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驗經濟學的規範 – 不能欺騙實驗對象

不知道大家﹝特別是大學生﹞有沒有參加過一些心理學或是經濟學的研究所辦的實驗?很多時他們會請你到一個課室,在他們設定的環境下,請你答一些問題,做一些決定,或是玩一個遊戲之類,還會問你一些你的資料,最後完成整個實驗後你便可以得到一些金錢回報。

這種實驗方法在心理學的研究十分常見,而經濟學上應用這種方法也有不短的歷史,可是在普及度跟心理學相比還差很遠,在聖彼德堡悖論一文中提及的Kahneman是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他便是其中一個很有名的利用實驗研究經濟學及金融學問題的心理學家。而實驗經濟學在這數十年間發展很快,不單不斷借鑒 ﹝嗯,其實是抄﹞ 心理學家的實驗方法,也研究出各種實驗設計理論,以及發展出一些調整至更適合經濟學學科的實驗設計。

我今日要談談的是,一個在進行這些實驗時很重要的規則,就是「研究者不能欺騙實驗對象」

怎樣才構成欺騙呢 ?

當然,如果這個實驗的海報上說會給你200元作為報酬,但你完成實驗之後他只給你100元,這固然是欺騙。但我相信這種行為是所有研究者都不會做的﹝應該是吧=_=|||﹞。這篇文章要說的,是在實驗過程中的欺騙。以下幾個情況都是屬於欺騙︰

1. 如果研究者告訴實驗對象,實驗對象所寫的東西不會被記名,但研究者卻暗中把哪一份是誰寫的記下來。
2. 如果實驗對象告訴實驗對象,實驗對象所得到的問卷,問題,資料是隨機抽出來,但其實那不是隨機抽出來,而是研究者編派的。
3. 有時實驗而要涉及兩個人作為對手來玩一個遊戲,如果研究者告訴實驗對象,他在實驗中的對手不會知道他是誰,但研究者卻讓他的對手知道了。
4. 如果研究者正在進行實驗,但他告訴實驗對象,實驗還沒有開始。

對,各位應該留意到,每一點都包含了「告訴實驗對象」,也就是說,我們不能主動告訴實驗對象假的訊息,當然什麼才是「告訴」是有商榷的餘地,之後還會再談這一點。留意其中第4 點尤其嚴格,我們是不可以偷偷開始實驗的。

為什麼要欺騙 ?

可是研究者為什麼要說上述的謊話?原來很多時欺騙一下實驗對象,可以為實驗帶來不少的便利。

舉個例子,如果研究者想知道那些實驗對象在人們在不記名投票中是怎樣做決定,他便真的便要告訴實驗對象們這是不記名的,但既然是不記名,便很難作分析,比如說我不能知道哪一個性別的人,或是哪一個組別的人會較多投反對票之類。當然這個例子還好,因為解決方法就是告訴他們「研究者會記下他們的票是誰投,但參與投票的對方是不會知道的」便行,但還有不少其他情況是沒有那麼容易解決的。

另一個例子。如果我的實驗是要實驗對象們玩一個買賣遊戲,他們會隨機得到一個數字,代表他們對某物的估值。最理想的情況,當然是有些人得到一個高的數字,有些人得到一個低的數字,那麼我便可以作比較得到不同數值的人行為有什麼不同。可是如果那天你剛好遇到十年一遇的大凶日,所有你的實驗對象都抽到一個很高的數字,那麼你怎麼辦?下次再來嗎?不要忘了,你把人請進來,不論你做不做得成實驗,都要給錢的,老闆給你的錢就這麼多,用掉了可不能再拿啊。在這個時候,預先準備好一些不隨機又剛剛好有些高有些低的數字派給他們,但又騙他們說是隨機抽的,不就是萬無一失的方便策略嗎?

還有,很多實驗研究都被一個名為Hawthorne effect的現象所困擾,Hawthorne effect 的定義很廣,但用在實驗經濟學中,其中一種Hawthorne effect便是指,人們在知道一個實驗在進行中時,他們的行為和平時會有所不同,因為很多時研究者是希望實驗對象可以把在實驗室裏作決定當作是他們平常做決定般,所以我們便不希望實驗對象受到這種現象的影響啊。想想,如果可以不告訴他們你是在做實驗,之後暗中記錄他們的行為,不就好了嗎?

很多時候,實驗對象知不知道一些事情可能是科學研究的關鍵所在,所以很多研究者都會希望欺騙一下實驗對象,以圖方便。

為什麼不可以欺騙 ?

