屌的新創公司; 在台灣, Google 是最棒的軟體公司, 你不可能對 Google 這家公司有什麼抱怨, 因為沒有更好的軟體公司.

所以, 在美國, 有美國的做法; 在台灣, 有台灣的做法, 這一點就留到之後再跟大家分享, 這邊就不再離題了.

回到我為什麼離開 Google, 理由其實很簡單, 因為我希望有一天, 在台灣也可以有一家軟體公司, 可以像 Google 一樣, 創造出最棒的工程環境和 business model, 讓全世界看看, 台灣也可以在網路產業裡有一席之地, 所以我選擇匯集了許多同樣是在台灣一等一的人才 (不好意思工商服務一下, 我也正在找 software engineer, 歡迎有志之士跟我聯絡), 我們正在重新打造下一代的產品, 希望我們之後的產品, 可以做為一個很棒的指標. 所以, 我離開 Google, 不是因為 Google 有哪裡不好, 而是 Google 的環境真的太好了, 已經年屆 30, 我怕如果我現在不離開自己的舒適圈, 換來的是未來更大的損失和機會成本. 因此我選擇去挑戰自我, 相信無論成與敗, 我都可以在路上學到很多, 這是舒適的環境沒辦法帶給我的, 一生中最有價值的過程和經驗. 所以, 大公司有大公司值得學習的地方, 創業也有創業值得學習的地方, 任意地鼓吹加入大公司就是不好, 創業就是好, 或是相反的論調, 實際上都是昧於台灣軟體環境的限制和事實, 這些論調其實對於很多人來說並不公平. 亞洲之所以會大部份的人選擇 play safe, 主要還是在於文化和環境使然, 當然, 也有可能是文化直接造成了這種環境. 所以在台灣, 創業變成了一件很特別, 很小眾的事情, 至於如何選擇, 還是在於個人. 更重要的是, 有的時候, 加入大公司或創業不是一種取捨, 而是一個先後順序罷了.

是的, Google 這幾年來有非常非常多的轉變, 也是很多網路上離職員工砲轟自己老東家的原因, 但是當我們的媒體, 老是煞有其事地關注著這些轉變的同時, 沒有點出的事實是: “人家在討論的這些轉變和關注的問題, 層次已經超越我們太多了, 我們只是敲敲邊鼓, 因為我們自己什麼都沒有.”, 這件事情不會在十年內改變, 因為我們落後的幅度非常大. 軟體需要累積底蘊, 是一個需要長期培養的功夫, 圍繞著軟體形成的文化就更不用說了, 無論是軟體開發流程, 無論是軟體人才管理, 或是軟體創業精神, 我們可以學, 但是不可能也不應該直接複製, 很遺憾, 這是沒有辦法模組化的部分 🙂

在 Google 有太多的故事, 是三天三夜也說不完的. 也有太多太多關於軟體的面向, 是我永遠學不完的, 我學了一陣子, 不敢說學了很多, 但是現在我選擇離開 Google, 把這些東西帶出來, 希望真的能為台灣的軟體產業, 帶來一點真正的價值和貢獻.

本文作者 Sega Cheng,為 LIVEhouse.in 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曾任 Google 軟體工程師。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
  • 整篇文章我只對這句話有保留「…亞洲之所以會大部份的人選擇 play safe, 主要還是在於文化和環境使然, 當然, 也有可能是文化直接造成了這種環境. 所以在台灣, 創業變成了一件很特別, 很小眾的事情…」這個命題下的未免太景底之蛙了。

    即使不要擴大到整個亞洲,只講台灣好了。其實在多半的產業,創業是非常常見的事情。看台灣有超過八十萬個中小企業就可以證明。但是作者出自自身的觀察也沒錯,所以,問題其實應該是:為什麼台灣的軟體人才,創業是特別,而且小眾的事。再追究下去,軟體業創業的人其實也不少啦。我剛開始工作的時候,台灣起碼有五十家自己在做ERP軟體開發的公司,多數的老闆與員工,都不是科班的…

    所以,台灣的軟體產業,少的只是台清交的學生,尤其是功課好的學生。所以,其實作者該問的問題是:為什麼台灣頂尖大學的Computer Science優秀學生,創業是小眾的事?有很多原因造成這個現象,思考這件事,才會有助於把作者自身的經驗變成改善產業的力量。

  • TJ Chuang

    Sega 加油!!

