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 賈伯斯傳對設計的啟發

在數個禮拜前,我在 MMDays 的信箱裡收到一封毛遂自薦的信,希望能夠寫一篇關於賈伯斯傳的讀書心得。我覺得很有趣,因為這本厚厚的書讀完的確不是很容易(我讀完了)。我也想要看看這位讀者有什麼心得,所以我請她先寫一篇過來,我再來看看是否適合上稿。畢竟 MMDays 的讀者們總是期待比較有深度的文章啊!

這位來自藝術/設計界的小薔寫了一篇讓我覺得值得讚賞的讀書感想。的確,任何一個事情要發揮最終的影響力,一定要來自最高的權力的支持。不過,別忘了,你得持續成功才有持續的支持。徒有政治力,而沒有最終的實力,那不過也只是一個可笑的鬧劇罷了!

所以,因果的順序或許是這麼看的。

Mr. Monday

==========================================

客座作者:小薔

賈伯斯傳推出的這段時間,開始有人引述蘋果的品牌策略,來替設計的價值做辯護,讓他們相信設計能替產業創造更多的價值。可惜的是,他們的價值主張都是些對方毫不在乎的東西,諸如美感與人文。在我看來,賈伯斯傳或許很好的證明了設計的價值,引述者卻沒能看到維護這種價值的其他技巧。他們所要說服的對象,可能早在大學時期就愛拿文藝學系開涮,認為把經費分配給這些華而不實的科系根本就是浪費錢。要說服這些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畢竟對設計進行攻擊的人,所要維護的又是很容易看見與量化的東西,他們只需要批評一個東西「感覺很爛」,然後開始挑剔這樣東西的成本效益就可以了。

建築大師菲力浦‧強生曾說:「經由奇異設計的視窗,我們才有了支持美感確實可以凌駕於功能主義至上信念的機會。」既然好設計的價值顯而易見,為何台灣的文創環境依然難以推展?溝通上出現了什麼問題?

這類溝通之所以毫無效率,受限於人的主觀認知。人文的洞見與培養很大一部份來自於內省,主要目的是透視那些工業社會難以解答的生命矛盾,以美學來滋養身心。理工商財的培養與上述幾乎無關,所受的訓練是要解決工業社會的實際問題與賺錢。兩者的價值觀在溝通中時常產生落差。前者顯得自我中心,總以為心靈的昇華能看破問題,實際上問題依然存在;後者則幾乎完全無視前者的重要性,或把前者視為附屬品,在遠離困境時高喊文創,然後在那些真正考驗信念的場合下,他們全然的拋棄了文創,原形畢露。

我一直在思考,身為一名天真的設計人,該如何對那些掌握商業資源的人施展影響力,大學畢業後很慶幸的與一位之前在政治圈打滾的美女合作,使我不斷的以政治的角度思考設計到底缺了些什麼?直到讀了賈伯斯傳,才發現一個較為完整的輪廓。我從中意識到,人文思想於工業社會決戰之要義,在於政治與辯護。

還記得書中曾提到,賈伯斯離開蘋果的那段期間,公司裡一名極度有設計天份的小伙子-艾夫,對於設計不被重視而產生的失落感,讓他醞釀著離職的想法。突然之間,賈伯斯回歸蘋果,替乾枯的品牌注入了設計活水,讓艾夫放棄了離職的念頭,甚至與賈伯斯成為了精神上的親密伴侶。賈伯斯或許常常搶他的點子,艾夫依然慶幸自己能與賈伯斯共識,換做是其他公司,可能早就扼殺了他的設計理念。

對於伸張設計價值而言,管理者的傾向非常重要,若把眼光投放至精品名牌產業,你會發現這些產業所仰賴的管理階層,也一定都是深黯時尚的人。例如LVMH的董事長阿爾諾,他與身為鋼琴家的妻子,雙雙都是時尚價值的信仰者;LVMH在台灣的總經理也都是懂得商業知識的藝術相關科系碩士,同時也是精品名牌的狂熱愛好者。同樣的,賈伯斯也是熱愛設計之人,透過他的「現實扭曲力場」,才能奠定了一個以設計為主要信念的政權。這些與美感有關的產業,都仰賴有品味的管理階層。

