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Google搜尋廣告看Google的問題:文字工廠(Content Farm)

最近Google在台灣推出了Google搜尋故事的廣告影片徵集,在youtube首頁上就可以看得到。這個活動是全球性的,美國版的廣告早在七月下旬就已推出,有興趣的人可以看這個連結

Google的這個廣告立意不錯,影片內容也頗動人。可惜的是,無論是國外還是國內,這些廣告無意中都凸顯了Google搜尋的問題。

我們先來看台灣的官方廣告。底下是Google官方推出的影片:東京愛情故事。

拍攝內容蠻動人,不過如果我們真的去試驗影片當中的搜尋結果,結果會大出你意料之外。影片的第40秒,主人翁搜尋了”遠距離戀愛”這個字:

影片裡特別用滑鼠反白了第二個連結:”遠距離戀愛不容易”。幸好,影片中沒有秀出點下去的結果,因為這個網頁…嗯…重點在最後四個字。

我逛了一下,這個網站( www.lovegod123.com/love/love-19.htm ) 內容皆剪貼自網路文章,但每篇文章都做足SEO,不但文章中必有超連結互連,且使用的關鍵字皆與情色有關,很明顯是透過SEO技巧來騙流量的網站。顯然拍影片的公關沒有認真的一個一個連結點下去,不然早該發現了。

你以為這就是我要說的問題:SEO操控排名的問題嗎?只對了一半。我要說的,是更進一步的文字工廠(Content Farm)問題。

誠如影片中所呈現的,一般人在搜尋時,使用字句範圍相當的廣,諸如”小孩不想學鋼琴”到”組裝嬰兒床”,各種天馬行空的字句都有可能丟進搜尋引擎,但是找到的結果不見得都讓人滿意(可能是因為受到不良的SEO影響;也可能是因為網路上本來就沒有足夠的相關討論)。這些零碎的搜尋量,林林總總加起來相當可觀,因此就有人想到:何不針對這些大量的搜尋,每天快速產出相對應的廉價內容,透過SEO吸引流量,再透過網路廣告賺錢?

這種手法,現在在美國通稱為Content Farm,最有名的公司叫做Demand Media。底下是Mr. 6去年的簡單介紹:

你可以發現,從他們的名字「Demand Media」可以嗅出,他們製作內容的原則就是「只做有需求的內容」,譬如,「四種可以避免新流感的方法」(咦,我之前好像也寫過這題目),「五種可以睡得更好的方法」,「六種討好老闆的方法」……。他們的原則很簡單,只挑選「最高需求」的文章去寫,不要廢話囉嗦,直接以最八股、最芭樂、最通俗的方式將內容寫出來!

原來,他們組織中有一個核心叫「Demand Studios」,這個核心,你大概猜得到,有一套蠻自動的系統在後面,人類只要操作其中一點點,就可以將這個內容快速的生出來。當然,內容的部份不可能由機器人來想,可以說機器人只是讓「許多人類可以共同在一篇文章上合作」,有多少人類?文章說,一共有高達6000個人, 絕大多數是兼職在家、分散於世界各地,有的是作家,有的是編輯,有的是美術……就如同一個生產線,機器負責在中間輸送東西和檢查,每一關再由「真正的人類」來塑模、上漆、栓緊、貼布………。他們的流程大約是先將有潛力的「題目」先列出來放好,然後由「作者」去認領(或指派作者),然後將這篇文章迅速的完成。

— 節錄自Mr. 6 文字工廠Demand Media每日狂產4000篇文,快速躍升為全美國十大網路事業體

Demand Media這種文字工廠讓人詬病的地方在於,他們重量而不重質。寫得好不好不是重點,他們只求內容多到讓搜尋引擎看見,然後就有源源不絕的流量…跟廣告收入。

(2010)8月7日上午消息,據國外媒體報道,美國互聯網內容提供商Demand Media周五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提交IPO(首次公開招股)申請,預計募集資金1.25億美元。