可是,我們不可以這樣做。

首先,這是為了保護實驗對象。如果我是在做把硫酸混合漂白水的實驗,相信我不用先問一問漂白水是否喜歡硫酸,硫酸又是否喜歡漂白水才把它們混合,我在進行實驗時可以不理它們的感受。但經濟學的實驗對象都是人類,他們是否願意在實驗中作出決定,是他們的自由,他們願不願意把自己在實驗中的決定公開,也是他們的自由。所以如果你要在他們作決定之後,公開他們的決定的話,那麼你便要事先告訴他們,讓人們自己決定是否繼續參與實驗。

有些經濟學的實驗,會有一個類似弈棋的對局,一個實驗對象的決定可能會影響到其他人在最後得到多少錢,雖然很多時只是一個很小的數目,但Mr. Tomorrow的確見過有人為此用粗言穢語問候對方,差點繼而動武。所以設立不准欺騙的規則,很大程度上是保障了實驗對象。

此外,其實這種規則也保障了研究者。設計一個欺騙實驗對象的實驗可能真的讓你得到一時方便。但此舉對其他研究者以至整個學科都造成很大的傷害﹝套個經濟學術語就是所謂界外成本﹞。為什麼呢?實驗經濟學是建基於我們可以把實驗對象置於一個受研究者控制之下的環境,讓我們觀察他們在這個指定環境下的行為。很大程度上這是依賴實驗對象對研究者的信任。比如說,如果研究者對實驗對象說,你勝出這個遊戲後可以得到多少金錢,我們就是希望看到實驗對象在知道有機會爭取金錢時的行為。可是如果實驗對象心裏根本不信研究者的話,這樣他的行為便不會受研究者所設立的環境﹝有金錢回報的環境﹞影響,即使到最後實驗對象真的獲得相應回報,那次實驗結果他不能作準。

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連「先欺騙,後解釋」也不能做。有些人可能以為我們可以先欺騙實驗對象,但在完成之前向他們解釋一下便可以。但你想想,如果四周都充滿著這種「先欺騙,後解釋」的實驗,實驗對象們在下一次參與研究時還會不會信研究者的話?

一些灰色地帶

正如之前提及,是不是欺騙,不是非黑即白的事。以下是一個真實例子。

有一次我和我的同學希望設計一個實驗,是一個拍賣遊戲,我要告訴我的實驗對象三件事
A. 每一個實驗對象會得到一張咭,上面寫著一個由1到10之間的隨機數字。
B. 他們自己得到任何一個數字的機會都是1/10。
C. 其他實驗對象得到任何一個數字的機會都是1/10。
正如上述的例子,理想的狀態便是得到1 到10這十個數字的人分別佔十分之一,有些人抽到大數字,有些人抽到小數字,這樣我便可以比較抽到不同數字的人的行為,但如果我真的叫他們抽,要是他們剛好全都抽到1 和2 ,那麼我怎辦? 當然這種情況出現機率很低,但如之前所說,如果我真的遇到十年一遇的大凶日怎辦 ?

這個時候我得到一個建議,就是把他們分成十個人一組,每一組準備十張分別寫上了1 到10 的咭,之讓一人一張的派給他們﹝而不是讓他們抽完一張咭,放回去再讓第二個人抽﹞。
那時我對建議我的人說︰「不行﹗這是欺騙啊﹗」
那人對我說︰「不,你看,你上面說的A. B. C. 三點,每一點都沒有違反啊。」

他說得對,不論抽咭時是「一人一張分掉」還是「每個人抽完都會放回去再讓下一個人抽」,統計學告訴我們每個人得到每一個數字的機會都是1/10 。但用「一人一張分掉」的方法,其實在上面的1 2 3 三點以外,還暗示多了一件事,就是「當你得到1 時,其他人就得不到1 ,當你得到10 時,其他人便不可能得到10」,所以這暗示了條件機率﹝conditional probability﹞其實不是等於1/10,只是這個「暗示」因為沒有直接說出來,所以建議我的人便認為這不算是欺騙。

我對這種方法不以為然,最後我也沒有接納這個建議。﹝不過最後我沒有遇到大凶日 XD ﹞ 可是在實驗設計上的確是有很多灰色地帶,在這些地帶中到底算不算欺騙,這是經濟學家們也未有共識的。