  • Anonymous

    台灣創業的人很多,可惜很多都是腦袋不清楚,覺得創業就是酷,因為酷所以才創業,很多這種的最後都賠的慘兮兮,因為他們只想要別人覺得他很酷。

  • 說到這裡就有點感觸,我是資管系的學生,而資管系大半也是寫程式或學習商業應用
    而我也思考一個問題,台灣的資管系學生算很多了,可是畢業後是不是大半都從事資管相關?
    我的看法有點悲觀,資管系的學生有很多都被分到其他非資管的企業內部

    以我的興趣來說,我比較喜歡網頁類的東西,所以以後可能會走網路這一塊
    這樣的話,可能就要考慮伺服器之類的問題了
    而資管系會提到硬體概念的基礎,但實際上如果要架設伺服器
    可能得請資工系的學生幫忙了

    我覺得台灣如果真的要走軟體的話,或許應該軟體業跟硬體業互相合作
    我資管系的學生如果想開發一個網頁服務,並用它來創業,可以跟資工系的學生合作
    先知道大概需要什麼樣的硬體環境之後
    由資管系學生開發服務,並隨商業市場調整服務內容(資管也學商)
    這樣的合作比較容易成功

    我覺得台灣需要”跨領域合作”還不是各做各的,自掃門前雪
    當然教育也一樣,如果一個案子可以跟同校別系的合作
    學生以後出去工作,要創業什麼的或許比較容易成功(不同專長可互補)

  • Hi Toppy, 在網站的管理上,我不認為資管和資工的分工模式需要一切為二,我的建議是資管系的學生最基本要可以架設出自已的網頁開發環境及開發資料庫,依現在的網路資源,作業系統及資料庫都可以輕易架設出來。 如果現職是學生,可以暫時不用思考 “跨領域合作” 的回事,”拉起袖子動手” 實作吧!

  • Pingback: 我為什麼離開 Google – Why I left Google – MMDays | Daily News 每日新聞 | Scoop.it()

  • Maxwell Chen

    台灣的純軟體公司 (像 Adobe, Google, etc.) 是很少沒錯, 硬體公司多 (例如 IC 設計公司), 這些硬體公司的產品, 也是需要軟體來驅動的. 我在台北的美商 IC 設計公司寫軟體寫了九年了.

  • Benny Lin

    離開舒適圈~真的是很難的決定! 加油! 你是最棒的!

  • Chengyuyaya

    台灣大多的成功經驗都是在跟隨國外腳步 希望Sega可以成功! 成為領先的探索者!

  • Steven Huang

    你好 看了你的文章 剛好最近有些想法
    我是一個工作不到三年的菜鳥打字員
    (寫了快三年的網頁,但到現在還不覺得自己有設計到任何東西)
    雖然 我的職務是掛「網頁程式設計師」

    我最近的想法是 台灣的BOSS們真的「想要」設計師嗎?

    後進Steven

  • Patricia

    架設伺服器不需要資工,我從學士到碩士拿的都是資管即使開發網頁服務,我也會自己評估要怎樣的硬體環境
    除了不會自己設計電路外,資工學生會的資管有甚麼不能做?
    而且資管比資工還多念了五管,基本的商業分析基礎都有
    我認為看你未來想走甚麼樣的路,就往那邊繼續深入
    學校教的都是基本,出社會後還是要不斷學習

  • Wen

    「純軟體公司」的定義很微妙,
    如果說像Adobe推出軟體、賣軟體賺錢的,有 TrendMicro、CyberLink;
    像 Google 提供服務、賣廣告賺錢的,Yahoo! Kimo、Pixnet、PCHome 這些算是嗎?
    以及遊戲產業,台灣也是有自己開發遊戲引擎的公司,也不是全部都只有單單代理遊戲而已。

  • 把這篇網摘推薦到到台灣好生活報的厝邊人生單元了(附編按和相關網摘):
    http://www.taiwangoodlife.org/storylink/20120319/4843 

  • Chris Lin


    我希望有一天, 在台灣也可以有一家軟體公司, 可以像 Google 一樣, 創造出最棒的工程環境和 business model, 讓全世界看看, 台灣也可以在網路產業裡有一席之地 」

    這句話很讚, 但是…為什麼是愛卡拉呢? 線上卡拉ok能跟GOOGLE相提並論嗎? 或是愛卡拉的下一步會更令人驚艷呢? 

  • Ventuslc

    你可以玩玩Open Source的CMS,寫了快三年沒有設計到任何東西…
    是你的關係,還是專案的關係?  寫過的東西都可以組合起來!
    http://aiyooyoo.com/  對岸php高手,看看他的思維。

  • Ben Jai

    怎麼沒來找我?

  • Hello

    說這麼多,不過是google太多利害的人。你只是寧為雞口,不為牛後的心態罷了!

  • Carlos Wen

    那樓上的學經歷是?

