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暴動觀察:關閉境內網路是否真的可行?

還記得去年我們曾經提過,美國參議員曾經建議過國家應該有個”Kill Switch”的方案,在重大危難來臨時,總統有權關閉境內所有網路服務連線。雖然這個法案被其他人否決了,但是上個星期真的有一個國家這麼做了,就是埃及。

好吧,雖然每次要講網路好像又不免扯到一點點政治話題進來,不過這篇的主題主要是著墨於:”如果關掉了網路,一個國家會怎麼樣”。曾經在書上看過研究,在這麼倚賴網路的現在社會裡,一家企業的intranet如果完全斷線,不出數天,生產力會急速下降到原來12%左右。這是對於企業的研究,那如果是國家呢?唔我們以前沒有研究案例,但現在有埃及的例子了嘛。

1/27日,埃及境內電信業者除了Noor以外,完全斷線,Noor亦在1/31日斷網。圖片取自( Renesys )

除了Noor(約佔埃及境內8%市占)以外,大部分ISP早就不能連線了。為什麼Noor能夠支撐這麼久,是他們老闆比較有種,敢拒絕總統的命令嗎?唔,不是,是因為埃及證交所的連線是靠Noor支撐的,Noor要是斷了,大概所有經濟活動都要暫停了。(雖然後來還是停了)

但就算證交所沒斷線,其他ISP斷了,也意味其他92%的個人、企業網路全部癱瘓。好吧我猜就算有一些人平常對政治不熱衷,但生活、工作網路全斷,那還有什麼事可做呢?

斷網四天,埃及港口的貨櫃便堆積如山,機場塞滿了旅客,因為管理運輸的網路系統無法連線; 沒有運輸網路,就代表民生必需品無法順利運送到一般人手上。什麼?沒有網路會導致沒有麵包吃?是的,紐約時報報導,四天下來洋蔥的價格已經漲了60%,番茄85%,如果斷網時間再延長下去,很可能會因搶食物而暴動。

真正的情況是,現代的交易仰賴網路太深了。不只線上拍賣,進出口貿易、運輸業、甚至政府運作都仰賴網路。沒有網路,瓦斯行老闆叫不到瓦斯、計程車司機加不到油、麵包店買不到麵粉、一般人連出門、吃飯都有困難…更別說埃及仰賴的旅遊業,連飛機可能都快沒油可加了。

更何況,當初斷網的目的是什麼?是避免民眾在網路上聚眾滋事?抱歉這絕對是反效果,連飯都沒得吃,你叫人們怎麼不上街;是避免把國內的醜態傳到國外去?抱歉這也不可能,一來有國際記者,二來…已經有埃及民眾發現,他們可以拿出塵封的撥接數據機,打電話到”國外ISP”連線;甚至已經有”如何用手機撥國外ISP連網”的教學出現。消息還是會一點一滴的傳出去的。

斷網,只會讓局面更失控罷了。

過去一週的斷網,埃及經濟損失難以估計。這篇文章寫下時,埃及現在已經全面恢復連線。我們可以再想想,Kill Switch法案 – 完全關閉網路 – 是有可能的嗎?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
  • Pingback: Tweets that mention 埃及暴動觀察:關閉境內網路是否真的可行? – MMDays -- Topsy.com()

  • 「唔我們以前沒有研究案例,但現在有埃及的例子了嘛。」 <- 這句讓人印象好深刻 XD

  • Ada

    有請中國政府示範正確的作法…

  • Guanleex

    中國就高明多了,不需要斷網
    只要綠壩出馬…話說大陸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網路被封鎖
    實在是愚民政策成功的典範!

  • Kkpandacity

    物價上漲跟斷網不一定有關係吧

  • Alan

    我想每有暴動民生必需品一定漲價… 而且是國家級的暴動。
    雖不能說完全跟網路無關,但說是因為網路斷掉引起民生用品漲價有點太武斷了。
    事實上我很懷疑ISP斷網是否等於國家很多運作都要停止?
    機場,港口都滿滿的人跟貨物不能證明這點,那都是暴動的必然產物。

    斷網很明顯是想封鎖國外消息,網路無國界,CNN, BBC 的報導又不是埃及政府可以控制的,
    我相信埃及跟我們一樣,一般家庭還是有電視的,要掌控國內電視煤體簡單多啦!
    別忘了埃及上網人口可能遠不如台灣那麼普及,就算有網路是有多少比例的人在用值得探討。
    或許該多參考一下當地國情會更有說服力。

