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ductivity 雜談

(Photo Courtesy: Scott Adams)

常說人類已經從有形物質商品經濟的時代,進入了無形服務、知識為主的知識經濟時代。當然在這個時代有形商品還是很重要,但服務與知識將扮演日益重要的角色,不只在「純」知識服務的創造上,也在有形商品的加值上。好比消費一隻手機,並不單純只是硬體與原物料的加工,其上的軟體與附加價值或許也會是你決定購買的重要因素。今天 Mr. Valentine’s Day 想就知識經濟時代的最重要原物料 — 人的心智運作及其生產力,閒聊一下。

在工業經濟的時代,競爭的主要關鍵在於有效率的收集原物料、有效率的生產與加工、最後有效率的將商品配達至消費者手中(直接送達或是配送至各零售店)。在這個階段,機器可用以取代人力,也就是俗稱的工業革命。知識經濟之中,我們也有電腦可以局部代替人的心智運作能力,尤其是一些 routinary works。但有趣的是,電腦取代腦力比機器取代勞力困難多了。固然人類可以作出更為精細的動作,但機械技術的進步,已經讓機器可以作到大部分人類所能作到的動作,許多勞力工作被機器取代只是成本或時間的問題。

Video: 之前的文章有提到拉麵機器人,這邊秀一下廣島燒機器人好了

相反的,人工智慧要追上人的心智能力卻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好比秀一張圖給五歲小孩看,她可以很輕易的就告訴你這是一顆蘋果、那是一台車等等。然而,對電腦來說,這 Image Understanding 的問題仍舊是非常困難,即便是最 sophisticated 的演算法也可以輕易被五歲小孩打敗。所以,既然腦力很難被機器取代,如何提高心智運作的生產力便成為知識經濟很重要的一個課題。然而這項課題目前似乎並沒有受到應有的關注,儘管仿間有不少《提高知識生產力100招》之類的書(書名純粹是舉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或許是因為人的心智活動是非常內在的,目前並沒有一個系統化的學科如工業時代的作業管理來討論這件事。

值得一提的是心智活動的 scalability 並不高,給冨樫大師三倍的助手他的作畫速度也不可能變成三倍。creativity-intensive activities 中間各成員的活動也牽扯許多 domain knowledge,這邊想讓事情單純一點,先探討個人生產力。一種很簡單的提高總產出的方法就是拉長自己的工作時間。偶爾會在網路上為 geek 們所提及的是減少睡眠時間,相對就會有比較長的醒著的時間可以作事。當然這種方法也常見於各大專院校,比方趕個 project 兩天不睡覺。當然估且不論這種趕出來的東西品質如何,筆者有興趣的是 optimize long-term performance,所以在維持健康的前提下找到方法 hack 自己的身體是很重要的。目前看過的方法裡面比較有趣而且也有些理論基礎的是 polyphasic sleep。簡單說就是把睡眠拆成數段,而不是一口氣睡七到八小時。好處在於某些理論指出好幾小時的睡眠中的精華只在於其中的一小段,REM。所以把睡眠拆成數段,並且讓身體習慣之後,可以直接略過非 REM 睡眠直接進入 REM。這麼一來就可以省下為數可觀的時間。網路上找一下可以看到不少愛用者親身體驗的證言,甚至還有專屬的論壇

最極端的狀況是完全沒有 core sleep 而只靠 nap 來補充睡眠,也就是 uberman sleep schedule。這種情況之下,每四個小時睡二十分鐘就可以了,一天總睡眠時數僅僅只有兩小時。當然這樣的 schedule 是非常瘋狂的,因為不管你是處於開會狀態,人在捷運上,還是在約會,每四個小時就一定睡那二十分鐘,如果沒 follow 到的話你會非常非常難受。所以儘管 uberman 非常誘人,筆者短期內並沒有打算親身嘗試。個人覺得套用這種觀念,但取一個中間值較好,例如 core sleep 三到四個小時,nap 三到四次似乎是比較合理的作法。據說拿破崙每天只睡四個小時,但即便身在馬背上、戰場上均可睡,應該就是不知不覺實踐了 polyphasic sleep。另外,早睡早起也算是另外一種 hack。據說早點睡可以讓人用比較短的睡眠時間就達到相同的睡眠效果。所以許多成功者都是晨型人,或許也不是偶然。

