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行動主義與無法轉推的革命

關於懶人行動主義

首次聽到”懶人行動主義(Slacktivism)”這個詞,是兩個月前在數位文化協會舉辦的「網路如何改變台灣與中國」座談會上。嚴格講起來下半場我已離席,這是輾轉從事後討論中看到的。

雖是驚鴻一瞥,但這詞單刀直入的提問卻讓我印象深刻:大家都在追求”讚”、”粉絲團人數”,但按讚到底代表了什麼?

在網路世界,我們很容易被這篇文章被按了多少次讚、粉絲團有多少人加入所迷惑,好像越多人參與,聲勢越浩大。可是,這是不是也很容易誤導人;其實,大家只是按了一下讚,滿足一下自己那種 “我也來+1“ 的心理,結果在現實生活中什麼也沒做?在按讚如此容易的現在,輕輕滑鼠鍵一敲,心理滿足了,人就走了,然後呢??沒了??如果只是這樣,那這豈不是一種“精神勝利法 2.0“?

Slacktivism | Agent-X Comics

左:敵人剛剛已經對我們發射了導彈。阿兵哥,請立即採取緊急反應措施。
右:完成了,長官。我在臉書上成立了一個抗議社團,並在 twitter 設置了一個事件標籤。在下週,將把我們的網站和大頭貼,都換成黑色系,以表達嚴正抗議!

──摘錄自Nothing but Net – Slacktivism / 懶人行動主義

無法轉推的革命

Revolution that can't be retweeted引爆趨勢這本暢銷書的作者Malcolm Gladwell,最近在The New Yorker上語出驚人的表示,這個世界現在被這樣的盲目假象所充滿。人們(過度)歌頌著Twitter、Facebook在最近幾次社會運動中扮演的角色,然而卻忽略了:真正的革命,是無法被轉推的

Malcolm Gladwell說,Facebook與Twitter,的確是很棒的發明,即使是不那麼熟、分隔兩地的朋友,依舊能夠藉此維持聯繫,但是,Facebook跟Twitter等社交網站,維繫的是人際關係中的弱連結(Weak ties),而非社會運動所需要的強連結。

(關於社交網站上朋友的親疏之別,可以參考Google的研究。該研究指出,一般人大約有4-6種不同的的朋友圈,但平均只有2~6位是真正親密的朋友。)

由弱連結所形成的社交網路有其優點:這些人是很好的訊息來源,資訊傳播的速度更是快到你無法想像。

然而,這本就是建立在弱連結上的關係,豈能期待人們看到一則不熟朋友捎來的訊息,就願意放下手邊所有事物,陪你去遊行示威、跑社會運動?再說,也因為上面流竄的訊息如此多而雜,”按讚”、“轉推” 轉瞬間就能完成,每人一天都能按上幾十次,讓這些動作也變得相對廉價。

總之,Malcolm Gladwell認為,如果一個地方,真的發生革命或流血暴動,那肯定是有更強烈的動機在背後驅使,Facebook與Twitter頂多是傳播訊息的工具,卻不可能是原因。前一陣子的伊朗暴動,有人稱之為Twitter革命,是錯把工具當主角、本末倒置了。

從虛擬邁入現實的鴻溝

Malcolm Gladwell此文一出,立刻引起許多正反兩極的評論。雖然我個人沒有100%完全同意Malcolm Gladwell文章的每一段主張,但他的確問出了關鍵的問題。懶人行動主義也好,無法轉推的革命也好,都指出在虛擬網路與現實生活中,仍然存在一道認知鴻溝。有些活動,在網路上傳得風風火火,但現實生活中彷若無聲無息。為什麼?

還記得以下這個事件嗎?

天哥做了”好人卡撲克牌”,並在PTT宣傳要大家買
一個兩百多塊是成本的好幾倍,但由於打著限量的名義
所以還是有很多人去買
沒想到之後天哥食髓知味,又要再賣一次
而且後來還把好人卡拿去註冊專利
當然引起鄉民的不滿(畢竟好人卡不是天哥發明的,他只是實體化)
後來就有很多人把ASCIIART的圖改幾個字貼在Hate版調侃天哥
因為沒有經過原作者同意,所以當時有許多的Ascii作者蠻生氣的
還有不少因為這個事件放棄畫Ascii

順便一提,事件平息後有人說要跟鄉民一起去找天哥理論
當時有很多人響應,天哥也說好
結果實際去的只有一個人而已,天哥當然也準時到了
由此可知鄉民的嘴砲功力真是名不虛傳