Institutional Review Board

正因為實驗設計是一件有不少爭議的事,所以便有所謂Institutional Review Board的設立。基本上以人類為研究對象的實驗,不論是經濟學,心理學、社會學還是生物學,也要經過Institutional Review Board的批核,才可以進行,以確保實驗對象有足夠的保護,也得到足夠的資訊,更重要的是確保實驗不會對人體有害。最後一點主要是針對生物學的研究,或是所謂neuroeconomics﹝神經經濟學?﹞的研究,普通經濟學的研究,要研究對象玩玩遊戲之類通常都沒有問題,當然過份侮辱或對實驗對象有心靈上的損害的也是不會獲批准的。

要令對方相信你沒有欺騙他們

最後說一個有點離題的話題,上面提及實驗的成功是建基於實驗對象對研究者的信任,所以除了不可以欺騙實驗對象外,研究者也要做一些事情,加強實驗對象的信任。比如說,如果實驗設計說實驗對象可以作一個沒有人看得見的決定,那麼便最好提供一個信封讓他把決定寫上之後密封,當然你也可以說,你不密封我也不會偷看,但密封了的話,實驗對象也會對這個環境更信任些,便利實驗進行。

不知大家有沒有試過參與一些用到骰子抽出隨機數字的實驗?可能整個實驗都是在電腦進行,但就是這個隨機數字要用骰子。大家有沒有奇怪,為什麼用電腦顯示一個隨機數字那麼容易,但研究者偏偏選擇在你面前擲一顆骰子?其實這是因為用骰子可以令實驗對象更信任這個數字真的是隨機的。想想看,如果在電腦顯示一個數字,不論你怎樣說,實驗對象都會想象這個數字不是隨機抽出來。原理就像百貨公司大抽獎,不會由電腦抽一個數字說中不中獎,而會有一個實體的幸運輪讓大家轉出得到什麼獎品一樣,因為實體造出來的隨機總是令人更易信任的。

結語

我猜大學生在校園中應該會常常遇到有這種實驗吧,我也是做研究的,我當然鼓勵大家多多參與這些實驗,認識研究者的操守,以及認識參與實驗時應該得到什麼資訊。我不是鼓勵大家在看完這篇之後在參與實驗時不斷挑研究者的毛病。但認清權益也是有必要的。

另,讀心理學的朋友,可以說說設計心理學實驗有類似的規範嗎?因為上面說的我都是由經濟學的課上學回來,所以我不知道心理學的規範會不會有什麼不同。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
  • Ting

    心理學的規範大抵上是相同的,而類似規範的建立,是源自於1960年代一連串結果相當有衝擊性的社會心理學研究,其中最知名的當數 Milgram Experiment (http://zh.wikipedia.org/wiki/%E7%B1%B3%E7%88%BE%E6%A0%BC%E5%80%AB%E5%AF%A6%E9%A9%97)(連結中有詳盡的中文說明,故不再贅述)。

    當時由於缺乏類似的規範,心理學家的實驗手法不受限制,常常對受試者造成心理傷害,備受社會爭議,也因而各學術單位先後設置了類似 Human Subject Committee 這樣的機構,也就是今日的 Institutional Review Board。

    有些學者表示,80年代之後,這些規範逐漸成熟,但是社會心裡學界的研究取向就顯得有點矯枉過正,大部分只是證實人們的 common sense,而不像當年有那麼多突破性的發現了。

    附帶一提,在2006年,一群英國的學者用符合當今規範的方法,重新作了一次 Milgram Experiment ,結果也相當意思,意者請往 http://www.plosone.org/article/info%3Adoi%2F10.1371%2Fjournal.pone.0000039 觀賞。

  • 雖然我不是研究人員,這篇文還是讓我受益良多。
    真相只能用真相來交換。
    感謝你的好文。
    界外成本阿~~這個名字取的真好!
    多少人主事者就是看不見這玩意。

  • www.chaojishop.com

    永远支持博主。

  • 阿威

    國內的情形我不太瞭解,而在英美紐澳的研究所,除了心理學,大多數的社會科學的研究,只要牽扯到人本資料的蒐集,在提案的過程裡,也都會需要學院高層無直接相關的人士組成委員會,來審查實驗計劃其道德的合理性。實驗裡如果有故意的欺瞞行為,必須在實驗過後,進行 debriefing 來為受試者解惑,嚴重一點必須消解實驗過程裡可能產生的不快。debriefing 的詳細內容與作法,必須在提案的時候就一起做出明確說明。

  • 博主新年快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