  • Pingback: 網路力量大 | 虎中甲蟲小屋---史貝爾之BioiT()

  • Hanako_0114

    是埃及政府笨吧~
    如果可以留noor到最後才關閉 其他民生必需相關的也可以留著不關閉啊~
    關網的作用是要控制各地爆動串連
    這也是一但發生戰爭或內亂時 所有對外對內通信都會受到控制的原因
    隨著爭亂的時間越久 會被限制的事務也越多 文字獄也是這麼產生的
    然而 以現在來看 如果政府在作關網或其他動作之前
    沒有計算好時間的話 就會變成火上澆油
    埃及事件也告訴我們一點 人類 不要事事務務都靠電腦 否則也是自取滅亡

  • 什么叫网络?什么叫断网?应该将目光放在基本的概念上而非具体问题还没有想清楚马上就上升到政治高度。网络生活对于大众来说其实是非常有地域性的东西。就好像对台湾来说,即使把对外的网络限制掉,以BBS为主要活动区域的网民也并不会感到多少不便。更不必说在国家灾难发生时对内容进行管制也并不会对商业活动造成影响。网络无国界?大错特错。想象自己是一个社会平均水准的人,掰着手指数数自己有多少离不开的朋友生活在地球那边?

  • Anonymous

    網路定義太廣了, 不過最重要的是應該是資訊的相互傳遞。這不是只是單單的與朋友連繫。
    這個問題依大大的言論, 先簡分為二項, 國內網路與國外網路。
    先著眼於”商業”– 台灣九成以上商業活動來自於國際貿易, 現實狀況, 很遺憾的沒有網路等同於沒有商業能力,因為所有的溝通都基於網路。當對國外網路斷了, 對商業影響之鉅不容貶低。當然可能因為Pengfei大身處中國,有不同的商業背景與文化,所以對聯外網路與商業活動沒有如此感受。

    再著眼於”內容”–Pengfei 大大可能忽略了BBS活動討論串中, 有非常多援引世界各地資訊看法, 再來討論。內容的豐富與多元, 方能呈現真實的面貌。一個中國人在中國的言論, 與待在美國的言論, 有非常大的差異。一個台灣人在台灣的言論, 與待在中國的言論, 也有很大的差異。由於網路的無國界, 多元的資訊, 讓一般人更容易思考與接觸真實。而這種資訊的傳播也才豐富了BBS的討論串(以台灣為例)。

    另外, 國家災難, 為什麼要搞網路管制與內容管制? 除了封鎖國外, 甚至也封鎖了國內網路? 為了執政勢利的利益是昭然若揭。當然也可以用”避免社會動盪與對立, 力求一個穩定和諧的社會”來冠冕堂皇一下,人民乖乖聽話, 如何可膽大地反對執政團體!! 革命/叛亂, 一線之革。

    埃及還好, 一下就下台了, 利比亞的執政團體更兇狠與殘暴。但惟有人民普識價值已將民主深植民心, 不然強權仍是很有很大機會再現。

  • 赞D大的认真回复。封锁会导致权力的失控,同样,完全没有限制的世界同样会有很多问题,当然,现在讨论的问题不是“比烂”,而是我认为网络同样需要限制,当然,手段值得商榷。
    按照您的思路,首先以商业来看,大陆在商业上同样需要与外界沟通,但是就好像虽说有GFW,但是限制的也只是Facebook或者Twitter这类在学术和商业交流领域并不迫切需要,但是在流言传播上更有效率的网站。因此我说网络的限制并不会影响商业行为,这里的限制并非局限于直接404掉所有的非cn域名。

    再着眼与内容,无可否认,网络的开放性带来知识和信念的碰撞,我从中亦受益颇多,但是这里也要具体分析在不同情况下网络的优缺点的展开,现代的媒体中,因为距离具体发生危机的地区越来越遥远,人们不会被“真实”所影响,所以人们的着眼点已经并非“真实”,而谣言和极端言论更容易病毒一般扩散开来,从而戏剧性地将真实世界所淹没。无论是twitter还是微博,这种现象都非常严重。平时安定的时候,BBS有时间也有能力实行自净能力,但是在特殊时期,谣言是致命的,比如这次日本海啸,尽管个体大多数是不忍看到天灾伤人,但是到了网络世界中,稍加挑拨,国内论坛上的言论马上会分化为相互扣帽子,无论是言论中“同情日本”的人,还是憎恶“站在道德制高点无端指责他人”的人,言论的核心都会迅速脱离在日本一个一个迅速消逝的生命这残酷的现实,这样毫无内容只会增加混乱的网络当然应该加以限制。再比如关于日本发生核爆的消息,在官方进行言论压制之前,这条流言不知道折腾了多少留学生的家庭,导致了多少混乱。更不用说在国内大地震的时候,关于紧缺资源的谣言又让救灾的难度增加了多少。

