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李家同的是與非

最近在網路上流傳了兩篇相當具有爆點的文章 “陳鍾誠給李家同的一封公開信” 以及 “陳鍾誠給李家同的第二封公開信“, 內容直接針對大家熟悉的李家同教授開砲, 直指李家同教授為台灣教育界獨尊論文, 讓學生出社會後喪失實作能力的始作俑者. 由於我一直同時關注產業界以及學術界的發展, 所以對關於李教授的一些議題也在這邊提出一些個人的看法. 小弟無門無派, 純粹個人看法, 希望也跟大家有一些健康的討論.

李教授談雲端運算

李家同教授最近幾年在媒體上很紅, 文章和個人言行常常駁上媒體版面, 不過大家要注意的是, 李教授之所以常常上新聞, 不是因為他講的每句話都是對的, 也不是因為他講的每句話都是錯的, 而是大家覺得他講的話很有趣. 比如說下面這個片段:

很有趣對吧? 但是有趣和正確與否, 是兩回事

不幸的是, 有趣的東西才會被人記住, 無論那個東西的對錯. 所以李教授講的話常常引起爭議, 但是其實大部分時間, 媒體很明顯是抱著看笑話的心態在報導這個人, 他講什麼, 其實大家就是 “哈哈哈” 過去, 很少去探討他拋出的議題, 我覺得這對李教授不公平, 對於社會也是一點幫助都沒有,  一直到最近網路上那兩封陳老師的公開信的出現. 我覺得正好藉此整理一下自己的想法.

上面那一段 video, 李教授把雲端計算當成笑話來講, 叫大家千萬不要去碰, 但是事實是: 身為雲端運算的箇中翹楚, Google 和 Facebook 不但沒有垮掉, 還徹底透過雲端計算, 改變了全世界.

所以事實很明顯, 李教授這一段話, 應該是被大家當成笑話在看. 至於為什麼他口出此言, 可能有幾個理由: 第一, 他不了解什麼是雲端計算. 第二, 他了解什麼是雲端運算, 但是他覺得雲端運算沒什麼了不起, 純粹是一些既有技術的合體, 加上新的名詞罷了.

我認為, 比較有可能的理由是第二個, 為什麼? 我們可以繼續追蹤下去:

人工智慧的昨天與今天

前一陣子, IBM 的超級電腦在益智問答節目上勝過兩個人類, 拿到冠軍. 這個冠軍象徵了人工智慧的一個里程碑. 媒體也大幅報導.

針對這件事情, 大家可能忘了, 李家同教授去年四月在聯合報上面發表了一篇文章 “我們需要萊特希爾報告“, 內容大家也不用費心去看了, 簡單來說, 該篇文章把 “人工智慧” 斥為一種盲目的流行, 李教授語重心長, 說連政府都搞不清楚情況, 搞什麼人工智慧, 搞什麼雲端計算. (李教授在這篇文章連雲端運算也一起鞭了兩下, 足見其對雲端運算之痛恨程度).

Google 是專門研究人工智慧的箇中翹楚, Google 的搜尋引擎這麼好用, 也是因為人工智慧. 這樣看來, 恐怕李教授的確是忽略了某些事實.

重點來了, 李教授在文章中提到: 他自己以前是研究人工智慧的

這就有意思了, 一個當年自己是研究人工智慧的人, 幾年後回頭重砲批評人工智慧.

莫名其妙, 是吧?

舉這兩個例子, 不是要證明李教授不懂, 而是他拋出的議題很大, 自己和別人都沒有仔細花時間去探討. 讀者繼續看下去就知道了.

我拜讀過李教授許多論文和書籍, 其對電腦科學的基礎研究 “演算法”, 有著無遠弗屆的貢獻, 可以說今天的人工智慧和雲端計算, 很多底層的技術受益於李教授的研究.  看到這裡, 你不禁會問: “那李教授幹嘛拿磚頭砸自己的腳?” 當時看到李教授的文章, 我也很不解, 不明白為什麼他要開砲批評人工智慧, 因為無論是台灣或是國外, 都有很多研究人工智慧的學者, 他們對學術界和產業界都有很多的貢獻. 當時我甚至有點不平, 因為自己也是讀人工智慧的. 人工智慧明明就徹底改善了這個世界, 為什麼李教授要這樣子講?