光講道理,有的時候不一定講得通,還不如透過強大的人格與政治實力來維護自己的利益。自從賈伯斯在1996年回歸蘋果後,原本打壓設計的管理階層就幾乎無法阻擋他的大部分決策,從而確保了一個由設計主導的政權,他的「賈氏產品聚焦術」創造出超有美感的i系列商品,扭轉了蘋果的營收。這種政權的偏激性後來導致了iPhone4天線門事件的產生,也是工程部主管的離職原因之一(他很不爽賈伯斯老是偏向設計部門),換來的卻是蘋果3000多億的公司市值,以及偏執的設計神話。

並沒有要每個人都去當大官來護航設計,只是想強調,維護設計需要一定程度的政治手段與強大人格來支撐,這恰恰是許多從事設計的人所不具備的特質。在大多數的情況下,設計人多半都以一種天真浪漫的反省氣息示人,我想這種理想化是「設計」帶來的必然結果,畢竟在21世紀,設計已經不僅僅是解決問題,還須撮合人文,提昇概念價值,這樣的信念多半具有理想色彩,因此從業者也多半具有天真浪漫的氣質。只是,天真的設計師所要面對的可能是現實的商業界,若沒有點堅持與手段,很容易就被壓榨。

書中提到了平面設計師保羅‧蘭德,與賈伯斯之間所發生的趣事。當賈伯斯質疑他的設計時,他沒有解釋自己設計的用意,反而拍桌大罵,說自己幹這行很多年了,知道自己在幹嘛。雖說蘭德的脾氣本來就比較暴躁,破口大罵卻不一定是因為真的生氣,也許是透過生氣來測試對方的底線。

這體現了設計溝通這檔事,除了要對自己有信心外,不能只靠天真的價值主張,還須要有一點談判技巧。另外書中提到有人(我忘了是誰)說蘭德設計的logo很爛,要是蘭德整天只想著如何滿足那些批評他的人,他絕對不會如此成功。在面對別人的批評時,換位思考通常只會招致自我踐踏、模糊自己的定位,若要踐踏,也應該是踐踏別人的品味。品味絕對有高低之分,主觀價值卻沒什麼道理,堅持下去就是你贏,若太纖細敏感、太在乎別人的看法,就會招致自我殞滅。再以安迪沃荷為例,她的作品在美國藝文界被罵到臭頭,拿到國外則大紅特紅,若安迪聽信了反對者的意見,對於大部分領域而言可能是好事,但對創作領域而言通常是壞事,尤其整個藝術史上,當權派通常是壓榨創新派的最大元兇。所以設計被質疑時不要躲起來,對方通常都沒有想像中的聰明,試者反擊看看,通常對方都會願意讓步。

除此之外,替設計價值做辯護是一件非常高難度的工作,因為要改變的是別人的思想,思想的總體構成不可能只有設計層面,通常還有其他因素,尤其當你要對那些產業界人士施加影響時,最好還是說一些對方懂的東西。設計師們所關注的多半是做出有趣的東西,對於現實中所發生的產業運作與變化興趣缺缺,從而導致設計師面對設計必然造成的經濟問題時,缺乏辯解的能力。

賈伯斯是極少數難得的天才,既懂得設計,又懂得政治,更懂得整個產業,有足夠的歷練讓他淬鍊自己的品牌經。縱使生性狂妄自大,對於自己不拿手的部份,他也懂得尋找幫手。我們不可能成為賈伯斯,但我們可以學習他的人生態度。對我而言,在於下述三點:

一、只關注設計不夠,還須以政治思維掂量自己所處的位置。自古以來,改革首重於政,勢高則圍廣,勢卑則圍窄。沒有良好的政權就沒有維護設計的資本。我所處的設計公司,就是善於獲得政治上的優勢,與身處要職的人建立情誼,從而享有更多的溝通空間,有些企劃案甚至是與客戶私下吃飯時想出來的。客戶在他們的產業運作上懂得比我們多,我們則在設計上懂得比較多,兩者若願意互相理解,建立友誼,絕對能發揮出良好的綜效。