    不赞成网络毫无限制绝不等同于赞成国内的网络现状是好的,甚至动辄将网络自由上升到民主和普世价值的高度,我一向认为认真地就事论事才是正确的态度。就像在灾难面前,所有人都应当关切如何解决危局,而不是一班人把“作业太难”这个现状抛之脑后,纵情地讨论“人类教育和进化”然后交作业时仍旧一片空白。当死难者家属的哭声还没有停止,当伤者还在呻吟,在网络的喧嚣中,“激进党”即使兴高采烈地干翻“保守派”把所有问题归功于政治问题,又能解决什么问题?

    此外,当不作恶的google直接参与到埃及和利比亚的变局之中,当所谓的自由网络可以完全颠覆一个国家,当舆论的控制能够破坏所有和平的希望,当谣言的力量可以影响国际资本市场的时候?D大您难道真的认为喧嚣的网络世界是一个不需要管理的干净的天堂?

    当人性失去限制,也会自己自行崩溃,这世上莫非存在无需限制的东西?

  • Anonymous

    這討論需要切割一下與限縮一下….
    本篇主題其實是重大危機時,國家切斷網路的時機與目的….就針對此點吧

    網路最重要的是資訊相互傳遞,日本大地震是十分重要的最近案例。舉您提出的以下例子:
    “关于日本发生核爆的消息,在官方进行言论压制之前,这条流言不知道折腾了多少留学生的家庭,导致了多少混乱”
    不是”網路”, 造成混亂, 而是因為”資訊不足”。網路事實上只是加速劑, 一個傳播平台。
    澄清謠言最大的方式就是透過網路,將資訊不足造成的混亂給消弭。
    此次日本透過網路傳給所有人避難位置, 災害預警等更是彰顯了網路的重要。網路, 就是資訊的相互傳遞,沒有什麼足以讓被污名化的地方。

    重大危機中, 不切斷網路, 那管制網路如何? 來避免謠言亂國。
    如本人的想法, 混亂主要是來源於”資訊不足”, 而非網路(資訊平台)。
    管制網路的目的主要可能是為了消滅”謠言”。
    再舉此核能的外洩的例子。是問該如何管制”謠言”。刪除一切核爆的危機訊息? 避免恐慌? 但有沒有爆發的危機? 謠言可能反而成為督促加速政府執行能力與應變能力的重要關鍵。
    而且很有趣的, 有許多的謠言最終是真的; 誰來決定什麼是謠言, 什麼是事實, 什麼不能放, 什麼可以放? 一管制的結果, 以為是謠言的, 變成事實怎麼辦? 全部埋起來讓事實消失變成最終的選項之一 (因為有人要負責, 如果這個人太重要, 只好讓事實變的不重要)

    引用 enemy of the state (台譯:全民公敵): well who’s gonna monitor the monitors of the monitors?

    (核能100%安全神話於此日本大地震已破滅, 無奈台灣原能會居然仍能蒙著眼睛說瞎話, 連反省與檢討的態度都沒有, 打死我都不相信台灣核電廠比日本先進與安全)

    最後, 有關於 Pengfei 最後的二段。
    先不論埃及的前任政府是優是劣, Google 員工參與革命, 就點名google 參與(不知道google 有沒有分到Hosni Mubarak的資產), 這個邏輯非常糟, 鄰居的老婆是中國移動的員工,她加入了台灣團結聯盟, 訴求台灣獨立,所以中國移動直接參與台灣獨立運動??? (此為偏激例子, 但我想這樣例子比較鮮明)

    另外, 我的討論中, 網路 = 資訊相互傳播, 所以您稱的”自由网络” 我就定義為 自由的資訊相互傳播。那自由网络可以完全颠覆一个国家, 我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 因為這個國家的政權有問題, 不然為什麼會大家資訊溝通的結果是–政權顛覆。
    因為國家是人民所組成的, 不是”執政者”的, 這個政府是由人民組成的, 政權換了又如何, 國家人民都在, 執政者不過是國家中的一個人。