後來回頭想想, 再看了看李教授批評人工智慧的文章, 我就有了清楚的答案. 人工智慧在 70 到 80 年代左右, 逐漸式微, 因為找不到好的應用, 突破不了一些電腦的先天限制, 就跟李教授該文的其中一段講的一樣, 他認為人工智慧 “有一些先天的限制”. 這個先天的限制就是大學問了, 當時人工智慧採用的研究方法多以邏輯和演算法為出發點, 由研究者事先定義一套嚴謹的規則, 讓電腦去跑, 所以當時出現了一些 expert system, 把一些專家的邏輯萃取到電腦程式裡面, 讓電腦模仿專家的邏輯. 當時這是人工智慧方法論中的顯學, 研究人員甚至還研究出可以自己證明數學定理的電腦程式, 但是過一陣子沒搞頭了, 因為專家難尋, 邏輯難編. 結果便成了當時 “難以突破的一些先天限制”.

90 年代後期, 狀況突然改變了, 許多研究人員開始將統計方法和機率引入人工智慧的研究, 整個研究的方向改變成為 “以資料為出發點”, 我不教電腦一堆複雜的專家邏輯, 相反地, 我給它大量的資料, 然後教它如何去消化這些資料, 最後產生自己的邏輯, 會產生出什麼邏輯, 程式設計者事先並不知道.

這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方法, 一個以邏輯為出發點, 一個以資料和統計為出發點, 這樣的改變, 都是拜網際網路的產生所致.

Google 和 Facebook, 就是靠這種以資料為出發點的人工智慧, 獲得了巨大的成功. 要說人工智慧是一個失敗的東西, 實在是沒什麼道理. 李教授要是在撰文之時, 仔細觀察和歸納這十幾年來人工智慧研究方向的改變, 並且看看產業界是如何有效地運用這些研究, 相信不會武斷地下結論. 但這也不過顯示出, 李教授與產業界有一定程度的脫節罷了. 所以我傾向認為李教授是了解這些東西的, 或說他其實是很有能力去了解的, 只是他沒有好好探討, 下了倉促的結論.

因此我覺得李家同教授拋出的議題都很好, 但是有能力去仔細探討和辯論的人, 卻不多: 台灣還是一堆人搞不清楚雲端運算是什麼; 至於人工智慧? 去跟火星人談吧. 如果李家同教授以本身深厚的學養, 在強調基礎研究之餘, 對產業界及大眾文化多花一些時間去了解, 提出有效建言, 那會是社稷之福.

獨尊論文?

講了一大堆, 終於回到陳老師在公開信提到的 “獨尊論文” 這一件事情

我覺得, “獨尊論文” 是個假議題, 把學生喪失實作能力跟李教授扣在一起, 也實在是太大一頂帽子了, 為什麼? 我前面的鋪陳, 就是為了回答這個問題. 李教授在很多場合都強調英文和基礎科技的重要, 不僅如此, 在很多場合也呼籲學生, 看九把刀的書會變笨, 上網上太多也會變笨, 總之, 現在這個社會很容易變笨, 要小心.

綜合之前的探討, 大家可以發現, 李家同教授, 其實是個很老派的人, 原因很簡單, 因為他本來就是個老人

而且, 老人喜歡碎碎念

所以他會看不慣年輕人一直上網, 一直打電動, 一直看一些沒營養的書, 沒事念你們兩句, 跟你爸媽沒什麼兩樣. 所以我認為, 李教授只是一個跟時代稍微有點脫節的人. 所以他東罵西罵, 批評了大家不好好念英文, 也批評了大家電磁學沒好好研究, 沒作出一些實用的東西. 但是請大家注意, 批評台灣不好好研究電磁學的這篇文章之中, 其實李教授是希望學生在實作上追根究柢, 有所貢獻的.