最好的例子可能是盛治仁與賴聲川之間的關係,雖說夢想家事件陷於未知的泥沼與政治鬥爭中,然而這件合作案的促成,使得建國百年盛事得以上演歌舞劇,打破以往的慣例,替文創爭了一口氣,這正是良好政治關係所帶來的絕妙效果。如果沒有賴聲川,他們絕對想不到如此創新的點子。賴聲川與盛治仁之間的情誼絕對是文創與產業合作的絕佳案例(我個人也很喜歡這齣歌舞劇),這也是友誼才能創造的合作格局。無知天真的文化界批評賴聲川的同時,沒有一個人能做到像他這樣的影響力,他們只可悲的維持了自己毫無影響力的清廉形象,如同反對安迪沃荷的美國文藝界,與反對村上隆的日本文藝界。

二、我們同時還需懂得產業與經濟上的知識。產業與經濟知識很好的詮釋了一個商業社會的運作原理,這些知識不僅讓我們能替自己的觀點做更好的辯護,也有助於幫助我們成為一個更重要的人,因為我們除了設計之外,還能掌握一件事情的經濟因素。若覺得困難,找產業菁英合作也是個好方法。很多天真的文化人批評產業人進入了文創圈,然後以假文化人的身分到處施展影響力,我倒覺得這很好的展現了產業人才的高執行力,若不論他們當中能力不足者,他們才是文化界該學習或合作的對象。

三、賈伯斯很多莫名其妙的堅持,諸如把工廠的機器塗上顏色,從而導致機器不靈光,或者是因為美感的因素,使用了收訊有問題的天線,這些乍看之下很不明理的舉動恰好展現了他的強大信念,以及扭曲現實的能力。如同設計左右對稱的電路板沒什麼實際意義,卻大大的增加了蘋果產品的精神價值,這種超越實用導向的信念,使賈伯斯面對實際問題時仍面不改色,才稱得上是真正的設計信仰。也只有這種信仰,才能在一切都不明朗的產品概念階段,支撐那些飄渺的美感內涵。所有設計人都該以此來思量自己的信仰。

最後,期望各位設計人們,能更好的在商業社會中發揮自己的影響力。

(對賈伯斯傳有興趣者,歡迎加入賈伯斯傳讀書會http://www.facebook.com/groups/217830984951025/

本文作者 小薔,本名陳雨棠 台灣藝術大學畢業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
  • 大部分民眾是無知的,他們只被表面上的資訊給操控,他們就是我文章中所說的那種「表面上支持文創,當面臨真正的困難時他們就全然拋棄文創」的人,他們不懂行、不懂這種創意需要承擔的風險,他們只是無知的被媒體操控,去非難賴聲川。

    夢想家的預算問題很複雜,不能怪在賴聲川與盛治仁頭上,盛治仁只是出來收爛攤子的人,賴聲川則冒險策劃一場別出心裁的建國表演,預算也經過很多層級審核,連吳敦義也有審核過這筆錢,而且也通過了,為什麼燒這麼多錢,絕對不該把所有責任推到賴聲川。

    賴聲川被喻為亞洲劇場界的大師,他自己在外面有一個劇團,做了非常多品質精美,叫好叫做的作品,你想他會不知道什麼是成本控管與資金回收嗎?他絕對比你們知道,尤其是那些什麼事情都還沒搞懂就搶著亂罵的愚民。

    事情絕對沒有表面上這麼簡單。目前稱得上專業的劇場界跳出來批評的多半是一些名不見經傳的小咖(大咖都跟賴聲川是好朋友),那些人就不需要理會了,他們只是一群想透過扯別人後腿來提升自己知名度的屁蛋。

    至於你的回文,基本上全都是狗屎,連錯誤都算不上,全都是狗屎,只證明你既不在乎設計,也不在乎藝術、文創、文藝、劇場藝術,全都不在乎。

    你裝做自己很懂得樣子扯一堆屁話,但你根本就不懂。

  • ><

    因為是第一次的緣故吧@@

    所以比較敏感

    謝謝你的提醒。

  • 你除了倚老賣老外,還有什麼要表達的嗎?

  • “夢想家的品質好、劇情讚,場景轉換流暢、內容深具啟發。為什麼一落到你們這種自以為是多數的人時,就突然變成是很爛的東西?”

    因為它真的爛啊~實在沒聽過走音的音樂劇….
    小咖的意見才中肯, 市井小民的意見通常較真誠, 因為沒包袱, 如果那天大咖說大便好吃, 就會變好吃了嗎?
    這戲不能否認是演給全國人看的吧? 想必政府的企劃裡也有預期效應跟成果評估指標,
    因為這齣戲的對象是人民, 大眾的意見就該是評估的指標, 且我們無法從商業上的獲利來評估, 也看不出這一百年的品牌效應及定位在那? (不知這一百年怎算)….