— 摘錄自生命的惡作劇:看不見的多數暴力

這也讓我想到,每次重大運動賽事或選舉,總是有人大言不慚的說「這次如果OOO輸了我就吞籃框/裸奔/裸泳/剁XX….」比賽結果出來,這些人預測錯了,卻一個也沒有出來「面對」。反正,網路嘴砲不用錢。

或許就是因為在網路上,訊息的散佈、跟進(還有打嘴砲)實在是太容易了,容易到讓人忽略從虛擬邁入實體執行面,常需要更為有力的動機與組織推力才能完成。於是許多網路活動,就在用戶「反正按讚不用錢」、「應該只要按讚就好了吧」、「我有按讚就夠了」的心態下,出現類似懶人行動主義的跡象。〈不過大多數人似乎覺得只要很多人按讚或轉推,就一定代表活動成功。〉

一個月前,豬小草對於推特上的社會運動,有著類似的觀察:

而今,來台參加數位文化協會所舉辦的「網路如何改變台灣與中國」的幾位中國學者、記者、倡議者,則更進一步的宣稱,像推特(Twitter)這樣的「社交網絡服務」(social network service)已經改變了中國原有封閉的言論地景,其快速複製的傳播速度不但讓一向熱衷於管控網路訊息流動的中國政府無計可施,並且也讓某些原本孤軍奮戰的異議人士得到絕不孤單的網路奧援… (中略)

從這樣的角度來看,推特政治有意思的地方是,因為你不知道訊息會被傳播到哪一個社會網絡上,所以你也無從估算起事件星火燎原的程度,這也是為什麼許多運動者在事後都會說:「其實當初並沒有想到。。。」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推特政治讓人洩氣的地方也正在於,你好像在網路上看到這議題風風火火地被炒了起來,可一等到實際要走上街頭了,卻沒什麼人來參與。

換言之,星火燎原與沈默螺旋往往是推特政治的一體兩面,彈性的組織分工與分散的訊息傳播固然能讓事件一下子受到矚目,但如果沒有組織者跟進,等時機一過, 就很難改變什麼。有許多過往經驗更告訴我們,無組織的組織或許能在網路世界裡大展長才,但是當要進入實體社會的運作動員時,卻有許多不那麼有趣的、不那麼激昂的,但是卻仍然重要的工作,會讓無組織的組織頓時成為一盤散沙,完全不知從何組織起。

──摘錄自人行道 | sidewalk《推特政治:翻牆的空間、借來的時間》

社交網站的價值是什麼

看完前面的評論,對照近一年來對Facebook行銷著迷的台灣各界(包括那些為了選舉而設立的候選人粉絲團),頗有當頭棒喝之感。或者說,社交網站的威力的確不小,但是要如何對它的影響力做出正確的判斷,不被按讚數的數字給迷惑,的確是個難題。

雖然如此,我想說的是,社交網站吸引人之處,不在於它可以立即為你的商品帶來多大的利潤,或是為你的候選人立即帶來多少支持者。社交媒體的價值,在於其快速流通的訊息,讓那些以往被忽略的、更多不同的聲音,有發聲的機會,進而逐步改變大眾的認知。

在接觸Twitter之前,我不知道劉曉波、胡佳這些人是誰。如果沒有使用Twitter,我對於”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這件事應該一點感覺也沒有。這個名字在今天以前,在台灣主流新聞的曝光率可能趨近於零。

在接觸Facebook之前,我想台灣也沒有很多人知道大埔在哪裡。但有多少人是透過FB朋友轉貼訊息而知道這段土地徵收的故事的?凱道種稻的農民請願活動,不少人是透過網路消息得知而參與,也是不爭的事實。

誠如Malcolm Gladwell所言,這些社交網站是建立在人際關係中的弱連結(Weak ties)之上。透過這個網路可以快速的傳遞訊息,但不見得能夠立即轉換到現實生活的行動上。從網路開始發聲、串連而走向實體行動,的確有一段鴻溝…

但不是不可能。

如果革命的定義,代表要採取直接行動、上街頭抗議遊行,那麼Malcolm Gladwell的評論或許是對的;但若革命的定義是指思想變革、讓人民察覺政府到底做了什麼事、進而影響世人的觀感,那麼革命,的確是可以被轉推的。

衛報 – Sorry, Malcolm Gladwell, the revolution may well be tweeted

或許在評估現實生活的影響力上,”按讚數”與”粉絲數”的確給人許多錯覺,但我認為這是「評估方法」的問題。若論社交媒體在現實生活的影響力,我認為,發掘更多值得探討的議題讓更多人知道,帶動思想的革命,就是這些社交網站的價值。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