產業界的人也會有好的實作, 因此產生好的論文. 論文跟實作, 不是衝突的兩件事情, 論文, 也因此不只是專屬於學術界. 更何況, 論文還是要看品質, 好的論文或是壞的論文, 好的學者或是壞的學者, 我覺得以現在的論文審查機制, 整個系統還是可以分辨出來的. 另一方面, 陳老師列出的那些論文型學者, 我覺得他們的論文都還滿有趣的. 基礎研究本來就應該有人去做, 演算法是電腦科學裡面最為純粹的珍珠, 是整個電腦科學的基石. 電腦科學界已經有各式各樣的期刊和 conference 存在, 包括很學術很理論的, 也同時包括很實用, 非常偏向實作的. 可以說是百花齊放, 沒有哪一個領域或是期刊是不重要或是最重要. 李教授帶一群徒子徒孫從事純粹的演算法研究, 也不過是一個研究興趣及方向,

所以, 我認為陳老師的兩封信, 是自己被 “獨尊論文” 這個假議題絆住了. 真正的問題, 應該是 “如何培養學生實作的能力”. 我相信這才是陳老師真正想要討論的問題, 論文審查和出版的體制, 跟這個問題並不具有太大的關聯性, 也並非與 “學生喪失實作能力” 為因果關係. 關於實作能力, 我會在下篇文章分享一些自己的心得.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
  • In this article — “李教授許多論文和書籍, 其對電腦科學的基礎研究 “演算法”, 有著無遠弗屆的貢獻” — “無遠弗屆的貢獻” ? — You must be kidding me. I am in this field too (computer science, network, user interface), and I never heard of him.

    He might have been good at some specific fields, but saying ‘對電腦科學的基礎研究 “演算法”, 有著無遠弗屆的貢獻’ is a great exaggeration.

  • IUnknown

    科科 路過嘴砲一下

    在我看來”獨尊論文”和”沒有實作能力”,確實有極大的關聯,就大學教育來看好了,放眼看過去有哪些教寫程式的課老師是真的會寫程式的? 這裡指的寫程式是真正能夠建構一個大型的系統,並且在真實的環境下正常運作,論文也需要寫程式,但盡是些模擬類程式,也就是寫完就會被丟掉的那種,那類的程式不管是怎樣寫,都不會有真正實作的能力,Design pattern? 完全用不到,Unit test? 也沒有需要,重點只在數據拿到就好,對這樣的需求來說,養成大部份在大學教授程式設計相關技能的人,就只有這樣的程度,理所當然的,他們教授的程式設計技能也不會是多麼地優秀,各種骯髒手法也會流傳下來

    沒有優秀老師的正確指導,在這之中只有少數靠自己努力的人能夠學到實作的技能,可以說,在台灣的大學中能學到實作能力的機會是少到可憐,而如果是身為一個大學的老師,實作能力一直都不是最重要的,只有發論文才是王道,而發論文又有多少頂級期刊是講求實作的? 實作又是做到哪個程度? paper一上了系統還會維護嗎? 不管怎樣想,最後得到的結果都是實作能力強的師資不會出現在大學裡,因為實作對升等一點幫助都沒有,而且對學校評鑑也一點幫助都沒有,自然地,學生也不可能在大學裡學到實作能力,沒有關聯嗎? 我不這樣認為

    個人有些同學在美國讀書,他們那裡的資所碩士可以選擇發論文或是上課就好,而且在美國的許多大學裡,都是各種大型open source的發源地,BSD之流,在台灣的大學有可能會出現這類東西嗎? 我想是不可能,就算有人想做,也只會得到

    “做這個可以發論文嗎?”

    之類的嘲諷,如果你是老師,你會選擇可以升等、提升學校評鑑等級的發論文之路,還是選擇精進自己實作能力來教授學生之路? 我想大部份人都會選擇升等之路,”如何加強學生實作能力”? 哈哈,在以發論文為導向的環境是痴人說夢

    而大學要走實作還理論,又會扯到技職體系、大學體系五四三之類的東西,在我個人的看法是,台灣的學生讀太多書了,很多國外大學生都是先在外面工作,覺得有需要才去讀大學的,但這裡的風氣似乎就是一直讀到底,能讀多高算多高,越高越好的奇怪風氣

    不管怎麼說,這些都是難解的問題 XD

  • Pingback: 做研究與寫論文 | vgod’s blog()