除了工作時間的長度,深度當然也很重要。除了盡量不要分心或受打擾之類的老生常談之外,最近筆者看到一篇有趣的文章指出作正事的時間分布也很重要。英文不錯的朋友,鼓勵你看一下原文,以下是我簡單的 summarize + 個人詮釋。這篇文章提到了一個在柏林某音樂學院進行的研究。他們發現頂尖群的練習時間跟中上群的練習時間其實是差不多的。那差別在哪呢?差別在於中上群的練習時間是均勻分布在所有醒著的時間,就是早上練一下,下午練一下,晚上也練一下,想到就練一下。但頂尖群則是將練習時間集中在兩個 peak,早上及下午(當然我個人覺得不一定非是早上或下午不可,重點是 peak),而越是頂尖的樂手 peak 則越明顯。另外一項差別是花在 deliberate practice (DP) 的時間,頂尖群也是中上群的數倍,DP 的定義大致上是刻意提升能力的練習,或許可想像成是心智能力的重量訓練吧。從 DP 以及練習時間分布來看,系統化的努力是很重要的。

現代的經濟活動中,創意所扮演的角色越來越重要。系統化的努力是一種紀律。講到創意讓人想到天馬行空的想像,在某種程度來說這也是對的,但個人最近的體悟是創意跟紀律並不互斥,實際上是相輔相成的。想到絕妙的 idea 固然是一種天份,但缺乏及時、確實的執行,這 idea 也不過就是個人的白日夢罷了。有時的情況甚至是,相似的 idea,誰能夠執行的漂亮誰就是 winner,關鍵甚至在執行而不在 idea,MySpace 跟 Facebook 的例子就不必講了;ipad 的 idea 就擺在那邊讓大家抄,暫時也還沒人抄贏 apple。而培養執行力、實作能力,系統化的努力是被證明比較有效果的。

Mr. Valentine’s Day 在此拉哩拉雜扯了一堆,絕對稱不上完整,姑且當作是拋磚引玉吧。相較於英語圈,中文圈的確比較少看到相關資源,歡迎有興趣的讀者留言討論。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
  • Idea真的人人都有,現在有很多的創意都是把已有的東西重新排列組合而已。
    做這種事並不需要什麼專業。但是很多人總認為自己很有創意,並把自己的Idea當寶。

    天馬行空的思想並不困難,能夠評估Idea的可行性去蕪存菁,執行出真正成功的產品(或是創作)的才是強者。

  • Anonymous

    再次重述,idea真的不值錢
    讓它真的發生才了不起!

    Corner 11的部落格就正在做
    http://corner11.blogspot.com/

  • Siri 當然也是一個例子,聲控 agent 在學術界很早就有類似的研究了。Apple 很擅長作這種事啊。

  • Anonymous

    提到個人生產力就不得不提這兩篇文章:
    Aaron Swartz 寫的《HOWTO: Be more productive》: http://www.aaronsw.com/weblog/productivity
    張琮翔 寫的《程式設計師的生產力之謎》: http://blog.vgod.tw/2009/12/18/divine-code-10/

    Aaron Swartz 是何許人?英文維基百科有介紹。

    成功的人不一定是強者,強者不一定懂教人,而教人成功之道或變強之道的人很多只是得張嘴而已,而這兩個成功的強者教人怎樣變強。坦白,有些東西是老生常談,或有人曾經察覺冰山一角,但老生常談怎樣才能做到?水面下的冰島面貌是怎樣?當中的原理又是怎樣?這就是我推崇這兩篇文章的原因。

  • 于修

    關於 Aaron Swartz 的那篇有中文版
    http://blog.aqualuna.me/2012/03/howto-be-more-productiv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