  • 賴聲川以往的作品多半受市井小民讚揚,這次的評價卻突然變得極端,這才是詭異之處。

    我看完整齣戲,沒有看到什麼走音的部份,也許是我漏看,不然就是走音的部份極少。如果你這樣大剌剌的指出他們失敗之處是因為走音,你就有很高的機率只是以訛傳訛的批評,實際上根本沒看過。

  • Swpoker

    設計沒有好壞
    設計沒有主流

    能帶給使用者好的價值與滿足就是好的設計

    圓環夜市的設計好嗎?

    這篇文章充滿了狹隘意識形態自我感覺良好的標準天龍人心態

  • 你不用揣測我的立場, 網路上都有視頻, 只是我靠耳朵吃飯, 就這麼簡單, 只能說每個人有各自的感受與品味, “聲音” 是用 “心” 聽的, 不是用看的…

    說到蘋果, 真的挺懷念早期把它當宗教的年代, 不過那美好時代早過了, 大約在它股價開始飆漲前….

  • Nedeneden

    1.良好的政商關係與個人強勢的設計/藝術堅持不足為奇,可參閱影響近代甚深的音樂家華格納與巴伐利亞國王路德維希二世的關係。

    2.賈伯斯自始至終面對的是新自由主義資訊科技市場,賴聲川則是把小眾藝術市場做大轉向為官僚服務,或許對純藝術有幫助,但終究是不合時宜的產品。反之賈伯斯自始至終為自己服務,是不一樣的。

    3.看過本書都知道,賈伯斯之所以寫傳是為了能更客觀的宣揚他的思考方式,包含蘋果大學(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3724140/IssueID/20111008  )在內,自傳只是方式其一。以此角度來看,本書價值在於揭露設計價值導向的產品生產過程,其關鍵是設計人如何透過管理者的幫助(早期的賈伯斯)與工程、行銷部門跨領域合作的失敗經驗,到設計人累積足夠知識與較成熟的人格取管理職而代之來主導產品價值。前者虛心博學鍛鍊出來的精神價值與後者為材是用、充分授權的政治精神才是設計人要學習的。而非鼓勵設計人以政治思維衡量自身位置,用設計來幫客戶化妝,這充其量只是以設計價值的淪喪交換設計生產線的運作。同為設計/藝術工作者,希望妳好自為之。

  • 很高興看到一篇對”賈伯斯傳”的感想心得。我有習慣把我的閱讀過的文章以MS Office OneNote做為我的知識管理。可惜, 當看到”設計”與”夢想家”連在一起,我就取消了我的記錄。它那齣戲根本是很難看的啊!

  • Tzehsiang

    夢想家好不好 錢花的對不對 其實從來不是我們這裡應該討論的重點

    針對雨棠您的文章 如果您所說的文創似乎是比較偏向文化界或是藝術界的範疇  單以Jobs的成功來看文創問題其實是沒有這麼恰當的  

    首先關於我們這裡討論的”設計” 
    以Apple來說 他們為人稱道的除了美感造型外 還有互動設計上非常重視的Usability 還有良好的User Experience 而這些會成為在smart phone這個完全實用商品上的附加價值
    這和你所說的”以美學來滋養身心”的”設計”還是有這麼一點不同

    第二 
    產業界與您所說的文創圈(藝文界??)考量點是不同的 
    以產業界的觀點來說 設計有”價值” 是因為他可以帶來更高的獲益 以藝術的高度來檢視的話 這是一定會失望的 
    產界講價格 
    藝術講感動 講不朽 如果用世俗的價格去衡量 那一定是沒有答案的
    藝術價值不能以商業價值來論斷 
    藝術價值也不保證能產生相對商業價值 不是嗎?

    第三 
    假設您說的文創是文創商品或是文創產業
    這方面的困難並不單單是”大家不知道設計的價值 所以要藉由政治力來推行一下” 這麼的單純

    這幾年政府強力推廣 加上眾多設計書刊雜誌強力放送 設計的價值我想已經被普遍的接受 您也可以看到設計科系不斷新增 設計的博覽會等大拜拜越辦越多… 有看商業周刊的老闆們 他們會不知道”設計很重要”嗎?

