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主流新聞媒體還可以多低級?

真是令人做噁:這就是我們每天看的主流媒體新聞。

令人傻眼的標題

對不了解的文化不經思索的輕率批評

不斷抄襲的新聞

更別說每天蘋果定期的血腥屍體特寫、全篇幅的置入性行銷報導、在災難現場問受難者有什麼感想之類的冷血問答…。

之前看了台灣好生活電子報裡面幾篇關於記者這個行業的討論,知道了現今媒體業的生存困難。也許這的確是整個產業結構性的問題,導致媒體產業一而再再而三的選擇以向下沈淪的方式搏取新聞收視率。

然而知道這個狀況,並不代表我能夠同情這些記者、編輯,或是把新聞念出口的主播。如果新聞從業人員對於自己所報導的對象能有一丁點的尊重、對於自己所從事的行業有一丁點的驕傲感,上面這些誇張的事情都不會發生。如果對於自己報導的對象有所尊重,這些”做夢破處”、抄襲也都不會發生,那麼也就別怪讀者對這些媒體失去尊重,看完報導後以三字經開罵。

如果寫報導的記者認為標不是他下的,新聞主播認為他只是照稿念,被罵很無辜,那好,我們應該要求以後把決定每則新聞標題的編輯、高層的姓名具名負責,不要再躲在自由時報、中視新聞這些大名字的保護傘底下了。

我蠻認同龜趣來嘻Portnoy曾經寫過的這段話

公民新聞要求的是透明,公民記者或公民媒體都必須盡其所能的讓讀者認識自己,讓讀者基於相信你這個人而相信你所說的話,讓讀者相信你已經公開地揭露自己與報導或評論對象與間接對象之間的利害關係,因為過往我們對大眾媒體投注信任的緣故僅僅是因為他們不斷跟你說他們值得信賴,例如TVBS所作的,同時又擁有壟斷發言權的能力罷了,例如老三台的新聞。一旦各位想通這一點,你就會發現繼續對主流媒體投注無條件的信任是很不可思議的一件事。

另外,這裡要外插一個問題:為甚麼新聞網站都只按照議題屬性來區分,而不用記者來區分呢?也就是說,如果今天我覺得中國時報何榮幸記者的報導都很棒,或是自由時報記者周富美記者的社會關懷與我一致,我想看看他們歷來報導的故事,為甚麼我無法在電子報的的搜尋框框裡頭以記者為索引一次看完他們的報導跟採訪呢?記者應該要為他們寫過的每一篇報導負責,就如同部落客一樣。中天的許少蘋應該為自己寫的每篇無腦報導負責、中時劉屏應該為他鬼扯的每篇外電負責、張雅琴應該要為她的不知所云負責、吳宇舒應該要為他的美麗總是讓我不忍苛責她口中念出來的一字一句而負責,而唯一能讓大家都負責的方法就是透明,讓一切都可被索引、被搜尋、被引用、受公評,打個比方,就好像我裸體站在這裡,告訴說你我身上有108顆痣,你可以不相信,你可以不在乎,甚至你也可以噁心想吐,但是只要哪天你想要驗證我說的是不是真的,你就可以毫無阻礙的來翻看我的身體、深入每一個孔洞或縫隙,就那麼簡單。嗯…請各位不要現在就開始想像,我們還有很多東西要談。

要求主流媒體裡做出這些決定的人(包括抄襲新聞的記者、下標的編輯…etc)具名負責,應該可以是第一步。否則,真無法想像再這樣下去,這樣的爛新聞還要在台灣出現多少次?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
  • http://shunyuan-chou.blogspot.com/ shunyuan

    這篇部落格棒!

  • http://shunyuan-chou.blogspot.com/ shunyuan

    這篇部落格棒!

  • moisy

    我想問一個跟這篇文章沒有關係的問題:

    很多天先生不見很久了,他們還會再發表文章嗎?會這樣問的原因是我對這網站內容過於單調的現象,愈來愈覺得疲乏無聊了。

    很明顯這篇文章沒有提出什麼東西出來,只是一般閱聽大眾對台灣媒體環境發出的抱怨而已,對於細節也沒有更多著墨,我很懷疑這類文章怎麼會在這裡出現。

  • moisy

    我想問一個跟這篇文章沒有關係的問題:

    很多天先生不見很久了,他們還會再發表文章嗎?會這樣問的原因是我對這網站內容過於單調的現象,愈來愈覺得疲乏無聊了。

    很明顯這篇文章沒有提出什麼東西出來,只是一般閱聽大眾對台灣媒體環境發出的抱怨而已,對於細節也沒有更多著墨,我很懷疑這類文章怎麼會在這裡出現。

  • THINK

    推 二樓的留言。

  • THINK

    推 二樓的留言。

  • aaa

    對呀,tvbs方念化這麼老了還在主播台上。

  • aaa

    對呀,tvbs方念化這麼老了還在主播台上。

  • Alec

    寫新聞的人 即便再客觀
    也不可能不參雜主觀意識或完全不受第三方的影響
    不過
    這並不代表媒體人不需要為自己的報導負責
    因為 他們寫的是給大眾接收的公開資訊 怎能過於偏頗
    最後淪於新聞暴力 成為抹殺當事者的無形力量
    公正性是除了話題性以外 新聞應該要有的素養跟本質
    對別的文化不尊重只是顯露出媒體的眼界低落 貽笑大方而已~~~
    真的覺得 寫出夯的新聞並不是什麼可以讚許的事情!!

  • Alec

    寫新聞的人 即便再客觀
    也不可能不參雜主觀意識或完全不受第三方的影響
    不過
    這並不代表媒體人不需要為自己的報導負責
    因為 他們寫的是給大眾接收的公開資訊 怎能過於偏頗
    最後淪於新聞暴力 成為抹殺當事者的無形力量
    公正性是除了話題性以外 新聞應該要有的素養跟本質
    對別的文化不尊重只是顯露出媒體的眼界低落 貽笑大方而已~~~
    真的覺得 寫出夯的新聞並不是什麼可以讚許的事情!!

  • http://chita.us Meow

    彎彎 愛做 夢 破處 遊仙境

  • http://chita.us Meow

    彎彎 愛做 夢 破處 遊仙境

  • http://eeepage.info 易春木

    真是越來越低下了
    腥羶色

  • http://eeepage.info 易春木

    真是越來越低下了
    腥羶色

  • May

    同意二樓 最近看到rss標題都不想點下去了

  • May

    同意二樓 最近看到rss標題都不想點下去了

  • babu

    拾人牙慧是很輕鬆的事,假文青蒐集品牌愛秀也是很簡單的事。

  • babu

    拾人牙慧是很輕鬆的事,假文青蒐集品牌愛秀也是很簡單的事。

  • moisy

    我在星期五先生的推特發現這樣一句話:
    『某些部落格讀者的心態很奇怪,好像作者沒寫文章/沒寫他們想聽的話/沒合他們的意,都是欠他們的。』

    因為發言時間點剛好在我留言後不久,我便自作聰明,假想這是針對我的留言做說明好了。

    當然,部落格作者寫文章對讀者不需要有交代,因為這不是雇傭或受薪的主從關係。但我想,既然貴站都已經在邊欄掛上廣告了,讀者有點抱怨聽聽也不算損失吧。

    從MMDays開站以來,我就一直是忠實的讀者,貴站最令我讚許的就是資訊多元,觀點豐富,內容專業。可曾幾何時,這些優點漸漸消失。原本的固定作者只剩不到一半,致使文章的話題愈來愈單調,我對貴站開始有些失望。但就如星期五先生在推特所言,我從來不曾贊助過貴站,邊欄的廣告更是點都沒點過,提出建議被視作局外人下指導棋就不好了,一直到這篇文章的出現,我才手癢留了言。

    如前言,雖然貴站的固定寫手已經剩下不到一半,但文章的品質仍在可接受的水準,至少寫手對於文章所提及的領域都還算專業。只是這篇文章呢?我看不到星期五有專業的見解,除了心得以外,就是摘錄其他文章罷了。由此看來,MMDays網站的優點似乎在這篇文章消失無存,這是我留言的主要原因。

    不好意思,留下這幾段廢話,其實我並不是很確定星期五先生那段推訊是否有針對性,希望只是他觀察其他網站留言的抱怨而已。若否,MMDays也不會有人氣的影響,我看這篇文章同樣也是有很多人在推呀!但就這篇文章的其他人所言,也許和我有相同想法的人也不在少數,希望貴站繼續加油。