  • Chiu Chienpei

    這樣看之太過了~~~總歸他都是希望這一代更有競爭力 ,當然他有些話是講太過了,但不失為參考警惕自己,
    因為的確多看同類型的書或是隨筆也是很難變聰明,但你說他沒變聰明了?!
    這也很難說,至少當下他獲得了另一個層次的提升。當然也不是說他學會了啥演算法,
    而這就是他/她要的,並不需要所有人都變的很聰明,這樣就搞不出啥創新跳脫的把戲跟花樣…
    不過總歸他只是用心良苦卻得到「眾矢」,哈~~這人也很有趣~~

  • tony

    你的的確確只是嘴砲一下而已,你根本不懂這個產業或這個科系吧。
    你以為google,facebook和microsoft的創辦人的程式從哪學來的?從大學學來的嗎?
    這三間還有其他很多知名公司的創辦人的程式都不是靠在大學學來的,而是自學,懂嗎。

    今天李教授強調的是學生要有自學的能力,他所教導的是你思考的能力,至於寫程式這些都被歸類於基本能力,基本能力本來就是你需要自行去學習和加強的,程式能力不強你就怪教授,怪老師,奇怪,怎麼都不怪你自己不努力,你打電動的能力也沒人教你阿,怎麼就可以如此嚇嚇叫? 更何況市面上一大堆教你寫程式的書,網路上也是一堆阿。

  • 感謝 IUnknown :

    我是陳鍾誠,也就是給 李家同兩封公開信的作者,看到大家的討論,我很開心。

    不管您是贊同或反對,我都很高興您能撥空來看我的文章。我其實並沒有攻擊李家同先生的意思,相反的,他是我所尊敬的前輩,是台灣社會有良心的學者。我之所以這樣寫,是因為我想利用這篇文章挑起一個議題,並且希望李家同先生能給我回應。也希望大家能對這個議題進行各式各樣的意見表達。

    虎斑貓先生的發言內容,很精確的傳達了我想表達的內容,我非常感謝您!

    如果您對這個議題的後續討論有興趣,請抽空繼續看我的幾篇文章,我非常樂意接受大家的任何意見,並且希望大家能夠成為我的好朋友。

    以下網址中有我的連絡方式,以及 facebook 帳號,還有我成立的 facebook 社團等。如果您願意的話,請在 facebook 上加我加為好友,我會將後續的訊息發送給您,期待與您成為好朋友。

    http://ccckmit.wikidot.com/mail

    金門大學 資訊工程系 陳鍾誠 敬上

  • 對了,我忘記把那幾篇文章貼上來了,列表如下:

    為台灣教育界投下一顆震撼彈! — http://ccckmit.wikidot.com/po:bomb
    為台灣教育界投下一顆震撼彈!(續篇) — http://ccckmit.wikidot.com/po:bomb2
    我有一個夢 (版本 2) — http://ccckmit.wikidot.com/po:dream2

  • 我的看法是李老是虔誠的基督徒,虔誠的基督徒是不能相信除了神以外有人可以創造出智慧,所以可以合理推測他研究人工智慧只是方便拿學位。以他現在的聲望,也不用看新東西了,所以才會說出問十個教授都沒有用facebook,當教資訊的可以不用去稍微碰一下facebook,也難怪業界與學界相差那麼多。
    當然,好學生繼續升學,一些壞學生跟業界的差距可能小點!

  • Whoami Tw

    我覺得陳老師的”獨尊論文”,並不是一個假議題.
    如果熟悉國內各大學理工相關的老師升等標準,博班畢業標準,就可知道.
    在這體制中打滾的人,應該都非常清楚這個嚴重性.:
    台灣的教育制度已經是 SCI/SSCI-oriented.
    老師沒有 SCI/SSCI credit, 就會被 fire, 我想板主應該有所耳聞.
    在五斗米優先的情況下,一定影響教學品質. “獨尊論文” 這件事, 不但不是假議題,
    甚至是國內高等教育的一個問題.

    此外, 板主說 “產業界的人也會有好的實作, 因此產生好的論文. 論文跟實作, 不是衝突的兩件事情, 論文, 也因此不只是專屬於學術界.”
    以目前台灣來說, 尤其是computer science, 這根本不可能. 產業界有 paper 的產出也只有法人的研究機構,像工研院/III,才有可能.
    一般業界屬中小企業,開發產品賣錢都來不及了, 人力都在 coding/operating,那有可能再投入心力來寫paper投稿, 如果 accepted ,那老闆肯發 $$ 幫你 publishing ? 或參加 conference.. 這些都要 $$ , 以企業經營角度,是不合成本.