    然而台灣文創產業還是沒有想像中的蓬勃 我許多設計師朋友還是領著不高的待遇 或是努力維持的他們的studio
    造成這個困境的原因很多 像是強勢通路的壟斷 市場規模的大小 整體景氣的影響等

    Apple 的成功 是整體戰力的成果 設計絕對是關鍵 但兼具軟硬體的優勢 優秀的技術團隊 亞洲供應鏈整合 每個面象都是促成偉大產品不可或缺的要角 

    我一直覺得設計人要謙遜 以產品設計來說 如果我們可以做到像產品的化妝師 為產品帶來更多附加價值 其實就功德圓滿了 而指著產業界老闆或當權者(或是您說的非文創人士)的鼻子說 “你們什麼都不懂” 這種態度其實是有點傲慢也無法推廣所謂的設計的 

    我們帶著設計的專業 走入產業作設計服務 必須要替產業著想 替使用者著想 在有足夠能力的時候 負擔起教育市場的工作 我想這才是我們的價值 

  • 我可以理解一些她所提的文創產業概念。

     

    其實設計跟音樂一樣,它們的發展跟人類生活方式改變相關。遠古時期藝術與生活較貼近,非商業化,含蓋個人的創作性很純粹。在西方政教合一的年代,可以看到很多藝術是為宗教而服務。可是到了資本主義商業的年代,關起門來才可能有所謂創作的純粹性,踏出門外就無法避免「文化商品化」,因為這是這年代的生活現實。

     

    在過程要取得”創作的純粹性”跟”出錢的大爺”之間的平衡,就要靠”溝通”的藝術。可是現實又有些狀況,像是擁有通才與跨界能力的人,又是環境及教育所缺的,最完美的溝通組合就是”當專業遇到專業”以及”當外行遇到外行”,其它就是”當專業遇到外行”。

     

    然而單打獨鬥的模式,也是以往華人地區較常見的,不過現在好像有愈來愈多團隊合作的趨勢;單打獨鬥資源少,為人做嫁很難發展,除非少數闖出名號或建立自己的品牌,我想文創+產業,想推廣的就是建立品牌(全球化的趨勢),要走品牌就要做行銷、通路及市場這塊,這對創意工作者都是較不熟習的一環,變的必需走團隊專業分工模式。

     

    文創變成產業是種文化商品化過程,產業是需要獲利才能持續,它走商業市場的遊戲規則,只是回到產品本質,如果要有獨特性跟創意,它還是必需要有自身的靈魂跟個性,才具有市場競爭的優勢。

     

    數位時代的技術發達,改變了現代人的創作工具與審美觀,在這個全民拍片,人人都是設計者,人人都是作曲家的年代,如果市場只是一昧想節省成本,而不是尋求獨特性,如果創作者沒有自己的獨特性,在國內的環境中,專才是很容易被素人取代的。

  • Tracy Chen

    你應該只是在很多地方看了許多有關文創的資料

    但完全沒有從業經驗

    所以看起來很虛

  • 不是耶,他寫這本書是讓自己的小孩了解自己是誰。

  • 你說的這些都是我在文章中故意忽略的

    這樣忽略的用意就是讓設計師與藝術家之外的人看不懂。

    你們只想看到一篇讚美賈伯斯設計價值的文章,如同你們到處看了許多設計相關的文章,但終究沒有在這個產業裡作事,所以終究什麼都不了解。

  • 你說的這些都是我在文章中故意忽略的

    這樣忽略的用意就是讓設計師與藝術家之外的人看不懂。

    你們只想看到一篇讚美賈伯斯設計價值的文章,如同你們到處看了許多設計相關的文章,但終究沒有在這個產業裡作事,所以終究什麼都不了解。

  • 可以很明顯的感受到,很多回應者根本就是紙上談兵的人

    他們只是到處看了很多文章,但根本就沒有實際從業經驗

    一套一套漂亮又普通的理論,不像是有經驗的人會說的東西。

    我這篇文章確實有問題,但他們都沒反駁到重點,這才是讓人最不爽的地方。

    他們終究只是想看一篇讚美設計價值的文章,會想看這種文章的都是門外漢。

  • Mr. Monday

    Sure. 這篇文章其實不差啊 :)