Demand Media並未披露該公司的估值,但兩名消息人士表示,本次IPO的對該公司的估值約為15億美元。

Demand Media表示,在截至6月30日的六個月內,該公司26%的收入都來自與谷歌的廣告合作。eHow網站為其貢獻了21%的收入。

監管檔案顯示,羅森布拉特2009年的薪酬約為467萬美元,主要是通過股票期權獲得的。該公司目前員工總數為550人。

— 節錄自新浪網:美互聯網內容提供商Demand Media提交IPO申請

這種透過群眾外包、大量產生廉價內容(更高招是用論壇、讓使用者自願產生的UGC)、再利用搜尋引擎賺錢的方式,著實讓網路上許多認真寫文章的媒體不滿,從科技媒體如techcrunchreadwritewebwired報導的字裡行間,都可以看出不屑之意。不過,這種運作模式真的可以牟利,現在也已經吸引了AOL、Yahoo!等公司購併相關公司著手布局。

Demand Media吸引的就是金字塔底端的網友,圖片來源:TechCrunch

Wired對這種經營模式的評論可謂一針見血:

Here is the thing that Rosenblatt has since discovered: Online content is not worth very much. This may be a truism, but Rosenblatt has the hard, mathematical proof. It’s right there in black and white, in the Demand Media database — the lifetime value of every story, algorithmically derived, and very, very small. Most media companies are trying hard to increase those numbers, to boost the value of their online content until it matches the amount of money it costs to produce. But Rosenblatt thinks they have it exactly backward. Instead of trying to raise the market value of online content to match the cost of producing it — perhaps an impossible proposition — the secret is to cut costs until they match the market value.

〈大意翻譯〉Demand Media的羅森布拉特發現的事實是:網路內容不值錢。這雖是老生常談,但羅森布拉特用鐵錚錚的數字證明了。從Demand Media的資料庫可計算出,每一篇文章的價值,非常非常低。大多數的媒體努力著想把文字的價值提高到比生產成本還高,但羅森布拉特反其道而行,他想的是:把文字生產成本不斷降低,直到符合市場價值為止。

Wired – The Answer Factory: Demand Media and the Fast, Disposable, and Profitable as Hell Media Model

這種計算的方式…很難讓人接受,但不得不說他的觀點有道理。但是,文字工廠〈其實照字面應該翻成內容農場;但稱其為內容實在有點不甘願…〉這樣發展下去,對大眾都是好事嗎?

不,其實很顯然不是的。搜尋引擎最初發明的目的,就是幫助人類快速的找到正確答案〈當然能力有時而窮〉。但如果答案都是這種被人工蓄意操縱的廉價內容,劣幣驅逐良幣,對於內容生產者、網友和搜尋引擎──Google本身,長遠來看都是有害的。

可惜的是,Google的這系列廣告,證明了文字工廠模式目前還是有效的。TechCrunch就發現,在美國版的Google搜尋廣告裡,仍有不少的文字工廠連結〈以及仰賴UGC製造大量內容的網站〉;這類廣告雖然拍得動人,但另一方面卻也突顯了目前Google對這種模式沒有好的對策。

目前文字工廠在美國受到不小矚目,看來華文市場出現類似的機制也不遠了。套句Michael Arrington的評論:「這不是誰對誰錯、公不公平的問題,這是現在正在發生的事。」但若文字工廠戰勝了搜尋引擎,這真的是大家想看到的事嗎?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
  • Shunyuan

    看了讓我很憂心,如果以後的搜尋,都是一堆沒有營養的假奶粉,那搜尋的意義就不大了。

    =.=”

  • Sassa

    值得深思…

  • Pingback: Google 搜尋的中年危機()

  • Pingback: Google 搜尋的中年危機? | 碎碎摘()

  • Anonymous

    其實要看哪個角度來決定事件的好壞吧,如果從SEO者的角度來說,像這樣的網站還是多多益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