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主義-美名為救援的災難勒索主義

這是一篇遲來很久的的讀書心得文,遲了超過整整一年,晚到我都已經有些忘記書裡頭的好些細節了…。不過這回MMDays Showtime,我第一個想到的,大概就是”終於有個機會寫這本書的心得”了吧….,可見一本有內容的書,還是不容易讓人忘掉的。

震撼主義這本書的概念,來自於1950年代誕生的電擊療法。當時,一位來自蒙特婁的醫師卡麥隆,提出”用電擊治療人格問題”的想法。

當時,一般醫師已經知道,電擊雖然有療效,但帶有副作用:患者可能會短暫記憶喪失,在大量電擊時甚至有行為退化的現象。卡麥隆從這個角度出發,提出一個大膽的構想:”大量電擊導致的行為退化,代表回到人格發展的初始階段(白紙一張),這正是進行人格治療的好時機”。

於是他在美國中情局的資助之下,對他的精神病患進行連續大量電擊,病人們(好些人只是精神有點憂鬱去看醫生的普通人)被關在跟外界完全隔絕的密閉小屋中,被強制下藥睡眠,醒來後每天被電擊兩次,接著是用耳機強制播放數小時的雜音,剝奪所有感官的知覺。這樣的日子要超過三十天,直到這些病患的感官功能完全退化。

這個駭人聽聞的實驗,最後並沒有改善任何病患的病情,反倒是讓所有病患的病情都更加嚴重。許多人記憶喪失、性格大變、定期在半夜被惡夢驚醒….。結果,現在已經沒有人持續這個實驗,但它輾轉變成美軍審訊技術的源頭。今天美軍關達那摩灣的囚犯,其所受刑求技術的原形,就是來自於此。(所以說為什麼每次講到關達那摩灣的刑求,美國人都抬不起頭來,因為這種剝奪知覺、強制囚犯接受影音轟炸的不人道刑求技術,從頭到尾都是美國人發明、美軍在使用的)。

卡麥隆提出的”震撼治療”:以大量電擊、讓病患回到白紙一張,並重新學習性格的治療方式,以醫學結果來看,當然算是失敗了。可是作者Naomi Klein卻認為:它以另外一種方式存留在世間。如果治療的對象放大到整個國家社會,那麼刻意製造政治社會的極度動盪、接著執政者(或外來者)再以鎮壓方式,在人民最無力抗拒的時刻,強力推行執政者要的政策,這不也是一種國家層面的”震撼治療”?。

Naomi在書中舉了好多實際的例子。當中的第一個例子,就是所有讀過經濟學的人,一定都知道的已故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傅利曼。傅利曼所領導的芝加哥經濟學家,在1970年代,為了驗證這樣的經濟理論在現實生活中是有效的,不惜與南美智利的獨裁者皮諾契合作;皮諾契以政變、獨裁、恐怖鎮壓等方式控制整個國家,再委任芝加哥學派掌握大權,左右經濟政策。不只智利,好幾個南美國家也都陷入這樣的狀況(鼓吹革命、施以新經濟政策的震撼治療)。

這種”治療”方式,不只遇到政變的國家可以推行,在遇到經濟風暴、颱風、海嘯,國家陷入一片蕭條的時候,都可以推行,而且推行者也不只是本國領袖,有時候可能是別的國家、有時甚至是某些企業,目的都是企圖從中賺取暴利。(例如伊拉克戰爭、亞洲金融風暴、卡崔娜颶風…都可以見到政府/財團大舉介入災後重建方針的身影,而它們在當中所獲取的財富可能遠遠超過我們想像)。這種”災難財”,Naomi Klein稱之為:災難資本主義。

其實我認為,Naomi Klein在寫這本書的時候,因為出發點的關係,難免帶著有色眼光檢視所有的案例,導致部分章節讀來有”牽強附會”的感覺。譬如它講到天安門事件時,將鎮壓視為中共為了趁機推行經濟改革開放的手段。這點對熟知中國近況的我們來說實在有點牽強(這點張鐵志在推薦序就有說)。而Naomi Klein所批判的芝加哥經濟學派,在書中被形容為”所戰勝之處都產生25%~60%的永久下層階級”的恐怖經濟學,恐怕更讓熟悉經濟學的讀者覺得也太妖魔化了吧(這個學派可是誕生很多諾貝爾得主的)。

然而不可諱言的是,在真正天災發生的地方、在重建的過程裡面,總是有很多這類”政府趁機推行某政策”、”財團趁機接管”的情況出現,而很難不讓人聯想到這本書的概念…。

八八風災小林村重建引發的大愛村爭議

在書的最後幾章,提到面對災難,(作者認為的)真正有用的解決之道,是以”給受災者工具重建,讓他們自己重新站起來”,取代”旁人幫受難者決定一切”的思維。這大概是裡面我最認同的部份了。就拿八八風災來說,房了倒了重建不難,但心靈受創卻是十幾年都難以復元。極少有人思考到,重建的過程也是災後心理治療的一部分。即便只是”重建自己居住的地方”,其實也同時是一種心靈重建的過程,可以從中培養居民胼手胝足、重新站起來的意識。可惜的是,有這樣的概念應該是鳳毛麟角,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查看看小林村的重建爭議,就可以明白我在說什麼。

總之,Naomi Klein這本書值得一讀。雖然當中還是不免因為寫作角度(我個人認為是偏見:P),在許多細節上有種刻意倒果為因的感覺,但是它也點出了很多事實:在這些災難的背後,到底圖利了誰?對於習慣以二分法看世界的我們,看完應頗有當頭棒喝之感。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