  • 這篇文章處理的重點本來就並非設計的價值

    是你先入為主的想看一篇談設計價值的文章

  • 終於有人批評到重點了,給你一個讚

    而且一個人之所以會成為設計人,其特質中必然有許多與政治人相駁之處,關注於處理政治問題也無法做好設計,畢竟設計工作中很大的一部分是孤獨狀態。

    不過希望你了解我冒險寫一篇冷門題材的處竟,我很長一段時間的想法是跟你一樣的,但我很不滿足自己只能當設計師,我想取得巨大的成就,可以媲美台積電與鴻海那樣的影響力。

  • 因為我真的懂藝術,那對我而言跟吃飯睡覺一樣平常。

    而且藝術本來就是跟吃飯睡覺一樣平常的事情。

    如同18世紀印尼的生活手工藝品可以作為藝術品賣到英國。

    對印尼人而言,做那些東西都只是為了處理生活中的各種問題。

    但就是有一群英國人要把他們捧為高貴藝術品

  • Ariverkao

    敝人也算是個創作者

    看到作者對於夢想家的回覆
    真的有恍然大悟的感覺….
    原來自己也曾幹過一些貶低自己創意的事情..
    真是該反省了XD

  • 我的背景是工業設計與HCI
    曾經在台灣從事過設計相關工作 雖然目前在灣區當個小小工程師 但應該算有在”這產業” 作過

    懂的多少說真的我也不知道 但就只能分享我看到的

    設計有很多面象
    Apple的設計 除了風格美感跟生活態度之外 很多是為了”解決問題”而產生的設計 
    相對於您說的文創產業(我還是不確定你講的是文創產業還是藝文界?) 賣的是文化與創意(跟實際的商品)
    這兩者絕對都是”設計”

    但既然說到產業 以消費者的心態來說 同樣花兩萬多塊 買一台iphone空機 與買一張設計師椅或是藝術品(或是一張戲劇票) 這兩個行為的心路歷程還是有不同的地方

    我絕對沒資格去專業的評論夢想家的好壞 (藝術上的好壞 而非價格) 而且這真的並非重點 重點是賈柏斯的例子跟我們文創業的現況其實還是有一點落差  

    另外 作藝術我不知道 但設計是一種溝通 我們總是有對象的為他人作設計 我們的存在不就是讓別人”懂”嗎? 藝術如果不懂 好像蠻酷的 但如果是設計 “不懂”的話 可能設計師需要檢討了

    我絕對無意批評您的心態 因為我也只是個nobody
    但在我的經驗裡 以藝術家來說 可能是ok的 如果您的作品真的好 一定會有”懂”的藝評家還您公道

    但如果是設計師的話 這種”你不懂啦”的態度可能會在產業裡碰到一些無謂的挫折 而影響到推廣與行銷你自己的設計

  • 難怪你會跑去當工程師。

  • 我看到哭耶

    (感動到哭)

  • 你人真好

    但我的文章越看越不順眼

    有太多地方要修改

  • 跑龍套真是辛苦你了….

    good luck ~

  • Nedeneden

    嗯…..好像變閒聊了….呵呵

    我喜歡那些你覺得應該最有錢的人的貢獻,但我並不認為妳的想法跟我相同耶….
    因為與其寫這樣的文章,我覺得不如專注在藝術、設計、哲學、科學來得自在(不是輕鬆)。但我也要給妳有勇氣去用哲學/科學的高度去思考設計/藝術界在台灣的問題,還妳大大的一個讚!一言難盡只好先打住,如果要聊不如寄信吧。

  • Tracy Chen你難道沒有自覺嗎?

    你的文章很像產業記者的文章,很漂亮但一看就知道是紙上談兵,沒有任何自己的觀點。

  • 恩….我本身念文科的,老實說我看不出有啥哲學跟藝術價值的探討空間,在這篇文章裡。

    蘋果就是個商業體系,團隊做品牌,造神運動(創造價值),app store很正,產品就是100%使用者導向。

    真正的藝術是全然投入奉獻,高度創作者導向,像這位大師的風範,http://www.arttime.com.tw/ArtNews/news_column_cont.aspx?Page=1&ID=844
    ,全團同酬,夠強吧。

    夢想家就是政府花錢發包藝術團體做藝術行銷活動,打的是建國百年這個招牌,本身就是個商業行為,為建國百年量身訂做的服務。

    至於我所提的文創產業,我的定義是建立在創作者跟市場導向,可大量複製的,適合做品牌。(需要許多人力的表演藝術,本身有文化功能及大量複製困難並不適)
    我想表達的是,團隊做品牌比靠政府還靠譜。

    不會回應了,祝好運。

  • 觀點精闢,比原文精采!