  • moisy

    我在星期五先生的推特發現這樣一句話:
    『某些部落格讀者的心態很奇怪,好像作者沒寫文章/沒寫他們想聽的話/沒合他們的意,都是欠他們的。』

    因為發言時間點剛好在我留言後不久,我便自作聰明,假想這是針對我的留言做說明好了。

    當然,部落格作者寫文章對讀者不需要有交代,因為這不是雇傭或受薪的主從關係。但我想,既然貴站都已經在邊欄掛上廣告了,讀者有點抱怨聽聽也不算損失吧。

    從MMDays開站以來,我就一直是忠實的讀者,貴站最令我讚許的就是資訊多元,觀點豐富,內容專業。可曾幾何時,這些優點漸漸消失。原本的固定作者只剩不到一半,致使文章的話題愈來愈單調,我對貴站開始有些失望。但就如星期五先生在推特所言,我從來不曾贊助過貴站,邊欄的廣告更是點都沒點過,提出建議被視作局外人下指導棋就不好了,一直到這篇文章的出現,我才手癢留了言。

    如前言,雖然貴站的固定寫手已經剩下不到一半,但文章的品質仍在可接受的水準,至少寫手對於文章所提及的領域都還算專業。只是這篇文章呢?我看不到星期五有專業的見解,除了心得以外,就是摘錄其他文章罷了。由此看來,MMDays網站的優點似乎在這篇文章消失無存,這是我留言的主要原因。

    不好意思,留下這幾段廢話,其實我並不是很確定星期五先生那段推訊是否有針對性,希望只是他觀察其他網站留言的抱怨而已。若否,MMDays也不會有人氣的影響,我看這篇文章同樣也是有很多人在推呀!但就這篇文章的其他人所言,也許和我有相同想法的人也不在少數,希望貴站繼續加油。

  • http://mmdays.com Mr. Friday

    To Moisy,
    我聽到了,謝謝你的留言。

  • http://mmdays.com Mr. Friday

    To Moisy,
    我聽到了,謝謝你的留言。

  • http://www.dtell.com.tw 網頁設計

    愈是腥羶色節目收視才好,報紙才賣得好,雜誌才賣得好
    這就是現在現實的社會
    沒辦法,誰叫觀眾就是喜歡這一套

    網頁設計 網頁設計公司

  • http://www.dtell.com.tw 網頁設計

    愈是腥羶色節目收視才好,報紙才賣得好,雜誌才賣得好
    這就是現在現實的社會
    沒辦法,誰叫觀眾就是喜歡這一套

    網頁設計 網頁設計公司

  • http://hw102050.blogspot.com TNR

    不能說「誰叫觀眾就是喜歡這一套」

    因為誰都知道觀眾真正喜歡的往往更加煽情變態啊!
    放任只會造成效應擴大

  • http://hw102050.blogspot.com TNR

    不能說「誰叫觀眾就是喜歡這一套」

    因為誰都知道觀眾真正喜歡的往往更加煽情變態啊!
    放任只會造成效應擴大

  • S. Peter

    看完二樓理直氣壯的開幹,就發現這年頭領錢的記者還真的比不領錢的部落客好作……掛個廣告都可以成為合理化開幹的理由(看文不爽就罵你應該、不罵你悲哀了;哪還需要理由?)……我開幹前大概要先關掉ADBLOCK PLUS跟NO SCRIPT,因為廣告都被擋光看不到……

    然後我相信,如果大家有幹記者或媒體人的朋友,他的理由一定也很多,聽起來一定也會讓你只能深表同情、一定也是一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一樣一堆能把責任塞給別人(上級和觀眾)。

    不爭的現實是:胃口是要養的。大家都知對岸遠比我們忠黨愛國,理由當然不是基因改造,而是媒體不間斷宣教。公視開播,人人都稱讚是一股清流,但是沒有半家新聞台跟進。現實擺在眼前,沒人會跟收視率、或「可能的」收視率唱反調。舉個近例:當兩韓危機牽動整個亞洲局勢動盪、政治版圖移動時,台灣的群眾言論卻是「韓國人要打趕快打,死一死最好」,那誰要沒事認真報導、浪費時間去跟你分析外交局勢變化、軍事威脅、一旦動用核武,輻射塵對整個東亞的可能傷害?