  • IUnknown

    很有趣的說法,我從來沒有怪老師或教授的意思,我的程式設計能力全是自己學來的,就實作的部份,我可以跟你說,我所說的都只是我在大學四年中看到的現像而已,我也不想在這裡證明我的能力到哪裡,因為我知道我還有很多要學的地方,而且重點在於質疑我的能力並不能證明些什麼

    台灣,有多少人在台灣讀大學是為了走研究路線? 又有多少人讀大學是為了就業? 對很多人來說,碩士都只是個文憑,加薪用,博士也是,而如果在大學學不到實作能力,那他們來大學又是來做什麼的!? 自學回家學就好了,教自學的能力? 這要怎麼教,可以告訴我嗎? 學理論嗎? 是阿,理論很重要,但是在沒寫過真正的程式之前,他們真的懂那些理論嗎? 以我自己學習的經驗來說,很多理論如果你有先前的實作經驗,學起來只會更容易而已,以資料庫理論來當例子好了,在學會資料庫理論之前,我什麼都不懂,程式都亂寫,一對多的關聯猜猜看我怎樣寫? 答案是一個欄位裡用分割符號分開來,像這樣

    term1,term2,term3…

    很好笑對吧? 但後來學了資料庫理論,我就馬上明白到底什麼才是正確的,第三正規化到底又是為了什麼,而在同時我能發現在身邊的同學們,幾乎都霧煞煞,對於他們來說,第三正規化只是個需要學會的流程,因為考試要用到,未來發相關的論文也可能得知道,但對我來說,這個理論是多麼的實用,從此之後我的資料庫設計都是以ERD出發

    對於大部份以工作為目標的學生來說,實作的能力要遠大於理論,在不知道第三正規化前寫,我的程式能運作,但很沒效率,方法也很蠢,而有了理論,用正確的方法寫,這是

    可運作 -> 有效地運作

    那請問你能告訴我,對於這些工作需求導向的學生而言,他們只學理論,這是什麼樣的情況? 他們連基本馬步都不會站就在學內功心法,然後出去工作就會抱怨學校教的一點屁用都沒有,然後用爛方法在寫程式

    再者,那些人出社會工作用到的會是哪些部份? 發論文除了在大學裡發,還能在哪裡發? 請別誤會我的意思,我並沒有貶低任何優秀的研究人員的意思,只是單純的很明顯的一的情況就是,台灣一面的倒向論文,一切都是為了評等、升等,這樣的動機下自然幾乎沒有實作能力,台灣為什麼軟體產業這麼淒慘? 因為教育出來的學生只會跑模擬,有能力的永遠是那些有自學能力的少數

    做為解決這問題的方法,我想或許提暢先工作,有需要再讀大學或許會是比較好的方法,至少美國很多人都是這樣做的,而同時也像我說的,有實作的能力去學理論只會更快而已,但是從理論學實作,很難,因為程式生命週期短到可憐,程式寫完就丟,沒有那樣的環境,養不出好的能力

  • Mono Chen

    IUnknown~我以前和你有一樣的疑問。但我真的覺得這個錯不完全是大學造成的。而是台灣的價值觀和對大學的錯誤期待造成。因為大學本來就應該是搞理論的地方,只是大家都認為每一個人都應該高中唸完就馬上去唸大學。其實有些人他是可以從理論演化出實作的,但有些人恰恰不行。包括我自己,但這不代表誰優誰劣。只是對於抽象思考的熟稔與否。抽象思考好的人,他就很適合從理論下手。很實際的人就適合從實作開始。而這兩種都是學習的方法之一,並沒有對錯。而大學身為最高理論殿堂,他本來就很自然會頃向理論為重。

    而台灣軟體業起不來有太多因素,而不能只是簡化大學都不教實作只教理論。我認為大學是開啟一扇門的地方,而不是把人教會的地方。因為出了大學有太多問題是沒有標準答案的,也會有很多不是一直實作就能解決的問題存在的。

  • Pingback: 從東西方差異看台灣學生的實作能力 – MMDays()