    謠言是不實的言論, 由人製造出來的, 網路是資訊的傳遞, 謠言不等於網路。網路不會製造謠言(是人)。
    謠言的問題不是只在網路世紀才有, 荀子·大略》:“流丸止于瓯臾,流言止于智者” 幾千年前就很嚴重了。
    管制網路來抑制謠言, 其實是本末倒置;同時為了和諧社會做出的洗腦教育。

    現今網路還是有受到許多管制, 色情暴力血腥, 傳統財團建立的patent法的限制等等。

    以上淺見

  • 在这个不完美的世界中,在政治问题上的事情大概是最难讨论的事情了,所以我一直不喜欢提及,因此,先来梳理一番吧.
    1.不是”網路”, 造成混亂, 而是因為”資訊不足”。
    这一点我同意一般,因为讯息的不平衡,知识,权威,偏见才有了混乱的空间,如传话游戏,若人人都精密如智者,当然不会受到影响.
    2.我所说的网络,并不是”信息流”这么宽泛的概念,而是专指社交网络这一容易极端情绪化的地方,日本在地震中传统电话通信几乎崩溃,但是网络的坚挺创造了更多的希望这点我也在唏嘘,不得不感叹现在媒体的力量展现了极致的美丽与阴暗. 但是,同时造成的也有这样的奇观:

    “我身在上海,名字里带个“海”字,上海人总特别担心海那边的日本核电站危机。昨天下午,东京刚刚传出“检出放射性超标”的消息,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上海药房的碘片、口罩就销售一空。卖口罩的营业员都很高兴,一年的量一天就卖完了。

    除了正宗的碘化钾片之外,含碘的华素片、喉症片甚至碘酒都卖得大好。不少售货员还趁机推销起同样含碘的其他药物:“这个善存片也含碘的呀,只要五十块,快买吧!”于是购者如潮。

    日本地震,带来海啸和核电站危机的同时,也带来了威力巨大的谣言。一会儿核辐射四个小时就能到菲律宾,一会儿防辐射得穿白衣服,一会儿在核辐射区的日本自卫队已经全军覆没,各色谣言满天飞,也算得上是灾难面前的一大景观。”

    我不在上海,无法证实到底有没有到”抢购一空”这么夸张的地步,但是从微博上的情况看来,混乱有过之而无不及,大陆当然也有”智者”出来从各个方面来分析,来告诉非专业的人群该如何正确面对.但是,大众是不喜欢真相的,而新奇,极端的”真相”却大受欢迎,拿起一本讲现代媒体的书籍,一定会有关于这个观点的分析.流言止于智者,可是从一书开始,我们也看到了无数群体无意识的例子,造就极端罪恶的同时,却又是英雄主义的摇篮.因此我对于社交网络的情绪一直非常复杂,就如您的担忧”well who’s gonna monitor the monitors of the monitors?”一方面我同样厌恶没有节制的权力在极少数手里,一方面我同样担忧大多数,因此一直在想什么样的网络社交模式可以成为一种折中方案,网络中的”边界”概念应该是什么样的?(当然,是要强调是”没有节制的”. 这部分我推荐D大参考海德格尔一书中关于”Idle talk, Curiosity, Ambiguity and Falling & Thrownness的部分”)同时,前者毋庸置疑,后者貌似您和我的观点不同,也许是我太消极了吧.

    Google的事情彼此都没有证据,空谈容易斗气,不提也罢.

    至此,我的观点基本上已经没什么剩下的了. 和D大的交谈确实也感受到许多台湾式的对人的理解和思考以及以此展开的群体观念,有许多是很有意思的东西.

    最后,为生命祈福,也希望台湾不要受到波及.

  • Anonymous

    很榮幸與你分享看法,
    對形而上學的東西沒深究, Heidegger就算看了也不會去研究, 原因是他們吵來吵去, 大部分重點其實是起源的定義不一樣。要吵要先了解他們對眾多文字的定義, 花很多時間, 而其實也沒辦法獲得太多, 因為出發點就一樣了, 文字遊戲。要追溯, 小的無力無能也沒時間。

    多數爭論的重點在於文字的解釋與程度認知的差異。

    很高興與你分享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