  • Pingback: 我為什麼要念博士 | vgod's blog()

  • Askacis

    寫韌體的人幫 IC 寫 driver 弄系統,不過有些人只把你當成支援單位,一切為硬體服務;
    IC 有 BUG 韌體幫忙 cover 是天經地義理所當然,韌體有BUG那你就千夫所指非常該死了
    有時候會覺得自己寫的很沒尊嚴XD

  • Anonymous

    我只能推你了 XD

  • 我唸五專工管科畢業的,不過真的去唸二技資管系的時候(雖然不是唸很好的學校), 除了網路理論和資安, 幾乎是自己都課餘摸過的東西,或是工管也教過的(但是唸工管的時候班上也只有我真的熟悉資訊的學科),所以我始終認為是「個人學習意願」的問題,想要靠學校、靠老師、靠政策政府(我正在創業路上)都是靠不住的,還比不上一個有共同興趣與意願的同學或伙伴。
    歡迎有學習力、執行力的朋友一起聊聊。

  • Way2me

    如果您已超過50歲, 那應該是歷經蒼觴與人生經歷後有如此結論
    如果您只有30歲出頭, 那就太老氣了, 也應該試著多嘗試人生的一切可能

  • Fish

    好文

    恩~ 我承認我曾在某年暑假用類似網頁唱了一整晚的歌。(羞)

  •  台灣軟體創業真的是小眾的事?另說:美國軟體創業就不是小眾的事?
    全美國人口3億多人,台灣2千三百萬,其人口是台灣的13倍,因此,最基本來看,當台灣有一位優秀的軟體工程師時,美國至少可以有13位吧!
    更何況,有許多優秀人才,從中國、台灣、以色列、印度及其他歐洲國家和加拿大來到美國,他們屬於高知識分子,其中大多數朝商業及科技業(包含科技&科學學術圈)發展,這樣看,真的是所謂美國的軟體新創人數”比較”多嗎?
    忽略人口比例論述會稍顯薄弱。當然,或許比例上來說美國軟體創業比台灣多,工程師占全體比例也是美國比台灣多,或許。不過,若說台灣軟體文化不若美國來的多元和有經驗(或說經驗面向不同),我認同度高許多。

  •  非常認同

  • LC

    台灣應該不少人創業. 只是未必是大眾可以知道. 要看服務對象.
    大學畢業就和教授和學長創業. 公司賣掉後,工作交接一下,就走人去讀我的博士.
    這些年來也才看過公司上過一次新聞.
    圈外人誰知道是新公司.
    不過創業真得很有趣就是了. 
    一人當多人用.

  • KPA

     其實您說的是正確的
    資工會的資管有什麼不會~而且還多念了五管

    但請容我舉例
    我之前讀一間中部的後段技術學院學的東西(四年級學的)
    在虎尾科技大學二年級就教完了…………..
    而且人家要求完成的東西
    還很棒
    我們學校的畢業專題內容
    說不定比不上人家四年級上課時的作業………..


    悲慘
    非常慘

  • Scott

    同意這位,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目標和能力
    如果還真年輕, 就是該去闖蕩一番…

  • KPA

     確實如您所說的
    個人學習意願確實很重要
    到後期幾乎都是靠自己學習
    不過
    或許是反應比較慢吧
    以為照學程學習是有效的
    但發現這一切都是沒意義的時候
    已經落後人家好多好多囉………

  • Hi Sega, 雖然不認識你,但能進入Google絕對是人才,勇於離開也是證明勇氣,而且你的離開原因是很棒的!小弟我也是創業者之一,而且依然還在奮鬥的路上,至今已經堅持三年了,還是繼續前進之中,在這之前我一樣羨慕美國的矽谷,認為他們有辦法運用創意與技術做到很酷、很棒、改變世界的事情,因此我秉持這樣的夢想創業,而且是從學生時代我就一直蒐集創業點子與做好準備,因此我個人是覺得環境是無法限制我的心態的,因為我認為我留著創業家的血液,從小看家父創業非常辛苦,國小時候就幫忙打估價單和合約,讓我認為總有一天我也要自己成立屬於自己的公司(現在實現了,我構思、開發設計的Accupass電子票券平台,依然持續堅持與改進),創業這種精神不論在哪裡都有的…而且與其比較台灣和美國的不同,不如嘗試從我們這一帶做起,不一定要都跟隨美國,但是要努力吸收真正好的一些文化與養分,走出屬於我們自己的路線,因為看到你的文章我非常高興,才回覆這麼多…我想要做的也是為台灣Internet/Software產業做出一些貢獻,其次遠大夢想也是能證明台灣能夠有一家平台公司,做到能跨國運嬴並且具有開放性思想與工作環境的公司…