  • Anonymous

    台灣教授會教人思考的能力? 真是驚訝。
    鼓勵思考的重點是彼此的問答與來回應對, 沒有單一的答案。
    在台灣不是信教授者得永生嗎? 台灣在高等教育仍是填鴉式的教學吧。

    人民與學生花一堆納稅錢與學費養一堆只會唬爛, 寫論文, 不會引導教育學生的教授是幹嘛?
    都他媽的自己學, 要你個教授來幹嘛, 喔, 麻煩讓我畢業、升等。是嗎?
    學校不用來教育, 在那裡說學生為啥不自己學, 什麼邏輯!
    而且網路上自學是行不通的, 依大師所言, 上網會變笨!

    以上專批個人曾遇到的垃圾教授與石器時代教授, 對於少數優質教授, 給予十分敬意。

  • IUnknown

    我認同你關於軟體產業的說法,當然大學教育也只是一個原因,大眾的奇怪心態也是原因之一,還有很多原因,但這裡討論的就只是單純大學的問題,如果要扯所有因素就說不完了…,硬體產業的排擠效應等等還有一堆的原因

    大學都不教實作只教理論? 台灣的大學有教實作嗎? 當然有,不然大多數計算機概論C語言不是白上的,只是大多都教得很爛,因為教的人自己也沒多行,的確大學也不全然是有教到會的責任,但是,好吧,就算做為開啟一扇門的地方,到底又能做到什麼? 這樣問好了

    “請問老師我要學好程式設計能力該看哪些書”?

    “請問什麼樣才是好的設計?”

    “請問程式怎樣寫才算好的程式?”

    “請問design pattern怎樣用比較好?”

    還有太多太多問題,不要說能回答這些問題,我相信大多數沒有一定實戰經驗的人都沒辦法給出一個正確的方向,為什麼? 看看某些大學出過的考題就知道了

    int i = 13;
    int n = (i ++) + (++i);
    請問n等於多少?

    熟悉C/C++的人一定知道上面的程式有什麼問題
    開啟一扇門嗎? 不,我看是關上大門,至於這考題出現在哪些大學,很多都是國立的,而且還是研究所等級的題目,像這題就是沒有標準答案的問題,哈哈,但可悲的是出題的教授所給出的答案通常是個數字

    或許大學該傾向理論,但是這不代表因為這種理由實作的能力就能爛成這樣,這只是個藉口,從來都沒說實作是萬能的之類的,只是你們自己看看就知道,其比例的懸殊…

    看看人家國外大學的大型open source專案

    Berkeley -> BSD
    Berkeley -> BOINC http://boinc.berkeley.edu/
    CMU -> Mach (Micro kernel OS)
    University of Rio de Janeiro in Brazil -> Lua programming http://www.lua.org/about.html
    Washington University -> ACE Network library http://www.cs.wustl.edu/~schmidt/ACE.html
    ………

    還有太多了,奇怪,為什麼人平平是偏重理論的大學,人家國外的大學實作能力這麼強? 忘了說,人家理論也超強的….,台灣呢? 大型的open source專案我只能想到台大的PTT

    所以,不要拿什麼鬼偏重理論的藉口來逃避,人真正強大學的是理論實作都很行

  • Mono Chen

    I can’t agree with you more. 但是我還是回到社會價值的問題。基本上我覺得這問題在今天台灣社會還是難解,尤其是軟體這部份。可以參考vgod寫的這篇: “做研究與寫論文” http://blog.vgod.tw/2011/03/03/research-and-paper/ 。因為外國他們在大學做實作是被支持的。但是台灣不是。但我也不是替台灣大學說話,因為我覺得這真的要先改變社會價值觀開始。當然大學教授或許要先帶頭做,但是就像你說的。為了升等,和飯碗。很多事都扭曲了。我也很期待,台灣有一天能不計代價的可以發展大型的Open Source Project。同為Computer Science工作的人,大家共勉之。

