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香 – 以明代上海城為主角的小說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iron

Don’t juge a book by its cover.這句話真的很適合現在的書市。不確定那些負責封面文稿的人是不是真的看過書中內容,還有那些寫推薦序的名人是不是真的有把書從頭到尾看過?總之如果從書的封面介紹,往往會得到跟內容不太相符的訊息。會寫幾句抱怨,是因為<天香>的封面介紹跟內容有蠻大出入。不過反正我也不是因為封面介紹買這本書的……

有別於天子腳下的北京、六朝古都的南京、隨便走路都能踩到古墓的西安;在元明之前靠漁業為生的上海,沒有其他大城引以為傲的歷史傳統,在動不動就以千年歷史開口的中國城市哩,好像總是矮了一截。因此儘管明代以後經濟發展日盛,到現今更是南方第一大城,與北京地位並駕齊驅;一比起歷史,上海總是說話少了底氣,到底不如長安、紫禁城,早就深入人心。這本<天香>是一本以明中後期的上海為主角的地方誌小說,既然沒有正史的加持,那就用小說來說故事吧。

故事在明代上海申家展開,申明世雖然有過功名,更喜歡閒情雅趣的生活。正巧其時各大家族爭先恐後地建造園林,申明世在巧處別出心裁,用桃花林為題的天香園,很快成為各大園林中數一數二的翹楚。申明世十足的上海個性,喜歡在奢華、享受上大做文章,對當官掌權卻十分心淡。不過有錢歸有錢,申家還是仰慕真正的世家名族,因此替兒子柯海娶了南宋世家徐家的女兒小綢為妻。

柯海與小綢原本夫妻情深,卻因為一個誤會而自此形同陌路。小綢夫妻失意,便將時間心力全花在刺繡女紅上。沒想到無心插柳柳成蔭,小綢將詩畫意境繡入女紅,使天香園繡成為珍品。不僅天香園的女子都拈起了繡活,外面的人更以得到天香園繡為傲事。等到小綢有了媳婦兒,天香園繡更因為媳婦沈希昭精於畫藝,創造出新的”繡畫”,以絲線絹心繡出畫軸,至此天香園繡已經脫離女紅成為藝術品。

所謂富不過三代,申家隨著明代末年內外戰事連連,加上花錢從不手軟的習慣,終於慢慢步向衰落,天香園繡也從閨房逸趣成為家裡生計的主要支撐。作者藉由明代申家的興盛衰落,替上海作了一部地方誌。

王安憶雖然生在南京,但從小隨母親在上海長大,對上海有很深的情感。上海原名申,所以<天香>以”申家”為主軸,已經透露書中主角是”上海”的意思。明代是個重商的時代,中國從農耕生活慢慢進入現代化的初期,商業活動日益繁盛,沿海的港口城市、交通樞紐也漸漸展露城市的樣貌,上海也是其中之一。書中描述到申家與其他申地家族奢華的生活,追求金碧輝煌的盛世風景,無論在園林佈置、宴席賞遊,都花費及多人力物力,務求豪奢、異趣、巧奪天工。

有別於其他人一心追求功名權勢,上海人好似對生活享受比較在意。書中提到申家幾代不論男女都從小延聘名師教導,柯海兄弟還有點神童聰明的樣子。但長大了卻都有點玩物喪志,對科舉功名興趣不大,倒是花在文俗雅趣的心力多的多。柯海有一陣子沉迷於製墨、後來又喜歡跟其他富貴公子遊歷四方;其父申明世更是只當了一會兒官就退隱回鄉,不在官場倒在打造天香園上爭奇鬥豔。作者隱約暗示上海重商重享受的性格,跟北京政治中心的氛圍大不相同,也跟鄰近杭州文藝的氣質很不一樣。倒也不是說奢華一定落入俗套,上海帶著熱鬧生活的熱誠,充滿的是煙火人間的味道。

雖然沒有歷史世家的背景,也沒有顯赫的功名,但是申家的人有種自得的豁達。對於娶來的世家媳婦,申家人沒有自慚形穢,瞧不起自己家沒有悠久的歷史;也沒有看不起沒落王孫的勢利眼,而是熱熱鬧鬧的迎接新成員帶來的不同文化。等到申家自己沒落了,雖然園林頹敗,但是申家人還是自得自樂地以享受為目標。雖然因為財富減少而不能大張旗鼓地擺派頭,但該有的還是要有,特別是那份享樂的心還是有的。作者藉由申家描寫上海的特殊個性,有種遊戲人間的天真熱鬧。

天香園繡也是一種以人工極致的藝術,或者說是非常有人味的藝術。從一開始的香囊手帕,到後來沈希昭聞名天下的繡畫,其實都是很具實用性的藝術品,跟文人雅士的水墨是不一樣的。手帕衣裙自然不必說,本來就是日常生活的用品,而繡畫也做為屏風甚至佛寺用品,跟單純的畫軸還是不同的。作者隱約說出上海或許沒有純藝術的氣氛,卻更接近日常生活的實用美感。

不過月盈則虧,盛極而衰,申家歷經三代盛世,到明末內憂外患、賦稅爆增的時候,也不得不露出衰敗的景象,甚至要靠閨閣手藝來維持家計開銷。原本小綢嚴禁家人將天香園繡的祕法外傳,但隨著家道中落,繡件外流甚多,嫁出去的女兒也必須靠繡活為生,最終開班授徒成立工坊。一門藝術也流入民間,成為街市的一部分,等待下一次盛世的來臨。沒有長吁短嘆的悲情,申家子女在盛世有盛世的享受,沒落時有沒落時的做法,或許是替上海人能享受盛世也能等代盛世的個性留個註腳。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