    餵狗用寶路就很奢侈了,呆子才會端出牛排。

    但是記者掛名對於改造這個系統有沒有用?可能有。因為一個實際的人比較容易聚焦敵意,一個法人機構會讓這種敵視被分散。如果群眾可以很輕易的聚焦抵制、詆毀、公開排斥某個記者(或是人肉搜尋後開始全民公敵轟炸),那不需要太多有相同觀點的觀眾就足夠造成相當的影響力,足以成為基層記者報導時要考慮的利害因素(免得被上級斷尾求生)。

    反過來,也搞不好根本沒屁用。當年揭穿年代電視台敷衍災民的兩名記者,獲得網路上鋪天蓋地的支持和迴響,年代也成眾矢之的;但是盛小姐跟穆先生如今可安在?高舉道德大旗,最近對A片雞蛋裡挑骨頭的NCC,當時又對被形容成喪盡天良的年代做了啥懲戒?都快事隔一年,年代也不像是有在虧錢的樣子。兩名記者更是過了九月底就失蹤在各類型媒體和報導中。年代有沒有撤告?天曉得(http://nownews.com.tw/2010/01/05/138-2554721.htm,顯然沒有,最後是檢察官作成不起訴處分。);兩個可能是新聞業最後的良心的記者有沒有反倒被業界封殺?誰知道。(好不容易挖到的一月檢察官不起訴新聞也沒人去找他們)

    要新聞從業員想起良心丟到哪去了?等台灣觀眾有資格吃牛排時再說吧。

  • S. Peter

    看完二樓理直氣壯的開幹,就發現這年頭領錢的記者還真的比不領錢的部落客好作……掛個廣告都可以成為合理化開幹的理由(看文不爽就罵你應該、不罵你悲哀了;哪還需要理由?)……我開幹前大概要先關掉ADBLOCK PLUS跟NO SCRIPT,因為廣告都被擋光看不到……

    然後我相信,如果大家有幹記者或媒體人的朋友,他的理由一定也很多,聽起來一定也會讓你只能深表同情、一定也是一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一樣一堆能把責任塞給別人(上級和觀眾)。

    不爭的現實是:胃口是要養的。大家都知對岸遠比我們忠黨愛國,理由當然不是基因改造,而是媒體不間斷宣教。公視開播,人人都稱讚是一股清流,但是沒有半家新聞台跟進。現實擺在眼前,沒人會跟收視率、或「可能的」收視率唱反調。舉個近例:當兩韓危機牽動整個亞洲局勢動盪、政治版圖移動時,台灣的群眾言論卻是「韓國人要打趕快打,死一死最好」,那誰要沒事認真報導、浪費時間去跟你分析外交局勢變化、軍事威脅、一旦動用核武,輻射塵對整個東亞的可能傷害?

    餵狗用寶路就很奢侈了,呆子才會端出牛排。

    但是記者掛名對於改造這個系統有沒有用?可能有。因為一個實際的人比較容易聚焦敵意,一個法人機構會讓這種敵視被分散。如果群眾可以很輕易的聚焦抵制、詆毀、公開排斥某個記者(或是人肉搜尋後開始全民公敵轟炸),那不需要太多有相同觀點的觀眾就足夠造成相當的影響力,足以成為基層記者報導時要考慮的利害因素(免得被上級斷尾求生)。

    反過來,也搞不好根本沒屁用。當年揭穿年代電視台敷衍災民的兩名記者,獲得網路上鋪天蓋地的支持和迴響,年代也成眾矢之的;但是盛小姐跟穆先生如今可安在?高舉道德大旗,最近對A片雞蛋裡挑骨頭的NCC,當時又對被形容成喪盡天良的年代做了啥懲戒?都快事隔一年,年代也不像是有在虧錢的樣子。兩名記者更是過了九月底就失蹤在各類型媒體和報導中。年代有沒有撤告?天曉得(http://nownews.com.tw/2010/01/05/138-2554721.htm,顯然沒有,最後是檢察官作成不起訴處分。);兩個可能是新聞業最後的良心的記者有沒有反倒被業界封殺?誰知道。(好不容易挖到的一月檢察官不起訴新聞也沒人去找他們)

    要新聞從業員想起良心丟到哪去了?等台灣觀眾有資格吃牛排時再說吧。

  • passersby

    moisy
    這是人家的blog,愛寫不寫要寫甚麼干你屁事
    看不過眼右上角有個叉,把視窗關了乾淨溜溜
    有誰架刀在你脖子上叫你看這個blog嗎?
    有的話快去報警啊

  • passersby

    moisy
    這是人家的blog,愛寫不寫要寫甚麼干你屁事
    看不過眼右上角有個叉,把視窗關了乾淨溜溜
    有誰架刀在你脖子上叫你看這個blog嗎?
    有的話快去報警啊

  • Kin

    我個人是認為:「觀眾有多低級,媒體就可以多低級。」
    市場需求就是如此,記者也是要吃飯的。