  • The walls between art and engineering exist only in our minds.

    不說長篇大論嘍
    但等您過了幾年 更有業界經驗後 有空可以再回來仔細聽聽別人在說什麼

    Best

  • Dirte235

    這文章的作者舉了夢想家的例子根本不倫不類。他真懂政治嗎?懷疑。

  • Vincent_victor

    夢想家是個執政黨不敢自我揭發的貪污弊案,不要單憑你個人的政治立場護航

  • Jocelyn

    直接針對所有藝文界進行攻擊實在有失公允,於理於情皆無法令人信服。
    設計與純藝術原本就存在相當大的差異,亦屬不同產業,而產業運作的方式也大不相同。如此混為一談作比較反而凸顯作者對其他領域的知識不足。

  • 很抱歉!
    實在不能苟同政治的案例類舉法
    政治不是單純這樣的解釋,這很狹隘
    用艾菲爾鐵塔及羅浮宮的金字塔群當案例都更能解釋所謂為設計辯護的重要意義
    要是當初當權者不能為這二個設計堅持,只因為聽到市井說這設計很醜就打掉
    今天也不會有這些具有代表意義的設計了,藝術之所以為藝術也是因為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回到夢想家,藝術自古以來就有位權貴者服務的根源(為生活所苦之人哪來閒暇談藝術)
    在今天,人民都有些基本生活能力與藝術鑑賞力之後
    藝術還在為權力者服務就是件很值得思辯的事情了
    我們可以理解沒有俄國沙皇及蘇聯俄共或許俄國的芭蕾舞可以如此根深蒂固於他們的傳統
    但是我們不能理解的是在21世紀的今天普遍藝術界以及眾人都說這是齣花大錢的樣板戲之後
    當權者還能以這是藝術來為自己辯護然後就沒有任何後續說明了

    當然也沒有留下任何足以積蓄藝術延續力的資產

    假如筆者因為曾經或是現在因為跟當權者有因為私下吃飯就談出案子來
    那很明顯不是因為設計力強大到客戶採納建言
    只能說是業務力及手段可以讓你的設計有所發揮
    這是二種層次,我可以希望未來的設計不要有這樣的來源(套句法律術語 這是毒樹的果實)
    這只是市井小民的希望

  • 026241

    dear
    艾夫依然慶幸自己能與賈伯斯共識
    改成 “共事” ?

  • 志傑 李

    我仔細看了你寫的文章,你提到的政治實力這一方面是絕對正確的 (滿久以前我就將賈伯斯傳裡有爭議的問題給矩陣了起來)

    將問題矩陣之後得出這個結論:

    能使社會偏好得到滿足,又能滿足定義廣泛的個人需求,並且也能滿足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個人偏好,這樣的排序過程,唯一的方法就是只有強制與獨裁,別無他法,用其他的排列方式都必將受到阻礙。

    阻礙點有三個:

    *廣泛個人偏好的意思是,每個個體都有自己的天生偏好存在,普遍以自己為優先,以滿足社會偏好為其次,除非強制與獨裁。

    *沒有任何解決辦法能夠擺脫「投票悖論」的陰影,除非強制與獨裁。(股東個人的決策權干擾社會需求,有錢的不一定是對的,但資金提供者的角色不可或缺)

    *社會偏好代表的是,大部分人在養成新的認知習慣之後都感到認同,在這之前,能破壞既有認知習慣的方法,除非強制與獨裁。

    [ 獨裁背後總有個原因與目的,要矩陣之後實際了解才知道必要性與否。 ]

    —————————————————————————

    網友時常爭論賈伯斯的獨裁作風屬錯誤還是正確,事實上普遍網友連將問題點給矩陣起來的理解前提都沒有,對於單憑事件表徵與情緒觀感去看內文的,筆者其實沒有必要回應,儘管你是正確的,但世界上沒有幾個人能快速地修正自己的認知,回應起來一定吃力不討好。

  • iwbaa

    你好像一直搞不清楚重點…

  • iwbaa

    同意!
    無知的民眾一直是
    媒體操控的對象。

  • iwbaa

    此「政治」非彼「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