  • 創業我認為首要條件就是清楚的頭腦!要知道自己為何要做這番事業?憑什麼能做起來?等到想清楚了以後,酷不酷只是驅動自己要不要做下去的動力,因為隨便找一份工作都可以利用空閒時間做很酷的事情,但是問題創業就是全新投入生命與經歷的一件事情,什麼事情都要重新學過…即使很多東西很討厭、一點都不酷,也得逼自己去學…

  • pgx

    同是資管出身,寫網站到架設伺服器我都是一個人來,晚人家五年念大學的我可以相信你也可以

  • Pingback: ZT:优秀的人才为何离开公司? | 直立行走的日子(目标5%)()

  • 日前才剛知道 愛卡拉 ,發現 主機是台灣人的時候 還蠻感動的… 線

  • 不需要。自己去玩 AWS( amazon web service )就行了。

  • 如果你在資訊業界工作 30 年。那麼工作前的 4 年大學教育,就只是個屁。

  • Joeyli Kernel

    不會啊! 我現在在SUSE taiwan工作, 我就覺得比Google酷!

    當然啦! 我還是用gmail, haha!

  • Steven Huang

    應該這樣說 老闆不覺得我設計的東西是他想要的

    然後給客戶的產品就跟我的設計沒啥關系了

  • Mac8 Chen

    不用工作三十年, 上班的地天就要發現了

  • 建宏 賴

    各位LZ都講得很有理, 憂國憂民是好事啦! 但是…來得急嗎?? 台灣IT軟體業已經從根本就腐壞, 其實政府自己都已經放棄不要了, 這邊怎麼講也於事無補, 不如砍掉重練算了!!

    最好的證據, 就是[COLOR=Red]先前台灣IBM搞砸台灣高鐵的訂票系統, 我被公司外派過去替他們台灣IBM收爛攤,那些Marty Hsu、Simon Chen、Archer Hwang做不出來還每天說他們叫做IBMer如何怎樣,都不做!

    最後搞砸了還把責任亂推, 為了要封我嘴到處找像是全勝文化、凌群、奈特普羅、前進國際、水啟動等公司..來圍事,最後被我把他們最後簽收的文件、函給影印寄給一大堆公司、國內外政府, 比如:
    院首長電子民意信箱答復第100002246號您好:台端陳述意見,本部已錄案參處。感謝您的來信。
    部長 毛治國
    如有任何疑問請回信至以下信箱:交通部民意信箱並可點選下方連結針對該陳情案填寫滿意度調查表:http://pub.motc.gov.tw/public/intereyes/eyes00ee.nsf/0/6652258BF977F6274825785300305752?editdocument
    台灣IBM找來的還是不會做、自以為身分地位的台灣人, 出了事還叫台灣的廠商圍事! 全勝文化的邱玉凈還說 : 因為那是大公司

    我們政府當時會連這種廠商都可以來包公共工程專案, 要說不是官商勾結, 哪個舉證讓我信服!? 至於監察院也是一推三不知:

    台端100年8月22日電子郵件敬悉。一、台端所陳事項,如有公務人員或機關具體違失情事(可參考本院網站陳訴書撰寫範例之格式書寫),請詳予敘明並檢附相關佐證資料影本供參。二、本信箱僅作為答復陳情案件使用,請勿逕行點選回復。台端日後如有其他屬本院院務興革建言或陳情檢舉中央或地方機關人員涉有違法失職行為,仍請至本院網站「陳情專區」留言;或以書面方式陳訴(請郵寄至:10051臺北市忠孝東路1段2號)。如有保密需求,請加註「保密」字樣。
    本郵件由中華民國監察院網站系統自動發送,請勿直接回覆。
    中華民國監察院http://www.cy.gov.tw

    還好我拿到並且保留那四張圖片, 不然現在全家人不就屍骨無存!? 結論還是: 根本台灣人自己當時自作孽, 那能怪誰!?

  • Pingback: 全台最大 K 歌平台 iKala,其實是網路版《超級星光大道》? | TechOrange《 專訪與人物 |()

  • Brian

    真的…

  • Pingback: 優秀的人才為何離開公司? - Inside 硬塞的網路趨勢觀察()

  • Pingback: Google 模式 – How Google Works - MMDays()

  • molly chen

    您好!

    我是鼎新電腦的陳小姐,先向您問個好。日前在網路上接觸到這個網站,覺得網站的文章都非常不錯,近期想要把此篇文章(http://mmdays.com/2012/03/19/why-i-left-google/)
    分享給同事。因此想詢問可否可以轉發、轉貼文章內容給我們公司內部的同仁?當然,我們一定會註明出處及作者名字,因為不清楚如果要轉寄、轉貼節錄文章的話,需要做哪些申請程序…等。
    再麻煩您回覆我,謝謝,感激不盡!

  • dfser

    人口比重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