  • IUnknown

    每次看到或用到這些open source專案,我都深深地覺得,為什麼永遠是國外的大學,為什麼這些大學可以做出這些東西來? 為什麼台灣做不出來? 光是看一個BOICN就好了,已經在學術界有不知道多少的貢獻,不知道多少研究是基於BOICN的分散式運算,蛋白質折疊模擬、解數學難題等等,台灣的大學教授們/研究生/大學生們,有多少可以提出一個像BOICN那樣的理論架構,並實作出穩定可用的系統讓大家使用? 沒有,大家都是發完論文就算了,系統也從來不敢做出來給別人玩,這就是可悲的地方

    而像ACE本身其實很多人罵他很難用、不實用,因為裡面很多都是實驗性的理論,其實光是ACE本身的相關論文就發了很多篇,多少還是有不少貢獻

    因此不管怎麼看,實作對於發論文和理論絕對100%只有加分,但我不能接受的是,到處看見各種理由逃避加強實作的能力、面對實做很爛的事實,常見的理由就那幾種 “大學篇重理論”,這也是一種

    當然,就深層原因看來是社會本身的問題,這點我也認同,一時也很難改善,但至少知道了問題不該找理由去避開而是想辦法改善

    真的,如果台灣學術界也能重視實作,我相信只會更加優秀
    加油吧 各位

  • Old Taiwan

    現階段台灣各大學教師學術升等與計劃申請, 和paper”數量”有著極大的關聯性 (請不要否認). 個人蠻喜歡陳老師”三位一體”的共構概念; 的確, 在以利字當頭的高等教育環境中, “獨尊論文”已是不爭的事實.

  • Garrett

    獨尊論文的方法有很多種, 確實有些學者只要可以賺點數就亂投了, 但依然也有些人是秉著良心, 努力做有用的研究, 然後努力投稿到真正好的地方. 怎麼樣增加paper的數量, 有很多方式. 就好像考試怎麼樣考高分 系統怎麼樣效率才會提高, 都有很多不同的方法. 不能因為有人取巧, 就認為所有人都是取巧的. 個人認為陳教授說的是一種現象, 但這要等他也達到某個學術或是實作能力之後才有權利去批判別人的偏頗於學術論文.

    我自己身在computer graphics的領域, 在這裡還是有很多業界人士會產出paper. 像是pixar, disney, adobe 等等… 如果所謂業界的實作能力, 就只是用高超的程式技巧堆出很多很多 制式化的code, 累積成大型系統的話. 那確實是沒有學術價值的. 我想, 這其中更重要的還是你怎麼樣去尋找更好的方法達成你的系統目的. 這才是學術跟業界中精神共通的部分.

  • Garrett

    非常贊同一個優秀的實作能力可以大大的提升學術研究的高度.
    比方說一個好的想法, 有人一個月就可以實現, 有人一年還沒辦法實現.

    不過在台灣, 我覺得並非學術界沒有高品質的實作能力.
    而是很多人並沒有”open source”的概念, 並且也有可能都忙著跟產業界合作賺錢, 東西也不能隨便開放… 因此真的是相對來說比較少. (個人觀察, 其實還是有一些, 只是比較多是個人作品, 非大型系統. 此外, 也有很多根本就沒人知道是台灣人做的 XD)

  • 李家同…
    拿「使用了才付費」的自來水觀念,偷渡「不使用也一定要付費」的健保…
    拿「關緊水龍頭就能把水流在水管裡」的觀念,偷渡「關掉開關就可以把電留在電線裡」…
    這種自稱科學人的偽科學人,有何可信?

  • Chueh

    I am surprised to read this. Don’t you have some senior projects (or similar) to allow CS students to engineer (real-world) software projects for companies or local community to use? I’ve been a client of our Computer Science department for the past 10 years and contributed over 5 proposals. Their senior student teams designed and engineered these software products for me that ended up as open-source tool for the industry (small businesses) or for research tool. It’s a win-win situation that I got free software and students gained experience and learned about a wide variety of  “real-world” applications. Mostly importantly, graduates will have more to market themselves to the job market.

    I think Taiwan has very talented and most hard-working students. Only just need to think outside the box to solve the problem or issue. Find ways to do it.

    Yvonne

  • Billisa Goodboy

    說那麼多就是要點醒我,不要好高騖遠,不是論不論文,論文內容不實際它一樣不會看重它,有實作能力並寫下充實的論文,才會對社會有更大的貢獻!

  • Pingback: 台灣 Computer Science 教育界的討論 | Northern Wi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